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_第50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50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阿宁还问我要不要带一些下去,当时我因为给鲁王宫里那一炮给炸懵了,对这东西十分的抗拒,直接就给扔回仓里了,如果三叔当时在场的话,肯定就会带上。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想法太幼稚了,如果还有下次,绝对不能这么儿戏。
      
       我看从上面出去是没希望了,只好放弃:“那看样这法行不通了,我们还是从长计议。”
      
       “他娘的还从长?我们只有二十分钟都不到了……”胖说道:“我看,要实在不行,我们还从原路摸回去,说不定那放着我们潜水设备的那个墓室已经回来了。”
      
       我点点头。虽然我很不想再进那盗洞,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如此一来,又要面对盗洞里那怪物,实在是头疼的事情。
      
       这个时候,闷油瓶突然说道:“等等!我们先呆在这里别动!我想到有一个地方可能有**!”
      
       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就就突然一松绳,滑下了柱。
      
       胖看了看我,一脸的迷惑,我朝他摇摇头,表示我也不明白。
      
       闷油瓶性格一本正经地,不可能开玩笑,但是又实在想不这里什么地方会有**,他现在和我们一样已经脱成光条了,就剩一条neiku,也不可能藏在什么地方。我盯着他,只见他一个飞身就跳上了房间间的天宫石盘上,顺着他的手电光,我就看到他蹲到石盘心的一具打坐的干尸前面,不停的摸着什么。
      
       这具尸体应该就是他说的坐化金身,只是不知道他到那里去找什么,我想着,突然间,我心里就啊了一下,原来是这样!
      
       这个时候闷油瓶已经把整具干尸小心翼翼的抬了起来,干化的尸体几乎就只剩下骨头的重量,并没有废多大力气,胖问我:“他到底在干什么?”
      
       我说道:“我也只是猜测,那干尸体内,可能有一个机关,由八宝转击发,里面可能有**。如果对尸体不敬,想取尸身内的宝物,可能就会直接引爆。”
      
       胖听了咋舌:“他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
      
       “二十年前,他摸过这具尸体的时候,那个时候可能已经知道了,你看他刚才只是说‘可能’,就是说他也不确定。”我说道:“只是不知道,这几百年的**,还管不管用。”
      
       我说着,闷油瓶已经把干尸搬到了柱底下,对我们说道:“下来一个帮忙。”
      
       我看胖下去实在太麻烦了,就让他呆着,自己爬下去,闷油瓶的把那干尸过到我背上,用绳捆住,说道:“千万别撞到,如果里面的机关还管用,一触即发。”
      
       我近距离看到这具坐化金身,只觉得闷油瓶刚才的描述不及这真实的万一,这尸体全身发黑,黑到发亮的感觉,好像不是肉身,而是用什么光滑的材质雕刻成的,肌肉都已经凹陷,特别是嘴角,似笑非笑,看了直出鸡皮疙瘩,总之一句话,这尸体,根本不像在寺院里看到的那些高僧,反而让人感觉十分的不祥。
      
       我看着实在不敢碰,问他:“你确定这尸体没问题吗?我总觉得,他好像有什么诡计,你看他的表情,怎么这么的……这么的……”
      
       “妖异!”闷油瓶接着我的话说道:“我也不明白,这具尸体的确给人不舒服的感觉,但是他已经干化了,无法尸变。”
      
       我点点头,冷汗都冒了出来,问他:“那就好,你确定这里面的**还能用?”
      
       他说道:“只要八宝转能用,**肯定能用,现在就怕这机关老化了。”
      
       背了具干尸在身上,我深身不自在,特别是看到他的指甲这么长,横在我的面前,鬼森森的,脚都有点软,我想起湘西的赶尸匠,就是像我这个样把尸体背在背上,但是人家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起来的,我倒好,干尸**,我也**,肉贴肉,那种干巴巴的感觉真他娘的别提多寒人了。
      
       不过现在也没办法,还好光线还可以,我还能看得清楚,不至于胡思乱想,我咬紧牙关,就当着身上背着个麻袋,开始一步一步向上爬,闷油瓶爬在我后面,防备着我如果脚滑,失足掉下来。
      
       我爬了有五步,突然觉得那干尸尸体有点不对劲,因为我的后背就贴着它的尸皮,所以感觉得非常清楚,那尸体好像突然变大了一点。我停下来仔细感觉了一下,又感觉不出什么特别的异样了。
      
       我回头看了看闷油瓶,他在我下面,如果尸体有什么异化,他应该能马上看见,但是他好象什么都没发觉,难道是我自己多心了?
      
       也难怪,背着具这么妖异的尸体,很难不多心。
      
       想着,听到胖在上面催我,我只好继续向上,因为过于紧张了,脚都有点抖,我想早点结束这情况,三步并两步,好不容易爬到顶端。
      
       胖可以说阅尸无数,不过看到这具尸体后也露出不了不太舒服的表情,毕竟,这用绑尸绳挂着尸体的时候,还有两三拳的距离在,现在就像跳贴面舞一样,感觉肯定难受。
      
       我硬着头皮,对他说到:“你把这个固定到宝顶上去,然后马上下来,我们在下面引爆,如果里面的机关还能运作,应该没有问题。”
      
       ????胖看了看宝顶,说道:“你唬我呢?我***怎么固定?你想让老学******吗?”
      
       ????我一抬头,宝顶上面没什么可以钩挂的地方,如果要把爆炸的力度全部发挥出来,必须把整个尸身紧紧贴着宝顶,这的确是个问题。
      
       ????我想了想,说道:“实在不行,就把它头朝下绑在这柱上,快一点,时间快到了。”
      
       ????胖把尸体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摆了摆,问我道:“哎,真奇怪,这尸体怎么还有条尾巴?”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四十四章 脱皮
      
       “哪里来的尾巴,我刚才怎么没看见?”我以为他在拿我开涮,说道:“你可别拿我开心。”
      
       “这不就是”胖一本正经指给我看:“你眼神也太‘神’了,这么突兀一根东西,都看不见?”
      
       我顺着胖的手指看过去,看见坐化金身的尾骨上,真的有一根突起,三寸长,两根手指粗细,黝黑黝黑的,看上去与尸体本身的干化程度一样,看上去有点像硬化了的牛尾巴,向上弯曲着。
      
       我觉得奇怪了,刚才搬动的时候,好象没见过这东西,难道是刚才长出来的?
      
       回忆了一下,也没个头绪,刚才人高度紧张,到底有没有看到,自己也记不请楚了,我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寒意,突然有一种十分不吉祥的感觉。
      
       随即我提醒自己,现在不是忙力乱神的时候,而且就这么一根干巴巴的东西,也不能肯定这是尾巴,于是对胖说道:“你结论也别下的太早,人身上怎么会长尾巴,别是人的**,你仔细再看看。”
      
       “去你妈的”胖大笑:“**能长在屁股上?再说了,谁死了还这么——这么——”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马上打断他的话:“得了得了,你管他是什么,反正呆会儿炸完后连渣都不会剩下。你再研究,过几年就该别人研究我们了。”
      
       胖被我一句话提醒,当下反应过来,也不去管那根奇怪的东西了,忙下手干活。
      
       我帮着他把尸体倒了个转,把本来用来辅助爬柱的绳取下来,艰难的把干尸固定到柱上去,现在还没办法估计爆炸会有多剧烈,不过我记得听三侠五义的时候,那里面的连环炮已经可以把十层的金刚岩崩裂。这玩意照道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绑好之后,我用力扯了一下,慌慌张张的。弄的也不甚结实,但是应付一段时间应该够了。
      
       当下我也不想再呆在上面,检查一遍,见一切妥当。就准备下去。
      
       一想到爆破的时间就要到了,我心里就禁不住的紧张,现在行不行就看这一招了,只求上帝保佑,这其他的事情,出去了再说,我也不奢求什么都顺利,至少给我小命保住。
      
       正胡思乱想着。胖拉住我,说“等一下,我迅缺一点没弄好。”
      
       我刚才全部检查过一次了。听了一楞“缺什么,这不都齐了?”
      
       胖让我先别下去,然后转过头去,对那干尸体说:“这位尾巴前辈,不管你是人是猴,你都已经归西了,这臭皮囊对你也没什么用处了。虽然我们拿来当de-tona-tor包是过分了一点,但是实在是形势所逼迫。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我们计较,等一下你就当蒸个桑拿,与世无争,百无禁忌。”悦完给那金身象征性地拜了拜。
      
       我大怒。扯着他的neiku就往下拽,骂道:“他娘的,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玩这一套!”
      
       他直溜一身就滑到我边上,说道:“你不懂,这东西看着就邪,难保不会找我们晦气,而且人家在这里坐的好好地,我们把他拿来当de-tona-tor包,本身是我们不对,怎么样过过场的话还是要说的。”
      
       我边爬边骂:“少来,你搬十二手尸的时候干嘛去了?也没见你给人家磕头?现在他只不过长条尾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南北两派的矛盾就是这样产生的,可以说是意识形态的不同,胖听地不爽,闷哼了一声,转头去不理我了。
      
       我们下到地上,闷油瓶背起阿宁,招呼我们到墓室的角落,我们把其他几面铜镜搬到自己面前,当成盾牌一样,万一等一下BoB!!!威力太大,不至于被碎石误伤。
      
       一切就绪,就等时间一到,靠闷油瓶精准的技术,将一根镜腿,甩过去引爆金身肚里的机关。他在鲁王宫里飞刀几乎就把胖定死了,这一下应该不成问题,而且这个时候考虑其他方法也没有用,我一边祈祷,一边集精力看表。
      
       海水涨落潮规律是:每天涨潮有两次,相隔12小时。**时间一般能维持一个多小时才开始退潮,最低潮时间在两次**间的时间。这个时候海平面最低,有的时候甚至会露出海底。
      
       不过这里的海底应该不会这么浅,不然这里搁浅的船,会比现在多的多。我估计,如果能降到二米以下,那是非常理想的。
      
       我不知道低潮能维持多久,在我记忆里,应该是非常短的时间,我们需要等水把上面的破口冲大,会耽搁一段时间,所以刚开始一分钟都不能耽搁。
      
       这还是比较乐观的估计,其他可能还会有突发情况,到时候只能随机应变,我想着越来越没底起来,到底是自己胡乱说出来的,如果等一下情况没我想的那样发展,而是整个顶整个儿塌下来,那可真对不起他们几个了,我想着,人也不由感觉到紧张起来。
      
       胖看我表情,大概知道我有点心虚,不安的问道:“两位,实话告诉我,你们是不是也没啥把握?”
      
       我不知道怎么回他,敷衍道:“现在这情况,都不好说,反正箭在弦上,你等一下看着就是了。”
      
       胖叹了口气:“真是,你越说我越觉得慌,你说等一下要是这东西不爆?你们还有没有其他对策?先说出来,也让我心里安一点。”
      
       我说道:“办法倒是有,就你刚才说的是一条,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