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_第52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52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了上风,只一个回合,就把阿宁从那洞里拉了出来,我看到一大团头发缠在她身上,马上知道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那洞里现在已经裹满了黑色的头发,看样等一下禁婆很可能回爬出来,最好不要呆在水里了,我们浮上水面,胖探了探她的呼吸,发现她全身软绵绵的,好象脱力了一样,但是呼吸倒是还有,我们三个游回到船边上,把那女人拉了上去,看她不停的在吐水,眼睛直翻白,好象情况比较不妙。
      
       我对溺水没什么了解,忙大叫:“船老大!有人呛着水了!快出来救人!”
      
       喊了两声,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奇怪起来,先让胖看看,自己走进船舱找了一圈,不由纳闷,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我心里陡然出现一股一样的感觉,不可能啊,这里是远海,怎么可能整船人都没了,如果去游泳,至少应该留几个看船啊。
      
       我又大叫了几声,还是没反应,倒是胖应我了,他跑进来,问干什么,我指给他一看,说道:“有情况,船上没人!”
      
       胖一楞,也找了一圈,挠了挠头,说道:“真没人,可渔舱里的鱼还是活的,说明他们半个小时前还在打渔,就这么点时间,人到哪里去了?”
      
       过了几秒,胖和闷油瓶几乎同时也探出了水,胖一出水就呛了鼻,边咳嗽边大笑:“**!真没想过真的成功了,我王胖终于出来了!哈哈!”
      
       我定了定神,看了一下四周,这个时候已经是夕阳晚照,海平线上的火烧云倒影在海水了,分外的妖娆,太阳是深红色,发出昏黄的光芒,把一切裹在一团柔和里,形成一幅非常瑰丽安详的景象。
      
       我一路过来,也看过几个日落,但是从来没觉得象这个这么美过,不由感慨万千。不过马上我的脚就感觉到有点抽筋的迹象,我忙转头去找我们的船,发现就靠不远的一处礁石上,心里又是一安,有船在,马上就能脱离这苦海,好好睡一觉了。
      
       胖回过神后,想起了什么,突然又潜下水去,我跟着他一潜,只见阿宁正卡在那个洞里,拼命的挣扎,就是出不来。
      
       真是怪了,这女人比胖苗条不知道多少倍,胖都出来的这么顺利,这女的没道理会被卡住。
      
       阿宁气已经到极限了,突然看她喉咙一紧,从嘴巴里吐出一大串气泡,开始翻白眼,我和胖潜下去,一人拉住她一只手,就往外拽。
      
       这一下我就发现,里面还有一股力气在把她拉下去,不过我们有两个人,力气占了上风,只一个回合,就把阿宁从那洞里拉了出来,我看到一大团头发缠在她身上,马上知道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那洞里现在已经裹满了黑色的头发,看样等一下禁婆很可能回爬出来,最好不要呆在水里了,我们浮上水面,胖探了探她的呼吸,发现她全身软绵绵的,好象脱力了一样,但是呼吸倒是还有,我们三个游回到船边上,把那女人拉了上去,看她不停的在吐水,眼睛直翻白,好象情况比较不妙。
      
       我对溺水没什么了解,忙大叫:“船老大!有人呛着水了!快出来救人!”
      
       喊了两声,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奇怪起来,先让胖看看,自己走进船舱找了一圈,不由纳闷,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我心里陡然出现一股一样的感觉,不可能啊,这里是远海,怎么可能整船人都没了,如果去游泳,至少应该留几个看船啊。
      
       我又大叫了几声,还是没反应,倒是胖应我了,他跑进来,问干什么,我指给他一看,说道:“有情况,船上没人!”
      
       胖一楞,也找了一圈,挠了挠头,说道:“真没人,可渔舱里的鱼还是活的,说明他们半个小时前还在打渔,就这么点时间,人到哪里去了?”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四十六章 总结
      
       我检查了一下方向舵边上的仪器,看上去都很正常,说道:“这船挺正常的,不像是出了什么事故......你说,可不可能是给海防的逮到了,一船人都给办回去了?”
      
       胖摇头说不对:“人走了,船肯定也得拖走,丢在这里算什么事?绝对不会是海防的关系。这一带乱,有很多乱七八糟的船,我们去货仓看看,要是东西都没了,那就是遇上海盗了。”
      
       我知道海盗的事情,来的时候船老大和我说过不少,心里总感觉这东西不真实,胖说起来,我还有点惊讶,问他道:“这地方说是近海不近,但是说远海也不远啊,海盗能猖狂到这份上?”
      
       胖笑我幼稚:“多新鲜啊,你真当人民解放军是万能的?老虎也有打瞌睡的时候,我告诉你,这片海,越南人也有,日本人也有,马来西亚的也有,表面上看不出来,其实暗潮汹涌啊,私底下你知道多少毒品,走私,偷渡,海盗的船,而且他们一个个手里都有枪,这里出现一艘无人船,不稀奇。”
      
       我们走进货仓,一进去就闻到一股茶的味道,胖前我后,里里外外看了一遍,物资都在,摆的和我下水前一样,甚至在我们躺过的床板上,还放了一杯茶,我一摸,说道:“真他娘的奇怪了,还是温的。”
      
       胖无奈的笑笑说:“这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难不成这整船的人都给鬼都叼去了?”
      
       我说:“你看这杯茶才喝了几口,但是茶杯盖却盖着,说明他们走得很匆忙,但是不慌乱。在什么情况下你会走得很匆忙,但是不慌乱?”
      
       胖耸耸肩膀说不知道,我想一下,也想象不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想着我们又走回驾驶室,胖扯起无线电喊了几声救命。没仁理他,这个时候我看到放在一边的收音机,就打开来,正听到台湾渔业电台的台风警报。
      
       我们上来的时候已经感觉到风大了起来,不过是黄昏的时候,看不到太远的地方,广播里说着一些术语我也听不懂,不过最后一句:“请海上船只进港避难!”倒是强调了好几遍。
      
       胖和我的脸色都有点黑,本来这个时候,我们啥也不用管,躺着船老大自然会想办法,现在给我们把一船人都变没了,这老天爷也真会给我们开玩笑。
      
       胖看了看表,说道:“看样我们在这里呆着也不是办法,就着小破船,等一下我们都得飞到天上去。我先把船开出去,在深海碰到台风还能颠簸一下,这里都是暗礁,一起浪就肯定触礁,你去把那锚给起了。”
      
       说着他点上个烟,啪啪开了几个仪器。动作还想摸象样的,我觉得奇怪,“你他娘的会不会开船?这事情可不是开玩笑,我们四个还不容易出来,等一下给你整个儿撞倒礁石上,一起喂鱼。”
      
       胖朝我嘿嘿一笑,说他这叫天赋,不要说船,就飞机,给他搞鼓几下也能开到天上去。
      
       我听来不知道他是不是认真的,还是很不放心,胖老练的拉响引擎,对我说他以前上山下乡的时候,当过什么渔队的生产组长,这一套基本的东西他还是会的,加上来的时候看到驾驶员的操作过程,这些高科技的东西他都看了个大概,相信如果不遇到什么大风浪,开回去绝对没什么问题。
      
       其实他所谓的生产组长,就是撑着个竹筏在山溪里摸鱼,不过当时我看他说的信誓旦旦,不像是在晃点我,竟然就信了,还屁颠屁颠得跑去起锚。
      
       船开动之后,胖让我别去烦他,说现在还在暗礁区,他得集精力,我看他一脑门汗,表情严肃,知道他是在说正经的,就走回甲板去。
      
       闷油瓶正给阿宁揉手,促进她的血液循环,她看起来比刚上来的时候好了一点,但是脸色还是难看,呼吸长出短进,很不稳定。我问闷油瓶怎么样,他点点头,估计问题应该不大。
      
       我拿出点干粮,给几个人都吃了点,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虽然现在还没有脱离险境,但是总算是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了,我放松下来,人就开始犯困,于是换上自己的便服,裹着个毛毯就靠在驾驶室外面打起瞌睡来。
      
       本来我只想睡个几个小时,然后就去看看胖要不要替班,可是人不争气,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不知道是上午还是下午。
      
       我看了看边上的海,浪很大,零散能看到几只海鸟,都飞的很低,天是阴的,云一片一片压在一起,好像要下雨的样,海上没什么高楼大厦挡着,乌云充实你所有的视野,人在这种景象下面,会觉得自己特别渺小,那种压迫感和城市里不能比。
      
       我瞄了一眼驾驶室,胖缩在一边睡觉,呼噜打得雷一样,闷油瓶正在掌舵,我刚睡醒,虽然觉得这情景不太对劲,但是也没有太在意,又转过去睡了个回笼觉,一直到午才给胖拍醒了。
      
       “天真无邪同志,吃饭了,自己拿筷。”
      
       我睁开眼睛,看着胖煮起个鱼头火锅,正在用筷板着,汤已经泛白,火候正好,我看这鱼还挺面熟,好像是船老大的那条石斑,心里一笑,这条鱼胖垂涎了很久,不过船老大死活不让吃,说是要卖给酒店,没想到还是没逃脱胖的黑手。
      
       胖忙着掰葱,放辣椒,拍鱼,看样也是个老手,我笑道:“胖,行啊,有两下,这招哪里学来的?”
      
       胖说道:“老上山下乡的时候,没娘没老婆,什么都得自己来。那时候在老山区里打猎捞鱼掏蜂窝,什么事情没干过,这区区一鱼汤,小意思。”
      
       我朝他竖起大拇指,“胖哥,胖爷。我很少真心佩服人,你他娘的太厉害了,我得向你学习。”
      
       他不吃这一套,骂道:“他娘的马屁少拍,要吃就快吃,不吃滚一边去,口水别喷进去!”
      
       我当然不会放弃美食,马上下筷抢肉,二十分钟不到,一条3斤石斑就被我们下肚,直吃得我直翻酸水。
      
       吃饱了胖就去换闷油瓶的班,这船上有自己导航的装置,我们不会用,不然这船自己就会开。胖吃饱了喝足了,一手扶着轮舵,一手就掏出他夜明珠直看,嘴里还哼着小曲:“主楼里的好姑娘,光彩夺目像夜明珠啊。”
      
       哼着哼着,他看我呆坐在那里,就把珠递给我,说道:“你闲着也是闲着,帮我估计个价格,看看大概能搞个多少钱?”
      
       我接过来一掂量,说道:“假的,这不是夜明珠。”
      
       胖几乎没背过气去,等着眼睛看着我,我忙安慰他:“别激动,假的也值钱,这是鱼眼石,你知道啥是鱼目混珠吗?就是指这个,这东西也极少见,就看有没有买主,我刚才看见的时候就知道了,你想,一个宝顶上安这么多夜明珠,你以为他汪藏海市什么人,可能吗?整个国皇室,几百年积累下来,也就能搞这么十来颗。”
      
       胖听了心里舒服点,骂道:“***你以后说话能不能不要只说一半,气短的能给你下伤掉。那你估计一下,这玩意能值多少钱?”
      
       我还真没经手过这东西,只能推测一下我手里那几个主顾大概能出多少,我报了几个价格,胖都不满意,说这是命拼回来,要是没好价,宁可放家里当台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