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14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手上已经全是伤口,我知道他是要我们把他打死。
      
       那胖不忍看下去,一咬牙,大叫了一声“兄弟,得罪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那顶上又是一声机关响,又一个人从上面跳了下来,注意,这个人是跳下来的,不是摔下来的,所以他落的时候很稳,但是落地的份量非常重,他一躬身缓冲,单手撑地,呼了口气,那些尸蹩先是一楞,突然间就像疯了一样到处乱撞起来,拼了命的想远离这个人,原本像潮水一样涌过来的这些大虫,这个时候同样像潮水一样退了下去。消失在墙壁上的几处钩穴深处。
      
       我仔细一看,不由大喜,这人不就是闷油瓶吗?那胖也惊叫了一声:“天哪,这家伙竟然没死!”。然而我盯睛一看,又觉得不妙,只见他上身的衣服已经悉数破光了,浑身上下都是血,看样受了比较严重的伤。闷油瓶瞥见地上已经奄眼一息的潘,忙上去一把把他背了起来,我们一看有救了,赶紧伸手下去,一人拉住潘,一人拉住闷油瓶,把他们拉了上来。
      
       这真是沧海变桑田,绝境逢生,刚才还是十死无生的境地,现在就突然形式逆转,我们匆忙想检查潘的伤势,然而闷油瓶一摆手,说:“快走,它追过来了。”
      
       虽然我还没有领会他话的意思,但是那胖已经跳了起来,看样非常的感同身受,他一把背起潘。我捡起潘的矿灯在前面开路,四个人就直接往看石道的深处跑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已经分不清到底转了几个湾,闷油瓶拉住胖,说:“行了,这里的石道设计有古怪,它短时间应该追不过来。”我们停下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汗流浃背,我忙问他们说的那个是什么东西,闷油瓶叹了口气,也不回答我,直接把潘平放在地上,我一想对,现在最重要的是看看潘的伤势如何。
      
       潘这次真的是伤的非常严重,几乎浑身都是口,如果用绷带把他包起来,就算有足够的绷带,他也变成个木乃伊了。我看了看,幸运的是,大部分的伤口都不深,但是他脖和腹部有几处几乎可以致命,看样这些虫非常善于攻击人柔软的地方,我想起先前让我摸到手的那尸体,也是腹部被咬的最厉害。
      
       闷油瓶用手按了按他的腹腔,抽出了他腰间的黑金古刀,说:“帮我按住他。”
      
       我大惊,有一股不详的预感,忙问,“你要干什么?”
      
       他盯着潘的肚,就像一个屠夫在看他的牺牲品,他用他那两只奇长的手指在他伤口附近划动,一边对我说:“他肚里钻进去了一只。”
      
       “不会吧”我怀疑的看着他,然后看了看那胖,那胖已经按住了潘的脚:“从你们的表现来看,我相信他多一点。”
      
       我只好按住潘的手,闷油瓶一刀挑起他肚上的口,然后用他手指以闪电般的速度插进他的伤口,一探,一勾,夹出一只青色的尸蹩,这几个动作速度已经是非常的快了,但潘还是痛的整个人弓了起来,他力气极大,我几乎按不住他。
      
       “这只窒息死在他肚里”闷油瓶把虫尸一扔:“伤口已经太深,如果不消毒,可能会感染,非常麻烦。”
      
       胖从那枪里取出那颗光荣弹,说:“要不我们学学美国人民的先进经验,把这颗光荣弹用到真正需要它的地方,我们把弹头拧下来,用火药烧他的伤口?”
      
       潘一把抓住胖的脚,痛的咬着牙骂道:“我又不是枪伤!nitama想。。想我烧断我的肠啊?”他从他裤口袋里取出一捆绷带,上面还有血迹,看样是他头上的伤口拆下来的,说:“幸亏没仍掉,先给我绑上,绑紧点,这点伤不算什么!”
      
       胖说:“这年头不时兴个人英雄主义了,同志,你肠我都看见了,你就别死撑了。”说完就要动手,我和闷油瓶忙拦住他,我说:“别乱来,弹烧到他的内脏就完了。还是先包起来。”
      
       胖一想也对,我们手忙脚乱的帮潘包好伤口,然后又撕了我的衣服上的几快布,在外面又裹了一层,潘疼的几乎要晕厥过去了,我看他靠在墙上喘气,不由非常感动,要不是我把那个火折弄掉了,他也许就不至于弄成这样了。
      
       这个时候,我想起一件事情,问胖:“对了,你***到底是谁啊?”
      
       那胖刚想说话,闷油瓶做了个不要发出声音的手势,我马上就听到了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声,从走道的一边传了过来。
      
       第一卷 七星鲁王 第十五章 屁
      
       胖举起那只有一颗光荣弹的短枪,示意闷油瓶,意思好象是:要不,咱就和它拼了?闷油瓶一摆手,不同意,然后让我们学他的样,捂住鼻,他自己一手捂住潘的鼻,一手关掉矿灯。
      
       马上,我们陷入了绝对黑暗之,四周除了那恐怖的咯咯声,就是我自己急促的心跳。这一段时间里,我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那声音身上,我听到他越来越近,空气也出现一股非常奇特的腥臭。
      
       我害怕的几乎要窒息,听着声音越来越清晰,就觉得自己好象是一个在等死的死刑犯一样,突然,在我一个恍惚间,那个声音突然听不见了!我心里一抖,难道它发现我们了?
      
       过了足足有5~6分钟,一声极其阴森但是清晰的“咯咯“突然出现在我们身边,那么的真切,我的老天,几乎就在我的耳朵边上!我顿时头皮发炸,死命按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来,冷汗几乎把我的衣服都湿透了。
      
       这几分钟真是极度的煎熬啊,我脑里一片的空白,不知道最后等待我的是死还是活,过了又大概30秒,那声音终于开始向远处移动了,我心理一叹,我的姥姥,终于有一线生机了。突然,“扑“一声,不知道哪个王八蛋竟然在这个时候放了个屁。
      
       那个声音突然就消失了,与此同时,矿灯光亮,我马上看到了一只一张巨大的怪脸几乎就贴在我鼻上,两只没有瞳孔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我的眼睛,我吓的一个列界,倒退出去好几步,这个时候,闷油瓶大叫一声:“跑!“。胖看似笨拙,其实非常灵活,一下一个就地打滚把潘背起来,撒腿就跑,我跟在他后面,一边大骂:”死胖,是不是你放的屁!“
      
       胖脸通红“靠!你那只眼睛看见胖爷放屁了!“
      
       我真是懊恼,:“我说,你***真是个灾星!“,这个时候,突然就听到前面的胖大叫:“啊~~~~~~~~~~”
      
       我一惊,刚想问他啊什么,突然脚下一空,也啊的大叫了一声,原来刚才没有拿矿灯,又转了几个弯,基本上看不到东西,这个时候脚下的路好像突然间没了,我看不到下面,不知道有多深,就觉的好象正掉向无底的深渊。
      
       不过那种感觉很快就被屁股上的巨痛取代了,正晕旋间,突然一阵闪光,胖打亮了他的狼眼手电。我一看,这里又是一个石室,非常的简陋,和我们刚才大战尸蹩的那个非常类似,但是因为大小不同,我知道绝对不是同一个。不过胖这个时候非常紧张,说:“真是冤家路窄,该不会这里又招虫咬吧?”
      
       我想有闷油瓶在,至少虫不用怕,回头一看,靠,他竟然不见了!难道和我们跑叉了路了?我急忙回忆了一下,发现原来刚才混乱间,我根本就没注意他是否跟着过来。我转念一想,那怪物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怎么能任由我们跑掉,肯定是他在后面帮我们挡了一下,这样真不知道他凶多吉少了。
      
       心里越想越觉得非常不妙,这样下去,迟早是个死啊, 那胖检查了一下四周,然后把潘放到角落里,自己也坐了下来,揉着屁股说:“对了,我得问你事情,你们是不是也来找鬼玺的?”
      
       我一听莫名奇妙“难道,真的有这个东西?”
      
       胖仔细听了听,似乎并没有东西追过来,轻声对我说,“怎么?你们什么都不知道,竟然敢下到这个墓里?你知道不知道,这个鲁殇王,他是干什么的?”
      
       我一听,似乎能从他嘴巴里掏出点什么来,便问:“他不就是个小诸侯王吗,只是听说能借阴兵打仗。”
      
       “屁”胖很轻藐的看了我一眼:“我和你说,这个所谓的鲁殇王,那所谓的借阴兵打仗,其实都是一个迷天大谎,这个古墓里暗藏的玄机,如果我不告诉你,你猜破了头也猜不到。”
      
       第一卷 七星鲁王 第十六章 小手
      
       我这几年做古董和拓本生意积累了不少看人的经验,这一行最考你眼力,就是要会看东西,又要会看人,我一看这个胖,就不是个实在人,想从这种人嘴里打听消息,说好话不如激他,于是装做根本不相信他的样,说:“说的和什么似的,你要真知道,你能和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在这里乱撞?”
      
       胖果然就什么了,拿电筒照了一下我的脸,说:“你小还不信?我胖爷来之前可是实实在在做了一个多月的准备工作,你们知道这鲁殇王是干什么的吗,知道借阴兵是怎么回事吗,知道鬼玺有什么用吗?”看我不说话,他得意的一笑:“我告诉你,这鲁殇王,说的好听是个将军,其实说白了和我们一样,就是个倒斗的。”
      
       我忽然想起,三叔也说过类似的话,但是我不是非常能理解,他们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胖继续说下去:“可是人家比我们厉害,倒斗倒的都封王了,那帛书上有记载,那鲁殇王的部队,大多数都是白天休息,夜里行军,而且经常一下,整只部队就消失了,然后又突然见在另一个地方出现,而且他们去过的地方,经常是‘坟多破败,问之,则曰阴兵尽出也’,你说我们这些唯物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工作者,怎么可能会相信世界上有阴兵这种东西啊!他们必然是到处挖坟盗墓,如果被人发现坟土被动过,就说是鲁殇王借了这些墓主的魂魄,于是借阴兵一说便四传开来,那个时候的人非常迷信这些,后来就传的神呼其神了。”
      
       我不是非常相信,说:“你们就凭这些信息就做这个结论,未免太武断了吧”
      
       胖瞪了我一眼,怪我插嘴,说:“当然不止这么点证据,最直接的证据就是,这七星疑棺,历史上记载,首先就盗墓贼使用的,因为他们自觉盗墓无数,惶恐死后遭到相同的命运,于是凭借他们的经验,设计了这个虚棺之局。他们认为,无论机关再机巧,也栏不住盗墓贼,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们犹豫不绝,无法下手!这七个棺材,除了一个真正的主棺之外,其他6个,无论哪个被误开,都是死一生,里面不是暗弩就设了邪术。到了宋代以后,这个局才逐渐被一些能人巧士发扬光大,这种设计出自不光彩的职业,普通人家是觉得不吉利的,而且一个墓穴里放七个棺材,花费也太高。”
      
       我看这胖看上去十分的粗枝大,没想到竟然有这么渊博的知识,不由觉得一敬,但我看他应该还没说完,于是问“照你这么说,那有没有办法分辨出哪个是主棺?”胖拍拍我,大概看出了我的态度变化,非常得意:“看你小同志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