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33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的水泡就冒了出来。
      
       我一看就知道遭了,实在没有想到,这张秃闯祸的能力和胖比起来有过之而不急,我一口她妈的没说出去,就觉得一股巨大推力直接从我背后冲过来,把我狠狠推进了墙上的洞里。那水流是旋转形的,我马上体会到三叔说的,什么是内脏都被甩到一边了,就感觉自己被塞进了滚筒洗衣机里,那一阵搅,几下就晕的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晃晃清醒过来,感觉浑身都散了架,特别是脖,疼的不得了,好悬没折掉,还好呼吸嘴还咬在嘴里。我定睛一看,上下左右都是黑漆漆的,胖他们在我的下面,看样也晕的不行了,特别是胖,到现在还在转***,好象在跳芭蕾舞一样。
      
       我看了看这井壁,是上等的汗白玉,这里用上这么好的材料,应该已经到这个墓的地宫内部了,看样可能已经到了三叔说的那个耳室的泉眼里,我脚一蹬向上浮去,突然头一暖,脑袋就此升出水面。
      
       四周是一片漆黑,探灯光的集束性太强,只能照出一个点,我关掉探灯换成手电,把这个墓室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墓室是见棱见角的长方形,除了宝顶上面描着五十星图之外,其他地方并没有太多的檐楣雕饰,显的朴实无华。
      
       里面没有棺床和棺椁,所以这里应该耳室之一,我找了一下,似乎没有其他出口,只有左边一道石门连着甬道
      
       墓室的墙也是用非常廉价的白膏土封起来,上面本来有一些斑斑斓斓壁画,可惜已经被水气腐蚀的一塌糊涂,我已经无法知道上面画的是不是禁婆的图案。
      
       墓室的地上放了几遛陪葬的瓷器,只有百来个,其还有几个非常值钱的青花云龙大瓷缸,我同时在地板上发现了一些脚印,都是湿的脚踩在地上的尘土上留下来的,看样非常的新,估计是三叔的杰作。
      
       我测定了空气质量,让他们陆续出水,阿宁爬了来后,首先担心起这些脚印,问道:“这是盗墓贼留下来的吗?”
      
       我皱了皱眉头,也不敢肯定,因为我看见,在这些脚印,有一个非常刺眼的赤脚印,最离奇的是,这脚印很小,看样是个小孩的,绝对不会超过三岁。
      
       我从来没听说过倒斗会带上小孩,便招呼胖过来看,他的阅历比较丰富,也许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
      
       胖看着也有点发懵,说道:“你先别管他是大是小,这脚印本身就不正常,你再仔细看看。”
      
       我再次端详,发现脚印上有黄黄的一层蜡一样的东西,用刀刮下来一闻,不由咋舌:“这是尸蜡——”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十九章 大瓷罐
      
       尸蜡一般都是浸在水或埋在水分充足、潮湿的泥土里的尸体,所谓的蜡就是它体内的脂肪和矿物质凝结而成的。
      
       我顺着这脚印一路看过去,发现它一直延到房间的角落里面,一个青花云龙大瓷缸的后面。心里咯噔了一下。
      
       人说阎王好送,小鬼难缠,难不成这里有一只未成年的粽?我对胖说道:“你看这脚印只有过去没回来的,会不会——。”
      
       话才说了一半,胖一摆手,叫我不要说话,我转头一看,只见那是大瓷罐,突然自己晃动了一下。
      
       胖轻声说:“那东西,还在后面躲着呢。”
      
       张秃装备脱了一半,腰上的带没脱下来,现在索性不脱了,提了氧气瓶凑过来,问胖道:“什么东西?”
      
       胖见他最烦,骂道:“粽!”
      
       他一楞,:“粽?加兴五芳斋粽?”
      
       胖摇摇头,不理他了,我问胖道:“你能不能确定,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小的粽?”
      
       胖说:“我也确定不了,不过不管是不是粽,我们还是得过去看看,不然就是祸害,这斗倒的心里也不舒服。”说着就端起手里的气枪,向我招手,我心说我才不去呢,摇了摇头。
      
       胖叹了口气,只好招呼张秃过来,张秃第一次进斗,兴奋异常,马上就学着胖的样走了过去,两个人成包夹之势,向那清花大瓷罐走过去。
      
       我虽然害怕,但是也不能在女人面前表现的太过窝囊,也装着样,跟在张秃后面,小心的探头看着。
      
       我们走的很慢,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跳出来,胖先用电筒照了照,那大瓷罐太大了,什么都看不到,又用气枪捅了捅,他这样很像是我小时候抓黄鼠狼的动作,我不由觉得好笑。他桶了五下,听似乎后面没什么东西,才壮起胆走过去,一看就啧了一声,骂到:“***,只有一个空的木头箱,害我瞎紧张。”
      
       我们也跟了过去,我一看,是一只只有小提琴盒大小的双凤雕婴儿棺,那棺材盖已经被打开放在一边了,里面的白色棺底还保存的很好,但是尸体已经不见,难怪胖会以为这只是只箱,我说道:“这不是箱,这是一种棺材。”
      
       胖一下还不相信,但是他马上领悟,问道:“你是说,这就是那只小粽的棺材?”
      
       我点点头,又仔细看了看,发现棺身上被打了几个洞,有一道黑色的痕迹从洞里一直到地上,看样曾经有什么液体从这洞里流出来过,这情景,好象爷爷的笔记上曾经提到过。
      
       胖用手电仔细的里里外外着了一遍,可惜的叹了口气:“看这棺材的规格,就知道这小孩身上肯定有不少好东西,可惜不知道尸体到哪里去了,不然压几下,说不定还能压出几颗珠来。”
      
       我点点头,夭折或者陪葬的孩,棺材里的东西总是很多,而且大多数都带在身上,特别是陪葬童的肚里,经常有防腐珠,都是些价值连成的东西。
      
       我们几个人四处找了一下,想看看尸体到什么地方去了,可是前前后后都翻了一遍,连块渣都没有,看样可能被那些盗墓者连着一块盗出去了。
      
       胖不甘心,还想去翻那棺材,我觉得不妥当,拉住他说:“这棺材和别的棺材不一样,绝对不是单纯放死人,还是不要碰了。”
      
       胖笑道:“尸体都没了,怕他个熊,你还怕这棺材跳起来咬我?”
      
       那女人说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不是倒冥器出去,还是快点到主墓室去,别浪费时间,速战速决。”
      
       胖自知理亏,也没办法。我们回去把潜水器械先整理好,那胖背起背包,突然看了看我,嘴巴动动,欲言又止,好象有话想说,又有点不好意思说,我叹了口气,骂道:“你***有话就说行不,什么事?”
      
       胖说到:“你们说,那小粽,会不会爬到边上的大瓷罐里了?”
      
       我看了看那大瓷罐,心一动,还真的有这个可能。
      
       胖有点脸红,说:“我刚才听到那罐的声音,好象是从罐里面发出来的。我想粽又不是老鼠,怎么可能自己往罐里钻,以为听错了,现在只是随便提提,我可没别的意思啊。”
      
       我知道他是还惦记着尸体身上的宝贝,就想讽刺他几句,这个时候,那只大瓷罐,突然咯哒一声翻倒在地上,我一呆,心说不会被他说了吧。
      
       四个人全部都不说话,紧张的看着那罐,那罐先是在原地转了几个圈,然后竟然咕噜咕噜地向我们滚了过来。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二十章 俑道
      
       我刚才的注意力全部集在那棺材上,没仔细看这瓷罐,忙急急退了几步,那罐晃晃滚了几下,就改变方向朝俑道的石门滚去,最后“铛”当一声撞到门框上,停了下来。
      
       我们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莫名奇妙,难道真的给胖说,里面有只粽?
      
       我们楞了半刻,不敢轻易上前,胖压低声音,说道:“各位,这罐果然有点邪门啊。要不咱们先下手为强,给他来几梭镖?”
      
       我当然不赞成,轻声说道:“千万别,先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再说!”
      
       我这样说,一来是我已经看出,这元明时候的清花大瓷罐,绝对是个珍品,这样的大小,世界上已经不多见了,恐怕是砸一个少一个。二来,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古怪,如果真的是胖说的粽,那免不了又要开打,我刚才在水下消耗太多力气,绝对跑不动了。
      
       但是我们现在是在十几米深的水下古墓里,这空气不知道能维持多少时间,如果僵持下去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这一进一退很难抉择,我这人一向没什么主意,急的满头是汗。
      
       这时胖看我犹豫不决,说道:“咱们也不能肯定里面就是只粽,这地方通着海,说不定是什么螃蟹龙虾爬进去了,犯不着在这里自己吓自己,还是过去看看再说。”
      
       那女的摇摇头:“我们的主要目的还是进主墓室,不要在路上浪费这种时间,我看我们还是能避则避,看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什么出路。”
      
       我一听这也是个办法,马上又将这耳室左左右右仔细检查了一遍,可惜这地方一目了然的,再没有第二道门,也没有可以供我们钻的洞。
      
       胖有点熬不下去,说道:“事到如今,要不就是把这罐搬开,要不就是回去,没别的路走,不过我和你们说在前面,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了,被个罐吓回去,我王胖肯定不干!”
      
       我看了看阿宁的表情,也十分的坚决,张秃还搞不清楚到底什么事情,索性一句话都不说,他们三个人一齐看着我,好象在征求我的意见。
      
       我心里还是没个清晰的决定,心说如果是贸然冲过去,当然不太妥当,但是胖说的也有道理,这古墓里的东西,很多就是自己吓自己,我看着阿宁那种眼神,不由心里一软,说:“那行,走一步算一步,如果相安无事就算了,要是它老三老四的,我们四只梭枪在手上,也不怕它!”
      
       胖拍拍我,表示鼓励,我拿出了气枪,打开保险对准那罐,胖打头阵,我们四个人小心翼翼的贴着那门的边往里走去。
      
       我并不是非常的害怕,只是觉得有点紧张,身上又穿着潜水服,汗都透不出去,难受的要命。
      
       就在我们胖几乎能看到罐里是什么东西的时候,突然一声骨碌,那罐竟然打了个转,我一下血全部冲上大脑,几乎要开枪了。
      
       那胖机灵的连退两步,做了个让我们不要动的手势,只看那瓷管突然又滚动起来,这次它是直接一个弧线,咕噜骨碌滚进了黑漆漆的甬道。胖骂了一声,马上跟进去,里面是一片漆黑,我用电筒一照,只见这是一条汉白玉砖修的直甬,非常的简洁,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在地上的两边有两条灯沟,里面是每隔1米的灯座,在俑道的另一头,有一扇玉门,而左右两面也各有一扇略小的,一共是三个,都敞开着,看样已经有人进去过来,这而那罐,已经停在了左边那个小门间,不动了。
      
       我这次是真的觉得有点诡异了,这罐的举动,好象是在给我们带路一样,就差没说一句follow me了。这肯定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难不成,这罐里的东西,不是粽,是个鬼?
      
       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胖一听有点道理,说道:“你这一说还真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