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9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正想大叫出来,已经控制不住想回头了,就觉得后脑被一下重击,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一卷 七星鲁王 第七章 100多个人头
      
       也不知道过了都久。我反反复复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朦胧,我好象看见一个的白衣女背对着我,我想看她的脸,跑到她前面去,却还是看到她的背,于是反复的跑,可是怎么跑都只能看到她的后背,正纳闷怎么回事情呢,突然发现,她竟然是两面都是后背,我大叫一声醒了,眼睛一睁开,就望见血空的晚霞和天空!
      
       “醒了?”潘一张大脸朝我笑,
      
       我眯了眯眼睛适应光线,潘一指天:“看到没,妈的,我们终于出来了!”
      
       我摸摸后脑勺:“你小,是不是你揍我!”
      
       “不揍你行不?叫你别回头,你小差点害死我们。”
      
       我记忆一下恢复,吓的猛一摸后背,想看看后面那东西还在不在。潘哈哈大笑:“放心吧,已经走了。”
      
       “那是什么东西,”我心有余悸
      
       “那小哥说,那东西叫做傀,其实就那白衣女粽的魂魄,她不过是借了你的阳气,出那个尸洞而已,不过具体的情况那小哥也没告诉我们,才说了几句就晕过去了,”三叔一边划一边说:“不过看样那小哥来头不小啊,那千年的粽就这样给他下跪,不知道什么道行了!”
      
       我坐起来,看闷油瓶和胖奎并排靠在那里,都睡的很香,一笑,这来的时候没觉得怎么样,现在看到这天,就觉得特别舒服,问到:“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三叔摇摇头:“这我真的不清楚,我让我在长沙的朋友介绍个有经验的帮手过来,他们就介绍了他,我只知道他姓张,一路上我也试探了不少次,这人不是睡觉就是发呆,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来历,不过介绍他的那个人,在这道上很有威望,他介绍的人,应该可以放心。”
      
       我一听,越加觉的这个人很神秘,但是既然三叔都这样说了,我再也问也没意思了,看了一眼前面,问潘“能看到那村了吗?”
      
       “好象就在前面了。”
      
       三叔指了指前面的已经星星点点的***“看样,那村没我们想的那么破,好象还有电灯光。”
      
       一想到有村,我马上就想起热水澡,爆炒的野味,村里大姑娘的大辫,不由越发激动起来。这个时候,我借着夕阳,看到我们左右山顶上有一队人影,他们骑着骡,看样应该也是进村的,因为这山也不高,我依稀可以辨别出这几个人都不像是本地人。
      
       我们上了渡头,村里一小娃娃看到我们,突然大叫:“有鬼啊!”
      
       我们纳闷,但那小孩跑的飞快,我们也没办法。那牛就乖乖呆在后面那只船上面,一点脾气都没有,真是头好牛,潘在老家放过牛,就充当了赶牛的角色,上岸的时候,大奎醒了过来,还以为自己刚才是在做梦,先是被我三叔一顿揍,然后潘又去补了几脚。
      
       那闷油瓶好象失血过多,一直没醒过来,我把他扶到牛车上,这人也真是的,身软的像个女人似的,好象没什么骨头一样。我把他安顿好。三叔抓住个过路人问哪里有宾馆,那人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们:“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村一共就30几户人,还宾馆,想找地方住,去村里的招待所吧。”
      
       我们只好找到那鬼屋一样的招待所,没想到里面还不错,至少通了电话和电,还是水泥的房,最可贵的是,有热水,而且铺盖很干净。在这村里,应该是属于5星级标准了。
      
       我们各自洗了澡,那个舒服,一身的尸臭都洗掉了,然后到大厅里吃抄菜,那闷油瓶总算是醒了过来,精神很不好,我们给他点了盘猪肝让他补补血,也没问他什么。到底他算是救命恩人,有些话,还是得等到人家康复了再说。
      
       我们点了啤酒,明天还要开工,所以也不能喝太多,一边吃一边和那女服务员调笑:“我说大妹,你这里不错啊,你看都水泥地,外面也是水泥路,怎么你们这些水泥都是那些骡一担一担从山头上背过来的?”
      
       “哪能啊,这要背到什么时候去,我们这里老早是通了公路的。那些解放汽车都能过来,后来前年山体塌方,把那路给埋了,山里还塌出个大鼎,省里来了好多人,一看,说这是战国时候的东西,是国宝,就把那鼎给拉走了,也不管这路了,你说气人不?后来村里说自己修,修什么啊修,没钱,修修停停,一年了,还在修呢”
      
       “那水路呢,你们这里不有渡头吗?”
      
       “那都是解放前时候的东西了,多少年没拉过船了,现在要还有人让你走水路,肯定是来谋财害命地,你们外地人一定要当心。这水摊很邪呼,这些年淹死个把人,一具尸体都没捞上来,俺们家老人偷偷说,那是给山神爷爷给吞了。”
      
       我看了一眼三叔,心说你妈的找的什么向导啊,看样就是找了个贼,三叔也不好意思,面上下不去,忙喝了口酒。问:“对了,这里外地人多吗?”
      
       “您别看我这招待所小,我可告诉您,只要是外地来的,都住我们这里,这些时间,自从那鼎挖出来后,我们这里外地人就越来越多,还有人在山那头准备造别墅的呢。”
      
       三叔呼一声站了来,大叫:“操,不至于吧!”这荒山野领的造别墅,不是华侨就是盗墓啊。
      
       那大妹吓了一跳,潘忙一拉三叔:“三爷,您一把年纪了,别一惊一咋的,”然后对那女的说:“没事情,三爷大概是觉得不可思意”
      
       我听到三叔低声骂了一句,然后不好意思的一笑,问:“哎,你们有什么名盛古迹没有,有什么地方好玩点的?”
      
       那服务员笑盈盈的,突然低声说到:“几位看来不像是来玩的,怎么,估计是来倒斗的吧?”
      
       看到我们都不说话,她坐到我们边上:“实话说,来这里的外地人,哪个不是来倒斗的,你们要真的是来观光旅游的,这一车的装备启不是累赘?”
      
       三叔看了看我,给那大姑娘倒了一杯酒,:“这么说,您也是行家?”
      
       “咳,我那行啊,我是听我爷爷他们说的,这些年来这里来了不少倒斗的,摸去不少好东西,但是我爷爷说,那厉害的东西,还在更里面的地方,那是一个神仙墓,里面不要说金银珠宝,那些东西和神仙的宝贝比起来,那就是个屁。”
      
       “哦,”三叔非常有兴趣:“这么说,你爷爷进去过?”
      
       那大姑娘抿嘴一笑:“看你说的,我爷爷也是听他爷爷说的,这个传说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来的,那神仙听说是玉皇大帝派下来的,变成一个大将军,帮当时的皇帝打仗,当时功成圆满就飞升了,他的肉身和他打仗时候用过的宝器,就和他葬在一起了。那墓穴,比皇帝的还要好,不然怎么叫神仙啊。”
      
       “既然这么说哦,肯定有很多人去找这个墓了?”三叔紧张的问道:“有人找到过没?”
      
       “哎,你不知道,那地方,现在已经根本进不去了,前年山体塌方的时候,那地方也塌了,您猜那山里头塌出什么来了?”
      
       “什么,总是一个鼎什么的。”胖奎说到。
      
       “什么啊,要真是个鼎,早被人拉走了,我和您说,你可别告诉别人,”那大妹喝了口啤酒说:“那地方挖出了100多个人头!”
      
       第一卷 七星鲁王 第八章 山谷
      
       三叔一皱眉头:“就光是人头?没身?”
      
       大妹说:“是啊,你说可怕不?自从那地方塌方之后,就没路可走了,骡都进不去,你们要想去哪儿,只能一脚一脚爬过去,我看就算到了那地方也只能干看看。前面有几批人马都去过那地方,那几个老爷一看那山塌成这样就直摇头。”
      
       三叔看了一眼闷油瓶,看他懒洋洋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就问那服务员“那山塌了之前,总有人进去过吧,”
      
       “有是有,不过我看他们进去几天,最后也就这样出来了,啥也没带出来,来的时候都开开心心的,出来的时候那衣服都跟要饭的一样的,臭的要命,我爷爷说他们可能连斗在那里都没找到。怎么,你们几位也想去试试啊?”
      
       “瞧你说的,来了总要去看看。不然不白来一趟。”三叔呵呵一笑,也没再说什么。
      
       那服务员去给我们厨房催菜,潘就说:“看样我们要去那大斗应该就在那地方没错了,可听这大妹说的,我们这一车的装备,恐怕很难运到山里去。”
      
       “有装备有有装备的倒法,没装备有没装备的倒法。这战国墓,一般是直土坑,直上直下,没有墓室,不知道这个是不是一样,这我们还得到现场看,这墓有多大,埋的有多深,恐怕和我们以前倒的那些还真不一样。你看那山里塌出的人头,那就是我们老祖宗说的鬼头坑,那里肯定是以前他们人牲的赔葬坑”三叔拿出地图,一指上面的一个圆圈,:“你们看,就是这个地方,这地方离那主墓还远着呢,以前来的那些人,如果按照寻龙点穴的说法,肯定到这里就得停住,这里就是龙头,一般情况,墓肯定在这个下面,但是你们看,再往里走点,这个地方,是个葫芦口,你不往里走根本不知道里面还有洞天,这才是真正的龙头所在,设计这个墓的人,肯定非常了解寻龙点穴,特地在这里设了个套让他们钻。如果我不出所料,这假龙头的下面,必然是个机关重重的虚冢!”三叔看我们听的入神,得意的继续说:“要是没这地图,就是我们老祖宗来了,恐怕也得着了道儿。明天啊,我们就把必须要带的带上,轻装上阵,先去踩一下点,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回来搬东西。”
      
       我们点头称是,再吃了一下酒就都回房间去了。
      
       然后就是拆装备,这年头当然不用传统的洛阳铲了,三叔拿出一把考古探铲,这铲是用钢管一节一节拧起来的,你要多少就上多少根钢管,比那木把的洛阳铲隐蔽多了,这战国墓一向都是10几米以下,所以省不了,这钢管收拾起来,每个人背10跟,每人配一个铲头。潘有把短头步枪,平时用皮套包的结实,现在也已经拿出来,这枪比那些黑市上买来的双管枪短了很多,可以放在衣服里别人也看不出来,他把这些连同几把弹一起塞进他的背包里,三叔说,下去用双管枪根本连转身都没办法转。潘这把短枪实用多了。我准备了只数码相机,一把泥刀,想想也没什么东西要带,本来俺不就是个实习土夫嘛。
      
       一夜无话,一天的舟车劳顿,我睡的不知道多香,醒来的时候就觉得关节的酥了,我们匆匆吃了早饭,带上点干粮就出发了,那大妹挺热心的,叫了他村里一个娃帮我带过去,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那光屁股孩一指前面:“就哪!”我一看,果然,很明显前面的山勾勾是被泥石流冲出来的,我们现在就站在一条山脉和另一条山脉之间,这峡谷很长,雨季的时候应该是条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