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37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会养的这么大.”
      
       闷油瓶淡淡说道:“凡事无绝对.”
      
       我摇摇头,还是不能全信,胖说道:“要知道其实也很简单,不如按我说的,去隔壁拿几个盆来把这水舀了,好看的清楚点,而且你看这尸块下面还有块石头板,我们一并弄出来瞧瞧,说不定还有什么意外发现”
      
       我一听来了兴趣,进到这个海斗以来,我连一个字都没有看到过,对于墓主人的认识还是一片空白,如果这块石板上的字我能看懂,至少我也能推测出个一二来,对我们的行动说不定也有帮助。
      
       我和胖一拍即和,二话不说就转身回到俑道对面,挑了三只有柄的瓷碗,这些东西在外面都是百万珍品,在我手里算是还了本原,该是什么是什么。
      
       出于职业习惯,我拿起这碗的时候,不自觉的就看起上面清花釉来,这一看我就一呆,没想到这上面的花纹,竟然都是一些叙事的图案。
      
       大概是进来的时候一心想着三叔的事情,也没仔细去研究这些陪葬品,现在看到,我马上就想起一个很不起眼的事情:三叔在进了这个斗以后,也和我一样,只是粗略的看一下这些东西就去休息了,但是其他那些人不同,那些人第一次进斗,非常的兴奋,必然仔细的研究了这些瓷器,难道这上面还有什么关键性的东西!
      
       我想到这里,忙拿起几只碗仔细去看,发现这些画都是在讲一群人在修建一个土木工程,有修石头的,有运原木的,还有搭木梁的,这瓷器摆放的顺序就是工程的进展顺序,我越看越有震惊,头上汗都出来了,胖看我在那里一个一个的琢磨瓷器,奇怪道:“挑个罐有这么难吗?别挑了,随便找个称手的就行了。”
      
       我根本没听进去,趴下来边爬边看,一直看到最后一个八角瓶,上面的图案是一个巨门打腰的情景,再往后就没了,看样应该还有更多的东西记录在别的瓷器上。
      
       我看的简直是惊心动魄,连呼吸都喘不过来,虽然只凭这些简单的画还看不出来他们到底是在修筑什么东西,不过看里面的描述,这个工程浩大的程度,几乎已经和故宫差不多了,然而上面的结构完全不是原的风格,他娘的我实在想不出那个时候国哪里还有这么大的建筑。
      
       我回了回神,就想把这个惊人的发现告诉胖,转头一看,只见背后一片漆黑,胖早就不知所踪。
      
       我一愣,心里直骂,这死胖也真是的,走了也不和我先说一声,知道我一个人不敢呆在这个地方,我随手拿了个盆,站起来就急急往对面的耳室跑去,刚进俑道,我就呆了。
      
       只见对面耳室的那扇门竟然没了,又变回了那汉白玉的砖墙!
      
       我只到是机关的原因,但是没想到这机关竟然如此迅速,连一点声音也没有,不由慌起来,一个人呆在漆黑一片的古墓里,这种事情我可再也不想经历了。
      
       我冷静了一下,自我安慰说,这墓室的活动非常频繁,只要我能够耐心的等待,估计几分钟之后,那门必然又会出现。
      
       可没了胖在边上,这古墓里安静的吓人,连心跳都像打雷一样,四周又暗的离谱,在这种地方,一分钟就像一个小时一样,实在没法耐心的等待。
      
       我深吸了一口气,用手电照了照前面三个黑洞洞的门洞,也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东西,这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永远是在自己的心里,我只要一静下心来,总觉得那门里有什么东西正看着我,悚的要命。
      
       我拍了自己一个巴掌让自己平复下来,低头就往耳室里走,想着再去看看那些瓷器,免的看漏了,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叫声从耳室里传了出来,拿手电一照,只看见一只巨大海猴正从泉眼里钻出来,半个身已经爬上了岸,那张张满鳞片的狰狞巨脸,我这一辈都不会忘记。
      
       我叫了一声我的姥姥,撒腿就往甬道里跑,也不管有没有其他机关,闭着眼睛,一路冲了过去,眼看就要成功到达安全地带了,突然脚下一绊就一个狗吃屎倒在那只罐边上,还好我反应还可以,就势一滚就坐了起来,回头一看,只看见两只闪着绿光的眼睛急速冲出耳室,径直向我冲了过来。
      
       我一咬牙,一把抱起那罐,就想砸过去,那海猴反应非常快,看我有了武器,也不硬冲,马上就转向跳到甬道顶上,我趁这个机会,直溜一声就转到左边的玉门里,一下就把那玉门重新推上。
      
       那玉门下面是有一个自动的石栓,门一合上那石栓就自动弹了上来,海猴在外面撕叫了几身,狠狠撞了几下门,看样非常的不甘心,我知道这种门材质非常坚固,血肉之躯是绝对撞不破的,忙定了定神,那海猴见撞了半天没反应,竟然想从门缝里钻进来,我看着它那大脑袋直往里蹭,心头火起,举起气枪,直接对着门缝就是一梭镖,也不知道打在它什么地方,只听那海猴惨叫了一声,一下就跳开老远,。
      
       我不知道隔壁的那门和这个墓室是不是相通的,忙有搭上一只梭镖,然后把手点和矿灯都打开,一下就几乎把这个墓室整个儿照了出来,我一看,吓了一跳,只见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墓室里,间竟然有一个巨大的水池,我的脚就站在水池的边缘上,再一往后一步,就必然要掉下去。
      
       水池的间,浮着一只巨大的洗脚盆一样的东西,静静的停在池的间,我看到他上面的描画和浮雕,就知道,这必然是一只棺椁。我不由想笑,这个墓主人还真会想,把自己的棺材修成一个澡盆的样,看样他身前必然很喜欢泡澡。
      
       我又往水里照去,只见这水简直深不见低,不知道有多深,说不定一直就通到这个墓的底部,正在寻思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意图的设计,突然就觉得脖痒了起来。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二十七章 无题
      
       我回后摸了一下,才知道是刚才莲花箭箭的地方,那四只铁钩嵌进我的肉里,虽然没有取我的性命,但仍旧刮去了几块皮肤,现在汗水滴下来,竟然刺激的痒起来。
      
       不仅如此,身上其他几个箭的地方,也开始隐约有点发痒,不过这痒尚且可以忍受,我无暇顾及这些身体上细微的感觉变化,使尽揉几下后,就继续去研究那个这个奇怪的墓室。
      
       我并不了解明代普通的墓葬地宫结构,只知道一点贵族墓葬的知识,不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大不大,只好勉强将眼前看到的和知道的对号入座。
      
       按照我的想法,我现在呆的是左配殿,对面与我相望的是右配殿,左右配殿应该互相对称,里面按道理应该各有一个用汉白玉垒起的棺床,棺床平面用金砖(澄浆砖)平铺,央会有一长方形孔穴,内填黄土,称为“金井”。现在这些全部没有,只有一个大水池。
      
       这只是其一个奇怪的地方,另一个就是在两个配殿间的那个门,应该是通往后殿,那才是放棺椁的地方,何以现在配室里有棺材,而且还是脸盆的形状,要知道这种盆棺是战国时期的东西,明朝是完完不会有的。
      
       说起战国,我又想起了鲁王宫里的拿出来的蛇眉铜鱼,这两个地方都发现了这个东西,而这里又有一个战国时期才会有的棺材,难道是巧合吗?
      
       一时间想的心乱如麻,再也想不进去。
      
       这个时候我已经围着那水池走了一圈,有回到了门口,那只被我用来当成凶器的大瓷罐倒在那里,我心里一动,就随手拿起来看上面的瓷画。
      
       这应该是另一个耳室里的东西,但是单幅的图案并不能表达什么信息,我只看到一个穿着明朝服侍的人,站在一座山上,看下面的一个工地,旁边还有几个穿着官服的人,看样,是一幅视察工地的情形
      
       我通过这些瓷器上的图案,大概能猜到这个墓主人必然不是什么皇公贵族,很有可能是一个工匠或者建筑师,只有这种人才会有能力和知识,在古墓使用如此古怪的设计,其他的人就算有这个想法,也没能力建造。
      
       而明初的能人巧匠并不多,看这个墓的规模,必然是一个地位显赫,能派的上号的。这个人不仅要有这个资格修建一个像明皇宫一样浩大的工程,又必须懂风水和奇淫巧术,这样的人其实也不难猜测。
      
       我只想了几秒,一个名字就跳进了我的大脑里——汪藏海。
      
       这个人可以说是一个奇人,他在风水上的造诣可以说是登峰造极,就因为如此,他被任命直接参与设计了整个明皇宫,还附带设计了好几个国的大城市,那个时候,他的一句话,甚至使得几个城市在国彻底消失。我在古籍还了解到他有一本关于风水的著作,里面的内容深奥到了极点,简直可以说窥见天机,可惜他的后人只抄录了几本,都已经失传。
      
       而且,相传沈万三在周庄银浜底下的水底墓,也是这个人设计的。这样一个人,为自己建造这样的一个墓穴,简直是绰绰有余。
      
       我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道理,现在只要能找到一点点的字资料,就可以知道我想的到底是对还是错,可惜这个墓主人好象是个盲一样,一点铭也没有留下。
      
       这个时候,突然咕咚的几声从水池里传了过来,我一下思绪被吓的一断,忙用手电去照,只看见那水池里的一个角落里,竟然开始有水泡冒上来,还时大时小,一阵一阵的,并没有规律,似乎这深不见底的水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活动。
      
       我一下慌了,马上端起枪,紧张的盯着那个气泡,突然一下,一个白花花的东西一下冲上了岸,一个打滚翻到墙边上,大口的喘着气,我一看大喜,竟然是胖,上衣已经脱了,露出个大肚在那里直鼓,他一边喘一边看到我,甩了甩手,说道:“他——娘的,我——差点就——憋——憋死了”。
      
       我刚想问他是怎么回事情,突然脚边上又是一个人出水,我一看原来是闷油瓶也翻了上来,也裸着上身,可是身上的黑色麒麟不知道哪里去了,他明显没有胖这么吃力,只是仰起头大大的吸了一口,看见我,说道:“这里是左边还是右边?”
      
       我说左边,他松了口气,一下也坐了下来,捂住自己的手腕,我看到他手腕上,有一个黑色抓印,突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胖喘了半天才缓过来,捂着肚直叹气,我问他们怎么过来的,他吐了几口口水,说道:“别提了,幸好你没看见,吓死我了。娘的,幸亏那棺材底下的石板下面有一个洞通到这里来,不然我们就死在那地方了。”
      
       我纳闷,问:“什么东西这么可怕?”
      
       胖对我说道:“**,我连形容都形容不出来,就一句话,那体连环尸肚里,他娘的还有一只东西。”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二十八章 继续无题
      
       胖说完又咳嗽几声,连吐了好几口口水,我听的着急,忙让他接着说,胖挠了挠后背,说:“上吊也得喘口气,这事情发生的太快,我一下也说不上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