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盗墓笔记_第2章

作者:南派三叔 大小:3493K 类型:悬疑 时间:2015-10-01 16:53:31
        :“师傅!”
      
       张二舟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杀意,心里骂了一声,猛的回过头,问道:“什~么~事?!!”
      
       “王麻不对劲,师傅,他从刚才一开始就站在那墙角,看着那壁画一直抖,我看邪了!你要不去看看?”
      
       张二舟转头一看,果然,那个叫王麻的女徒弟正呆呆的面对墙角站着,身体古怪的颤抖着,好象还在念着什么东西?
      
       几个做事情的人都停了下来,看着王麻,在手电光的闪动下,王麻的影不停的变换着形状,显得非常诡异。
      
       “王麻?”张二舟叫了一声,同时匕首已经翻到了手上,这几年凶险的事情不是没碰到过,他并不慌张,不过好不容易碰到这么好有肥斗,要出点事情,也未免不痛快。
      
       王麻毫无反应,好象没有听见一样。
      
       几个人害怕起来,张二舟摆了摆手,让他们别紧张,蹑手蹑脚的向王麻后背靠了过去,来到四五米的地方,他突然感到不对劲,匕首往腰上一插,几步串了过去,揪住王麻就是一个巴掌。同时从他耳朵上扯下一只耳机,破口大骂:“我日你爷爷的!!告诉你多少次了,倒斗的时候不要听mp3!”
      
       (未完待续)
      
       作品相关 张二舟倒斗计(下)最近听来的小段子
      
       教育了半天,总算把火气压下来,张二舟感觉到有点心力不济,怎么带上徒弟比自己单干还类,真他娘的怨气。
      
       这一惊一匝的,他回到棺材边上,甩了甩手提不起力气,只好点上只烟,喘口气顶一下,顺便看看其他几个干的怎么样。却看见几个小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情,都傻傻的站在那里,像僵尸一样,张二舟看了又火了,骂道:“干什么干什么?不叫你们去搬东西吗?杵在这里干什么,不想发财了?”
      
       “师傅,耳室里没东西,空的,不信您自个儿去看看。”一个叫凤凰的徒弟说道。
      
       “放屁,空的?”
      
       “真的,不骗您,两个都空的,啥也没有,咱们是不是给别人截胡了啊?”
      
       “呸,别瞎说,这墓封的好着呢。” 张二舟把烟一掐,一挥手,一群人跟着他走进了左耳室。
      
       大该四个平方大的地方,空空如也,的确什么也没。
      
       怪了,他心想,怎么没陪葬品,唐墓而已,不至于烂光啊。
      
       “是吧,师傅,真啥也没有。” 凤凰摊摊手说道。
      
       张二舟摆摆手让他别烦,自己东敲敲西敲敲,墙壁里也不见夹层,眉头皱了起来,又跑到右耳室,那地方和左边的对称,也是什么都没有,唯一不同的,地上有一土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张二舟捏了一把,那土很松软,一碰就成粉,放在嘴里一尝,也没什么味道。
      
       “师傅,您说这是怎么回事情,?”三按奈不住问他。
      
       张二舟捏了捏鼻,心说怪了,我还真没碰到过,又不好在弟面前露短,说道:“没啥希奇的,就是修墓的这人,修的时候家境比较好,但是死的时候已经落魄了,所以草草埋了,所以没放什么东西陪葬。这教育我们,要目光放远,不要短视,知道不?”
      
       “啊?那不是买卖又黄了?空欢喜一场?”众人哗然。
      
       “他娘的,担心个屁,不还有只棺材吗?” 张二舟心里郁闷,不好表现出来,只好硬装出不在乎的样。“你们这几个小不死的,别给我罗嗦,把棺材开了,咱们快走!”
      
       一群人回到棺材边上,起棺材的三人站回自己的位置,张二舟定了定神,心说老天保佑啊,这一活就指望这一拨了,怎么样也给我点吃饭钱啊,想着挥了挥手,让围观的几个退后,然后给胖一使眼色,两个人同时往下一压,噶蹦一声,棺材板弹了起来,翻到了一边。
      
       张二舟伸头一看,正想着会是先看到尸体那傻样呢,还是看到一团腐烂的被褥,或者是一层陪葬品,可是一眼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棺材是空的。而且空的非常离谱,里面啥也没有,干干净净,好象刚买来一样。
      
       张二舟整个人僵住了,一股闷气从他胸口喷上来,几乎要吐血,他死死抓住棺材的边缘,不让自己跌倒。但是人还是倒了下去,凤凰和豆钉马上扶住他,一边给他敲后背顺气。
      
       怎么回事情,怎么连棺材也是空的,而且空成这样,难道真给人截胡了?
      
       没道理啊,这封土上没洞啊,自己也算老手了,不能会看错这么低级的东西啊。
      
       几个小的凑上来看了看棺材,都不敢说话,几个胆大点的还感叹了一下:空的好彻底啊。
      
       胖安慰道“师傅,你也别伤心了,这家人可能太穷了,最后穷的实在没办法,把尸体也卖给别人解剖了。我们运气不好,以后还有机会的。”
      
       “是啊,师傅,您别伤心了。”
      
       张二舟苦笑一声,摆了摆手,表示不想听。
      
       “哎,你们看,棺材里面有一份信啊。”豆钉突然叫道。
      
       “哪里?”张二舟一下跳了起来,往棺材里一看,之间棺材里面的一个影处果然一封古旧的信封。
      
       胖想去拿,被张二舟一把抓住:“别动,纸这东西,年代太久,一碰就会变成粉末的。”
      
       “可是师傅,这是航空信封,你看,横着开的。”胖说
      
       “啊!”张二舟脑门上筋都爆了出来,捡出来一看,果然是一个铜板纸的航空信封,上书几个字:发冢者阅
      
       他一头雾水,心说难道是个玩笑,忙不迭打开,一看,顿时一股闷气在胸口炸想,几乎要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信的第一行字:
      
       ##天宝十四年,范阳节度使的安禄山叛,承平日久,民不知戰,而軍宿衛多市井劣徒,不能受甲,天下犯乱,发冢者多如邙,余修虚冢,于耳室屙屎一砣,如有发冢者,当知天下之修,早日回头是岸。——天朝御史大夫 魏济
      
       信的第二段:
      
       ##咸平元年,山西发丘朗将张易,探冢局,魏老匹夫,欲匡天下而不直知,不做章而戏草莽,何为修而?
      
       接着:
      
       ##宣德三年,利阳书生王平之探冢局,天下士寒苦,阉臣当道,当以修离,见棺书,以记之。
      
       再接:
      
       ##康熙十一年,利阳铁匠李进冢局,李为白丁,得二三字以记之,以求留名。
      
       再接:
      
       ##民国二十一年,利阳法驼寺和尚空海,盗冢十余年,方入空门,华内战,不堪佛门清净,欲重操旧夜,进此冢乃为天意,从此修心向佛,不问其他。
      
       再接:
      
       ##一八二年,**你***,你们这帮人每次出去都把洞填的这样好,说的好听,***还不是自己倒霉了,想让别人也招,你操——长沙无名氏
      
       再接:
      
       ##一五年,***,害爷爷我白忙活,以后要碰到各位的陵寝,老让你们好瞧。——王凯旋
      
       再接:
      
       ##驴日的死胖,上过当也不提醒我。
      
       再接:
      
       ##信纸我拿去做纪念了,换上好纸,下面继续。我会定时回来看的。
      
       再接:
      
       ##二零零年,楼上的不厚道,把原件还来。——杭州吴邪
      
       再接:
      
       ##楼主是猪,鉴定完毕——洛阳张二舟,(三,凤凰,王麻,豆钉,胖,步步)
      
       作品相关 近期动向
      
       终于,终于把<<秦岭神树>>写完了......
      
       本来只想写30章左右,结果写了40章,真是惭愧.
      
       写这一章的目的是把主角的能力稍微提升一点,在以后的章节里可以做多一点的事情.
      
       以后的情节将回归主线.
      
       很多人问我最近到底在干什么.现在特此报告.
      
       30号我举行婚礼,这些时间正在做准备,所以消失了很长时间,这是我一生的大日,希望大家支持我,等我蜜月回来,就会逐渐正常起来了. :)
      
       作品相关 我回来了
      
       长达两个月的婚礼准备和一个星期的婚礼期终于结束了,在经历了酒精考验的七天后,我终于回到电脑边上,可以静下心来写一些东西,明天会全面恢复(今天的大部分时间还在用来醒酒),感谢大家的支持与耐心等待。
      
       南派三叔,争取升级做南派三公——
      
       作品相关 关于我的笔名
      
       最近和一些朋友聊天,发现我的笔名给篡改的五花八门。
      
       有叫南方三叔的,还有南海派三叔,难派三叔,南瓜三叔 汗~
      
       最可恨的是,有人叫我江南三叔,还问我:“你和烟雨江南是什么关系?!”
      
       我无奈只好说:我。。。是他三叔。。。。。。汗~~
      
       第一卷 七星鲁王 第一章 血尸
      
       50年前,长沙镖岭。四个土夫正蹲在一个土丘上,所有人都不说话,直勾勾盯着地上的洛阳铲。
      
       铲里还带着刚从地下带出的土,奇怪的是,这一杯土正不停的向外渗着鲜红的液体,就像刚刚在鲜血里蘸过一样。
      
       “这下麻烦大喽”老烟头把他的旱烟在地上敲了敲“下面是个血尸嘎,弄不好我们这点儿当当,都要撂在下面欧。”
      
       “下不下去喃?要得要不得,一句话,莫七里八里的!”独眼的小伙说:“你说你个老人家腿脚不方便,就莫下去了,我和我弟两个下去,管他什么东西,直接给他来一梭。”
      
       老烟头不怒反笑,对边上的一个大胡说:“你屋里二伢海式撩天的,直不定什么时候就给翻盖了,你得多教育教育,咱这买卖,不是有只匣炮就能喔荷西天。”
      
       那大胡瞪了那年轻人一眼:“你崽,怎么这么跟老太爷讲话,老太爷淘土的时候你她妈的还在你娘肚里咧。”
      
       “我咋说...说错了,老祖宗不说了嘛,那血尸就是个好东西,下面宝贝肯定不少,不下去,走嘎一炉锅汤。”
      
       “你他娘的还敢顶嘴!”大胡举手就打,被老烟头用烟枪挡了回去。
      
       “你这个当爹的也真是地,就知道打来打去,也不看看现在什么地方咧,你自己做伢那时候不还是一样,这叫上粱不正下粱歪!”
      
       那独眼的小伙看他老爸被数落了,低下头偷笑,老烟头咳嗽了一声,又敲了那独眼的少年一记头棍“你笑个嘛?碰到血尸,可大可小,上次你二公就是在洛阳挖到这东西,结果现在还疯疯颠颠地,你个小伢嘴巴上毛都没有,做事情这么毛里毛糙,嫌脑袋多是喽?”
      
       “那到底是要得还是要不得嘛?”独眼的青年不耐烦的直挠头。
      
       老烟头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看了看天,似乎笃定了主意,对大胡说道:“那要还是要的地,等一下我先下去,你跟在我后面,二伢你带个土耗殿后,三伢你就别下去了,四个人,想退都来不及退,你就拉着土耗的尾巴,我们在里面一吆喝你就把东西拉出来。”
      
       年纪最小的那少年不服气了:“我不依,你们偏心,我告诉我娘去!”
      
       老烟头大笑:“你看你看,三伢还怯不得了,别闹,等一下给你摸把金刀刀。”
      
       “我不要你摸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