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51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原路回去,看看我们进来那墓室,有没有重新出现。要不然,还有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在这里呆着,等第三拨人进来救咱们。”
      
       胖说道:“那哪能等的到,他们要不进来,我们怎么办?等一辈?那不变成西沙海底活死人墓,摸金校尉绝迹江湖。”
      
       我安慰胖道:“我的意思,这里虽然险恶异常,我们一时走不了,也不会马上死,只要有时间,我们再从长计议,总能想出办法来,你看这里的空间大,空气还够好几天的,我想一个星期问题不大,我们多睡觉,少运动,尽量节约着用。”
      
       胖不吃这一套,说道:“空气够,你也得吃东西啊,这里又不是深山老林,啥也没有,连西北风都没的喝,我宁可闷死也不想饿死。”
      
       我笑了起来,说道:“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你看这身膘,饿个个把星期也饿不死。你要真饿的不行,还有只海猴呢,吃了海猴,要还不顶饿,那就把下面那禁婆也逮来剥了。”
      
       胖听了也乐了,这家伙只要有人跟他抬杠他就起劲,拍我的肩膀道:“行,你这句话说的颇有胖我的风格,干革命就要有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看样这一次的确长进了不少。”
      
       我话出口也挺吃惊的,怎么我也开始说起这种不着边的话起来了,看样是给胖影响了,不成,绝对不能变成胖那样。当下我就不在扯皮,继续注意我的手表,还有五分钟,这个时候如果要引爆,应该也没多大的区别了,我对闷油瓶说,让他好准备一下,别等一下失手了,那金身绑的本来就不牢固,呆会儿掉下柱,在下面爆了,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闷油瓶掂了掂手里的家伙,点头同意,这个时候,突然胖叫了起来:“吓?那干尸呢?”
      
       我们一听坏了,猛抬头,发现柱上的那尸体竟然没了,我第一反应就是刚才没绑结实,掉下来了,往下一看,地上也没有,不由大骂,这下真邪了门了。
      
       这节骨眼上出这种事情我可真没想到,刚才预备着随机应变,都是自己安慰自己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你看你看,我说吧,他娘的有尾巴的东西肯定邪门。”胖叫起来:“快找找在什么地方。”
      
       我们一齐冲了出去,一眼就看到,我们要找的那东西正扒在柱后面的宝顶上,用指甲紧紧抓着上面的浮雕,身上的黑色硬皮已经尽数龟裂,正一片一片的掉下来,里面血淋淋的,不知道是什么。
      
       我看到绳还绑在它的腰上,因为那是几股潜水服的材料做起来的,绑一个人还是非常的牢靠的,所以它也一下没挣脱开,不过看这情况,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胖看了叫起来:“快,趁他还没逃了,先引爆了再说!!”
      
       闷油瓶哪用他提醒,胖话才起了个头,我就听一声破风,同时一道青光已经飞了过去,直插那干尸的肚。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四十五章 脱出
      
       我大叫不妙,这闷油瓶也动作太快了,我们都还冲在外面,这样一下,万一爆炸,我们肯定得遭殃。
      
       可等我想到已经来不及了,就见眼前突然白光一闪,胖已经一把把我扑倒在地上,然后就是一声巨响,整个墓室猛然巨震,一股滚烫的气浪直接把我们掀了起来,我足足在空打了七个转,被炸到三丈外,一头撞在墙上。
      
       这下真是实实在在挨了,好在胖把我扑倒,不然脖肯定就断了。我撞上墙的一瞬间失去意识,什么都看不到,就听到耳朵嗡嗡直响,还以为自己死了,不过过了一会儿,眼前突然就有光了,我试着睁开,马上就看到天旋地转,满眼的黄灰,头晕得只想呕吐。
      
       我艰难的爬起来,已经听到很多乱七八糟的声音,但是我没办法去分辨它们,只觉得吵得厉害,头痛欲裂,混乱间闷油瓶咳嗽着从烟雾里跑了出来,问道:“有没有事情!”
      
       我说话都咬到自己的舌头,对他摆手,表示还行。我们两个捂着嘴巴去找胖。我跑了两步,一下就看到胖坐在那里,肩膀被一块碎砖削去一块皮,看到闷油瓶,破口大骂:“**,你他娘的动作也太快了,至少等我们先退几步,老再往边上挪两公分,一只手就要报废了。”
      
       闷油瓶一摊手,让我们看他手里地镜腿:“你弄错了。刚才不是我!”
      
       “啊!不是你!”我们两个同时大吃了一惊。
      
       刚才那劲道,那准头,绝对是极其厉害的人,不是他会是谁?胖刚才就在我身边。而且看他那样,准头绝对没这么好,我就更不可能,要说其他人,只有一个——我心里灵光一闪,忙回头去找阿宁。
      
       胖和我想得一样,我们两个跑到角落里一看,哪里还有她的影。胖骂了一声:“是那婆娘!他娘的她果然是装的!”
      
       闷油瓶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看样他对自己刚才的判断很有信心,没想到会出错误。我对这个女的又要重新估计,说道:“这女的真是个高人,我看像江湖上的老油了,我从来没见过一个装傻能装得这么像。”
      
       胖说道:“我看哪只是老油,简直就是***奥什么卡的影后,下次逮到她,她装什么我都不信。”说完抄起家伙就要去找,闷油瓶忙拉住他,说道:“没时间了。算了。”
      
       我也劝他:“不要节外生枝,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去看看有没有把宝顶炸开!你要咽不下这口气,也等出去再说吧。”话音未落,突然从顶上传来一声十分长凄凉的声音,似乎又是一根什么东西正在缓缓断裂,这声音不大,却让我一下把心吊到嗓眼上去了,心说不会吧,就这样一个炸,你就要塌,你也太给我面了。
      
       胖本来还很不甘心,一听这声音脸也白了,问我:“这他娘的什么声音?小吴,看这情形,好像比你说的炸出个洞要严重得多啊?”
      
       我抬头去看那炸出来的洞,不由咂舌,那干尸肚里的炸弹威力颇大,超乎我的想象,那上面的铁浆条已经全部都炸断,足炸出一个直径半米不到的地洞,砖顶上方的防水层被炸裂,海水涌进来,形成了一个小瀑布,我刚才听到的奇怪声音,就是瀑布不断变大的水声,估计再过不久,洞口就会被完全被冲垮。
      
       而边上的金丝楠木柱已经被炸断,一条巨大的裂缝一直从上裂到底部,并且有倾倒的迹象,这根价值不菲的柱,算是彻底报废了。
      
       看到就是因为断了根柱的原因,上面有一条横梁受到了影响,可能真的会塌下来,听这声音,这横梁必然已经出现了裂缝,就选现在不塌,过一段时间肯定劫数难逃。
      
       我安慰胖,说道:“没事,你放心,这墓比一般的墓要结实多了,只要现在不地震,肯定塌不下来。”
      
       话还没说完,脚下的地面突然开始震动起来,我早就预料到这个海底古墓的气密结构被破坏,下面的海水肯定也在不停的涌上来,只是没想到动静这么大,不由紧张得有点晕眩。
      
       那震动越来越剧烈,非常的恐怖,而且这恐怖实实在在,更加的真切,如果再按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恐怕这宝顶还没塌下来,我们站的地板倒要塌了。
      
       胖被吓的不行,叫道:“我的乖乖,怎么这会儿又地动山摇的,该不会真的是地震了吧,我说小吴,你刚才炸的到底是什么部位?”
      
       我解释给他听,然后对他说道:“没事,正常现象,我们做好准备,说不定等一下这里所有的缝里都会有水冲出来,小心被水喷到,这压力不得了,就像拳头一样,碰到能冲你个跟头。”话音刚落,突然一声怪响,那块盖着盗洞口的青冈岩板被一股急流冲飞了起来,海水就像喷泉一样
      
       海水就像喷泉一样冲到七八米高,我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又见一个东西从那盗洞里喷了出来,只撞上宝顶,然后摔到间的石盘上。速度太快,我也看不清楚是什么,不过这盗洞里也没其他的,估计是那禁婆。
      
       这东西被冲出来,又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说不定还会是个很大的麻烦,在水里也没办法点火,要是被它缠住,那更不堪设想。
      
       可惜现在我没工夫考虑它,那盗洞口边上的整个地面拱了起来,就像火山喷发一样,汹涌澎湃,而且水位上得非常之快,几乎就是瞬间,我们已经漂到离地面五米的高度。
      
       我四处去找阿宁,这时候爆炸产生的烟雾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但是仍旧没有看到她,估计可能在某根柱的后面。胖水性不太好,游得非常吃力,无力再去理会她,不过这里就一个出口,等一下无论如何我们也会碰到一起,胖朝我直使眼色,大概是想等一下我找她的晦气,我对女人还是下不去手,就不去理他。
      
       我们又漂了几分钟,脑袋已经顶在宝顶上了,突然胖就向边上游去,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大叫:“就一分不到这里就要全没了,你搞什么,不想活了?”
      
       他径直游到一颗夜明珠边上,用手里的家伙敲下来一颗,塞进自己neiku里,然后游回来,说道:“顺点东西回去赔偿我的精神损失,图个彩头。”
      
       我几乎想掐死他,不过这个时候我没话来骂他,也没时间骂了。一下水已经没到我的眼睛下面,我把鼻翘上去,贪婪的呼吸着最后几口空气,几秒后,耳朵一凉,整个人已经浸入了水。
      
       我给胖作了个手势,他水性最差,我让他第一个上去,他摇摇头,示意他自己太胖了,万一卡在洞里,大家一起死。我点点头,先第一个游进了那个破洞,那洞下面大,上面窄,我一探头,上面就是大概十七八个巴掌厚的海沙,最顶上松散的那些不停地塌下来,一片白雾,我眼睛都睁不开,只好几个大力的蹬踏,一下漂了上去。
      
       时间算得非常好,那个时候海水非常的浅,不过我也已经到了憋气的极限,几乎是手忙脚乱的游了上去,一出水就几乎晕厥了,马上大力地吸了一口气,狂喘起来。
      
       过了几秒,胖和闷油瓶几乎同时也探出了水,胖一出水就呛了鼻,边咳嗽边大笑:“**!真没想过真的成功了,我王胖终于出来了!哈哈!”
      
       我一路过来,也看过几个日落,但是从来没觉得象这个这么美过,不由感慨万千。不过马上我的脚就感觉到有点抽筋的迹象,我忙转头去找我们的船,发现就靠不远的一处礁石上,心里又是一安,有船在,马上就能脱离这苦海,好好睡一觉了。
      
       胖回过神后,想起了什么,突然又潜下水去,我跟着他一潜,只见阿宁正卡在那个洞里,拼命的挣扎,就是出不来。
      
       真是怪了,这女人比胖苗条不知道多少倍,胖都出来的这么顺利,这女的没道理会被卡住。
      
       阿宁气已经到极限了,突然看她喉咙一紧,从嘴巴里吐出一大串气泡,开始翻白眼,我和胖潜下去,一人拉住她一只手,就往外拽。
      
       这一下我就发现,里面还有一股力气在把她拉下去,不过我们有两个人,力气占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