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_第57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57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我听得半信半疑,心想这里可是旅游景点,还能有这种解放前的事情。他们要杀要劫,也得再往里走走。我把这顾虑和老痒说了,他听了之后马上骂道:“你……你还说你和你三叔跑过江湖,这……这道理都想不明白,这游客都……都在外面,能到这来的都不是好东西。你看我们俩就是,他们这叫黑吃黑。”
      
       我一听也觉得很有道理,就跟着他向间的道路走去。
      
       我们披荆斩棘,一直走到傍晚,我越走越感觉不对劲。这路边上的草也长得太茂盛了,不像有人经常踩的样。我急忙拉住老痒,着急地说道:“等等,这条道肯定不对,再走下去连路都没了。我们还是趁现在天还没有黑,赶紧往回走吧。”
      
       老痒转过头来默默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们再往前走走,现在往回走已经来不及了。”
      
       我看他表情有异,心里抖然有一股异样的感觉。回头一看,突然发现来时的路已经淹没在大片的野草和灌木之,不低下头去根本找不到痕迹。如果现在不回去,等到天一黑,很可能会在这个森林里迷路。但是老痒说得也没错,就算我们现在往回走,也不一定够时间走回到那个三岔口,到那村庄更加是不可能,看来我们不得不在这进而过一夜了。
      
       我们背着夕阳又往里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天已经渐渐黑下来了,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采药人的木头窝棚。老痒推开门走进里面,转回头对我说道:“过来看,这里还有灶台,我们今天晚上能吃顿烫的啦。”
      
       我跟着他进去,发现这是个两层的窝棚,由一只梯相连。上面是个阁楼,里面没家具,但是铺着几块大木板。房间的央有一个土坑,里面都是炭灰,相信是用来生火取暖的。我们放下装备,在外面胡乱捡了点柴火,赶紧生火取暖,然后从包里掏出干粮直接烘烤着吃。等我们吃完,外面已经黑压压一片了,四周传来野兽的叫声,不知道是狼还是什么。
      
       老痒点了一支烟,朝着窗外苦笑,说道:“看来今天晚上我们两个每人只能睡半宿,得有个人看着这火不让它灭掉,不然恐怕外面的‘朋友’要进来了。”
      
       我不置可否,这一天的路累的够呛,想到以后可能连续几个星期都得这样过,不由有点后悔当初答应他。他又在那边罗嗦了半天,说他三年前到这里来是如何如何地刺激。我越听越困,对他说:“你他娘的唱戏一样唱了半天,我听不下去了,我先打个盹,你半夜里叫醒我换班。”刚说完他就大声抗议,说我睡着了放炮都打不醒,但是我糊里糊涂的已经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不太安稳,老痒的为人懒散,很可能坚持不住自己也睡了。我翻来覆去的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就自己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土坑里的火还烧着,但是老痒却不在屋里。我心里骂了一句,想站起来出去撒泡尿,刚转了个身,突然看见二楼的阁楼地板夹缝里,有一只眼睛,正呆呆的看着我。
      
       第三卷 秦岭神树篇 第五章 toukui
      
       自从进入这深山老林,来到这个不知道哪个年代修建的木头窝棚,我就觉得四周的气氛有几分异样,所以我睡得很不踏实,几乎是在半梦半醒。当我转过身来看到这只眼睛的时候,没有朦胧的感觉,反而马上就清醒了过来,但是等我的目光再次投向那条缝隙的时候,却发现那只眼睛已经不见了。
      
       我躺在地上,虽然离开花板有一段距离,屋里的火光又昏暗,但是我还是断定自己没有看错。而且,我还发现,那只眼睛很大很圆,似乎不是人类的眼睛。
      
       半夜三更,老痒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又被一只诡异的眼睛瞪着,我心里有几分害怕。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比起古墓里,不知道已经好了多少倍了。我壮起胆,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拿起手电,蹑手蹑脚地爬上通往阁楼的木梯。
      
       木梯几乎不能承受我的重量,在我的踩踏下,发出即将断裂的呻吟声,使得我的每一步,都必须蹦紧全身的肌肉。所幸,木梯并没有像我预料的一样坍塌。
      
       木头窝棚的窗和门因为腐朽变形,都有很大的空隙,外面的山风吹进来,吹得间的篝火不停的晃动。晃动的光线又从阁楼的地板透过,使得整个阁楼鬼气森森。
      
       我举着电筒,扫视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古怪的东西。整个阁楼上空空荡荡,除了一些用竹藤编织的簸箕和斗笠之外,并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只是在阁楼的左边的墙上,有一扇气窗,只有两个巴掌这么大,在气窗的外面似乎挂着什么东西。
      
       我向气窗走去,一边用手电去照,想看看那个挂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的手电光一照上那东西,我就听到“吱”的一声,一团huangse的影,突然就窜了开去。
      
       我吓了一跳,探出头一看,只见一只非常肥硕的金丝猴挂在离气窗不远的房檐上,对着我呲牙,表情非常的凶狠。
      
       我看到它的眼睛,和我刚才地板缝隙看到的一样,心里已然松了口气。看来刚才,就是这个家伙躲在阁楼上toukui我。
      
       我本来不想和只猴一般见识,但是它可能被我吓了一跳,不停的向我做攻击状,发出刺耳尖叫声。我隐约感觉到不妙,就用手电去照它的眼睛。它被刺目的手电光照的惊恐万分,发出几声惨叫,就窜上了房顶。
      
       我恶毒地笑了笑,心里又觉得奇怪。金丝猴是一级保护动物,平时很害羞,怎么会跑到有人的地方来,难道是被我们烘烤干粮的香味吸引来的?
      
       金丝猴不会单独行动,一定还有几只猴在四周。我听说过猴袭击人类的事情,一群猴的攻击力非常惊人。就算无法把人杀死,它们也会抢走人的行李和干粮。招惹到猴,是一件十分倒霉的事情,我一定要多加小心。
      
       我再次把头探出气窗,看看四周有没有其他的金丝猴。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踪迹,反倒是发现这外面的视野非常开阔。在月光下,我可以看到一大片森林的轮廓,呈现出一种凄凉的灰色。树冠在风里摆动,好象海里的波浪一样,发出树摩擦的声音。
      
       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在森林里,有一点手电光,在一片黑暗里面若隐若现。
      
       我认得这种泛白的光线。我当初让老痒采购装备的时候,叮嘱他要买最好的,结果他买了2000多块一只的登山手电。这种手电的光线十分特别,泛白而且穿透力很强,用来照射积雪,还能将雪融化。
      
       所以我马上就断定,那点手电光的主人,就是老痒。我心里陡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感觉,他这么晚了,跑到那里干什么?
      
       我盯了好一会儿,心里觉得奇怪,就走下阁楼,披上外衣,向他所在的那个地方摸了过去。
      
       在阁楼上看起来,那点手电光离这窝棚只有三十几米的距离,实际上却要远的多。我走在下风口,足足走了十分钟,才听到上风口传来的声音,是一种有节奏的敲击声,似乎有一个人有缓慢的打鼓一样。我矮着身,慢慢地走近,很快就看到一个人,正在前面弄着什么东西。
      
       我放慢速度,继续靠近,大概离他还有十米不到的地方,有一堆茂盛的灌木。我躲到后面,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打鼓的声音,其实是工兵铲刨地的声音。
      
       老痒光着膀,正在地上挖着什么。那只手电被他架在树上,充当了路灯的作用。
      
       我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很好奇,他半夜三更,背着我出来挖东西,到底想在干什么。另一方面,我心里很不痛快,他这样做,显然是有事情瞒着我。我好心来帮他,他却对我有所隐瞒,这十分的不应该。
      
       我偷偷的看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只是不停的挖着土。我的心里有点不耐烦起来,在这么冷的晚上,我蹲在这里,浑身冰凉,实在是一件非常不好受的事情。我突然想到,如果他整个晚上只是想在这里挖个坑,那我陪他在这里受罪,岂不是白痴。以老痒的性格,半夜三更,出来挖个坑,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他有一次,甚至在半夜跑到公墓里,然后给全市的批萨店叫外卖。
      
       我在那一刹那,几乎要冲出去问他,到底在干什么。但是马上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就在我起身的一刹那,我看到在他的裤腰带上面,插着一把土制手枪。
      
       这把东西,应该是仿苏的TT30/33式托卡列夫手枪。我在采购的单上列出了这个东西,但是他和我说的是没有买到。我当时根本没有想到他会骗我,现在一看,我就觉得遍体生寒。
      
       刚看到老痒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他和以前一样,还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所以一点也没有防备他。现在看来,他的心机其实非常的缜密,简直是深藏不露。
      
       本来我有十足的把握,就算我现在跳出去,一脚把他踢到坑里,他也不会生气。但是,看到了这把枪以后,我就犹豫了。现在的老痒,我似乎不能用以前的经验来推测他,如果我跳出去,他有可能会一枪打死我。
      
       我没有再往前,而是静静地蹲在那里,看他到底在挖什么东西。
      
       老痒非常的警惕,他每挖三下,都要停下来听听周围的动静。但是我站在下风口,风声把我发出的一切声音都吹到了另一个方向,他始终没有发现我。
      
       他挖了足有半个小时,突然,他的铲似乎插到了什么金属的东西,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他停止挖掘,俯下身去。我看到,他从坑里,拿出了一根棍状的物体。
      
       棍状的物体上都是泥,我无法判断那是什么,但是我直觉上,感觉似乎是一根骨头。老痒略微擦拭了一下,并没有仔细看,而是急忙将这个东西用布包好,塞进自己的包里。
      
       我继续观察,看他还能挖出什么来,却发现他开始将土回填回去。
      
       这个时候,山风逐渐弱了下来,有点改变风向的迹象。如果再躲下去,很可能就会被发现。我偷偷的起身,开始向后走去。老痒已经达成了目的,急于把土填回去,所以没有再注意周围的动静。我加快了脚步,顺利的回到窝彬里,不动声色地睡了下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不一会儿,老痒蹑手蹑脚的走了回来。他看我还在熟睡,在我对面坐了下来,开始往篝火里加柴。
      
       我闭着眼睛,心里翻腾着,好奇与失望的情绪夹杂在一起,心里非常的不舒服。我打算,等一下换岗的时候,我等老痒睡着,就独自一个人回去。因为我是为了帮他才勉强来到这个地方,现在他既然有事情瞒着我,我自己没有义务再待下去。他是死是活,都与我没有关系。
      
       可是老痒却精神抖擞,一点也没有想和我换岗的意思。我眯着眼睛,偷偷地盯着他看,发现他半躺在地上,呆呆地想着什么。
      
       然后,他好象下定了决心,轻声将他包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