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_第15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15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还挺好学,那我就学孔老二悔人不卷好了,你听好,要分辨这七星疑棺,并不是没有办法!但是,我们行有行规,一般人倒斗遇到七星棺,都会扣几个头自觉退出去,老祖宗不会怪罪。以前兵荒马乱的年月,一些搬山道人衣食无靠,实在没有办法,终于破了规矩,那时候有个高人,就想出一个办法,破了这个局,那就是用两根撬杆,棺材翘起一角,然后在棺底凿穿一个小孔,用一个铁勾探入,看看勾出来的东西是什么,这样一来,就可以判断这棺材里到底是什么。”
      
       我不由感叹,这盗墓者和设计者之间的斗智,真的是可以写一部书了,那胖突然很神秘的凑过来,对我说:“但是这里的七口石棺,恐怕都是假的,恐怕这个鲁王墓,都是假的。”
      
       他又用狼烟照了照我们刚才掉下来的那个石道口,看看没有什么东西爬过来,才继续到:“本来我是怎么也想不通这一点,但是当我掉到这个石道迷宫里的时候,我突然间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西周墓。”我大吃了一惊:“难道这里不是那些工匠挖的逃生通道。”
      
       这个时候潘在角落里骂了一句:“我早和你说了,这里怎么可能是逃生通道,你见过谁把逃生通道挖的像的迷宫一样?谁会有这么好的兴致?”我大大的迷惑,心里似乎想到什么又抓不住重点:“怎么可能有人会把自己墓穴修在别人的墓穴上面?这不是想断绝孙吗?”
      
       胖摸了摸嘴巴,说:“你也是个倒斗的,自然知道风水这些说法,我们这些倒斗的人是最不削的,这风水除了指导我们倒斗外,我真看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用处。这风水是门学问,但是是古人的学问,死人的学问,和我们这些社会主义大好青年是不相干的。”他特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而且,这把自己葬在别人的墓的里的,风水也有这么一说,好象是叫。。叫。。。叫什么。。。藏龙穴,反正就是类似一个名字,这些肤浅的名字我们就不要去管他,反正把自己葬在别人的墓穴里,只要你命理配合,布置得当,也是非常有可能的,所以,那鲁殇王的棺材,必然就藏在这西周墓里,绝错不了!”
      
       潘听了他这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怎么,就你这熊样,你也能懂风水?”
      
       那胖大怒:“什么懂不懂的,如果我不懂。。。我怎么能知道。。这么多东西?”潘哈哈大笑,但是一笑伤口就疼了,不由唔着肚,说到:“也不知道你哪里听来的这些胡说八道,你要是真懂风水,你带我们走出这个迷宫去?我可以是转了7,8个圈都找不着路。”
      
       我听潘说起来,便想起了一件事情,问道:“对了,当时你们怎么丢下我自己跑掉了,你知道我几乎被吓死!三叔他们呢?”
      
       潘艰难的直了直身,说:“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时候那小哥去追那这个死胖,虽然三叔让我不要追过去,但是我心想那小如果紧张起来,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而且,有件事情我没和你说,我总觉得这小跟着我们过来,目的不单纯,我不是很相信他。也想去看看,所以我就跟上去了。”他皱起眉头,很迷惑的说:“我跑了几分钟,突然看见前面的墓道里有什么东西,我拿灯一照,那东西就嗖一下不见了,我就有点紧张起来,就走到那个地方,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那石头和石头的缝隙里,好象夹着一只五指一样长的人手。”
      
       胖一惊,嘴巴动了动,好象想说什么,但是他最终没发出声音来。
      
       潘回忆着那个时候的一切细节,说道“于是我就凑过去看,你知道我这人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大便也想尝一把,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后怕,我真没想到那只像手的东西,竟然突然就冲了出来,一把就卡住我的脖,那力气大的,几乎要把我卡窒息了,我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办,幸好身上还有把军刀,我一边手脚乱登,一边去割那手,发现这手的手腕细的吓人,几乎就比那手指粗一点点,也不知道它的力气是哪里的,我一刀下去,就划了一道很长的口,那手马上就松手了,缩回到墙缝里去了。”潘摸摸脖:“我想***,这墙后面肯定有蹊跷,就去查这墙,我左敲敲,右踢踢,突然不知道按了什么东西,妈的整个人就掉下去!”他拍了拍墙,“以后你们也知道了,我掉到和这里一样的一个石头室里,然后发现了石道,幸亏老身手好,跳了半天,终于跳了上去,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碰到小三爷。”
      
       “那这么说,你也不知道三叔他们的下落?”我叹了口气,潘显然也刚刚知道三叔他们失踪了,也露出了非常忧虑的神色。我转向胖,问他:“死胖,那你是怎么下来的?你给我说实话,那鬼东西是不是你招惹了出来的?“胖说道:”哎,你要这么说那我真是比苏三还冤了,我跑到那地方时候,那个不知道那里冒出来老头已经把那怪物弄出来了,跟在我后面那小看到了,叫了声糟糕就转头就跑,我一看,如果要我和那怪物拼命,估计也不是没有胜算,但是革命的火种还得保存啊,而且组织上给我的任务我还没完成呢,于是我也转头就跑。跑了一会儿,我看见那小哥在我前面停下来,叫我站在那里,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情呢,他一脚踢了一下墙壁,我就掉下来了,我还以为他要救我呢,没想到下面这么多虫,娘的。“说到这里,他看了看四周,好象惶恐又有虫爬出来咬他一样。
      
       潘看了我一眼,说:“你看,这小好象对这个古墓非常的了解,非常的不简单。肯定有问题。“我一直觉得那闷油瓶不错,因为只要有他在,我就觉得很有安全感,但是潘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这一路上来,那家伙好象知道的太多了,好象什么他都能料到一样。不由也怀疑起来。在我包里还有胖那里找来的几块压缩饼干,我想起来也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于是拿出来大家都吃了一点,潘吃的很少,说万一他肠已经穿了,吃多了也是漏出来,还是留给我们吃,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他这么一说,虽然胖很想吃也不好意思吃多了。我又把我碰到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一遍,人也逐渐放松了下来。
      
       我们沉默了一段时间,又聊了点别的,胖说这么干坐着也不是办法,要不我们还是进那个石道碰碰运气,潘也这样想,于是我们决定再休息一下,然后出发。
      
       我迷迷糊糊的打了个沌,半睡半醒之间,突然看见胖在朝我挤眉毛弄眼睛,我本来就觉得这个胖非常的不靠谱,有点精神分裂的感觉,你说谁能在个古墓还能想出来头上套个瓦罐吓唬人?这种人不是胆太肥就是脑太瘦。现在我们这里一个人身负重伤,3个人不知去向,这种环境下他竟然还能有兴致朝我做鬼脸,要是我还有力气,必然冲上去给他一下。
      
       但是,这个时候我发现就连潘也在朝我挤眉毛弄眼起来,我想:吓,神经病也能传染?就见他们两个人不停的拍自己的左肩膀,嘴巴一动一动,好象在说:“手,手!“ 我看他们头上冷汗都下来了,觉得奇怪,于是看了看自己的手,没什么异样啊,难道是我的肩膀,我很随意的转过头去,突然发现我肩膀正搭着一只绿色的小手。“
      
       第一卷 七星鲁王 第十七章 洞
      
       那只小手,五只手指都一样长,手臂极细,和潘形容的一模一样,十分的恐怖,胖一个劲的向我做手势,叫我不要动,我其实并不是非常害怕,如果一个人一下遇到突发事情太多,反而会变的冷静起来,我这个时候反而觉得有种在被恶作剧的感觉。突然间觉得非常厌烦,真想一手抓住那手狠狠的咬一口。
      
       当然理智还是让我呆在那里不要动,胖用潘的枪,去挑那只手,想把那手挑下我的肩膀,那枪刚伸过去,那手就像一条蛇一样,一把就缠上了那枪,直接就往后拉去,胖那肯放手,大屁股一抖,和那手拔上河了。
      
       我忙上去帮手,胖一个人劲就很大,再加上我,竟然也只能和这细细的手臂打个平手,眼看我们快坚持不住了,潘一扬手,把军刀扔给胖,胖骂了一句,刀从下往上狠命一割,在那手上刮下一块皮来。那断手的突然就放手,狂甩着逃进了黑暗,那动静,我竟然觉得看上去非常像一条蛇。这一下我和胖双双吃不到力,都摔了个四角朝天。
      
       胖一个肥猪打挺跳起来,追过去一看,原来那里有一条非常深的勾缝。他使劲往里面挤了挤,虽然里面还挺宽敞,但是入口太小了,他的体形根本爬不进去,他丧气的一挥手,恼怒的用手去掰那些石砖,没想到,这石头墙壁看上去非常的结实,竟然这么容易就给他掰了下来,他忙说:“快看,原来这里有个大洞!”
      
       我们凑过去,胖用狼眼一照,里面果然是别有洞天。这洞黑糊糊的,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去,我们真是没有想到,这墙壁的黑暗处,竟然藏着一个非常小的通道,难怪上次那些尸蹩可以神出鬼没。
      
       潘摸了摸那洞的表面,纳闷的说:“看样是人工挖出来的,难道是给那些尸蹩活动的通道?”。
      
       “你说这些尸蹩就在里面?”胖本来想钻到那个洞里去看看,一听潘这么说,不尤犹豫起来,潘轻声说:“不用怕,刚才那小哥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我把他身上的血抹在自己手上了,你看,”他指了指手上一块血污,“你们用点口水往自己脸上也涂点,肯定管用!“
      
       我不由失笑:“你***也太缺德了,人家至少还救了你的命呢!“
      
       潘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那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血滴到地上,总觉得不要浪费。“胖也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问:“怎么,那小兄弟的血这么厉害?”
      
       我们两个都点头,把在尸洞里的情形和胖一说,胖顿时对潘手上的那块血非常有兴趣,赞叹说:“那敢情好,以后我去倒斗,也可以威风一下,妈的,谁要是敢吹我的蜡烛,我就让他跪在棺材板上。”说着,好象恨不得把潘手上那块血剜下来一样。
      
       潘对我说,“这小洞不知道开这里到底是什么用意,不过既然我们走不出那石道迷宫,我想这里也是个希望。要不我们进去看看?”我看了看这个阴风阵阵的小洞口,只能容纳一个人,觉得毛毛然进去有点不妥当,但是如果没有行动,那也只能在这里等死,于是点头表示同意,那胖把自己的皮带脱下来,绑在自己脚上,对潘说,“你就拉住这皮带,我在前面开路。“
      
       说完二话不说,一猫腰第一个进了洞,然后潘拉住那皮带,也进了去,我看他们消失在黑暗,咽了口吐沫,叫了声上帝保佑,然后心一横,也钻了进去。
      
       胖在前面爬的极慢,有的地方他几乎就过不去,一定要先运一下气,把屁股缩小了,才能通的过,潘在后面被拖的也辛苦,而且直接对他的屁股,对胖说:“你可千万别再放屁了。“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