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_第59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59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了。刚才你要拿,我吓坏了,所以才撞了你一下。要是你疯了,我真不知道怎么跟你家里交代。”
      
       他话说到一半,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的身后,喉咙里发出一阵莫明其妙的声音。
      
       我抖然觉得背脊发寒,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猛得转过头去,可是我的背后,却什么都没有。
      
       我觉得莫明其妙,转过头去看老痒,却发现他一脸坏笑地看着我。我马上意识到被耍了,不由的大怒,骂道:“他娘的,你小也太无聊了。”
      
       老痒一边笑一边站起来,对我摆手道:“其实我的老表碰到这根铜棍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还是正常的。我想,要这个铜棍发挥作用,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说道:“你小也太不要命了。就算给你证明了这东西能让人变疯,对你又有什么好处?你以为你能拿诺贝尔奖吗?”
      
       老痒无奈的笑了笑,从他包里取出了一个信封,递给我。
      
       我拆开一看,发现上面只写了两行字,十分的潦草。我勉强可以分辨第一行字写着他老表的姓名,第二行字是一段白话,“阿谢,千万别回去,那墓里有恶鬼!”
      
       第三卷 秦岭神树篇 第七章 夹子沟
      
       这些字几乎连成一片,如果我不是有认草书的经验,根本不可能看懂,可见发信人写的时候非常急促。我不明白这些字的意思,问他:“怎么,这是你老表寄给你的?”
      
       他点点头,说:“看笔迹应该是他。”
      
       我对上面的内容不感到惊讶,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可以写出比这个更离谱的内容来,但是看他信里的语气,好象是在劝老痒不要去倒斗一样,这实在奇怪,就问他道:“我们这次的买卖,是你告诉他的?”
      
       “不,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得知这件事情?我很久没和他联系了。”老痒也皱着眉头,“而且这封信也没有邮戮,不是通过邮局递送的,而是直接放在我的包里。谁放的,什么时候放的,我一点也不知道。你不觉得这有点玄吗?”
      
       “怎么,难道你认为你的老表真的是个阴人,能够养小鬼来探听消息?”我笑道。虽然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我们无法解释,但是养小鬼这种修真小说里的情节,我觉得太过离谱,无法认同。
      
       老痒看我不信,哼了一声,摆摆手,表示不想讨论这个问题。我们一时间没话说,都静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我们决定绕过那个村庄,直接出发。一来,我怕那几个人已经先走了,不想做太久的耽搁。二来,从老痒的角度来看,这村恐怕是各路人马的最后一个补给地点,我们这样的生面孔进去,恐怕会多生事端。
      
       我们原路回到岔口,一路向右,过了一条山溪后,看到远处有几座小瓦房。我们绕了过去,就看到那个村庄,同时还看到里面有几个老大爷在村口吃着大饼油条。我和老痒都好这个,一时间忍不住,就改变了主义,想进村去买几顿热呼呼的早饭吃吃。
      
       老痒带我进去,我看他似乎对这个村挺熟悉,就觉得奇怪。他被我一问,只好坦白,说他以前来过这个村,还请过一个向导。不过时间太久,他给忘了,这一次回来,正好去问问那老人家。
      
       我看他鬼头鬼脑的样,也不知道他是真忘记了,还是有意这样设计的,反正我现在对他的一些,都有所保留,绝不轻易相信。
      
       我跟他的村里四处转了几圈,来到了一户两层的瓦房前面,他指了指在那里晒太阳的一个白胡老头,说:“就是他,老刘头。”
      
       刘老头是外地人,年轻时候逃壮丁来到这里,一直定居下来,是这里的老猎户了。他八十多岁,身体还很好,几乎所有进老林的考察队啊考古队啊盗墓的啊,刚开始都要他带上几次。他也乐的吃这碗饭,一来来钱快,二来地位高。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也不奇怪,只对我们摇头,说:“不不,这个时间不能进山。我不带队,你们也别去。”
      
       我听了纳闷,问他:“怎么不能进山啊,现在秋高气爽,正是打猎的好时节,这个时候不进,那什么时候能进啊?”
      
       他叫他儿给我包了两付大饼油条,说:“我不是说整个山不能进,是你们要去的那个地方不能进。”
      
       我和老痒互相看了一眼,心愕然。我们什么都没说呢,这老人家就知道他们要去什么地方了?
      
       老痒说道:“刘爷,我们其实还没决定去哪个地方呢,你咋就给我们自作主张了呢?”
      
       “啥?”那老刘头笑道:“你回来不是要去上次去过那地方?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和那几个人一样,想回那夹沟去。”
      
       我心里一惊,他说的那几个人,会不会就是自称是泰叔的那个老头带着的几个人。难道他们来这个村,也是想找刘老爷做向导。老痒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给我使了个脸色,继续问道:“干咐不能去啊,那边出啥事情了?”
      
       “这个季节,那地方特别邪呼,闹鬼闹的很凶。”老刘头说道:“你们上次去的时候,我怕吓着你们,没告诉你们。那个地方,其实是条阴兵的栈道,你要是碰上他们借道,那就得给顺便捎上,被勾了魂魄,邪门得很呢。”
      
       我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不知道那里是个什么样的地理环境,心里觉得好笑。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五个人的行踪,而且还和老痒上次进山的路线一样,实在是一件走运的事情。我实在等不下去,就拉着老痒起身告辞。
      
       老人家大概很少有客人,所以热情的很,一定要我们留下来吃饭。我们执意要走,他也没有办法,就让我们包了几个荤菜。我本来嫌麻烦,不想要,但是一看里面有烧肉,想起自己这几天吃的都是干粮,肚实在不争气,就收了下来。
      
       我们快步出村,一边吃着大饼油条,一边听老痒讲那个夹沟的事情。那个地方其实两块山岩的缝隙,就是我们所说的一线天。老痒告诉我,通过这个夹沟,那边就是一个小山谷,里面人迹罕至。他们发现的那个斗,就是在那个里面,而且按现在的情况来看,那个地方应该不止这么一处墓葬。
      
       那个地方,因为地貌非常特别,所以老痒在一开始才有这么大的把握说自己能找回来。我听了半信半疑,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怀疑他也没有意思。我们根据他的记忆,一路走下去,很快,就看到他说的那座大山。
      
       那座山形状很有趣,就像一条大眼睛的金鱼,而金鱼眼睛的地方,是两个山洞。听说是叫老鹰洞,里面全是老鹰。当然这应该是不可能的,老鹰不是群居的鸟儿,也不可能生活在洞里,这种名称我们不去考究。那座间有一线天的大山,与金鱼山同属于一条山脊,所以,老痒一眼就找到了那个地方。
      
       我们走上了那条矮山脊,顺着山势向前走去。这里的北坡树木很稀,应该是起过山火或者被泥石流冲刷过。我们边走边查看前面的地形,很快就看到老痒说的夹沟。
      
       秦岭实在是一个很奇妙的地方,特别是那些没有经过旅游开发的地方,有很多奇妙的景色。我看到那所谓的夹沟,听名字应该是一处低洼的地带。其实那里的地势非常壮观,形容的普通一点,就一座巨大的山岩被一把利剑劈了一下,间形成了一条细小的裂缝,这条裂缝的底部,就是夹沟。因为山岩的地势极高,所以这里产生的一线天景观不同于那些矮山。放眼看去,只能看到一条级细的光线,在遥远的天顶,真的犹如整个天空浓缩成一线一样。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无法领略到这其的万一。
      
       我们刚进入到夹沟的时候,发现其底部并没有远看的时候那么狭窄,而且光线很好。因为起始处的山势并不高,所以天上并不是一线天,而是一根天。
      
       老痒回忆,通过这个夹沟最起码要一个下午时间,而且里面过堂风极大,生火很不方便。于是我们就在入口处停了下来,点上篝火,开始吃午饭。我们将老爷带给我们的菜放到吃剩下的罐头食品里,然后用火加热,像吃火锅一样的吃。山民们烧菜都重口感,所以味道并不怎么样,但是比起我这几天吃的东西,已经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了。我和老痒几乎是狼吞虎咽,很快就把烧肉吃了个干净。
      
       我并没有吃饱,想起那有一些山鸡炒笋,就想索性吃光算了。不料回手一摸,发现那只放食物的袋,已经不见了。
      
       我四处找了一遍,却没有发现,觉得很纳闷,就问老痒。就听老痒在那里骂:“**,老吴,你吃东西归吃东西,别把骨头吐到我领里啊。”
      
       我一看不对,我刚才吃的时候,几乎把骨头都吞了下去,哪里还会扔出去这么浪费。
      
       正在奇怪的时候,又有一块骨头从悬崖上面掉了下来。我抬头一看,只见十几只金毛大猴,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我们的头顶上。其一只,正拿着我装山鸡炒笋的袋,吃里面的鸡肉。看它吃的样,应该是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几乎连袋都吃了进去。
      
       很快,它就将所有的东西都吃了干净,然后爬了下来,眼睛死死盯住我们的背包。
      
       我心说不好,这些猴可能以为我们包里全部都是吃的,想来抢了,这可麻烦了。正想着,那只猴已经发出一声尖叫,一刹那,所有的猴开始向我们逼近。
      
       第三卷 秦岭神树篇 第八章 猴子
      
       大号的猴王看着我,不停的裂开嘴巴,露出自己的白森森的獠牙,同时发出一种带有威胁性的声音,好象是在警告我们。
      
       我和老痒各自拿起一根顶端燃烧着的柴火,拼命舞动,将冲上来的猴带退。有几只动作慢了一点,屁股就被我狠狠的烧了一下,疼得它尖叫着逃到很远的地方。
      
       但是同时,有几只特别机灵的猴,正在偷偷的*近我们的行李。等我们看出苗头的时候,为时已晚。老痒还没有放入背包的几个放水袋被一只小猴一把抓了过去。我一看暗叫糟糕,忙上去抢。可等我一走开,我的身后也窜出了一只猴,想要来抢我的行李。
      
       幸运的是,我的行李十分沉重。它拖了几下,发现没有办法很顺利的拖走,只好作罢,转而把手伸进行李包,想将里面的小件东西拿出来。
      
       我心里吃惊不已:这些猴的行动非常熟练,这样围攻人类,肯定不是第一次了,而且他们的目标明显就是想抢我们的行李,这简直和人类没有啥区别。我一直以为猴就算再聪明也有个限度,现在看来,如果只算抢劫这一个职业,我们还不一定能比得过它们。
      
       我这里一分神,那只猴已经从我的包里掏出一只盒。我一看不得了,那是一包压缩饼干。也不管正在追的那只,冲回去,飞起一脚将那只猴踢飞,然后捡起盒,赶忙塞进包里。
      
       这个时候,突然眼前黄光一闪,那猴王已经跳将起来,一爪抓向我的脸。我看过猴捕杀兔,它们的爪非常锋利,要是给抓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