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39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
      
       我说道:“那上面刻的是什么你给我念念。”
      
       胖简直出离愤怒,骂道:“我要他娘的看的懂,还用叫你下来!”
      
       我本不打算下去,可这样一搞,不下去也不不行了,叹了口气,学着胖一跳,跳到那石阶上,那石阶只有半米长,似乎是用整块的青刚岩架空而成的。一端插进池壁里,我用力跺了几脚,非常的稳固,没人坍塌的危险。这个时候闷油瓶也跳了下来,我们一前一后,向胖走去。
      
       胖站在那台阶上,就像一堵墙一样,他指着在池壁说:“快看这里,这他娘的要不是洋,我把王字倒过来写!”
      
       我一看,上面真的被人用凿敲了几个字母出来,看痕迹不新不旧的,就想到有可能是20年三叔他们那批人刻出来,不由暗暗吃惊,难道三叔在睡觉的时候,这批人到过这个地方?那他们的失踪会不会就和这个奇怪池有关?
      
       胖看我发起呆来,用力拍了我一下“到底是不是,快说啊!”
      
       我忙点头说:“是是,我向你道歉,这还真他娘的是英。”
      
       胖得意起来,一拍大腿,:“我说怎么这么奇怪呢,这破斗找了这么久,连一点稍微好的点东西都没有,敢情是洋人兄弟捷足先登了,想当年八国联军来的时候,可没给我们剩下什么东西,这次不用说,估计啥也没了。”
      
       我想了一下,说道:“也不能说是洋人,国人也可以写洋字,说到雕刻,雕洋比雕所花的时间要少的多了,这几个字母都是缩写,我觉得可能是个标志,你看他的刻的非常的匆忙,恐怕是当时他往下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情,或是有人在催他,他为了给后面来的人留个记号,才刻了几个字母在这里。”
      
       胖说道:“听你这么一说,倒也对,你说他们到这下面去干什么?难不成有什么宝贝?”
      
       我知道他又想到别处去了,不去理他,胖追着我说道:“反正咱还有的是时间,不如下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点青铜器当工具,岂不是一举两得?”
      
       我看着下面,宝贝我是不稀罕,有命赚没命花的钱我才不要,不过如果在下面能够知道锦他们的下落,倒是值得去看一下。正在犹豫还要不要继续走,突然听到边上的闷油瓶说道:“这地方我好象来过!”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三十章 池底
      
       闷油瓶说完这句话,也不理我的追问,快步向下跑去,我看到似乎有一丝真相的曙光,自然不肯放过,忙追了下去。
      
       水池底下的雾气在不断的上升,我才走了十个台阶,就进入到浓密的雾气,能见度急剧下降,我刚开始还能看见胖的背影,几步之后,前面能看到的只剩下一个手电的光点。加上那胖胆大,三步并成一步的跑,结果一下就把我甩去好远,结果才下去一圈还不到,我连胖手电的光点都看不到了。
      
       这下我有点慌起来,我现在是在一片云雾缭绕之,往前往后往右都只能看出去半米不到,这种能看见有又不清楚的感觉,比在绝对黑暗里还难受。
      
       池面与池底的垂直距离并不长,走了有一只烟的工夫,胖就在下面叫道:“我这里已经到底了!”
      
       我听到他脚踩到积水的声音,忙几步并作一步跑下去,突然脚一凉,踩进了水来。原来池底的水并没有全部抽走,还有大概到小腿深的积水,难怪我在上面向下看的时候,怎么也看不清楚。
      
       我观察了一下这个地方,发现这里已经几乎是雾气的心了,能见度更低,我摸着池壁走了几步,就听胖在左边叫到:“你注意水下面,这里都是进水的洞,千万踩进去。”
      
       我用脚探了探,果然,前后都有碗口大小的坑,看来在这里走路要极度小心才行。这个时候胖晃着手电从雾里钻出来,让我跟着他走。
      
       我点点头,尾随他趟水进去,走了几步,突然看到前面出现几个黑色的轮廓,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胖显然已经看过了,一点也不怕,招呼我别磨蹭,我跟他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四只半人多高的石猴,蹲在石座上,面朝四方,不知道在祈祷什么,我知道这个叫定海石猴,一般沉在池塘底下,辟邪用的,在这里出现也算正常。
      
       我放下心来,又往里走了几步,只见那四只石猴的间还树着一块二米多高的大青冈石碑,闷油瓶正打手电照着石碑仔细的看。
      
       我走过去问他:“怎么样,你看到这些有没有想起来什么?”
      
       他指了指碑前面的基石,我一看,上面刻了几行小楷,胖看不懂问我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我说:“这几句话就是告诉我们,墓的主人修建了一个天宫,通往天宫的门就在这石碑的里面,如果和你有缘,这门就会打开,你走这门啊,就可以上天了。”
      
       胖看了看这石碑,说道:“有个屁的门啊。”
      
       我对他说道:“这句话有点像禅话,这种话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他的本来意思,不是说这石碑真的有一扇门,可能是是指碑上的内容可能隐藏了什么东西。”
      
       胖对我说道:“他娘的,这碑上有‘内容’吗,我可一字也看不到!”
      
       我抬头一看,看到石碑正面光秃秃的,打磨的异常光亮,几乎就像一块玉一样,然而上面竟然一个字也没有。我也觉得纳闷,说道:“这里写了有缘才会打开,你和天宫没缘,当然没有。”
      
       胖呸了一声,叹了口气就俯下身在水里摸起来,一边摸还一边嘀咕:“我和天宫没缘分不要紧,我和明器有缘分就行了。”
      
       我转头去看闷油瓶,他的脸色很差,我问了他几句他也不理我,只是仔细的盯着这块石碑,好象在找什么东西,我觉得奇怪,一块光板而已,不知道他聚精会神的在看什么。这个时候胖拍了拍手,我转过头,看见他从水里捞起来一只潜水镜,说:“看来这里来过不少人。”
      
       我走过去对他说:“我三叔出去的时候,身上没有潜水器械,这些东西可能是他的。你看看有没有氧气瓶。”
      
       话刚说完,胖已经从水里摸出一个被撞扁掉的氧气瓶来,他试着用了一下,似乎不行,扔回到水里去,说道:“这下面尽是些破烂,难为我还这么高跑下来,真是空欢喜一场,我看我们还是快点上去,难保什么时候这水又要满上来,到时候飞都来不及。”
      
       我看看了水位,觉得胖说的有道理,就走回去找闷游瓶。一看,他竟然不在那里了,我叫了几声,没人答应,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这小就像鬼魅一样,经常突然出现又突然失踪,这下千万不要又消失。
      
       我想到这里,忙招呼胖四处去找,虽然雾气很浓,但是这个地方不大,我们兜了两圈,终于发现他坐在池壁的角落里,正在呆呆的看着前方,我一看他的眼神就觉得不对劲了,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他经常有的那种淡定,换成了一种几乎死灰一样几近绝望的眼神,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死人一样。
      
       我忙问怎么回事情,他的抬头看着我,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二十年前的事情,我想起来了——”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三十一章 二十年前
      
       闷油瓶,不,应该说是张起灵,他的语气平缓,丝毫不带一丝感**彩,从他的叙述,我渐渐看到了这个巨大迷团的一角。然而我没有办法从他的叙述了解,他在整个事件所想所听,也无法了解他真正的身世背景,我们暂时把他想象成一个沉默睿智的青年。
      
       在深深的海底,无法听到海面上的狂风怒号,但是还是能够感觉到风暴来临前的那种窒息。
      
       张起灵他静静的坐在耳室的角落里,看着他的同伴们争先恐后的去研究地上的青花瓷器。这些瓷器对与他来说,毫无吸引力,而这几个看上去比他年长一些的学长,却已经被这些东西完全吸引了过去。
      
       他们互相传阅,有的想把上面的花纹描录下来,有的在讨论上面图案的意思,这个时候,突然有个人叫道:“你们快来看!这些瓷器底下有蹊跷!”
      
       说这句话的人名字叫霍玲,是考队三个女生的年纪最小的一个,父母是一高干,平时娇生惯养的,特别喜欢大惊小怪的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张起灵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头痛起来,不过她这样的女生这个小团队还是比较受欢迎的,这一声娇滴滴的声音,马上把其他几个人勾引了过去。
      
       这些男生都争相恐后,希望能够在霍铃面前显示自己的学问,纷纷叫道:“能什么蹊跷?拿给我看看。”霍玲翻过手里的一个瓷器,让他们看,一个看了一眼,说道:“这个啊,我知道,这个叫窑号,代表这只瓷器的产地。”
      
       另一个马上反驳,说道:“不对,明窑的窑号不是这个样的,这可能是代表这个墓主人身份的府号铭!”
      
       第一个就有点面上挂不住,说道:“府号铭一般都是四个字的,这里只有一个字,还非常的生僻,你说的更加不可能。”
      
       两个人承革的遗风,说着说着就斗起来,而且有演变成武斗的倾向,见惯这种场面的霍玲叹了口气,突然看到张起灵冷冷的靠在角落里,根本没有理会她,心哼了一声,径直走到了过去,把青花瓷长颈瓶递到他面前,很俏皮的说:“小张,你帮我看看,这是什么?”
      
       张起灵根本不想理她,淡淡的瞄了一眼,什么也没看清楚,就转过头说道:“不知道。”
      
       霍玲脸色一变,她很少在男人面前吃闭门羹,不由心不舒服,说道:“小张,不准你敷衍我,仔细看看再回答!”说着一下把那瓶塞到张起灵手里。
      
       张起灵叹了口起,无可奈何,只好拿起来,霍玲得意的指给他看,原来那只被碰倒的青花瓷长颈瓶的底部,有一个特殊的刻。
      
       这个刻纹张起灵从来没有见过,不由心一楞。一般的瓷器底部都是从哪里出窑的窑号,然而这个刻,有凹凸的手感,却不是任何窑号的名称,更像一个编号。
      
       他随手拿起另一只,翻过来一看,果然也有,却和他刚才看到不同,这一下他突然隐约感到,这些瓷器似乎并不是单纯的陪葬品这么简单。
      
       霍玲看他神色变化,以为这块木头终于开窍了,问道:“小张,怎么样,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张起灵根本把她当成透明的,他拿起这些瓷器,一连看了十几只,发现每只的底部都有不用的符号,而且这些符号有规律的变化着,似乎是一种有固定排列顺序的编号。
      
       为什么要给这些瓷器编号呢,难道他们的排列顺序是这么严格的吗?还是,如果不按这些编号排列,就达不到某种目的呢?张起灵心无数的思绪闪过,不由仔细的端详起这些瓷器来。
      
       他一看之下,又觉的愕然,因为瓷器的花纹所描绘的内容,不是春耕,不是庭院,却是一幅工匠在雕琢巨型石像的画面,这种画面在古代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何以会将起描绘在瓷器上?
      
       他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