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31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没有,在海底有什么不利索或者失误,都可以说是因为海水的关系,到底是土夫又不是海夫,这一块应该不算我的专业范畴,但是要我规划地宫,这难度也太大了,幸好我虽然没实践过,但是理论经验还在。
      
       我想了一下,刚才紧张的心情已经平复了很多,心说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真的不行,就瞎掰几句说这地宫有古怪好了。
      
       那胖看看我,说道:“那就好,一切具备——不过难得来次西沙,咱们今天晚上得好好吃一顿,养足力气,这倒斗可是体力劳动。”说着就跑去找那个船老大,提溜着他,问他船上有什么海鲜没有。
      
       阿宁似乎没什么胃口,靠到一边也不说话了,我倒是独自饿了,一听有海鲜,口水就直接多起来,也跑过去看。
      
       西沙马鲛鱼,马鞭鱼和石斑很多,有人说,西沙的海里一半是水,一半是鱼,所以渔船出去,很少会没收获,在旅游季节,在西沙钓鱼也是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胖连逼带喝,那船老大十分不情愿,还是从渔箱里提出来一条大马鲛鱼,交给一个伙计,说:“拿个鱼头锅出来。”
      
       胖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看船老大哭丧个脸,十分不爽,骂道:“他娘的老又不是不给钱,又不是抢你的。”
      
       不过不爽归不爽,那鱼锅端上来的时候,那个香啊,就别提了,我一下所有的**都变成食欲,以前在城市里,从来没想过会这么想吃一个东西,那胖搀的眼睛都直了,锅还没放稳,就直接一筷下去夹了块鱼皮吃,烫的他眼泪都下来了。
      
       这一锅东西威力实在太大,不知道都饿了还是怎么了,那些个新人全部都围过来,连在仓底下睡觉的张秃都跑了上来,凑过来一闻,直说:“西沙就是好,随便烧个鱼我们那里一辈都吃不到。”
      
       胖一把把他拉远,大骂:“拍马屁归拍马屁,你他娘的别口水喷进去,恶心不恶心。”
      
       张秃一看胖没见过,忙去和他握手,说道:“哎,生面孔啊,怎么称呼啊?”
      
       胖为了很直,看他一眼,问阿宁:“这秃是谁啊?”
      
       张秃一听脸就黑了,用力的说道:“请称呼我张先生,或者张教授好吗?”
      
       胖也不理他,阿宁看气氛不对,接过来说道:“忘记和你们介绍了,这位是张教授,也是我们这次的顾问之一。”
      
       胖一听真的是教授,也不敢太放肆了,忙和张秃握了一下手,说道:“哦,真对不住了,我还真没看出来您是个化人,我就是一直肠,姓王,粗人一个,你别往心上去。”
      
       那张秃一听才勉强笑了一下,说:“这个化人和粗人,都是人嘛,化人还不都是粗人变的,分工不同,分工不同。”
      
       胖也听不懂在他讲什么,只好陪笑,那张秃不识好歹,又问:“那王先生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啊?”
      
       胖一楞,直觉得别纽,但是也不能在化人面前表现的太粗,说道“这个,通俗的讲,我其实是个地下工作者。”
      
       那张秃一听,不由肃然起敬,说道:“原来是公安战士,失敬失敬。”
      
       我一听,忙憋住不让自己笑出来,他娘的着张秃也太罗嗦了,胖看我笑起来,狠狠瞪了我一眼,对张秃说:“先别顾着说话,来,尝两口先”说着就招呼其他人动筷。
      
       我不去管他们,夹起一快就吃,那口感,真他娘的绝了,第一口还没咽下去呢,我第二筷又下去了。
      
       那胖吃了几口,大呼过瘾,又叫着要酒喝,阿宁说道:“这出来打渔的,怎么可能带酒出来。”胖不相信,跑到船仓里一阵折腾,大笑着抱着坛酒出来,那船老大一看,大惊失色,说这是个龙王爷喝的,说着就过来抢。
      
       胖大怒:“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就你这着破酒,龙王爷喝了肯定得把你这船给收了,”说着从自己包里掏出一瓶二锅头来,一把塞给那船老大:“拿着,给龙王爷换换口味!这叫南北酒化交流,看到没,红星二锅头,好东西,你他娘的别不知道好歹。”
      
       那船老大呆在那里,也不知道怎么办好,那胖就当他答应了,一把撕开封口,就给我们倒上,那酒的确不错,是黎苗乡镇有名的椰酒,我们大吃大喝,好一通风卷残云,一直到月亮到头顶上才罢休。
      
       那胖最后一口酒喝掉,打了饱嗝,一拍大腿坐了坐直,说:“各位,咱吃饱了,也该谈谈正经事情了。”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十六章 开会
      
       我看他胖脸色一变,也不由振了振精神,这胖虽然不太靠谱,但是在古墓里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至少在经验方面不知道要好多少倍,我从来没**倒过斗,也不知道是不是都要在下斗前开个动员什么的,就暂且当一回学生,听听他要怎么说。
      
       那胖吃的很多,肚都鼓了起来,拍了拍说:“这海斗,我从来未倒过,事先肯定要部署一下,免的进去的时候手忙脚乱,里面肯定不比旱斗,我也的先看看你们给我准备的装备怎么样。”
      
       阿宁说道:“王先生,那你对这次有几成把握,我们不如先计划一下,心里也有个底。”
      
       那胖摇摇头:“不好说,根据我的经验,这海斗,一是定位困难,二是盗洞难挖,三是里面的情况不明。其这第一第二,我们暂且不去想他,主要是这个第三,这海斗里,不知道有没有粽,若是有,就麻烦了。若是没有,那这海斗也是不过是在水里的一个旱斗而已,轻易就可拿下。”
      
       说起粽,我突然想起三叔和我讲的,那在墓道里碰到的怪物,越想越觉得可能就是今天在鬼船上碰到的海猴,心里不由有点发悚,说:“这有没有粽我不知道,但是可能有更麻烦的东西。”说着就把在鬼船上看到的那东西和这些人说了,其他人早就听张秃添油加醋的说过了,不过那张秃说的重点应该是他如何如何把我和阿宁救下来,我说的就平时的多了,等我说完,那胖就大皱眉头,问:“操,他娘的真的还有这种东西?”
      
       我点点头,说:“很多地方都有这东西的传说,应该不会错。”
      
       阿宁点点头,说道:“我小时候也听过,我还以为大人吓唬我不要到河边去玩。”
      
       这个时候,那船老大插嘴了,他说道:“不对不对,这你们就不懂了噶,这里打渔的渔船,都见过这东西,我告诉你们啊,这东西不是什么海猴,这是夜叉鬼!那都是龙王爷的亲戚,你们现在得罪了它,他肯定要回来报仇的,我看我们还是快点回到岸上去,买头猪回来,请个道士坐坐法事,兴许他大人有大量,还能放过我们。”
      
       张秃一听,就笑了:“我说,船大爷,我都一枪把龙王爷亲戚的肩膀给打烂了,那我启不是孙悟空?”
      
       船老大气的脸都绿的,说道:“你那个样哪里像孙悟空,你就是个猪八戒!”
      
       我们听的都乐了,张秃捏捏脸上的肥肉,大概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像,不由郁闷起来。
      
       那胖笑了一会儿,说道:“既然海底有这种东西,我们肯定得有武器才行,万一那海斗里就是他们的老巢,那我们岂不是跑去送死?我说阿宁小姐,你有没有准备什么渔叉什么的?”
      
       那阿宁说道:“我们是考虑到过这个情况,准备了一些潜水用枪,但是这些枪体积很大,而且一次只能打一发,如果有紧急情况,恐怕也没有什么大作用。”
      
       我知道这种枪,是用压缩气体击发的,有效距离大概才4米不到,幸好还可以当长矛用。不过这枪的长度确实太长,在狭窄的墓道里可能施展不开。
      
       胖不理会这些,大叫:“甭管有没有用,枪这东西不嫌多,能带的都带上,明天下去,我就打头阵,小吴同志就跟在我后面,你和那个秃就在最后,如果我一看到不对劲的东西,就摆摆手,你们就马上停下来,如果我摆摆拳头,你们就什么都别管,逃就是了。”
      
       我们觉得安排比较合理,点了点头,又讨论了其他一些东西,我想想三叔和我提过的经历,列了一些清单出来,让他们连夜先准备好,什么探灯,匕首,火折,密封袋,尼龙绳,登山扣,还有吃的,急救用品,放毒面具,百宝盒,他们准备的比较全,竟然连黑驴蹄都准备了。
      
       吩咐好之后,天都快亮了,那胖说我们不能再谈了,再谈水都下不了,得休息,于是几个人各自找了个地方躺下,那椰酒后劲很大,被海风一吹,我头就重的不行,几下睡了过去,一直到下午才醒了过来。
      
       其他几个人比我早醒,已经都在准备了,我用海水洗了一把脸,这个时候,几个娃人已经从水里浮了上来,一个摘下呼吸器就说:“找到了,肯定就是这个地方,盗洞也找到。”
      
       那阿宁一听,忙问:“有没有进去看看?”
      
       那人摇了摇头,说:“有,但是那盗洞很长,我潜进去一段,没看到底,不敢再进去了,就出来了。”
      
       阿宁点点头,又问了那个娃人几个问题,转头对我们说:“行了,我们准备一下,他们清理完洞口就会叫我们,那洞口里有塌方的迹象,他们会用支架固定一下。”
      
       我们各自去穿潜水衣,我和其他几个都很合身,就胖,肚包不进去,露了肚脐出来,虽然不太雅观,但是好歹是穿上去了,我们检查完装备,把该带的都带上,就一个接一个倒摔进水里。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十七章 头发
      
       那盗洞离船不远,我看到海底给炸出一个大坑,洞就在坑的底部,心说果然是三叔的手段,我们在盗洞四周先搜寻了一下,没有任何坍塌的迹象,看样三叔的技术并没有退步。
      
       我还看到几个石头锚碇,和三叔描述的一样,但也不能肯定就是三叔所说的那些。
      
       三叔规划出的地宫痕迹还在,我和张秃都用心记了一下,看这个盗洞的位置,应该是往耳室挖下去的,那个地方的砖应该比较薄。
      
       我们大概找了5分钟,似乎没有再找下去的必要,那胖对我摆了摆手,意思现在要不要进去了。阿宁看了看潜水表,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的装备不比20年前,都是轻装上阵,我们最后在洞口核对了一下装备和约定好的暗语,确定一切没问题了,胖才定了定神,第一个猫了进去,我们几个打开探灯跟着,一下潜进去五米。
      
       这盗洞很不规则,时宽时窄,我一边游一边看这洞壁,越看越奇怪,怎么看上去不是人挖的,如果是三叔打的洞,他肯定是一个铲一个铲打的很工整,可是现在这那上面的痕迹,乱七八遭,坑坑挖挖,倒像是动物打的洞。
      
       我们艰难的游了有二十多米,洞口进来的光线已经照不到了,这个时候盗洞方向突然一变,竟然垂直挖了下去,我不由有些奇怪。既然还没挖到墓,何必改变方向呢。
      
       苦于没办法说话,我也没办法表达自己的疑问,我们在这垂直的洞口休息了一下。胖对我们做了一个小心的手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