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_第58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58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里的那根棍状物体拿了出来,开始用布擦拭。很快,上面的泥土被擦掉,露出了huangse的金属光泽。刹那间,我觉得非常纳闷,因为表面上看,那根神秘的东西,竟然只是一根铜制的棍。
      
       老痒的脸上也出现了疑惑的表情,他把这根棍颠来倒去地看着,脸色变得很难看。看样,他只是知道有一个东西被埋在了那个地方,具体是什么,他也不清楚。
      
       我看到他竟然带着橡皮手套,好象对这根棍非常的忌讳。心里的好奇心更甚,为什么要带着手套,难道不能用手直接碰触吗?这个时候,我已经改变了主意。明天早上我还是要走,但是走之前,我必须要知道,这根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历。
      
       想到这里,我装成刚睡醒的样,翻了个身,半睁开眼睛,咳嗽了一声,问他:“老痒,几点了?”
      
       老痒正在聚精会神的研究那根棍,我突如其来的一问,把他吓了一跳。他慌忙间把这根东西放到了自己背后,然后看了看表,说道:“三……三点多了。”
      
       “哦!”我装做没有看见他的窘迫的动作,揉着鼻坐起来,说道:“嗯,那我们该换岗了,你睡觉吧。”
      
       老痒支吾着应着我,手放在背后,偷偷地想把那根铜棍往背包里塞。我心暗笑,装成想活动手脚的样,站了起来,一边打哈欠一边向他走去。
      
       他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手上紧张,怎么努力也无法将那根棍顺利的塞进去。我闲地晃到他的边上,装作想去他的包里拿东西。他看见我俯下身,一下过于紧张,那铜棍脱手就滚了出去,一下滚到我的脚步边。
      
       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一时间也没有做好准备,愣了一下,就装做很吃惊的样,问他:“这是什么?哪里来的棍?”说着,就要弯腰去捡。
      
       本来我是想乘机仔细看看,这根铜棍到底是什么样的。没有想到的是,老痒的反应大的出奇。他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白,大吼一声:“不能碰!”
      
       第三卷 秦岭神树篇 第六章 铜棍
      
       我被他叫声吓了一跳,手不由顿了顿。就在这一瞬间,他竟然像疯了一样冲了过来,一头把我撞的倒退了出去。我连退了十几步后,一屁股坐到地上。再看老痒,他已经把铜棍拣了起来,迅速用布包了,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我是真的火了,刚才他那一撞,如果方向稍微偏一点,就会把我直接撞到篝火里去。他毫不忌讳,就这样撞过来,说明在他心里面,我的安危还不如一根棍。我坐直身,破口大骂:“**!你他娘的在搞什么花样!这是什么东西?!看一看会要你的命吗?”
      
       老痒的回答非常可恶,他愣了半天,说道:“这……这是我们家传的宝贝,你们外人不能碰的。”
      
       我听到这话,已经忍不住想要发作,捏紧拳头才把这口气咽下去。再看老痒的表情,闪闪烁烁,好象真的以为他这种借口可以蒙混过关一样。
      
       你看我不说话,以为我不信,又尴尬地笑了笑:“真的,不骗你。这东西……是我姥姥传给我的……”
      
       我忍无可忍,破口大骂:“放你妈的狗屁!什么宝贝!你姥姥把宝贝埋在秦岭,然后让你来挖?老痒,我们从小光腚的交情,你这样骗我,你他娘的到底在土窑里吃错什么药了!”
      
       我骂他的时候,手一直指着他刚才挖掘的那个地方,使他明白,他刚才所做的事情,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
      
       老痒的脸色一下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半天才结巴道:“你……原来你已知道了!老吴,哎……惭愧,其实我不想瞒你的。”
      
       我冷笑一声,“什么叫不想瞒我,你不想瞒我,难道是我逼你瞒我的吗?”
      
       老痒挠了挠头,无奈地说道:“你不要发火,事情和你想的不一样,你听我慢慢地解释。”
      
       我心里非常的愤怒,心说这种事情还有什么一样不一样的。事实摆在眼前,你进秦岭,明显有着其他的目的。你没有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我,而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可以随便利用的白痴!
      
       在一瞬间,我甚至想转头就走,连夜回去,就当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他。但是转念一想,我这样冲动,实在没有任何好处。且不说我一个人能不能找到路回去,就算找到了,这件事情,也会变成一根刺,最起码可以让我不舒坦好几个月。
      
       于是我冷冷道:“好!我听你的解释,但是和我想的一样不一样,由我自己来判断。”
      
       老痒脸上露出了恼怒的神情。他的脾气本来就不好,这次给我这样骂,实在是因为自己理亏,才没有回嘴。如果是平时,说不定已经打起来了。
      
       我看到他的表情,竟然有一股暴戾的感觉,心里不由一惊。暗自提醒一下自己,不可以逼的太紧,他身上有一把枪,如果他发彪起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他脸色很阴沉的看着我,很久才稳定住情绪,从背包里取出两瓶烧酒,丢给我一瓶,自己喝了两口,才说道:“老胡,我以为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没什么事情能破坏掉。你这样说我,我实在很不舒服。”
      
       我感觉出他话里有一丝讽刺的意味在,听了让人窝火,冷冷道:“你以为我心里很舒服吗?老痒,我可告诉你。我从来没像信任过别人一样信任过你,你小竟然利用我,太不是东西了。”
      
       他失笑道:“利用?你说的未免也太复杂了。事实上,我回到这个秦岭,除了钱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完全是我个人的事情。我没有和你说,如此而已。这样就算利用你了?”
      
       我讽刺道:“什么个人目的,就是在这里挖出一根棍吗?”
      
       我的嘴巴很缺德,心里虽然在想不要逼他太紧,刻薄的话却还是忍不住丢了过去。
      
       没想到,他却很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我听了冷笑道:“这种事情,为什么要一个人偷偷去做?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你以为我会和你抢这根棍?”
      
       他坐了下来,沉默了很久,才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这根棍,其实是我的江西老表,从那个清墓里倒出来的。其的过程,我上次已经和你说过了,只不过有一个细节,我没有告诉你。当时,我们试着移动那棵铜树没有成功,但是我的老表,坚持说这个东西很不一般。于是,他就用金刚锯,将一根枝桠锯了下来。”
      
       我皱了皱眉头。他们这些人,可以说是整个盗墓阶级最没有素质的一群,也是数量最多的一群。为了几千块钱,破坏一件绝世珍品,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我指了指他的背包,问他:“你是说,那根枝桠,就是你挖出来的那根东西?”
      
       老痒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老表将这根东西锯下来后,天天贴身拿着,当成宝贝一样,连看都不让我看一眼。还说其他东西都归我,这个东西给他就行了。我当时以为他是开心过头了,也没有注意,就这样我们一直往外赶。刚开始我老表只是突然变得有点神经质,逐渐的,我就发现,他整个人好象越来越失常起来……”
      
       老痒说到这里,突然抬头问我:“老吴,你相信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阴人这回事情?”
      
       我听了一愣,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想起阴人是什么东西。
      
       老家传说,所为的阴人,就是在阳间给阎王爷办事情的人。这种人,表面上和普通人一样,需要吃饭睡觉,但是他们却能和鬼对话。你要分辨他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他们睡觉的时候,鞋是放在床下的,而且,鞋尖朝内。
      
       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种地都有不同的版本,我从来就是听着玩玩的,没有当真过。于是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了解。
      
       老痒继续说道:“我那个老表,自从拿了那根铜树的树枝之后,开始变的,有点神经兮兮。他老是说他自己听到……身边有人在讲话。但是你知道,当时我们只有两个人,在这个鬼地方,绝对不会有人讲话,我听不见他却能听见的。这个情况越来越严重,直到我们走出大山的时候,他已经不仅能听到人讲话,而且还能看到一些奇怪的影。我想让我的老表去看看精神科医生,但是他是个很迷信的人,根本不听我的。他断定,自己被阎王爷选,变成了一个阴人。他所看到听到的,都是在阳间的孤魂野鬼。”
      
       我说道:“幻听和幻觉,是严重的精神分裂的现象。”
      
       老痒笑了笑,对我说道:“其实他在入狱之前,已经很不正常了,经常会说一些莫明其妙的话,还会和空气对话。有一次在酒店的餐厅里,他一个人叫了一桌的菜,硬是要服务员上了四套餐具,说是和三个朋友吃饭。然而实际上,另外三个位置上却根本没有坐着人。他在那里聊得兴高采烈,把服务员吓得半死。”
      
       我听了背脊发凉,“难道你认为,他的精神分裂,是这根棍导致的?”
      
       老痒说道:“我不知道。但是那次倒斗,我和他所有的地方都是一起去的。所有他碰过的东西,我都碰了,惟独那根铜树的树枝,我自始至终都没有碰过。所以,我想,他的精神分裂,应该是和这根棍有关系。”
      
       他看到我疑惑的表情,继续说道:“我们那次回来的时候,最后一站就是这个窝棚。我和你一样,半夜里起来尿尿,发现我的老表不见了。后来我出去找,就发现他存在我刚才站的那个地方填土。”
      
       他顿了顿,问道:“老吴,你实话告诉我,如果我一早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你说你会不会同意我把这根东西再挖出来?”
      
       我被他问的为之语塞,自己也在心里问了自己一遍。答案很明显,如果我事先知道这件事情,我不仅不会去碰这根棍,而且我打死也不会让老痒去碰。
      
       老痒拿出一根烟,笑道:“我想自己很清楚你的性格,所以,我才会在半夜偷偷起来。我实在不想骗你,但是如果让你知道了这些事情,你肯定不会让我去的。现在你明白了没有?”
      
       我被他抢白的说不出话来,好久才道:“就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你这样做,也……”我还想问他那把手枪的事情为什么要骗我,就见他掏出了那把枪,对准自己的香烟,喀嚓一声扣动了扳机,一团绿色火苗窜了出来。
      
       他吸了两口,将烟点燃,说道:“我这样做是有点不对。不过,总还没有严重到,要判我死刑的地步吧?”
      
       我无话可说,想不到事情到了最后,理屈词穷的竟然是我。我岔开话题,问他:“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准备冒险碰一下这根棍吗?”
      
       老痒露出了一个非常古怪的表情,轻声说:“我不知道。虽然我带着手套,但是只要我的手一碰到这根棍,我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好象这个窝棚内不止我们两个人……”
      
       说着他就从包里拿出那根棍,吹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带着手套有没有作用,说不定我已经招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