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46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是做梦了吧,要真有水鬼,那也得先从我身上爬过去啊?”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又说道:“不过你二十好几了,梦见个**女人正常,你胖爷年轻那会儿,也梦见过不少,没事。”
      
       我骂道:“你他娘的别寒蝉我,我刚才那肯定不是做梦!你看我脖还湿着呢,就是给它蹭的!”说着我就把脖露给他们看,闷油瓶和胖用手摸了一下,都皱了一下眉头,胖还抬头看了看盗洞的砖顶,以为上面水漏了下来,我和他说这是不可能的,砖头缝里都抹了白膏土,水密性非常的好。
      
       胖奇怪道:“这就怪了,这里就一条道,按道理要是有什么东西爬到你身上,我不可能不知道啊。”
      
       我说道:“该不会是你睡着了吧?被人从你身上爬过去都不知道。”
      
       胖没好气道:“去你的,胖我就算是睡着了,别人从我身上踩过去还能不知道?况且在这里地方,你能睡得着吗?你要是不信,看看我背上有没有脚印!”说着他就一转身,让我们看他的背。
      
       我当时已经缓过劲道来了,也没想到那东西竟然会趴在他背上,胖一转身,那东西就转过头来,嘴巴直碰在我鼻尖上,我吓得喉咙都抽筋了,吱了一声拼命就往后退去。可是才爬了两步,突然脚上一紧,低头一看,发现小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缠满了头发。我用力想将脚扯出来,但是根本挣脱不开,同时大量的头发开始往我身上缠绕过来,直往我嘴巴里钻,我平生最怕就是嘴巴里有毛,忙用手乱挡。慌乱间,闷油瓶一把扯住我领,将我向他那里拉去。
      
       他才拉了没几步,自己的手也被搅在了头发里,再也拉不动,我回头一看,胖已经被裹成个蛹一样,在里面直扭,可那东西却又不见了,整个墓道里面都是头发,就像进了黑色的盘丝洞一样。
      
       闷油瓶用力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连忙问我道:“身上有没有火源?这东西怕火!”
      
       我一摸自己腰里的腰包,摸出一只防风打火机来,不由大喜,这东西是在船上吃鱼头火锅的时候,问船老大拿来点煤油炉的,点完后直接就给我揣兜里了,想不到还真成了救命的家伙,想着忙打起来就去烧身上的头发,那些头发虽然很湿,但是火一烧就能烧断一大把,我几下就挣脱了现来。忙冲到胖身上,刚想拉他,突然就从边上的头发堆里探出一张巨脸,几乎一下就趴到了我背上。
      
       我一看完了,根本没时间躲,头一低,竟然一拳就打了过去,那完全是人到了极端恐惧的时候的条件反射,这一拳我也不知道有季多少力气,只听啪一声,把的鼻都打的凹了进去,打出一团的黑水。还亏了我手里的是防风的打火机,这一下竟然还没熄灭,我咬紧牙关想给它再来一下,却发现那东西一个哆嗦,竟然往后缩了一下。
      
       我一看,突然心一亮,有门啊,他娘的,果然是神鬼怕恶人,这鬼还怕拳头,我想着脑也糊涂掉了,竟然兴奋起来,抬脚就朝它面门一踹,把它的脸都踢歪了,直踢回到头发里去。我怕再一脚就要被他缠住了,忙回退了几步,把打火机举起来,和它对峙起来。
      
       那脸藏在头发里,露出一个非常怨毒的表情,但是它忌讳着火,不敢贸然上前,这个时候闷油瓶不知道从那里掏出来几只湿的火折,往我的打火机蹭了几下就烧了起来,这火大多了,那怪物尖叫了一声。竟然开始往后逃。我看它几下就缩的很远,把胖给让了出来,忙趁这个机会把缠住在胖头部的头发烧掉。
      
       闷油瓶一直把那怪物逼到消失在黑暗里,才把手放了下来,这个时候火折都快烧到他的手了,我低头去看胖。只见他的鼻和嘴巴里全是断发,脸都憋的青了,忙用力槌他的胸口。直把他打得突然一口气上来,鼻孔里喷出一大团黑色的东西。
      
       我长出一口气。幸亏胖肺活量大,一下自己就把气管通了,不然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牺牲自己去给他做人工呼吸。
      
       胖喘了一会儿,把气管里的剩下的东西都咳嗽了出来,才半死不活的问我们:“我的姥姥,那东西到底啥玩意啊?”
      
       我把一直捏在手里不肯放手的打火机按灭,只觉得那打火机已经滚烫滚烫,手上的皮都烫掉了,闷油瓶也比我好不了多少。他甩着手,对胖说道:“这是应该是禁婆。”
      
       我听英雄山的老海说过这东西,不太相信,啊了一声,问道:“真的有禁婆这东西?”
      
       闷油瓶点点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产生的,不过这一带传说很多,应该不会错。”
      
       我觉得奇怪,就问他详细的情况,但是他也只摇头,只说:“禁婆是水里孕育出来的,我知道它肯定怕火,其他我真的不清楚,就像粽一样,从古至今我们只知道粽怕黑驴蹄,但是他为什么怕谁都不清楚,我只是没想到这东西还有思想,我们一定要小心,它肯定还躲在我们后头。”
      
       胖心有余悸,往我们这里靠了靠,问道:“奇怪了,这墓的风水这么好,怎么里面有这么多希奇古怪的东西?”
      
       这个墓风水好不好,我现在还真不敢肯定,不过对于禁婆,我倒是查过一些资料,这禁婆在山区的少数民族里其实代表的是巫师和灵媒,可是在海边的老传说里就是天下间最恶的鬼,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异,不过禁婆的下场一般比人惨,要是被人抓住,一般都是直接切断手脚,然后活埋,一说禁婆的起源,一般都是和孕妇有关,放养尸棺的那个耳室恐怕和这东西脱不了干系。还有三叔说过的大肚壁画,禁婆在这里应该并不是偶然,说不定还是墓主人故意安置的。
      
       我想着,闷油瓶担心等一下那东西又跟过来,抬手让我们继续前进,我听了听盗洞顶上,已经没了声音,不知道刚才走过去的到底的到底是谁,我们在下面折腾动静这么大,说不定已经被他听见了,此地不益久留,还是快点开路。
      
       我看了看胖,他表示没问题,我看他也不想呆在这里,就让他手电打起来,挂在自己腰带上,这样后面我们也能随时注意。我把打火机纂在手里,就继续前进。
      
       我们再往前爬了一段,盗洞突然又开始之字形的向上,我看了看边上,原来他一路打过来到了这里,再往前就是墓墙,估计外面就是海水,他只能改变方向,向上找出路,可能这个解连环的思路也和我们一样,想从墓的最顶端出去。
      
       我们从进这个盗洞开始,一直到这里,大概也就半个小时时间,看样这个海底墓穴并不大,一路过来,我有了一个大概的感觉,其实这个墓室的长度和宽度并不长,主要的问题还是在它的高度上,现在我能估计到的高度就有将近三十米,那如果按照现在的标准,三米一层楼房的话,这座墓深入海底应该有10层楼这么高,虽然雄伟,但是也不算奇迹。
      
       我们现在没有办法走回头路,只好继续往上爬,又爬了有一只烟的工夫,突然闷油瓶不动了,我推了他一下,他回头,轻声说:“没路了。”
      
       我一楞,不可能啊,忙挤上去看,只见上面果然到了尽头,被几块很大的青岗岩板挡住了,我用手推了一下,这些石板非常的重,但也并不是推不开,我和闷油瓶两个人试着用力往上一抬,抬起来一小条缝,马上,我们就发现上面的那个墓室里竟然有光漏下来,正在纳闷,手上一松,我们头顶上的那块石板突然消失了。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三十九章 混战
      
       我销微错愕了一下,马上意识到头顶上的石板肯定是被什么人抬了上去,那一刹那我还以为是三叔或者阿宁,因为古墓里除了他们再没有其他人了,可是我一抬头,却看见一只魁梧的长满鳞片的海猴,躬起个背,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我用眼角的余光瞄到它的肩膀上血肉模糊,还插着一只梭镖,心里一叹,真是他娘的冤家路窄,这东西还真贴上我了。
      
       我没想到还会有这么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一下不知所措,这时候突然有人拉我的裤,我低头一看,原来是飞油瓶。他正示意我快下去,我看到这海猴身躯庞大,马上知道了他的用意,也忙往下爬去。
      
       我下面的盗洞是一个斜坡,本来我就是和闷油瓶挤在一起,行动非常的不便了,这下手忙脚乱更是慢了半拍,才下去几步,海猴“咕噜”了一声,猛的就探头下来。我看到那张狰狞的猴脸直逼着我就来了,吓的脚下一滑,一屁股撞在盗洞壁上。
      
       这下虽然屁股巨痛,但是我乘机顺势滑了下去,心说天祝我也,这样就能迅速回到盗洞里面,那海猴体积这么大,打死都钻不进来,这下至少可以缓一下心跳,我那时候想的很美,可是天不从人愿,才滑上去半米,突然就发现胖堵在下面,正一个劲的往上钻,大叫:“上去上去,那鸡婆又爬上来了!”
      
       我一听大吃一惊,忙往他身后看去,只见一大团头发已经爬上了最后一个“之”字的转弯处,心里骂了一句,真是福无双致,货不单行,怕什么来什么。我忙把打火机扔给胖,让他先挡一下。自己抬头去看上面地情况,才刚动脖,但是脖还是非常的灵活,我一个不注意,已经被它一口咬住右肩。
      
       这下麻烦了,它这一口咬的恰到好处,獠牙深深的刺进了我的皮肉,疼的我几乎要晕厥过去,却没有伤到筋骨。我刚想挣扎,它用力一扯,把我整个儿拖出了盗洞。
      
       海猴将我叼在半空,似乎没有想要马上杀我,但是我知道。只要它用力一甩,就能把我从肩膀处撕成两段,这个时候就算是再怕也必须要反抗了,我突然看到它地肩膀上有我打进去的那一支梭镖,情急之下就是一脚,这一下正踢到地方,梭镖竟然被我又踢进去四五分。它“熬”了一声,一下把我甩了出去。
      
       我使尽全身的力气。在地上滚了七八圈,总算缓冲了落地时候地撞击,可是再想站起来,整只右手已经完全使不上力气了。那海猴疼的脑羞成怒,狂吼了几声又扑了上来,这一次是直奔我的脖,看样想直接把我的喉咙咬断。
      
       它来势极快,我避无可避,只好用手去挡,这无疑是螳臂挡车,但是如果不这样,我恐怕连脑袋都保不住。这个时候,胖突然从后面扑了过来,一下抱住海猴地脚,把它绊了个狗吃屎,两个人同时倒地,滚成一团,胖非常敏捷,还想学武松打虎爬到它背上去,可那海猴的力气极大,胖根本压不住它,被它一脚踢的飞了出去。
      
       我一看胖也制不住它,心叫不妙???一爪落空,马上又是一扑。我知道闷油瓶必然有能力对付这东西,也不是很担心,只见他往前跑了几步,把海猴引到一根楠木柱边上,突然一跃,第一脚踩到柱上,然后一瞪,凌空跳舞一样的一个转身,两只膝盖就狠狠压在了那海猴肩膀上,只把那海猴压的身一矮,差点跪了下去。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功夫,只看的眼睛一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