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38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来,你得等我组织组织语言。”
      
       我看他那样,真的是脸色发白,讲话的声音都阴阳怪气的,看来气管里还有水,忙用力帮他拍了几下背,他被我拍的人都缩起来,狂咳嗽出很多粘糊糊的东西,说道:“行了行了,再拍他娘的就被你拍死了!”
      
       我催道:“行了就快说,你们到底遇到什么了?”
      
       他醒了醒鼻,就把他们遇到的事情和我简单叙述了一遍,事情发生的非常快,所以他的叙述也比较乱,但是我还是大概的知道了来龙去脉。
      
       原来当时他看我在那里傻呆呆的看着瓷画,又催了我几声,可是我当时专心的要命,根本没有听见,他见我没反应也不来催我,大概是心里惦记着那些值钱的玉配饰,就先自己跑了回去干起来,他那个时候心里想的是,我挑完之后自然也会走过来,两个耳室不过五,步路,必然不可能会什么意外。
      
       可是,他接下来看到的东西,把他的精力完全吸引了过去,以至于他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也根本没有注意到那石门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了。
      
       他回到棺材边上,两个人一起舀水,很快那尸块就浮出了水面,胖仔细一看,不由骇然,原来那几个他本来以为是头的肉瘤,其实都是女人肥硕的**,肥的都的挂了下来,拖在扭曲的躯干上,胖当时就傻了,他可真没想到这竟然还是一具女尸。
      
       可是,应该按道理既然有12只手,应该有12只**才对,可是正面才只有5只,难道背上还有?他们想着就琢磨怎么把这尸体从棺材里抬出来。
      
       胖先试着用枪当钩把尸体勾出来,可是尸体太软,身体几乎全部蜡化,滑腻腻的根本没地方着力,带上手套用手更加不行,就像捏肥皂一样,一捏就下来一层油,恶心的要命。最后闷油瓶想了个办法,他们把衣服脱了下来,一个人包头,一个人包脚,用枪一穿做了个扁担,两个人一抬就把她抬了出来放到地上。
      
       在探灯强光的照射下,尸体迅速的干化变黑,这下他们看的透彻,另外的几个**已经被割掉了,留下了几个碗口大的疤在身体两侧,她的身体也并不是扭曲,而是由于身上肥肉横身,堆起来一像山一样。
      
       当时他们也没想为什么这个女尸的肚这么大,只道是太肥,根本就没有看出她其实是在生育期间死去的,肚里面另有乾坤。
      
       尸体抬出之后,就露出了下面的石碑,闷油瓶说,这是压棺石,是为了一旦这个海底的墓的气闭结构被破坏,棺材不至于浮起来。那快压棺石非常的粗糙,只刻了一列斗大的字。
      
       胖看了几眼看不懂,才想起我。直到这个时候,两个人才发现,那墙壁上的门已经不见了。胖一看就慌了,倒不是担心我,而是担心自己出不去,闷油瓶让他别怕,说这门到时候自然会出现,急也没有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把手头上的事情做掉,胖见他这么镇静,也松下心来。
      
       两个人想把石碑从棺材里拿出来,却发现石棺材非常的重,而且四周浇了松汁,牢牢的粘在棺材底上。胖一看,这不和情理啊,他用力敲了敲这石碑,突然发现下面竟然竟然是空心的。
      
       他们点起火折把松汁全部烧融,然后将石头搬开,下面露出一个大洞,胖虽然人比较粗,但是他的阅历非常丰富,一看就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这个洞还不是古墓的设计者特意做在这里的,这是一个盗洞!
      
       这可是一个爆炸性的发现,其他方面下不说,光是这个盗洞在定位上可以说是天下无双,竟然直接挖到了棺材下面,如果不是有这一块压棺石档着,估计里面的尸体早就被拖入洞,最离奇的是,这个墓位于海底,这个盗洞是用什么方式怎么打的?
      
       而且,如果这个墓室上下电梯结构的,那棺材下面应该就是另一个墓室才对,怎么会空间可以容纳这么深的一个洞。当下胖就肯定,我们关于墓室机关想法,可能是错误的。
      
       这一下整个事情又堕入了迷雾里,两个人同时沉默了,胖心里很清楚,因为这个洞,这里养气藏尸的局已经被破坏了,这具尸体虽然已经蜡化,无法再尸变,但是这个地方的势已经不在,必然对整个墓穴的风水造成了影响,虽然现在不知道总体的变化如何,但是难保不会突然从一个灵穴变成一个败穴,胖在风水上造诣虽然不高,但是到底是北派的人,他知道这种转变非常不妙。
      
       可是他到底不是这方面的专才,一往细处想,脑就不够用了,他认为这几个石碑上的字可能是关键,就描了下来,这个时候,他听蹲在女尸边上闷油瓶突然大叫,“糟糕!”
      
       他一转头,竟然看见闷油瓶的左手被从女尸体内伸出的一只长满白毛的小手死死抓住。胖没想到那女尸肚里还有一个死婴,吓了一跳,不过他反应到底是快,回过神之后马上拿枪,上去对着那女尸的肚就是一梭镖,这一下似乎打的正是地方,闷油瓶一下就挣脱了,胖还想再射,闷油瓶大叫:“射不死的!快走!”说完就拉他去钻那棺材里的盗洞。
      
       胖一看那里面有剩余的棺液流下去,恶心的要命,一下还下不去脚。可是回头一照,只看见女尸肚上凸出一张脸的形状,好象拼命想钻出来,那女尸体肚上的皮已经被拉的透明了, 连里面那东西的五官都看的清楚了,他不由后背发寒,心说君不吃眼前亏,一咬牙跟着钻了进去。
      
       盗洞是开砖头挖出来的,做的非常的巧妙,把所有的砖头只敲掉一半,这样就能自然在盗洞的顶部做成一个拱形的砖梁。上面的东西不会压下来,这种手艺真的是考工夫,估计没个几天时间还完不成。
      
       闷油瓶已经爬进去有几步了,胖在后面拼命的追,他也不知道这盗洞到底通向哪里,爬了没几步,突然就发现盗洞往下倾斜,下面开始竟然有水,不过有水的一段似乎并不长,他看到有灯光衍射进来,预计到可能是我,就往水里一潜,才游了没几步前面果然就一宽,变成了一个大池,那个时候两个人都没气了,拼命浮上来,一出水马上就看到我拿梭镖对着他们。
      
       我听到这里忍不住说,:“敢情你也只看见一只手啊。”
      
       胖说道:“你胖爷我倒是根本不怕那东西,不过这小哥这么厉害,看到那东西都逃,你说我逞什么能耐,不过话说回来,我还真是不明白咱干嘛要跑吗,小哥,那东西是什么玩意,真有这么厉害?我看着就那点分量,给它来几梭镖,估计也能搞定啊。”
      
       闷油瓶摸了摸自己的手腕,说道:“那只是一只白毛旱魃,砍掉它的头就能杀死,不过他一死大量尸毒蒸发出来,我们就这么点空气了,并不合算。”
      
       我听了吃惊,旱魃一说是传说能引起旱灾的鬼,又说是僵尸在养尸地里呆久了,就可能变魃,诗经上就说过,旱魃为虐,如惔如焚,总之关于这个东西的说法多之又多,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样。不过这些都并不是重要的,我进到古墓里来,早就预备见到希奇古怪的东西,倒是那个盗洞,非比寻藏,竟然是通到这个水池来的,这不太可能,我估计这水池下面的盗洞口必然只是一个出口,可能是这人打盗洞的时候,并不能肯定主棺的位置,就向几个可能方位都打了盗洞,这个只是其之一。想到这里,就问他们有没有发现叉路?
      
       胖摇头说没有,这盗洞并不长,很明显是一路到底,我听了也并不沮丧,因为砖头洞嘛,要用砖头藏起个洞口,太方便了。
      
       想着这个盗洞既然没有破块气密结构,其进口也必然是在这个古墓内,找到了也没有什么用处,我估计他肯定从泉眼进耳室后,耳室还处在无门的状态,他没有办法,只好影挖出了一个道来,不过这人也真倒霉,往耳室挖,挖到压棺石,往配室挖,挖到个水池,不知道主墓室有没有被他挖通。
      
       想着,胖突然说道:“你们说旱魃会不会游泳的?”
      
       我一愣,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他指了指水里,我回头一看,只见那水池的心,突然冒出了大量的气泡。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二十九章 石碑
      
       那些水泡均匀的冒上来,频率很快,同时还有向外扩张的趋势,似乎那水池底下有一只大家伙,正在不停的喘气。我们三个人都戒备起来,端起枪,后背紧紧贴着墙壁。我已经紧张的有点力不从心,手心里全是汗,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结果。那些水泡冒了大约有五分钟,突然水池底下传来一声令人费解的闷响。
      
       与此同时,水池的水位竟然开始下降,水面上逐渐出现了十几个旋涡,只见水花飞溅,好像十几个抽水马桶同时在抽水,那只盆棺就随着水流拼命的转起来,就像一只陀螺一样。在一瞬间,水平面就下去了二三米,我看得莫名其妙,忙拿手电往水池里一照,竟然看见水池的内壁上出现了一道石阶,这石阶顺石壁盘旋而下,似乎是直通池底。
      
       水下的非常快,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的观察就已经消失在漆黑一片的池底,只有旋涡的轰鸣还在不停的传来。我用手电略微扫了一下,发现这个水池是一个碗状,上面宽下面窄,足有十几米深,用手电的穿透力不够,加上下面水雾缭绕,池底隐藏在迷蒙的黑暗之,什么都看不清楚。
      
       我想起我们还有那种穿透力极强的深水谈灯,不知道它对水雾有没有作用,忙招呼他们打起来,并将光线调到最大,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同时向下面照去。
      
       这下虽然没有照的通透,不过下面的样算是勉强勾勒了出来,池底是一个10米直径的圆形平面,上面雕着浮雕,具体是什么图案看不清楚,不过倒是能肯定上面有好几个大洞,看来就好似下水的口。
      
       池底的央囤着那团水气,里面黑影搓搓,不知有什么东西,胖眼睛很毒,琢磨了半天,说道:“你有没有看出来,那池底上间,好象有一块石碑?”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下去,只能看到一个轮廓,胖说道:“这石头阶梯这样下去,不知道通到何处,说不定下面还有其他的通道,我们下去看看!”说着一跳就跳到了那个石头台阶上。
      
       这古墓诡异异常,我并不赞成贸然下去,叫道:“你别急,这样下去太危险了,至少也要等到下面水雾都散了。”
      
       胖已经往下走了好几步,说道:“没事,我就下去看看,如果不好走自然会回来”。
      
       我知道他的脾气,也不不拦他,看着他往下走了大概有两圈,似乎碰到什么,蹲下来去看,才看几了几秒就抬头对我们大叫:“***,这里竟然有洋!”
      
       我听到这句话一愣,怎么可能,明朝古墓里出洋,这是唱的那出和哪出,大声说道“你他娘的胡说什么,古墓里怎么可能有洋,你别是把花纹看叉了?”
      
       胖气的大骂:“你胖爷虽然洋不好,他娘的ABCD总知道,你也把我看的太扁了!你要不信自己下来看!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