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49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疯已经不错,哪里还记得这些。
      
       不过现在要我去辨认,我也不敢肯定,因为当时尸洞里也和现在一样,也就几盏矿灯照明。那铃铛弄下来没多久就给潘一脚给踩烂了,要两相对比已经不可能,我只能看个大概。
      
       如果这真是尸洞里看到的那种铃铛,那胖刚才如果一碰,还真不得了。那时候一只已经把我们全部迷的无法自控,这里最起码有四十只,只要一个小小的抖动,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闷油瓶看我想了起来,说道:“那尸洞里肯定还有古怪,那积尸地本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墓室,只不过不知道怎么会和汪藏海扯上关系。”
      
       胖听我们说起过这事情,知道铃铛的来历,纳闷:“你们有没有看错,这战国前的东西,怎么又在这儿出现,这未免也太巧了一点。难不成,这汪藏海,也是个盗墓的?”
      
       他这话一出,我和闷油瓶都愣了一下。
      
       “这样说来,倒也有这个可能。”闷油瓶想了想,说道:“他早看是干什么的,谁也不知道,而且又精通风水,他要是盗墓,应该游刃有余。不过,我记得他家世比较显赫,他们家几代都是风水大家,衣食不愁,总不会做这种下贱的工作。”
      
       闷油瓶说起下贱来,面不改色,似乎没意识到把我们也骂了进去。我说道:“我觉得不太可能,倒斗的,肯定会在自己墓里留下个什么标志,好让后世的进来的时候,有所避忌。你在这里看到这种东西没?”
      
       闷油瓶摇摇头,“我刚才也有留意,确实一点迹象都没有。”
      
       他在这方面的造诣深不可测,他说没有,我知道必然是真的没有,说道:“那这样何以解释这里会有这么个东西,会不会他本身就好古董,把自己心爱的藏品也拿来陪葬?”
      
       “我们一路过来,也没看到其他的古董,你说的也不对。我看,可能是另一种情况。”胖似乎想到什么,面露得意之色,“其实除了倒斗的,还有另外一种人也经常会碰到古墓,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我听了马上就醒悟了:“你是说,他是在做工程的时候,在工地上挖到这些东西?”
      
       胖点头:“这人可说是当时最大一包工头,很可能会碰到这种情况,只要回去查一下资料,就能知道那个时候,他有没有去过山东的瓜庙。”
      
       胖的说法合情合理,我不由又有些佩服他,不过这东西决计是不能碰了。我猜想可能阿宁就是碰了这棵珊瑚树,这么多铃铛一起响起,才会变的精神失常。只是不知道这些铃铛在她大脑产生什么景象,会有这么厉害的效果。
      
       本来人就很容易受到暗示,现在又是在这么一座古墓里,气氛神秘,神经稍微脆弱一点,自己就会疯掉。我觉得,甚至闷油瓶的失忆,也可能是这些东西造成的,因为我发现这些铃铛的挂绳都用铜丝很精确的绑在珊瑚树上。珊瑚本来里面就有空洞,传音极佳,这东西摆在这里,就像一件乐器,发出的声音可以有千万种,难保里面有一种就能让人忘掉一切。
      
       不过我这些想法有点天马行空,也不好意思说出来,三个人呆立了片刻,胖就说道:“看来这洞底也就这么点花头,这蹊跷还在这些铃铛上面,要不扯呼?”
      
       这看这洞也没什么妖魔鬼怪,心里也放松不少,现在走不走倒也无所谓了。不过看表,退潮的时间也快到了,在这里呆着也没意思,四个人就向后退去。
      
       我边走边想,心里还有两个疑问,第一是闷油瓶二十年前进这个墙洞的时候,是被三叔引进去的,和他一起晕倒的那些人,现在在什么地方?是不是三叔把他们运了出去?
      
       第二是闷油瓶当年进去的时候,闻到了一股非常奇特的香味,现在却没有了,难道这表示,二十年前,这洞可能还有什么其他东西在?
      
       这些答案,必须要找到三叔的时候才能知道。
      
       而三叔又不见了,要找到他,不知道猴年马月,说不定他就此不再出现,这些疑问就要变成千古之谜了。
      
       如果真如胖说的,三叔是被这墓里的冤魂给缠住了,那他会到什么地方去呢,他看到闷油瓶的照片时,说的“我明白了”,到底是明白了什么呢?
      
       想着我就觉得整个事情还缺一点东西,只要再给我一点线索,我就能把所有的事情连起来,而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东西应该和鲁王宫有关。
      
       我想着,四个人已经走出了那个矮洞,胖把阿宁放到地上,就说道:“现在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我们怎么样也该动手了。”
      
       我想到现在出逃的事情还是头一等,就收回心神,开始交代事情,因为我从来没真正开过明墓的宝顶,所以心里也没有什么把握,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说完之后,三人依计行事,胖老早憋了一肚劲,抄起家伙就在一根柱上凿开了,可他小看了金丝楠木的质地,几下下来,已经喘得不行,可柱上就被他劈掉一点。
      
       他看不对劲,说道:“小吴,这柱也太结实了,要照这样弄法,一个礼拜也梯也搭不起来。”
      
       我说道:“你先别急,只要你劈掉最外面那层,里面就好对付。”
      
       胖半信半疑,拿着家伙使上十二分的力气,才勉强有了点起色。几下过后,胖已经拨开外面铁一样的木质层,掏出一个可以容纳一脚的空间。
      
       我现在知道了那洞是死路,海水进来,只能透着砖缝往下漏,不用担心会产生旋涡,就抄起家伙去帮胖。砸了两下,才发现这活还真得他干,他力气大不说,耐力还好,这一路折腾下来,只见他生龙活虎,没有一点疲态。我自己在他边上一点,同样的时间,已经累得几乎手都抬不起来。
      
       我们干得昏天黑地,三个小时后,终于在一根柱上码好脚洞。这底下的尚且好弄,一直到上面,要踩着已经码好的爬上去,悬在半空,力气都使不上,最后只有浅浅的弄出一个可以放进一个前脚掌的印。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给我们搞定了。
      
       我们把自己的裤衣服都脱下来,因为都是潜水的衣服,很有弹性,索性割成一条一条的绑成一要绳,像墨西哥爬树人一样做了一个绳套,围着这根柱圈起来。三个人三个方向,将绳绷直了,就向上爬去。
      
       这一路也不知道是怎么爬上来的,每上去一点都像死一次样,胖累得真叫唤:“你们两个跟上来干啥,我上去凿了就行了,反正水下来,你们能浮起来,现在这皮绳都快把我扣成东坡肉了。小吴,你他娘的还是给我下去,不然我顶不住了。”
      
       我说道:“你以为我想上去,我是没看到实际情况,不想你送死。这上面不知道有没有夹层,如果有的话,你一家伙下去,流沙下来就直接把这房间整个儿埋了。”
      
       我那是实话,墓墙里的流沙层是最常见的反盗墓措施,前面也说过了,是比较有效的。一个有流沙层的大墓,如果要顺利进去,就要在下盗洞的时候开一个下沙井,把流沙先放出来,有时候放空一面墙就要几天几夜,说明这流沙量的惊人。我们现在没这个条件,如果碰到这种墓穴,就只好另想办法了。
      
       如果上面不是流沙,而是强酸或者火油,那就更糟糕了。
      
       胖倒的斗多了,自然知道我说的不假,挥了挥手示意那就爬吧。
      
       我们咬紧牙关,又花了半个小时,才到了最上面,胖站稳之后,几乎力竭,抱着那柱一动也不动,说道:“他娘的,要再这样折腾我,我可就归位了。”
      
       我让他喘口气先,等一下凿砖还得靠他,自己小心的试探着敲了敲宝顶。闷油瓶示意我不要停,自己把手指按到顶上,感觉了一下,说道:“实心的。”
      
       胖听了,他也实在不敢休息,二话不说,就开始凿顶上的白膏土,他不敢太用力气,因为到底这绳不结实,万一断了,全部都得摔成重伤。
      
       我们都伸着手,搭在他肩膀上,万一这绳一断,还能拉他一下,不至于直接从十米高的地方摔下去。不过他一身的油汗,估计真要掉下去,要抓也抓不住。
      
       白膏土很脆,他凿了几下,就剥下来一大块,露出了里面的青砖。胖看了一眼,突然叫不好,忙叫我摸。我用力探过手去,一摸,傻了。
      
       这些砖头之间,竟然浇了铁浆。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四十三章 炸弹
      
       我们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脸色都很不好看。
      
       砖头用铁浆浇死后,就和现在钢筋混凝土一样,就算在平地上给你只大锤,也无济于事,更不要说现在这种情况。
      
       在这上面,最起码还有七层这样的结构,而且互相错落,要凿开这里,没有现代化的设备,已经绝无可能。
      
       我心里懊恼,只怪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平顶的抗压性大不如拱顶,那上面的砖头肯定要用东西加固,明墓里对这一套东西没什么办法,都是千篇一律的用铁水浇死,自己凭借一本笔记加上三脚猫的建筑常识,纸上谈兵,满口喷粪,现在总算吃到苦头了。
      
       胖看着我,问道:“建筑师同志,现在怎么办?你给拿个主意。”
      
       “那能怎么办,死马当活马,先抄家伙上,”我还想碰碰运气,说道:“二百多年了,我就不信它还这么结实。”
      
       胖看我也没怎么慌张,以为问题不太严重,就去敲那些砖头,空心的砖头很好敲碎,但是砖头碎掉之后,边上铁浆凝固成的铁条还在,胖十分力气打上去,也只是在上面敲出几个印,他一看就知道不对劲,说:“不行,这铁浆条往上都有一个巴掌厚,你开辆解放卡车来都不一定能撞得穿。”
      
       我也敲了几下,整得虎口发麻,知道这的确不是蛮力可以搞定的东西,不由泄气,“看样我们小看古时候的建筑工艺了,这铁条纯度很高,根本砸不动。”
      
       胖说:“要不磨磨看,古人不是说嘛,只要工夫深,铁杵磨成针。”
      
       “拉倒吧,那么厚的铁浆条,你磨到猴年马月去,”我说道:“还有二十分钟就是退潮了,等你磨完了,我们早圆满了。”
      
       胖火了,“那你说怎么办?你没听那女的说过吗,这一带不久就是风季,起码要持续一个礼拜,我们现在出不去,就只能在这下面呆上七天。”他着重强调,“七天!他娘的我们不闷死也饿死了。”
      
       我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对他们说道:“你们这方面的经验要比我丰富得多,就这种墓墙,如果是在平时碰到,你们会用什么办法?”
      
       胖和闷油瓶想都没想,一齐说道:“**!”
      
       胖看我楞了一下,解释道:“你不用奇怪,这种墙的结实程序超乎你的想象,老以前倒这种斗,洞一般都开在底上,如果非要在这种墙上硬打进去,只有用**。”
      
       我听了心里悲凉,他说的情况我也知道,但是在这几百年的古墓里,叫我到哪里去弄**?想来又不由后悔,我记得在下水前。那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