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30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心里非常懊恼,在那里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办法来,我习惯性的转头,想看那怪物还在不在,这不转头还好,一转头,就突然看到一只巨大的东西不知道什么已经站在我的身后,我几乎和它脸对脸就碰上了,吓的我几乎无法控制的大吼起来。
      
       如果你突然回头,看到一个人无声息的站在你背后已经更够恐怖的了,现在看到这么一张狰狞的脸孔,那种恐惧真的无法表达出来,我大叫的同时,人已经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一下贴到舱壁上。
      
       这个时候我已经看清楚这东西的样,脑里闪电般想起一件事情,我小时候听我一个沿海的同学说过,他们村里有一个渔户有一次打到一只奇怪的东西,长的像个人,但是满身都是鳞片,拉回到村里一看,没人知道是什么。后来他们叫来村里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头,这老头一看,吓的几乎没背过去,大叫:“快把它放了,这是只海猴,等一下其他海猴找上来,要出大事情!”
      
       可那渔户一听这东西这么珍贵,就动了歪脑筋了,想把它养起来卖给城里,就对表面上对村里人说放了它,其实把它藏到自己家里去了,结果第二天,那渔户全家都失踪了,村里人觉得不妙,找了整整两天,终于在海边一个悬崖上底下,发现那渔户老婆的尸体,肚都给刨了开来,内脏都吃空了。
      
       那老头看到了就说是其他海猴上来报仇来了,就叫了一个风水先生,在海边上摆了个供台,放了很多猪头羊头,做了好几天的法事才罢休。
      
       我那同学还把那海猴的样画给我看,他平时就很会画这些东西,画的极其逼真,当时就给我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几天没睡好觉,我对这东西的印象很深,现在看到马上就想了起来。只是没想到这所谓的海猴个头这么大。
      
       记忆一闪而过,那怪物并不做出任何的动作,只有很有兴趣的盯着那靠舱壁上的女人,嘴巴里竟然流下口水下来。幸好这婆娘没醒,不然真的恐怕要吓的失禁掉。
      
       我稍微有点冷静下来,按了按背后的舱壁,也是那种很脆的已经腐朽的木板,这个时候我已经有了一个计划,只要我用力往后一靠,就肯定能把舱壁靠出个洞来,那样如果那海猴扑过来,我也有地方能退一下,只是那舱壁里头已经是船尾巴了,里面应该是很多机械设备,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什么东西可以当武器。
      
       我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听到甲板突然发出几声咯吱,似乎又有一个人上了这艘船,正疑惑着,就看见张秃从甲板的裂口里跳下来。这阿呆刚着地就举起手枪,先警惕的看看了那铁门,然后转过来,顿时吓的大叫:“我的妈呀!”,
      
       那怪物听到叫声,一转头就看见了他,突然发出一声极其凄凉的大叫,一矮身就扑了过来。那张秃的应变倒的是非常了得,马上反应过来,往地上一趴躲过了第一击,喀嚓一下拉起枪栓,就是一个枪,那怪物发出一身闷哼,肩膀上已经被打开了花,疼的一下跳到船壁上,那张秃又胡乱开了几枪,弹几乎全打在我脑袋边上,吓的我一缩脖。
      
       海猴非常机灵,一看这枪似乎很厉害,不敢再扑上去,佯装扑了一下了,然后突然几个闪电般的连蹦,越过张秃,直接窜回到那个铁门里。
      
       张秃枪跟着它扫,把舱壁上扫出一排的弹孔,马上水就飙了进来。这下水位上升的更快了,他杀心很重,两枪将那铁门两个门轴打烂掉,然后上去一脚把门踢开,我跟他后面跑过去一看,只见一个船底有窟窿正在不停的往里面进水,那怪物正用力想钻进去,我一看这洞的就知道这必然是当年出事情的时候破口,就是这个口导致了这艘船沉没,不过现在已经被大量的海锈堵的只有碗口大了,那怪物力气极大,张秃刚端起枪,它已经一头撞破一个可以容他通过的口,然后一个猛就扎了下去。
      
       张秃还是不甘心,对着水里又扫了一几枪,这个时候这船整个身体已经发出要断裂的呻吟声,我一看,水已经没到膝盖了。这个地方再也不能久呆,要马上离开。那乃明跑回去摇了摇那婆娘,叫了几声:“宁,宁!”看她没反应。他背起那个女的,一脚踩在我背上,利索的翻了上去。他那一脚,几乎把我踩的吐血,我一下腰就折了一样,那张秃在上面蹲下手,对我伸出手,把我拉了上来。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十四章 永兴岛 改
      
       我刚翻到甲板上,这鬼船就发出一声凄凉的扭曲声,好象某个什么巨大的部分变形了,我看到这船前后变的不在同一个水平面上了,心说不好,忙看了一眼船仓。果然是龙骨断了。
      
       龙骨一断,船身必然回开裂,这么一艘船,一个裂口就已经非常致命了,那水几乎就是飞一样进来,估计不要五分钟这船就彻底没顶了。
      
       那张秃紧张的脸色发白,说道:“我们的船来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再说。”
      
       我回头一看,我们坐的那只渔船已经跟的很近,但是还没有靠上来,船上船老大挥着手,大叫:“你们怎么样?”
      
       张秃背起那个女人,对着那渔船招了招手,那渔船上欢呼了起来,然后发动机器向我们靠了过来,上面几个渔夫在那里兴奋的大叫,真想不明白他们刚才还吓的像团泥一样的样,这些单纯的渔民果然和我们不一样。
      
       那鬼船因为进水,速度已经慢了下来,我们的船靠过来之后,有几个渔民跳了过来,看表情还是害怕,他们手忙脚乱的那女人抱回到船上去。然后赶紧把那锚搬回来。那个船老大大叫:“开船开船,我们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船老大让我们把那个女的放到地上,示意我扶住她,然后将她的头发撩了起来。
      
       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看到那东西的时候,还是吸了口冷气,只见她那头发里面,蜷曲着两只枯手。现在看来,这两只手也并不是很长,皮肤都已经有点石化掉了,末端长在一团肉瘤的下面,最恶心的是,肉瘤上竟然还隐约长了一张小的人脸,那脸不知道通过什么原理,紧紧吸在那女的后脑上。
      
       船老大看到这些表情凝重起来,先是给那个东西磕了几个头,然后从他口袋里掏出一把什么东西,就撒在那小脸,那小脸突然就尖声一叫,扭曲起来,他马上抽一把刀,小心但迅速的插到肉瘤和头皮的间,把那肉瘤挑了起来,然后用力一扯,扯了下来。
      
       那东西掉到地上,扭来扭去,吓的边上看的人都往后退了好几步,几下工夫,就融化成一团糨糊一样的东西,顺着甲板上的缝流下去。我从来没见过这东西,问:“这是——?”
      
       他把刀放到海水里洗了一下,轻声说:“这是人面臁,是那艘鬼船上的冤魂,要用牛毛撒在上面就行了。”
      
       我看船老大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对自己当初接下这个生意感到后悔了,嘴巴里一直嘟囔着什么,检查完那女的头发里再没其他东西手,就招呼手下往后舱里走。不一会儿,船就开动。
      
       这个时候海面上已经平静了下来,天上的黑云虽然还在,但是已经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阳光从那云和云的缝隙里照射下来,天空显的非常的魔幻,看样这他娘的风暴,总算是敖了过去。
      
       我们把那女人安顿好,船老大就爬到船的顶棚上,我知道他要去看着四周的海面,那海猴报复性极其强,不知道会不会跟着我们找机会报复。不过西沙的水很清,光线好的时候能见度有40多米,如果有东西跟着我们,肯定一眼就能看见,所以我也并不是很担心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这些人忙碌起来,都不理我开始跑来跑去,我因为刚才那一下体力消耗的非常厉害,现在人一静下来,就觉得昏昏欲睡了,我找了块比较软的地方靠下来睡了一会儿,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太阳已经西下,我们的船正贴着一个岛的海岸行驶,我看到非常漂亮的白色沙滩,就是看上去那些沙比较粗,可能踩上去并不舒服,而我们前面就是一个码头,看样有点要靠岸的感觉。
      
       我一直以为会直接到下一个探点去,没想到还有靠岸的机会,随口问了一句话:“我们现在要去什么地方。”
      
       旁边一个人回答说:“我们去永兴岛,接几个人。”
      
       我转过头,看见那女人就坐在我边上,脸色已经恢复了过来,似乎也是刚刚醒过来的样,我对女人没什么抵抗力,看她病秧秧的样觉得还真是有点味道,笑了笑问她:“去接谁?”
      
       她指了指远处码头上,隐隐约约一群背着旅行包的人,说:“就是他们,几个潜水员,还有一个和你一样的顾问,我想你肯定认识的。”
      
       我使劲看了几眼,也觉得其一个胖的体形有点熟悉,但是想不起来是谁,这个时候,一个船夫已经站在船头,叫起来:“哦累累!做好准备,我们在这里!”
      
       那胖转过头来,大骂:“哦你个头啊,让胖爷我在这里吹了半个小时的西北风,你们他娘的有没有时间观念?”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十五章 胖子
      
       船到码头,并没有减速,那胖几天不见就肥了一圈,不过身手照样可以,和那群人一起纵身跳上了船,他惯性最大,往前跑了几下才定住,看到我,开心的大笑:“小同志,你也在这里啊,看来我们的阿宁小姐面还是很大的嘛。”
      
       那女人勉强对他一笑,看样他们还有点熟络,我对这个胖的评价一向是毁誉掺半,他现在的到来,我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哀,不过想起他在鲁王宫的举动,几次都差点把我害死,不由有点头痛起来。
      
       他把行李往甲板上一扔,就坐到我们对面,敲着背说:“这一路把我赶的,你们***也催的太急了,对了,那地方找到没有?”
      
       那个叫阿宁的女人摇摇头:“还剩下最后一个点,不出意外应该就是那个地方了。”
      
       那胖说:“我可和你们说过了啊,胖爷我什么寻龙点穴,探穴定位通通不会,你们地方找到了再通知我下去,要是找不到可不能怪我,钱我可照收啊,江湖规矩,你们南蛮得入境问俗。”
      
       阿宁头痛的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不会,已经安排好了,具体定位的事情,就由吴先生负责。”
      
       我本来心情比较放松,一听就蒙了,我负责,我拿什么负责?我连一铲都没下过呢,忙说:“我负责?你们不是知道那海斗在什么地方吗?”
      
       她说道:“只能估计出一个大概的方位,如果能找到盗洞最好,找不到的话,实际的定位和判断地宫的形状,还得靠你,我们手上只有一些故纸堆的资料,不可能代替土夫的经验的,你三叔很精明,这些资料一点也没有留给我们。”
      
       我背上全是虚汗,看来今天晚上也不用睡觉了,得好好回忆回忆爷爷当年教的那些东西,不然,一但到了那个地方,马上就要出洋相了。
      
       下铲我是一点问题也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