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32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势,然后自己先游了下去,我看他的灯光一直下去一直下去,直到变成一个小点,不由咋舌,心说怎么这么深。
      
       这个时候他在下面晃了晃探灯,说明下面安全。我们马上一个接一个也潜了下去,我看着潜水表,已经有十几米深了,我从来没有潜到这么深过,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撑的住。
      
       那下面已经被挖开一个很大的空间,我们马上看到了古墓的墓墙,上面破了一个大洞,我一看更加疑惑了,这洞竟然破的这么不规则,不像是一般倒斗的一块一块小心的卸下来的,有几块砖头竟然还被撞裂了。那胖看看我,我也看看他,两个人一起吐了几个泡泡,他指指那几块破砖头,又做了个猴的样,我知道他是想说:这洞可能是海猴挖出来的,不是盗洞。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指了指他背上的水下气枪,他拿了下来,拉开保险,就往洞里游去。
      
       这是我第二次进古墓,虽然有点兴奋,但是想起上一次的经历,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特别是在水下,手脚的阻力很大,如果遇到危险,恐怕也没办法像陆地上一样快速的逃命。
      
       墓道比我想的要大的多,我打高探灯的亮度,又转开手里的防水手电,跟在胖屁股后面,我们几盏灯光非常的亮,一下就照出去老远,一下整个幕道都亮了起来。我看到那墓壁的墙上,果然有三叔说的人脸浮雕,不仅如此,这些人面的额头上面还都刻着一些奇怪的动物,雕的非常精致。我一边游一边看,越看越觉得奇怪,这些动物,大部分都是墓镇兽,但是它们都没有刻上眼睛,看上去有点诡异。
      
       这个时候,我突然看见有一张人脸的额头上,刻的好象是三条蛇眉铜鱼,不由心里一紧,忙拉拉胖让他停下来,然后去研究那块浮雕。
      
       胖正急着往里面走,很不耐烦,也不知道我发现了什么,他转过来看了几眼,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就急的直招手,我让他等等,趴过去仔细看,只见上面有三条蛇眉铜鱼首尾相连的,形成一个环状,每条造形都不一样,我能看出其两条就在我的包里,还有一条三只眼睛的,我从来没见过,不知道这个是提示什么的。那鱼的下面,那张脸和其他的不一样,是一张明显有女性特征的脸,可是因为上面附着了很多东西的缘故,这张脸看上去有点破相。让人不太舒服。
      
       我还想仔细研究一下,这个时候后面的阿宁也催我,我没办法,只好继续向前游去,幸好那雕刻每隔一段距离又会出现,我还能再看上几眼,看来看去,并没有发现更多的东西,只是隐约觉的有个地方有点不对劲。
      
       看着看着,等到我数到那脸孔浮雕第五次出现的时候,才发现了问题所在,我记得第一块石头板上的人脸,眼睛是闭着的,第二块石头板,似乎有点睁开的趋势,到了第三第四块石头板,那眼睛睁的越来越大了,现在这第五块,就已经睁的几乎全开了。
      
       我感觉有点不妙起来,拉住胖,让他不要往前走了,然后拿出水下画板,在上面写道:“墓墙上的人脸,眼睛在逐渐睁开来,我怕有问题!”写完指了指墙壁。
      
       胖摸了摸那脸,摇摇头,写道:“我没有注意,只是些石头浮雕,里面肯定是整块石头,你想的太多了。”
      
       我很坚决摇头,让他把枪端起来,他看我表情严肃,只好照办,不一会儿,我就看到那块相同的浮雕出现在前面,胖被我说的也有点怕,停了下来,先用灯光照了一下。那张石脸的眼睛已经完全睁开了,整张脸面对着前方,眼神正视,看上去有点呆滞,胖照来照去,也没什么变化,就壮起胆走过去,摸了一下,然后对我做了个没事情的手势。
      
       我游过去一看,果然仍旧是整块的石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手指插了插它的两只眼睛,也没有反应,不由自嘲的摇摇头,看来这只是墓穴的设计者玩的一个噱头,用来吓唬可能进来的盗墓贼,或是有什么特殊的寓意,我竟然在这里自己把自己吓唬了一回,真是没什么面。那胖拍了拍我,示意我别想这么多,快点赶路。
      
       我们又继续往前游去,我想起三叔和我说过,他是撞到一个机关,才被吸进那个泉眼里去的,可是这些墓壁都是一个样的,怎么可能找的到他当时撞的那块?
      
       我脑转的飞快,这样一直往前游也不是办法,不知道这个墓道是通到什么地方去的,说不定又是个循环,如果在里面迷路就完蛋了,我心里盘算,三叔能一眼望到最后一个人,应该是一条很长的回廊,刚才我们转了好几个弯,这样的回廊只有两个,这样说起来,找找倒也不是很困难,就是要花点时间。
      
       这个时候,前面的胖停了下来,我一个刹车不住,撞到了他的屁股上,以为前面出了什么状况,忙蹦紧神经,凑上去一看,原来这墓道到头了,前面被一块石头板当住了去路。
      
       这石头板光秃秃的,上面没字也没有浮雕,我摸了好久,找不到什么机关,不由挠了挠头,那阿宁写着问我:“怎么会是死路?”
      
       我回写道:“有巧石机关在这附近,我们找一下,看看有没有松动的墓墙。”
      
       他们都点点头,那胖开始东敲敲,西敲敲,仔细检查了这些人面浮雕。我心里回忆所有笔记上提过的线索,连边上的每条缝隙都用匕首划过,可是没有任何的进展,那石板还是挡在那里,纹丝不动。
      
       我不由有些郁闷,回头想看看胖搞的如何,发现胖竟然在那里发呆,我拍了拍他,写着问他:“有没有什么发现?”
      
       他表情古怪的看着我,写着问我:“海猴长头发吗?”
      
       我不知道他突然问这个什么意思,不由失笑,海猴长没长头发我倒是真没注意,记忆似乎整个脑袋都是光秃秃,全是鳞片。
      
       我如实告诉他,又问他问这个干什么,他指了指墙缝,我顺着他的手指一看,马上看到,那石板的与墓道的缝隙里,竟然飘出来有一缕黑色的头发。
      
       我惊讶的呆住了,这怎么可能,难道在石头板的那一头,靠着个人?
      
       胖胆大,想伸手过去想拉一下,没想到那头发突然一缩,竟然被缩回到缝隙里面去了。胖看了我一眼,写道:“石板后面有鬼。”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十八章 大量头发
      
       水底古墓里发现一屡头发,而且还能动,一般人都会马上想到有鬼,幸亏间隔着一块石板,就算有,他也冲不过来。
      
       没有抓住那缕头发,胖似乎不甘心,拿灯去照那缝隙,想看看后面到底有什么。我胆没他那么大,恐怖片里关于头发的还少吗?就离那个石板远远的,看胖会有什么反应。
      
       他凑上去看了几眼,好象真的给他看到什么东西,疑惑的定了定神,又贴过去再看,这一次他反应很大,突然就猛的一退,像逃命一样拼命游出去好几米,转身对我们拼命的摇拳头,我一开始以为他要打我,随即一想,靠!这不是让我们逃命的手势嘛。
      
       可刚才好象没什么事情发生啊,我反射一样的回过头,只看见那挡路的石头板突然向上升了起来,一团黑色墨汁一样的东西从底下逐渐增大的缝隙里渗了出来,我急退几步,以为是毒水,仔细一看,吓的我下巴都僵掉了,那些黑色的东西,竟然都是人的头发!
      
       那胖看我们反应这么慢,忙游回来拉我们,我们这才醒悟过来,慌忙逃命,这在水下面,越紧张越消耗体力,游的就越慢,我看慌乱没办法把握好节奏,索性学胖一样蹬着墙走,虽然不雅观,但是速度飞快,特别是脚塌实地那种感觉非常好。
      
       我们连蹬了大概二十几步,先到一个转弯处,那胖一把把我们拉住,让我们躲在拐弯后面,示意先看看情况再说。
      
       我们大口吸着氧气,匆匆往后一看,好家伙,后面的墓道里全是头发,黑漆漆一大团一大团,我看到就觉得喉咙发紧,这要多少年没理才能长的这么长啊!胖骂了一声,拿起汽枪,对准那一团黑色的央就射,他大概以为这枪能一下穿透过去,所以当他看到那梭镖快速飞了七米后突然就变成慢动作,然后一下被裹进头发里的时候,脸都白了。
      
       不过那梭镖还是起了点作用,那头发竟然好象还有意识,往后缩了一下,竟然翻滚起来,说那翻滚更像是头发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出来,我们不由警惕起来,那胖又搭上一只梭镖,准备走近点再给他来一下,这个时候,那头发猛然一缩,又猛然一放,这一下,我马上看见从头发的最深处,吐出来一个死人。
      
       那人穿着和我们一样款式的潜水服,有可能那三个的一个。我只看了一眼,就看到他的鼻嘴巴里都是头发,连两只眼珠里都有头发生出来,一看就是窒息死的,现在已经给水泡的肿了起来,非常的难看。
      
       我一看头皮就开始发起麻来,这头发非常邪门,还是快点走,就想拉胖,可抬头一看,那胖竟然不见了,我吓了一跳,忙转头,只见他已经跑去出老远,在那里给我门挥拳头。
      
       我心里大骂,敢情你是自己先跑到安全的地方再来警告我们,忙招呼张秃和阿宁跟上去,我看到那胖还在那里抱怨我们反应慢,立马就给他屁股上来了一脚。胖被我踢的疼了,还不服气,想冲上来揍我,那阿宁忙栏住我们,指指后面,我一看逃命要紧,这帐出去了再她娘的和他算。
      
       这个时候。手上的氧气记震动起来,我低头一看,糟糕,这一路过来,已经过去将近半个小时,我们又呼吸的这么急促,氧气的消耗是平时的几倍,有点过量了。我算一了还剩下的时间,情况可以说非常糟糕,如果还没有进展,我们就必须要原路赶回去,不然氧气就不够用了。可是这么出去,连三叔说的耳室都没有找到,我又有点不甘心。
      
       这个时候,一直游在最后的张秃突然像只螃蟹一样,拉住我们身上的背带,手忙脚乱的窜到了最前面,一把纠住胖,让他停下来,我看到他直鼓眼睛,心说,这人对古墓的构造比我了解,难道竟然给他先找到了什么线索?
      
       果然,他让我们跟着他过去,胖急的直跳,但他刚才表现太差,我们都不去理他,他也没有办法,只好气鼓鼓的跟在我们屁股后面。
      
       张秃苯劣的往回游了几米,指着一块已经有点凹陷进去的墓墙让我们看,原来刚才胖蹬着走的时候,一脚就把这墓壁给蹬到墙壁里去。
      
       我一看就心大喜,往前后比画,这里果然是一处长回廊的末端,那三叔所说的机关十有**就是这里了,不过这机关一开,水就会狂涌进去,三叔当年是带着头盔,所以没事情,我们现在头上只有个潜水镜,一但被卷进急流,难保不会撞的头破血流。
      
       我往后看看,那头发还没有追过来,就想先提醒他们一身,这个时候,那个张秃不知道好歹,突然就一把按了上去。我还没反应过来,一下大量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