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48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胖看一只手太不方便,就把手电夹在掖窝里,用两只手来抱我,他的动作非常暴力,我被他拉的几乎要休克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电光扫过一个地方,我的眼睛一闪,好象看到那黑暗里,蹲着一个人。
      
       那光的速度太快了,我没看清楚,但是我很确定,那肯定是一个人,我马上想到了三叔,忙大叫:“等一下,前面有人!”
      
       胖听了,回头一照,扫到一个背影,但是他已经站了起来,正在快速的向洞里跑去。
      
       这一下三个都看的很清楚,我们一楞,但是都没有看清楚那是谁,闷油瓶反应最快,立即大叫:“快追!”说完飞也似的追了上去,胖大骂一声,只好跟上。
      
       我使了几下劲道,只能勉强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跟上去,这个时候,闷油瓶已经和那个人扭在了一起,随即胖也扑了上去,这两个人一前一后,直接把那人按在了地上。胖拿电筒一照,“啊”了一声,叫道:“是阿宁!”
      
       我跟上去一看,大吃了一惊,只见她蓬头污面,身上的潜水服都被勾破了,身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鼻和嘴角都有血迹。真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事情,竟然搞成这个样。不过随即我就发现,其实我们三个也好不到那里去,特别是胖,简直是浑身是伤口,惨不忍睹。
      
       胖看到这个女人就有火,指着她的鼻就开骂,可才骂了几句,闷油瓶突然阻止了他,说道:“等一下,她有点不对劲!”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四十一章 珊瑚树
      
       闷油瓶话一出,我才发现这阿宁的表情,非常的木然,甚至可以说是呆滞,和以前那种神采飞扬的样大相径庭。现在被闷油瓶按在地上,也不挣扎,也不说话,甚至看都不看我们,好象这事情和她无关一样。
      
       胖看着觉得奇怪,说道:“是他娘的有点怪了,我骂的这么难听她都没反应,要在平时,我挤兑她几句,她早一脚踢过来了。”
      
       我知道他手黑,问他:“刚才你有没有下重手,你看她话都说不出来,我看十有**是你下手太很,把她给打懵了。
      
       胖大怒,说道:“你少他娘的胡扯,我能这么对待一个女士吗?刚才我就按她的脚,还是轻轻的,连个印都没留下,你要不信就问小哥。”
      
       闷油瓶让我们别吵,说道:“你们放心,她身上没什么大碍,只是神智不太清楚。可能受了什么刺激。”
      
       说着他又用手在她面前挥了挥,还打了一个响指,可是阿宁一点反应也没有。
      
       胖挠了挠头,想不明白,说道:“会不会是这娘们看到什么东西,给吓傻了?”
      
       我说道:“这女人狠的要命,身手又好,她怎么对我你也看见了,这种人怎么可能会给吓傻,你可千万别被她骗了,说不定她这样是装出来的。”
      
       胖一听,也怀疑起来,说道:“你说的是不错,最毒妇人心,我们还是小心点好,要不,我们一人甩几个巴掌给她,看她有什么反应?这女人很要强,我们几巴掌下去,任她是什么贞洁烈女。铜头铁臂,也——”
      
       我看他扯到哪里都不知道了,骂道:“打住,他奶的你革命片看多了,想学国民党特务?你看她这样,你下的去手吗?”
      
       胖举起他那大巴掌,对着阿宁的小脸象征性的甩了两下,发现还真下不去手。泄气道:“只可惜你胖爷从没打过女人,那他娘的你说怎么办吧?”
      
       我和她相处的时间不多,要通过她的动作来判断她是不是假装地,根本不可能。说道:“这东西一时半会儿也判断不了。我看我们把她绑起来,先带出去再说。到时候直接报警,让警察去处理这事情。”
      
       胖大怒:“nitama是真傻还是假傻,我们爷三是倒斗的,你知道啥叫倒斗不?交给警察,你脑袋撞猪上了吧?”
      
       我还真想懵了。被胖一说,真想打自己一巴掌,心说他娘的怎么心态还没调整过来,又把自己当古董摊的小老板了,忙对胖说道:“我前几次下盗洞都是赶鸭上架,心里一直还当自己是个好市民,习惯了有困难找民警,嘴巴一快就说出来了,你就当我放屁。我重新说”。
      
       胖摆摆手。说道:“得了,我看你也没什么好办法,咱们还是看这位小哥的,指望你,黄花菜都凉了。”
      
       我被他说的没脾气。只好去看闷油瓶,他正在用手电照她的眼睛,看我们转过头来,说道“不用争了,她的瞳孔呆滞,反应很慢,比“吓傻了”要严重地多。不可能是装出来的。”
      
       我看他似乎很有把握,没理由怀疑他,问他:“那能不能看出来是怎么造成的?闷油瓶摇摇头,说道:“这方面我只懂点皮毛,也是自己做检查的时候听到地,要再进一步判断,我就无能为力了。得去专业的医院。”
      
       我叹了口气,想起这个女人以前那种神采飞扬的样,不由感叹,说道:“那行,我看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我们也别在这里胡思乱想了,先把她带出去再说。”
      
       这提议他们都没意见,一至通过,胖对闷油瓶说:“那就这么招,也别磨蹭了,这地方这么邪呼,我们四处看看,如果没什么东西就赶快出去吧。我本来已经忘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他一说起来,马上觉得一阵寒意,直想马上就走,不过看他们两个人各有各的目的,也不好说出来,只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胖马上转身,用手电照了照洞的深处,我顺着他的手电光看过去,只见这洞并不
      
       很长,在几十步外,已经可以看见底部的东西,但是手电的穿透力不够,只照出个轮廓。
      
       我的视力没胖好,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现在只指望他什么都看不到,快点死了这条心,这个土方我是一分钟都呆不下去。
      
       胖仔细照了一下,突然皱了皱眉头,好象看到了什么。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却什么都看不到,只听他轻声问我们道:“两位,你们看这最里面,是不是一棵树?”
      
       我“啊”了一声,说道“古墓里怎么可能有棵树,这里又没阳光,又没人给他浇水,要真有树,也早烂了。”
      
       胖看了很久,可能也不敢肯定,于是非要指给我看,我没办法,只好顺他的意思,不过我实在是看不清楚,眼睛都瞪的掉下来,也只模模糊糊地看到一棵技桠一样的东西,轮廓挺熟悉的,但想不起来是什么,对他说道:“我看不清楚,不过那肯定不是树。”
      
       胖又照了照,顽固道:“我看像是棵树,你看还闪着金光,你要不信我们过去看看。”
      
       我看他醉翁之意不在酒,怒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就算里面是棵金树,你扛地走吗。”
      
       胖看被我拆穿了,也不以为然,说道:“能不能扛的走,要去看看才知道,说不定边上还有些小件的,你说我们要是没进来,也就算了,现在进来了,看到有好东西,怎么样也要观光一下!况且我们进来到了这里,不深不浅,要出事情早出事情,没什么可怕的,对不对?”
      
       我心懊恼,却没有办法,胖的逻辑我很清楚,观光观光,观察之后就拿光,这家伙简直是一恶魔转世,谁碰到谁倒霉。
      
       我刚想讽刺他一句,就看到闷油瓶做了个别吵的手势,轻声说道:“全部跟着我,别掉队。”说着自己头也不回,径直就向黑暗里走去。
      
       胖看了大喜,背起阿宁就跟了上去,我只觉的奇怪,但是闷油瓶走的很急,我来不及仔细考虑,只好也先一瘸一拐地跟上去再说。
      
       闷油瓶快步走在前面,这个砖洞从里到外都是一样的宽度,从我们的位置到洞底根本没多少路,我们很快就来到了那棵所谓的树的面前,这里已经是整个砖洞的最里面了,闷油瓶举起手电一照,我们就看到它的真面目。
      
       那是一枝白色的巨大珊瑚,有一人多高,分成十二个技叉,呈发散状,造型的确十分像一棵树,整个珊瑚雕琢的很好,但是质地非常的普通,并不是非常名贵的东西。珊瑚种在一个巨大的瓷盆里,用卵石压着,它的枝桠上,还挂着很多金色的小铃铛,胖看到的那种金光,应该就是这些铃铛反射出来的。但是这些铃铛绝对不是黄金做的,因为它们的缝隙里,已经出现了铜绿,里面的材料,估计是黄铜。外表经过镏金,才能保持现在的光泽度。
      
       胖没看到金树,大为失望,但是他还没死心,把其他地方照了遍,问我道:“小吴,你说这珊瑚,值不值钱?”
      
       我对这个倒还有所研究,想起刚才他那德性,就有心挤兑他,说道:“不是我打击你,这品质,市场价格16块一斤,已经算不错了。”
      
       胖听了半信半疑,又去问闷油瓶,闷油瓶点点头,他一下就郁闷了,骂道:“操,我还以为这次发达了,他娘的结果还是一场空。”
      
       我呵呵一笑,说道:“胖,你也别泄气,我告诉你,珊瑚虽然不值钱,但是你看这上面的铃铛,这些可是好东西。”
      
       胖不相信我,说道:“我看你一脸坏笑,你可别胡诌啊,这破铃铛我也倒过不少,也就千来块,你说值钱在什么地方?”
      
       我说道:“就你那点生意头脑,当然看不出来,实话和你说,具体价值我估计不出来,但是肯定比等体积的黄金值钱。你看这些铃铛上的花纹,年代比明代还要早,在那个时候也算是件古董,懂我意思不?”
      
       胖被我侃的一楞一楞的,也不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心里看着痛快,也不说破。其实我也看不出这些铃铛是什么来历,铃铛这东西,在古董里也算是冷门,一般倒的最多的还是瓷器和陶器,金属的东西会生锈,需要特殊的保存方法,这些技术只有大的博物馆能用,百姓家里,就算再有钱,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何况铃铛又是金属器里比较复杂的,有很多细小的零件,保存的很全的,就非常的珍贵。
      
       胖琢磨了一会儿,还是不相信我的话,就想摘一个下来看看,闷油瓶一把抓住他,说道:“别动。”
      
       胖一只脚已经踩上了那放满卵石的盆,硬是被他拉了下来,觉得奇怪,问他怎么回事情,闷油瓶不理他,反而问我道:“你还记得不记得这种铃铛,在哪里看到过?”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四十二章 困境
      
       这一说,我马上就想起了几个星期前的事情。
      
       那时候我们正准备去倒鲁王宫,经过尸洞的时候,逮到过一只大尸蹩。那虫的尾巴上,就挂着一只这样的铃铛,里面有一只青色的大蜈蚣,爬动催响铃铛的时候,会发出犹如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声如鬼魅,似乎有着神秘的力量。我们当时几乎都被这声音迷住,幸亏闷油瓶机灵,一脚把我们踢到水里,才算清醒。
      
       三叔后来看过这东西,说它的年月还在战国以前,具体是哪个朝代他也不知道。不过那时候事情危急,我也没放在心上,后面在鲁王宫里的经历简直像恶梦一样,没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