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_第10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10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河,但是给泥石一冲,又加上这几个月干旱,就剩下间的一条浅溪。
      
       这两边的山都很陡,根本不能走人,而前面的河道已经被山上塌方下来的石头堵住了。
      
       我拍拍他光屁股娃的头,对他说:“回去玩去,帮我谢谢你姐啊!”
      
       那娃一伸手:“来张50的!”
      
       我一楞,那娃也不说话,就伸手盯着我,我说,什么50的?
      
       三叔哈哈大笑,掏出100块前来给他,他一把抢过来,蹦蹦跳跳的就跑了。
      
       我这才恍然,也笑了:“现在这山里的小也这么市侩。“
      
       “人为鸟死——“大奎念念到,潘踢了他一脚:“有化不?为鸟死,你去为**死啊。”
      
       我们二话不说就开爬,这石头还不算松动,一会儿工夫我们就翻了过去,没那大妹说的这么恐怖,倒是没看见她说的那些人头,这塌坡后面刚开始是一片峡谷,到后面就慢慢都是树了,到了远处,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态是怎么产生的。
      
       这个时候我们看到那塌坡下面的峡谷里,有一个老头正在打水,我仔细一看,妈的,不就是那领我们进洞的死老头嘛。那老头猛然看到我们,吓的一下掉溪里去了。然后爬起来就跑,潘笑骂了一声,叫你跑,掏出他那短枪一枪打在那老头前脚的沙地里,那老头吓的跳了起来,又往后跑,潘连开三枪,每一枪都打在他的脚印上,那老头也算机灵,一看对方拿他玩呢,知道跑不掉了。一个扑通,就跪倒在地上。
      
       我们跑下坡,那老头给我们磕头:“大爷爷饶命,我老汉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打几位爷爷的注意,没想到几位爷爷神仙一样的人物,这次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
      
       说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三叔问他“怎么,我看你这气足的,你什么东西没办法啊?”
      
       “实话不瞒您说,我这身真的有病,你别看我这好象很硬郎,其实我每天都得吃好几贴药呢,你看,我这不打水去煎药嘛。”他指了指一边的水筒。
      
       “我来问你,你这老鬼,怎么就在那洞里一下就不见了?”
      
       “我说出来,几位爷爷就不杀我?”那老鬼看着我们。
      
       “放心,现在是法制社会,”三叔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是,是,我坦白,”那老头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你们别看那洞好象就一根直洞,其实洞顶上有不少窟窿,那些窟窿都打的很隐秘,要不是你存心去找,根本发现不了,我就乘几位不注意的时候,站起来钻那窟窿里去了。等你们船一走,我再出来,那驴蛋蛋听见我的哨,就会拉一只木盆过来,我就这样出去,事成之后,那船工鲁老二就会把我那份给我,其实我拿的也不多。”他突然想到什么:“对了,鲁老二呢?相必也栽在几位爷手里了吧。”
      
       潘做了杀头的手势“已经送他报到了。”
      
       那老头先是一呆,然后一拍大腿:“死的好,其实我也不想干那事情,那鲁老二说如果我不干就连我一起做了,各位,你看我也是没办法,您就放过我吧。”
      
       “你少来这一套,”三叔说:“你住什么地方,怎么在这里打水?”
      
       “我住在那里头,”老头指指边上一个山洞:“你看我一个老头,有没田地,我儿又死的早,又没房住,现在也就是等死了,可怜哦。”
      
       “那你对这一带很熟悉喽,正好,要我们放过你也可以,你得带我们去个地方”三叔一指那森林,老头顿时就吓的脸色一变“我的爷爷,敢情你们是来倒斗的啊,那斗你们不能倒啊!那里面有妖怪啊!”
      
       我一听,就知道有戏,这老头肯定知道什么,三叔就问他,:“怎么,你见过?“
      
       “哎呀,前几年,我也带一队人去那里,说是去考古,我一看那就是去倒斗的,但是这帮家伙和其他人不同,我以前见到的那些小毛贼都是看墓就倒,那一批人,不瞒你们说,那气度,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物,他们边上这些墓连看都不看,就直说要进这山勾勾里面,那时候我们村里就我一个人去过那地方,那些人阔气着,有一下就给我10张大票,我看到这钱就不争气了,带他们进了这林,一直走,走到我以前到过那地方,他们还要往前走,我就不肯咧,你说你10张大票也不能买的我命啊,他们就说再给我10张,我说再给我100张我也不干,他们那头头就翻脸列,拿枪顶着我的头,没办法,只好再带他们往里头走。“
      
       他挠了挠头,继续说“后来他们就说到地方了,这些人乐的啊,然后就在那里捣鼓什么东西了,说什么就在这下面,那天晚上我就喝多了,我们就找了个地方扎帐篷,我睡下去就一点知觉都没了,可等我醒来一看,你猜怎么地,这些人全不见了,东西都还在,火还没熄呢。我就害怕啊,就到处叫,可是叫了半天也没有人理我,我就觉得出事情了,心想反正他们也不在,我就溜吧,于是撒腿就跑。”
      
       那老头的好象回忆起看到什么恐怖的景象一样,眯起眼睛,说“才跑了没几步,我就听到有人叫我,我头一回,看见一个他们队里的女的再朝我招手,我正想骂呢,怎么一大早就跑的一个人都没了,突然我就看见她身后有一棵大树,张牙舞抓的,往树上一看,还了得,我看见这树上密密麻麻的吊满了死人,眼珠都爆了出来,我吓的尿都出来了,跑了一天一夜才跑回村里。您说,这肯定是个树妖啊,要不是老汉我从小吃实心肉长大的,我肯定也被这妖怪勾了魂魄啊。”
      
       三叔叹了口:“你果然也是个吃实心肉的!“然后挥了挥手。潘会意的把这老家伙绑起来,有他带路,我们能省很多事情呢。
      
       这老头一百个不愿意,也没有办法,按他的说法,到他说的那个地方要1天时间,大奎在前面开路,我们加快了脚程,边走边看地图,希望凭着地图和那老头的记忆,能在天黑前赶到那里,我们走了有半天时间,一开始还能说话,后来就觉得怎么满眼的绿色绿的眼睛发花,人不停的打起哈欠,直想睡觉。突然,那老头,停住不走了。
      
       潘骂道:“你又玩什么花样?”
      
       老头看着一边的树丛,声音都发抖了:“那~~~是~~~~什么东西?”
      
       我们转过去一看,只见那草丛里一闪一闪的,竟然是一只手机。
      
       第一卷 七星鲁王 第九章 古墓
      
       那手机应该是刚丢下不久,我捡起来一看,上面沾着血水,就觉得不妙:“看样这里不止我们一批人,好象还有人受伤了,这手机肯定不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我打开手机的电话本,看到里面就几个号码,都是国外的电话,其他就什么信息都没有了,三叔说:“不管怎么样,我们不可能去找他们,还是赶路要紧。”我看了看四周,也没有什么线索,只好开路继续走。但是在这荒郊野外看到一只这么现代化的东西,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就问那老头,除了我们最近还有人进过这林吗?
      
       那老头呵呵一笑:“2个星期前有一拨人,大概10几个,到现在还没出来呢。这地方凶险着呢,几位爷爷,咱现在回头还来的及。”
      
       “不就是个妖怪嘛?”大奎说,“告诉你,我们这位小爷爷,连千年的僵尸都要给他磕头,有他在,什么妖魔鬼怪,都不在话下,对不?”他问闷油瓶,闷油瓶一点反应也没有,好象根本当他是空气一样。大奎碰了个钉,不由不爽,但也没办法.
      
       我们闷头走到天昏地暗,下午4点不到,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我们看到了10几只几乎还完好的军用帐篷,这种帐篷质量非常好,虽然现在上面积满了腐烂的落,但是里面还是非常的干燥和干净,帐篷里面有不少生活用品,我们随便翻了翻,有很多零散的装备,没有人的尸体,那老头应该没说谎。
      
       我们甚至找到了一只发电机和几筒汽油,发动机用油步包着,不过大部分的零件都烂的不成样了,胖奎试着发动一下,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过汽油还ok。我翻了一下,发现所有的东西上都被撕掉了标签,连帐篷和他们背包上的商标都没有,心说奇怪,看样这些人不想让别人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在这营地里生了火,简单了吃了一顿晚饭。那老头一边吃还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妖怪突然冲出来,把他也吊死,那压缩食品的味道实在是不好吃,我几乎就喝了几口水。
      
       闷油瓶一边吃一边看着地图,他指了指地图上一个画了那狐狸怪脸的地方:“我们现在肯定是在这里。”
      
       我们全部都凑过去,他接着说:“这里是祭祀的地方,下面是应该是祭祀台,陪葬的祭祀可能就在这下面。”
      
       三叔蹲到地上,摸起一把土,放到鼻下面闻了闻,摇摇头,又走了几步,又摸了一把,说“埋的太深了,得下几铲看看”
      
       我们把螺纹钢管接起来,把铲头接上,三叔用脚在地上踩出几个印,示意这里就是下铲的位置,大奎先把铲头固定,然后用短柄锤开始下铲,三叔就把一只手搭在钢管上,感觉下面的情况,一共敲上13节的时候,三叔突然说:“有了!”
      
       我们把铲一节一节往上拔,最后一把带出来一拨土,大奎卸下铲头,走到火堆边上给我们看,我和三叔一看,脸同时白了,就连闷油瓶也啊了一声。原来那土,就像是在血里浸过一样,正滴答滴着鲜血一样的液体。
      
       三叔拿到鼻前一闻,皱了皱眉头,我和三叔都看过关于血尸的记载,但是具体是怎么样一个情况,从我爷爷的笔记里也无法准确的推断出来,不过既然泥里带血,那下面的墓肯定是非同小可。
      
       我看着三叔,想看他怎么决定,他想了想,点上一只烟,说:“不管怎么样,先挖开来再说。”
      
       一边潘和大奎没有停下手,大奎又下了几铲,然后把铲头都拿给三叔,三叔每个铲头都闻了一下,用泥刀开始在地上把那些铲洞连起来,我看他们忙活着定位,一会儿的功夫,底地上就画出了古墓的大概的轮廓.
      
       探穴定位是土夫的基本工,一般来说,上面什么样,下面的墓肯定就是这个样的,很少有土夫会弄错掉,但是我看着这个轮廓,就觉得不对劲,大部分的战国墓是没有地宫的,可这个下面明显有,而且还是砖顶,真太不寻常了。
      
       三叔叔用手指丈量,最后把棺材的位置基本确定了下来,说:“下面是砖顶,我铲头打不下去,只能凭经验标个大概的位置,这地宫太古怪了,我不知道那里的砖薄,只能按照宋墓的经验,先从后墙打进去看看。如果不行还要重来,所以手脚要快一点了。”
      
       我三叔他们打了十几年的盗洞,速度极快,三把旋风铲上下翻飞,一下就下去了7 8 米,因为是在这荒郊野外,也没必要做土,我们就直接把泥翻到外面,不一会儿,大奎在下面叫到:”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