(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60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到,我非破相不可。
      
       情急之下,我来不及侧身,只好抡起柴火棍去挡。那猴一下就在我手上爪出了一长长的血痕,我疼得一呲牙,柴火棍脱手掉了出去。
      
       猴王落地之后马上反扑过来,我来不及去捡柴火棍,只好匆忙间一脚踢了过去。谁知道它竟然一下抱住我的腿,顺势就狠狠咬了我一口。
      
       这一下实在是厉害,我疼得几乎抓狂,一巴掌就拍了过去。它反应很快,一个翻身立即跳了开去。但是我比它更快,一把抓住了它的尾巴。
      
       猴的尾巴非常重要,打斗被抓住尾巴,等于被判了死刑。它一下也慌了,发出一声嘶吼,不顾一切地朝我面门扑来。
      
       我心里杀心已起,一个侧身躲过它的最后一击,抡起它的尾巴就用力往地上一摔。我估计着,这只猴最起码也有40多斤重,这一下虽然不致辞命,也足已把它摔得蒙了过去。可是那猴却强壮的出奇,这一下虽然我自己感觉用了杀手,它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反而惨叫着还想再扑过来。我一下有点不知所措,忙又用力一甩,将它狠狠地拍到一棵树上。这一次用力过大,手吃不住力气,它被我甩出去好几米,一下跳了起来,爬到一棵树上。
      
       老痒惦记着被抢去的那几个袋,还在追那几只刚才抢我们东西的猴。那些猴看猴王刚才吃了亏,哪会和他硬拼,一下逃散,但是它们并不逃远,而且继续做着威胁的动作。他去追其一只,另几只就跟在他后面,向他丢石头,搞得他非常郁闷。就这样东一下西一下,猴一只没打着,他自己倒已经气喘嘘嘘了。
      
       我隐约看了觉得不妙,这几只野生猴个巨大,行动灵活,最麻烦的是它们一点也不怕人。我对付一只猴王已经非常吃力,要是有两只猴同时攻击我,恐怕今天就有可能在这里吃大亏。而且猴的记忆力很强,我们这一次莫明其妙地惹上这些猢狲,若不能彻底解决,恐怕以后不和安宁。
      
       老痒追了半天,筋疲力尽,喘着气跑回来说:“不……不行,这些猴跑得太快了,我们别和它们一般见识了,还是走吧。那些丢了的东西,就当送给山神爷的见面礼好了。”
      
       我一想也实在没有办法,在老林里和猴抢东西,我们实在没有胜算。万一时间耗下去,说不定还会有别的损失。而且,虽然丢了一些东西,但是都不是很关键,像冷光棒,我们用火把代替就可以了。
      
       于是我点点头对老痒说道:“你说的对,这里面不晓得有多深,一旦天黑下来,我们的路就更难走。不过,你小他娘的得东西看好点,别在首了猢狲的道儿。”
      
       老痒想起刚才那事情,气就不打一处来,对我摆摆手说:“行了,你就别提了。这梁算是结下了,老要不是有急事情,怎么样也要把这只猴王的皮扒下来。”
      
       我们两个绑紧背包,大声呼喝着赶开猴群,继续往窄路里走去。那些猴看我们走了,以为我们逃了,纷纷跳上两边的山壁撵了过来,一边撵还一边向我们发出嘲讽的声音。老痒回头大骂:“ganni
      
       们娘的,你们这帮猢狲别得意,老要是还有机会回来,把你们全逮回去吃了!”
      
       那群猴看到他大叫,撵得更起劲了,特别是那猴王,摆出胜利者的姿态,一直跟得很近,想趁我不注意再扑上来。老痒看着就火了,捡起地上的石头扔在那只猴王鼻梁上。这一下打的颇重,真把
      
       那只猴王打得几乎从峭壁上摔下来。
      
       没想到的是,那些猴恼羞成怒,纷纷捡起底墒的东西丢过来。很快我脑袋上连几下石头和泥块,只好用手护住头狂跑起来。心里直叹气,今天算是丢脸丢到家了,幸好没别人看到,不然我只能一头撞死挽回颜面。
      
       我们一路狂奔,跑了足有半支烟的工夫才停下来。我一看,我们已经完全进入到这条夹沟,上面的“一根天”已经变成“一条天”。因为两块山壁之间的距离更窄了,两边崖顶就有一种要压下来
      
       的感觉,让人看着背脊发寒,恨不得马上走出这里。
      
       再往前走,这种感觉更甚。以这种趋势,如果不是事先打听过,我必然以为这最里面,两座山是合在一起的。
      
       我想起那老向导说过的话,就问老痒:“对了,上次那老头有没有和你说过这夹沟里的阴兵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个传说,是干什么年代开始有的?”
      
       老痒说道:“阴兵就是阴间的兵呗。你以为他们那种老人家,能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东西来。我看他们也都听上一辈的人说,反正代代都这么传。这种传说,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版本,至于什么时
      
       候开始的,早就无法考证了。”
      
       我说道:“那他有没有说离现在最近的事情,是在什么时候?”
      
       老痒笑道:“那我可没问这么多。老吴,你该不是给他吓到了吧。你放心,别看这些个人都说的信誓旦旦,真见过阴兵的,一个人也没有。我看也就是个以讹传讹的事情。”
      
       我心里不以为然,说道:“那你可不能这么说。这深山老林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说不定就不巧给我们遇上了。你给我打醒十二分的精神,一有不妙啥也别管,往回跑就是了。”
      
       阴兵的传说我听过不少,也有不少无聊的人给过推测,比较有名就是云南的惊马槽。传说是南蛮王孟获找人挖的,这地方现在还在,一到雷雨季节,就会传出兵器交击的撕杀声。另一个就是唐山大地震
      
       的时候,更加玄呼。听说是有很多看到一长列马车队,载着十万头颅从唐山出来,正遇上进城救灾的解放军运输队,而后云云我也不记得了。
      
       老痒还和我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这条路自从70年代后期就很少有人走过,却一棵杂草也不长,好象天天被马匹践踏一样。前几年还有人想在这里建一个景点,但是只要施工队一来,这里就开始下大雨。每次都是这样,搞得那几个领导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作罢。
      
       我们继续深入,逐渐走得有点麻木。这山缝也不知道有多长,越往里面光线就越暗,温度也降了下来,感觉阴森森的,有种非常明显的不吉利的感觉。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后面的猴也没有跟着我们了,一下整个山缝里就安静的有点可怕,只剩下风吹过的呼啸声和另外一些说不出名堂的古怪声音。这种感觉,让我们都非常的不舒服。
      
       我和老痒想出一个办法,一个人说一个脑筋急转弯,这样可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被这山缝里诡异的气氛所影响。虽然如此,我的心里还是感觉到非常的不安,而且随着我们的越来越深入,这种不安就越来越明显。我甚至有几次都感觉到,我们头上的那一线天,随时可能消失,我们会被望远困在漆黑一片的大山内部。
      
       我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走在我前面的老痒停了下来。我一时反应不及,撞在了他的背上,这一下撞得挺厉害。我有点窝火问他:“怎么回事情?说停就停,也不言语一声。”
      
       他转过头来,脸色惨白,嘴巴抖了半天,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看他这样,心里就叫不好。这小也算是见过世面的,看他这动静,恐怕又是碰到什么东西了。忙一拍他的背,帮他把那口气接上来。
      
       他缓过气来,一把抓住我,结巴着说道:“老吴,前……前面……好象有只手……”
      
       听他这么一说,我愣了一愣,心说什么手,忙探头过去看。
      
       这个时候,我心里甚至做好了看到一只漂浮在空的鬼手的心理准备,但是我看了第一眼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那手在什么地方。
      
       我一下还以为这小又耍我,正想发作,突然我看见了那只所谓的手。一下我吓的头皮一麻,脑嗡的一声,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
      
       原来前面的山缝已经被一块奇怪的东西堵住了,人只能从上面爬过去。让人无法相信的是,堵住我们去路的,竟然是一只巨大的人手。
      
       第三卷 秦岭神树篇 第九章 侵路
      
       这只巨手通体呈现灰白的颜色,被埋在一堆巨石的下面,光一只手指就有我的大腿粗细。手指不自然的扭曲着,好象想抓住什么东西似的。
      
       我被吓了一跳,还以为传说的巨人出现了。那一下几乎使我就晕厥过去了,但是我马上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原来,这只巨手的指甲和手指,竟然是一个颜色的。
      
       随即,我马上就发现,这只巨手不是“肉”的,而是用石头雕刻而成。只不过他的雕刻手法过于写实,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才会被误会成真的巨手。
      
       不过,虽然如此,我却笑不出来。这只石手简直是鬼斧神工,雕刻的太逼真了,就算我们近距离去看,也觉得场面骇人,头上直冒冷汗。
      
       这种感觉就像你在蜡像馆里,明知那些蜡像是假的,却还是觉得他们在看着你一样。
      
       这只石手被压在碎石头堆里,大概是随着上面的石头坍塌一齐掉下来的。我抬头看去,果然看到峭壁的上方有一个地方岩石松散。只不过整个山势倾斜,形成了一个死角,我看不到实际的情况。
      
       老痒性急,不等我看清楚,已经毛手毛脚的爬了上去。我跟着他趴在峭壁上,顺着坡度一点一点的移动,很快就爬到了发生坍塌的地方。
      
       我原本以为上面是一尊神像什么的东西,因为年久失修,才会自然坍塌。到了上面一看,才发现上面其实是一座依着山势雕刻的半身人像。胸口到脑袋已经被悉数炸掉了,只剩下一只手和半只肩膀还能分辨出来。但就凭这些部分,我也判断不出这雕像是什么东西。只发现雕刻这座雕像的人,风格比较独特。雕像残余的部分,几乎都是按真人的样来雕刻的,那他雕的肯定不是佛像一类需要艺术夸张的东西。至于是什么人,我也推断不出来。
      
       在塌口的间,被炸出一个篮球大小的黑幽幽洞口。我拿电筒往里面照了照,发现里面空间极大,后面的山体,有可能有很大一块是空心的。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巨大石人像后面有可能是一个古墓,只不过不知道是哪里的高人,已经走进过一趟了。一般来说,能想到把墓修在这种地方的,肯定不是泛泛之辈。但是能把这种地方的斗都倒掉的,更是高手的高手。普通的盗墓贼,就算让他在这夹沟里来回走上几百趟,也绝对想不到头顶上另有乾坤。
      
       我和老痒合计了一下,决定进去看看,学习学习高人的手段,顺便看看有没有东西剩下。他比较瘦,打头钻进洞里。这洞在里面的位置偏高,他脚踩不到底,只好贴在壁上。我把手电递给他,他接过一照,说道:“**,里面有积水。”
      
       我探头进去,看到里面是一个拱顶的石室,是开凿出来的。下面是绿油油的死水,不知道有多深。这应该是下雨的时候,雨水从这个洞口流进来积起来的。
      
       我痒和我说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