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_第34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34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有点这个意思,我刚才也觉得,这东西滚着这么溜,简直就和一保龄球一样。”
      
       我心里苦笑,胖又说道:“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也别在这里犹豫来犹豫去,就一路跟过去,看他是什么目的,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众人点头,胖拍拍我说:“这光秃秃的石板路一般都有陷阱,吴老弟你看看,这地方有没有什么问题?”
      
       我自知责无旁贷,点点头,就用手电照了照地面,这俑道底上都是小块的石头板,很可能装了强驽机关,我想既然三叔到过这个地方,如果有机关,也有可能已经被破坏或者引发掉了。但是万一没有,就比较麻烦,我提醒了他们一下,然后整了整背包就第一个往前走去。
      
       要躲避机关,最好就是趴着贴着墙壁,但是这俑道的两边是两条灯渠,里面黑忽忽的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说不定碰到了更麻烦,我们只能沿着渠边走。
      
       我让他们要非常的注意脚下的感觉,但其实连我自己也没什么头绪,这一脚放下去,放多重,放的多快,都是有讲究的,这些东西确实需要经验,我是一点都没有,所以我越走就越觉得慌起来。
      
       就这样忐忑不安的走了十几步,我身上都是个冷汗,后面那几个看我这么紧张,也慌起来,那胖说道:“看样这趟雷的工作还真不是这么好做,小同志,你要是太累,咱们就歇歇?”
      
       我也没工夫和他抬杠,说:“别吵,我要是一分心,很可能会踩错掉,我警告你啊,别来干扰我。”话还没说完,突然脚下一振,我回头一看,只见阿宁脚下一块石板已经陷了下去,正一脸惊慌的看着我。
      
       我哀叹一声,心说完了,怎么就怎么倒霉,这下要被射成刺猬了,就听到一声呼啸,一支弩箭已经贴着她的耳朵就飞了过去。我还没反应过来,第二支箭也到了,直射她的胸口。
      
       这真是电光火石,那阿宁眼神一变,闪电般的转身甩手,凌空一把就把那箭给握住了,那动作几乎就是在几分之一秒内,我甚至连她的影都没看清楚。
      
       我看她的身手,大吃了一惊,可是情况不容细想,只感觉到脚下一连串振动,忙大叫:“猫下去,还有暗弩!”
      
       话音刚落,又是十几道白光射来,我忙低头躲过一支,这个时候,我突然看见那远处的罐里,爬出来一只满身白毛的东西,迅速的钻进了左边的石门里。我刚小叫,突然胸口一痛,低头一看,靠!胸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了两箭,看样还插进去二三寸。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二十一章 箭
      
       我看到那箭头几乎全部没进我的体内,胸口一阵巨痛,心里慌的一塌糊涂,还不肯相信,我还这么年轻,连女人的手也没摸过,难到就这样死在一座不知名的坟墓里了?如果死在这个地方,恐怕几百年后都没人给我收尸。这样的下场,未免也太惨了一点。
      
       箭像下雨一样射来,不知道到底是用什么东西发射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没办法躲,胖用他的背包当盾牌,一下冲到我们面前,帮我们挡着了几箭,我看到他的背,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他背上密密麻麻已经插了十几只,就像一只插满了香的香炉一样,看样也肯定挂定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好象一点也不疼的样。
      
       我想起以前经常看到小说里描述人被箭射成刺猬,都没实际见到,现在总算是看到了,还是在这种情况下,不由心里暗骂,这个时候,突然就有人抓住了我的衣服,硬拽着我往那前走,我大惊失色,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个阿宁,我看她眼神冷的可怕,心里觉的不妙,忙用力一甩,她见我想逃,毫不留情的一膝盖顶在我后腰上,这一下比胸口那两箭还疼,我全身一软,一时间疼的用不上力气,人就软了下来。她拎着我二话不说就往那间的大玉门走去。我被当成挡箭牌,一下肩膀,肚,胸口又各了一箭,疼的我几乎晕了过去。
      
       人说最毒妇人心,我还真没信过,没想到女人真的这么狠毒,刚才还是那种害怕的小女人的样,谁知道一转眼就可以那我当人肉盾牌,去挡箭雨。
      
       我当然不会这么伟大,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扭,那女人力气并不大,我一下就挣脱了她,身一歪倒在那灯渠里。那女人看失去掩护,马上一个翻身,一下躲过十几箭,回头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心说他娘的你还有脸来瞪我!大叫一声扑过去拉她,她朝我冷笑一声,一个就地打滚翻到墙边,然后高高跳起,在墙上一蹬,闪电般翻到了安全的区域,整个动作在电光火石之见完成,十分的干净利索。
      
       我看她一箭都没,气的拍了一下地,她转过头看了看我,突然轻藐给我做了个飞吻,然后打起手电,扭着屁股走进了间那个玉门。
      
       我气的吐血,也无可奈何,只好翻到那条灯渠里,只听着头上的箭嗖嗖的飞过去,撞在甬道墙上发出金属的撞击声,这阵箭雨足足射了5分多种才停了下来,我回头看胖,已经被射成了一个箭球,正摇摇晃晃似乎要倒下去,忙爬起来扶他,没想到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情,问我道:“小吴,我看这些个箭有点不对劲,怎么插进去这么深都不觉的很疼啊,你给我拔几根下来看看。”
      
       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这箭伤没想象的重,我呼吸还是很顺畅,不过我也没死过,不到箭射死是什么感觉。
      
       胖叫着要我拔几根,我还真没这个胆,在他面前迟疑了个半天也下不去手。这个时候张秃咬着牙站了起来,他刚才站在胖后面,被胖护住,也一箭都没,见胖被射成这样,突然说了一声:“放心,没事的。”
      
       我和胖同时一愣,这张秃的声音怎么变了,而且还这么熟悉,只见他突然把身一挺,就听咯哒一声,他的身高竟然长起来好几公分。接着,他又向前伸出手,同样一发力,又是哒一声,那手也突然长出去几寸。
      
       我看的下巴几乎都要掉下来了,心说这不是缩骨吗?我只从我爷爷的笔记上看到过,这是古时候倒斗的基本功之一,在通过一些非常狭小的缝隙,比如说冥殿的梁孔,或者地下的虚位,都要用到这工夫。我一直没想通他的原理,所以一直当是个笑话,现在如果不是亲眼见到,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神奇的工夫存在。
      
       (最近几年还听说洛阳盗墓村里有一些人还在用这功夫,他们把盗洞打的非常小,缩骨进去,警察路过看到,都以为是黄鼠狼洞。后来知道了这个是盗洞,也没办法下去抓人,因为等挖通了,里面的人早挖了另外一条跑掉了。可惜这功夫非常难练,就算从小练奇,如果不是全身的骨骼配合,也很难有成。)
      
       他长出了一口气,抓住自己的耳后一拉,又撕下来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了他原来的脸孔。我,我一看,几乎傻了,那人皮面具里面,竟然是闷油瓶!我呆了一下,突然就起了无名业火,这下也太能装了,简直都能当影帝了,我还真的一点都没发现。
      
       那闷油瓶甩了甩胳臂,似乎很久没活动了一样,那胖也看的说不出话来,好久才一把拉住,说:“小哥,你这是啥意思啊?你这不存心消遣我们吗?”
      
       闷油瓶不说话,拍了拍他,让他坐下,抓住他背上一根箭的箭头部分,用力一拧,就轻松拔了下来,我凑过去一看,那胖身上只有一个浅浅的红印,并没有受伤。
      
       我惊讶的同时,心也大喜,隐约感觉自己可能不用死了,忙学着闷油瓶的样,去拔身上的箭,这东西一点也不难,我一就自己拔出来一只,一看就明白了,原来这箭的箭头做的很巧妙,只要一撞上东西,锐利的头部就会缩进去,然后从箭头部翻出几只抓一样的铁钩,死死的咬住你的肉。
      
       闷油瓶看了看满地的箭簇,轻声说:“刚才那一脚,那个女人是故意踩的,看来她不仅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还想把我们全部干掉。”
      
       我想起她刚才的飞吻,摆明了是在嘲笑我,气的都咬出牙血来了,果然是漂亮的女人都不可信,这亏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吃了!
      
       胖的背上几乎都是破皮,他咧着嘴巴,说:“幸好***这里的箭都是莲花头,要不然还真给她得逞了,想胖爷我一世英名,如果死的时候被射成个刺猬,还不给人笑死。”
      
       我看了看这奇怪的箭,问他们道:“为什么这里的箭都用是这个箭头的?这有什么用意吗?”
      
       闷油瓶说:“我也不知道,但是一看你箭就发现这是莲花箭,我想不起其他理由,或许是这墓室的主人想放我们一马,让我们知难而退。”
      
       我觉得奇怪,这有点说不通,不过现在也不是讨论这个时候,那女的已经进了主墓室,不能让这个三八这么轻易拿了东西逃走,想着就想冲进去,闷油瓶抓住我哦,摇了摇头,说:“刚才那只罐鬼要我们先进左边这个墓室,肯定是有原因,我们还是按照步骤来。现在在人家的地盘上,不要乱跑。”
      
       我一急,要是那女人等一下出来,直接跑了,也不知道去哪里追她。那胖说道:“不怕,我们先回去把潜水的东西都藏起来,他娘的,看她能不能一口气憋到外面去!”
      
       关键时刻还是胖脑活,我心说自己怎么没想到呢,马上点头,三个人快步跑回那个耳室,我用手电一照刚才放东西的地方,一看就傻了,那地方什么都没有——我们的氧气瓶竟然都不见了!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二十二章 第一次解迷
      
       ***********************************************
      
       上一章结尾贴错了,已改,请见谅
      
       ***********************************************
      
       我们三个人都呆住了,我们这一来一回也就是五分钟左右,任凭谁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将我们的装备统统搬走,而且从耳室到俑道,只有一条路,这些东西能搬到哪里去?
      
       三个人对视一眼,脸色都不好看,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胖这个时候也害怕起来,说:“难道这里还不只一只粽?”
      
       我摆摆手,现在不是讨论粽的时候,这粽我们尚且可以拼命,没有潜水设备,我们怎么通过那几十米长的海底墓道,这问题非常的严重,弄不好我们几个都要困死在这水底的墓穴里。
      
       我问胖:“刚最后一个脱下装备的是你,你过来放的时候有没有挪过地方?”
      
       胖说道:“当然没有!这8个钢瓶份量这么重,我吃饱了撑的搬来搬去。”
      
       我心想也是,那个时候我们都在场,要是谁把这些东西挪了地方,肯定能知道,而且这东西的确很重,要想一口气全部搬掉几乎是不现实的。
      
       我们在那里发了一会呆,胖见干想也不是办法,就提议四处去找找,说就算是有鬼来搬东西,也必然会留下什么线索。我心想也是,就跑去把一只只瓷罐搬开,看看是不是给藏在后面了,这其实有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