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25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脾气,话都说成这样了,要再磨下去也磨不出个什么来,不敢再说什么,不过这故事听了一半,总觉得下面的才是重点,心里实在是痒的难受。
      
       我对三叔说道:“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你能不能把那铜鱼的事情讲的详细点,你不是说当时有一些头绪吗?要是能找到当时做研究的专家,现在去问问他们,不就能知道他们当时研究出的,是些什么东西了吗?”
      
       三叔听我一说,微微一怔,说道:“这倒也是个办法,可那时是八四年,二十年了,那些老专家还不知道在不在世。”
      
       我忙说道:“不找老专家,找他们的助手也行啊,就算当年他们的助手都有四十好几,现在也不过十几岁,说不定还没退休,以你的关系,肯定能找到。”
      
       三叔叹了口气,摇摇头:“那次项目结束之后,我们都各奔东西,后来就没什么联系,偶尔见面也只是一些学术上的交流,他们之有很多人我连叫什么都不知道,要找起来谈何容易。”
      
       三叔说完这句之后,突然好象想了什么,眉头一皱,“噫”了一声。
      
       我一看似乎还有下,便给他倒了一杯茶,看他如何继续。
      
       三叔点上香烟,眯着眼睛想了很久,对我说道:“西沙考古过去这么久了,大部分琐碎的事情我都忘的差不多了,只是你刚才说起来,我才略微回忆了一下,正好给我想到一件事情,非常的奇怪。”
      
       我问道:“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他对我说道:“我也不能肯定,不过刚才想起来,一起和我出海的那几个年青专家,有一个人,好象长的和那闷声不响的小哥很像!”
      
       我一听就笑了出来,对他说道:“三叔,这怎么可能,他那个时候肯定才出生没多少时间,怎么可能和你做同事!”
      
       三叔仔细的回忆着,眉头越皱越紧:“我也知道口说无凭,不过我们出海前拍了合照,看一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三叔打电话给家里,让他的佣人把他夹在老影集里的几张大合照扫描过来,五分钟后,一封email就发到了三叔的手提电脑里。
      
       照片是黑白的,他们第二波出海的专家大概只有十个人,前面是蹲着,第二排是站着,背景是在一个军用码头,边上还有几个海军,这张照片估计他很久没看看,发黄的很厉害,几个角上还出现了霉斑。
      
       我放大比例来观察照片,里面蹲在第一排间的就是年轻时候的三叔,而他后面站的那个人,好象有点熟悉,我仔细一看,还真有点像…。
      
       不对,好象不只是像。
      
       我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看,马上,我就觉得自己给人仍进了冰窟窿里,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这眼神,这表情,我的天啊,太像了,这人简直长的和闷油瓶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闷油瓶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这么多年一点都没有变老?
      
       难道二十年在西沙的那次考察,真的和鲁王宫有着关系?这有怎么可能,两件空间和时间上相差这么远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有联系。
      
       闷油瓶本来就已经够神秘了,这样一来,他的身份就更加的扑朔迷离了,围绕着他的无数迷题,一下就坠入到更加匪夷所思的境地里。
      
       三叔疑惑着看着电脑屏幕,突然,他神经质地站了起来,大叫了一声:“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他一边叫着,一边拿起行李往外跑走,我莫名奇妙,忙追出去问他:“三叔,你干什么去?”
      
       他对我大叫了一声:“我要再去一次西沙,你照顾好潘,千万不要跟来!”
      
       第二卷 怒海潜沙 第三章 英雄山老海
      
       三叔走的非常匆忙,就随便拎了个箱,把他的手提电脑,衣服和一些杂物都留在了这里。
      
       他平时为人非常的谨慎,这样的情况,说明他走的时候人已经失去理智。
      
       我在他走后几天里一直在想,他在最后到底明白了什么,在我看来,这么复杂的事情,不可能有什么解释,只能是一个迷。除非还有什么东西是我不知道的。
      
       可惜的是,我对那件事情的了解只限于三叔的口述,不尽不实,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只得作罢,很快的,我就慢慢将这个事情淡忘了。
      
       后面几天,我白天窝在房间里看电视,晚上去洗脚按摩,过着神仙一样糜烂的日,这样的生活一直到宾馆洗脚心的服务员上来和我结帐单,才被迫断。
      
       这里的消费虽然不高,但是我们习惯了签帐,不知不觉,也已经欠了万多块的帐。
      
       做为一个店家,可以容忍你欠万块钱的帐,已经是很给你面了,我无法推辞,只好开出一张支票,把这张帐单打发了。
      
       这样一来,我身边的钱,一下就所剩无几了,我自己倒还好,最多搬到个差点的酒店去住,只是潘在医院里医药费,实在是个很大的数目。
      
       我在房间里来回的走来走去,正烦着呢,突然看到那金缕玉棺套,还在躺在一边的包里。
      
       三叔对这东西是爱护的不得了,还用油纸报了四五层,我看着,就突然产生一个比较冲动的念头。
      
       我想找个古玩市场,把这东西卖了,然后整点钱救急,一来,这东西太烫手,放在身边不安全。
      
       二来,现在钱字一个火了,我被人赶出来事小,潘给人断了药可就麻烦了。
      
       我想着下到大堂去问服务员,问出了几个地名,然后自己打了个的士,就在济南转开了。
      
       济南比较大的古玩和书法制品的集地,就一个英雄山,这个市场有点年头了,里面人很多,比较嘈杂,不过听说假货居多。
      
       我背着那死沉的玉棺套下了车,寻思着找一个大点儿的门面,这东西不是一般人能买的起的,那些大店必然有联系一些比较大的客人,可以托他介绍。
      
       至于这个东西的价值,我心里也有数,我在回来的路上和三叔讨论过这事,三叔说也就是百来万,这种东西有价无市,一是很难有人肯买这么贵的东西,除非是老外,可这个东西又太大了,不要带出境外。
      
       我对于国宝外流非常反感,心里盘算着最好能找一个爱国的企业家,半卖半送也可以,国宝当然要放在国人房里。
      
       我在市场里东张西望,没走几步,突然就瞄见一个铺的橱窗里,放着一只青铜的香炉,上面有一个些铭刻的人物造型,第一眼看上去,有一点古怪。
      
       这东西我还是第一次见,就俯下头想看仔细点,这个时候那老板就出来了,说:“哟嘿,您挺识货,不过可惜了,这东西我们不卖,放这儿是压场的,您是哪里的合伍(道上的朋友)啊,要不看看其他的?”
      
       我一听他的口音,还是个京片,看说话的意思,应该和土夫有一些联系,就拍了拍自己的包,做了一个暗示的收拾,表示有东西要出手。
      
       他打量了我一下,露出一个轻藐的表情,大概是觉得我这个样太年轻了,不会有什么好东西,就朝里面挥了挥手,让我进去谈。
      
       我进去之后,有个挺漂亮的小姑娘给我倒了杯白开水,然后那老板就笑道:“小伙,有什么东西想出手啊?这个一般的货色,我们可不收的啊。”
      
       我看了一眼他铺里摆的东西,倒也不假,几乎都是价值连成的珍品,点头道:“我有一套玉,想给老板你看看,大概能值多少。”
      
       他失笑道:“玉,还是一套,真是闻所未闻,好,反正今天没什么生意,我来看看。”
      
       我有心炫耀,就把玉棺套拿上来,露出一个角给他看,这行家不是行家,看表现就知道了,他一看脸色就变了,然后用手一摸,整个人都几乎要跌倒。
      
       我二话不说又把那玉棺套塞回去,笑吟吟的看着他,说道:“这玉怎么样?”
      
       他起身把铺的卷帘门给拉了下来,把那个女服务员打发走,然后亲自把我那杯水倒了,给我换了另一杯茶上来,我一闻,操,上等的铁观音啊,这待遇也上的太快了。
      
       他搽了搽头上的汗,说:“不知道这位手艺人怎么称呼啊?”
      
       我一看,这人果然不是单纯的古董贩,这反应这样快,一眼就看出这东西是倒出来的,也不由要表示一下,客气的一笑:“敝姓吴,老板怎么称呼?”那人说:“您叫我老海就行了,那吴师傅,你这东西,打算出手,还是让我看看?”
      
       我说:“当然是出手,这东西,放在身边有点烫手”
      
       他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下,问:“全不全?”
      
       我点点头:“一片都不会少你的,刚出锅,还热火着呢。”
      
       他坐来下,轻声说:“那吴师傅,我是个爽快人,我敢说你这东西,这整个英雄山,就我敢收,不过这东西我再正儿八紧的和你抬杠也没必要,宝贝是讲不来价格的,你就和我说个心里话,多少肯放,我给你打个电话问问我朋友去。”
      
       我想了一下,心说怎么样也来要个一百万,大奎家里得给个30万,潘住院最起码也得20万,那胖早就留了话,东西卖了钱给他汇过去,这样一个人也就分个10万多点,想起自己用命搏回来的,不由又觉得太少。不过三叔说了,倒斗就是这样的事情,不然为什么倒了一个又一个,给你倒一个斗你能带出来的东西再珍贵,这没人买还是垃圾,所以太好的东西他都不拿,拿了也卖不掉。
      
       我估计着100万差不多了,对那老海做了个一的手势,他不由一喜,忙点头说没问题。
      
       我一看有点郁闷,难道报低了?
      
       他让我等着,自己躲到角落里轻声打了个电话,打完后开心的脸都红了,说:“成了!成了!吴师傅你运气好,这东西还真有人等着要,这100万不高,200万不低,我给你报了个120万,你看怎么样?”
      
       我一听,比我预计的多了20万出来,也无话可说,要说吃亏也是自己找的,于是点头答应成交,又问他介绍费怎么算。
      
       他笑了笑,说:“不瞒您说,那边已经多预备了点给我,这120万您就收好,咱们第一次买卖,就当交个朋友,下次有这种东西,就别往别人家问了,直接送我这儿来,你要多少价,我都给你往上抬个20%,要知道,我背后的主顾,可是大大的有钱。别人不敢收的东西,他都敢收。”
      
       他看我有点着急的样,忙说:“您坐一会儿,我给你预备钱去,这120万,别看我这铺小,帐上还不缺,我先垫给您。”
      
       我正愁这钱怎么收,看他这么爽快,正合我意思,就点头说道:“那敢情好,我正需要急钱。那就麻烦了。”
      
       老海点了点头,叫了一声,把外面那小女孩叫了进来,打发她去取120万的现金支票。
      
       那女孩吃惊的看了我一眼,也没有多话,就跑了出去,老海又道:“吴师傅,您这一回,不可能就倒出这一件东西啊,是不是还有好东西留着啊?您要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