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43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沉船葬和陆葬不同,有一个沉船的过程,这个过程船必须保持绝对的平衡,所以对陵墓的对称性要求非常高,吴三省规划出来的地宫虽然没有原则上的错误,但是明显的头重脚轻,如果以这样的结构来沉,估计整个墓会倒栽进海里。
      
       他那个时候也懒的去出这个风头,就没和吴三省说,现在想起来,这里有一个用来平衡的通道,也不足为奇。
      
       他和众人解释了一下,打起手电第一个走了进去,因为手电在进盗洞的时候一直开着,基本上都有点电力不足,锦就让他们前后各开一只,其他人全部关掉。这个石道里面相当的宽,几乎可以四个人并排走霍玲看到张起灵和锦走的如此的近,不由有点不舒服,就硬挤上去,这个时候,张起灵已经觉得事情有点不对了,他隐约看到前面的黑暗,有什么东西正在蠕动。
      
       同时,空气那股越来越浓的香味,也引起了他的注意,这种感觉,好象是他们正在走近香味的源头一样,再往里走了几步后,这些味道已经香的让他无法集自己的精神,他回头想问锦。突然发现,身后的几个人已经倒在了地上,锦挨着自己的额头,迷糊的看了他一眼,一下倒在了他地怀里。
      
       张起灵心叫不好,马上闭住呼吸,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觉得一股无法抗拒的困意袭来,开始向墙壁上靠去,然后逐渐失去了意识。朦胧,他看到三叔蹲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闷油瓶说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下来。说道:“我醒过来的时候,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面,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知道,直到几个月后。才一点一点的开始想起一些零碎的片段,后来又过了几年,我开始发现,我自己的身体出了点问题。”
      
       我忍不住想插嘴问他,是不是发现自己不会老。但是他没给我这个机会,就接着说道:“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是什么问题,不过我在三个月前,碰到了你的三叔,我发觉他非常的眼熟,为了想起更多地事情,就跟着你们去了鲁王宫。”他讲到这里,突然转向我。说道:“我在鲁王宫里,发现你的三叔很有问题!”
      
       我一楞,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继续说道:“你们从青铜棺里拿出来的那块金丝帛书,其实是假的。早就被你三叔调包了。”
      
       我大吃了一惊,叫道:“胡说!他娘的那不是被你掉包地吗?”
      
       闷油瓶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不是,是你三叔自己,他和大奎两个人,从树的后面打洞,直接挖到棺材底上,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大奎必须要死的原因。”
      
       我听的浑身发冷,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张,虽然仍旧想站在三叔这一边,但是脑里已经犹如一道闪电划过,无数地景象跳了出来,我想起大奎是怎么毒的,想起潘为什么在上树之前还很清醒,等我们在地面上看到他的时候却已经深度昏迷,想起我和胖还没有爬出那条缝隙的时候,他已经扛着汽油筒跑了过来。
      
       我无法再想下去了,只觉得世界上的一切都颠倒了,不知道谁说地是真话,谁是骗,我到底应该相信谁。我觉得脑一片混乱,无法控制的自言自语道:“不对不对,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没有动机,三叔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闷油瓶淡淡的说道:“如果这个人真的是你三叔的话,的确是没有动机。但是——”他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我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心里似乎已经相信了他,不由苦笑,我原来一直在想三叔到底有多少东西在骗我,现在,我必须要想的是到底他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三十五章 血字
      
       胖听了不怒反笑,似乎早就准备好了应对的方法,说道:“当然不是,胖爷我要进这个天门,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你们可知道是什么吗?”
      
       我对他说道:“谁知道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爱说不说,别忘了我们现在还是在落难,要是那些不着边际的事情,还是免了。”
      
       胖对我说道:“你别着急,我要说的这个事情,和我们现在的处境大大的有关系。你刚才没听这小哥说嘛,这个入天门的走道,是个上坡,而那个放着天宫模型的大房间,又非常之高,这高上加高,至少有个十几米。你想想这古墓总共才多深啊,我估计那房间的宝顶,应该是整个古墓的最顶端,我们要出去,就应该从那里动脑筋!”
      
       我一听心里一亮,忙估算了一下,我刚下到水底墓道的时候,看过水压计,那个时候已经是水下十三米。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池底,又在这个基础上下去了十几米,就是说我们应该是在水下二十米到三十米之间。这样算来,放着云顶天宫模型的那个房间,顶部离海底,最多也只有十米不到,的确正如胖所说的。
      
       刚才只顾着听故事,真没注意到这些细节,我不由对胖刮目相看。这家伙看似莽撞,其实心里通明的很看样,以后有事情也不能瞒着他。想到这里,我就对他们说道:“胖这次倒是说到点上了,不过现今知道了这些也不顶事,我们赤手空拳,不要说爬不上十米高的宝顶,就算爬上去了,手里没家伙,上面几层砖顶,如何下地去手。我看我们还是得先去找几件角样的金属冥器来,尽快实施反打盗洞的计划,再磨蹭下去,恐怕就要错过退潮的时间了。”
      
       我说虽这么说,其实心里没底,因为这一路过来,看到的赔葬品除了瓷器就是石器,连一件金属的都没有,有点不符合常理。我隐约觉得说不定也是这墓主人特意安排。现在只能去后殿里找找,要那也没有,那真是天要亡我也。
      
       胖听了我的话,哈哈一笑,说道:“我这也想好了,那大房间四面不是有镏金的福字纹铜镜吗?你也是倒腾古玩的,总该知道这镜是啥样的吧?我们把那镜腿给拆下来,那东西老沉老沉的,绝对能当锤使唤。”
      
       我刚才听这名字就觉得很熟悉,听他说起,才想起我的确经手过这种东西,不过具体是什么样的,我也记不清楚了。看胖说的信誓旦旦,不像是瞎掰,不由也放下心来,对他说道:“那行,这事情我们就怎么定了,事不易迟,我们马上就行动。不过到了那个地方之后,你可什么都别碰,千万千万。这地方到处是机关,我们以后的年月还长着呢,范不着为了几件死人的东西,把自己也交代在这儿!”
      
       胖听了点了点头,表示除了砖头,其他坚决不碰。我怕他还在动那些夜明珠的主意,又强调了几遍,只说到他烦。我又把那地方的具体结构问了个清楚,把可能遇到的情况,要采取的必要措施,和他们一一说了,然后三个人依计形式,先找到了天门,然后胖打头,闷油瓶在后,我就夹在间,径直走进了那条狭窄的天道里去。
      
       我在闷油瓶的叙述已经听过天道里的情景,但是自己进去,又是别有一番滋味。刚开始并没有感觉,只觉得是晚上走在嘉兴西塘的石皮弄里,窄了点而已,可是走了一段时间后,前后都已经没了边际,才开始慌起来。我走在间,黑倒是不怕,只是四周太安静了。我们都穿着脚蹼,脚步声噼里啪啦的,在狭长的走道里听起来十分的怪异,似乎后面跟着个什么怪物跟着似的。胖神经大条,对这些没感觉,就是这道太窄,他走起来很不舒服,也直埋怨:“这石道他娘的也不知道是谁造的,摆明了歧视我们胖,你说这通往天门的天道,怎么寒碜成这个样。要天上的道都这个样,弥勒佛都不用出门了。”
      
       我对他说道:“话不能这么说,他这样设计肯定有他的道理,这是船葬,船再大也有个限度,估计他为了突出表现自己的天宫,其他地方只好节约空间了,而且历来倒斗的都是又矮又瘦,谁会想到胖也能做这一行。”
      
       胖听了颇得意,说道:“那是,说到摸金一派,古往今来,别的不说,论身板你胖爷怎么样也是第一,不过胖归胖,一点也不影响我的身手是不,这叫……哎哟!”
      
       胖说着突然人一定,走不动了,我一看,原来他两个肩膀顶住了两边的石壁,卡在了走道里,大笑:“叫你胡吹,自己打自己脸了吧。”
      
       胖往前动了动,怎么样都过不去,纳闷道:“小吴,你先别笑,不对啊,我刚才还走得挺顺,怎么就卡住了。”
      
       我看了看四周,说道:“看来这石道并不是一样长宽的,可能刚进来那段略微宽一点,现在逐渐变窄了,你后退几步,看看能不能抽出身来。”
      
       胖扭着大屁股,使劲往后挪了几步,却还是老样,说道:“不对不对,不是这个原因,这道明显比刚才窄,我看是这墙有蹊跷。小吴,我看这事情恐怕不妙。”
      
       刚才一路过来,一直蒙头就往前走,也没有注意这些墙壁,听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好象是变窄了一点,于是左右手各撑住一面墙壁,一下一股奇怪的感觉传来,我呀了一声:“不好,这两面墙好象正在合拢!”
      
       闷油瓶也摸了摸墙,点点头,说道:“看样有变故,没时间了,我们退出去再做打算!”
      
       我一听,心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被这两块墙板压一下,估计就成三个烙饼了,于是一回头撒腿就路。胖看我们跑地如此快,忙用力一转侧身,急得大叫:“等我等我,别他娘的光顾自己。”
      
       我从来没跑过这么快,几乎是连滚带爬,几乎全身的力量都用上了,等我跑到出口的地方,那两面墙壁明显又合拢了很多,连我都要侧起身才能通过,胖更是不行,几乎是像螃蟹一样只能横着走。闷油瓶伸手就去开那个暗门,弄了两下,突然骂了一声,转过头来对我说道:“有人在外面把门轴卡死了!”
      
       胖一听,脸都绿了,大骂:“这***天门,这下完了,你们快想想办法,不然哥几个今天就归位了!”
      
       我急火攻心,看着这石墙一点一点压过来,真他娘的比死还难受,可一时间能有什么办法。这种情况除非有奇遇,否则大罗神仙也没辙啊,说道:“能有什么办法,往前跑吧,跑得快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闷油瓶一把拉住我,摇头说:“过去起码要十分钟,来不及了,我们往上看看!”说着双脚蹬住两边的墙壁,就往上爬去。我抬头一看,只见上面同样黑漆漆一片,也不见任何变宽的迹象,不知道爬上去有什么用,不过事到如今,总比在这里等死好,想着招呼胖一起开爬。
      
       这走道变窄,爬起来简直和走路一样方便,我们一路向上,几分钟之内就直爬了十几米,胖不由咋舌,说道:“还是这位小哥脑快,我下好了,我们可以在被压成饼之前先跳楼自杀,免得受那皮肉之苦。”
      
       我也没听出来胖是不是真心的,不过想起要被压成肉饼就一阵恶心。这可不是爽快的死法,说不定你还能听到自己骨头被压爆的声音,我真的是宁愿摔死也不想被活活夹死。这时候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