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哥,我怀孕了!_第2章

作者:吠仔 大小:354K 类型:耽美 时间:2016-07-13 16:14:57
        的。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我东翻悉翻才发现手机在我白色外套的口袋中,便接起了手机。
       「哥。」对方轻喊。
       我的心忽然纠紧在一起,不知道该回应什麽,呼吸也变得急促,脑子开始混乱。
       「哥,你去哪了?」
       「哲庆,我、我和夏先生去吃饭。」我回应。
       他愣了几秒,迟迟没有说话,虽然对於突然把他丢下感到抱歉,但是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知道了。」他冰冷的说着,一副要挂电话的样子。
       「佟哲庆。」我立即唤住了他,他也嗯的应了我一声,而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再唤住他,像是舍不得他挂电话,有些哽咽的我说:「早点回家……路上要小心。」
       「我知道了。」语毕,他挂上了电话,而我则是将手机拿在眼前,静静的看着手机。
       「是刚刚那个和你还有李沛宇一起来的男生?」夏子陆问道,而我点了点头,说对。
       「他是你哥?」
       这问题让我不禁冷笑,立即摇头说:「不,是我弟。」
       夏子陆有些歉意的笑了笑,说了抱歉,而我也和他说没关系,这种事情挺常见的了,不必太在意。
       我再次低首,看着自己的手机,是我的错觉吗?我怎麽觉得佟哲庆刚刚非常的不爽……
       「佟伶,到了。」夏子陆停下了车子,对着发呆的我说,我立即回过神,并松了安全带,开了车门下车。
       我看着眼前出现的高档餐厅,再看看自己随便的穿着,心里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甚至觉得羞耻,老子这生也没想过会在这种高档的餐厅用餐。
       我有些踌躇,不知该不该进到店内,并在原地发愣着。
       夏子陆回过头,看着我,并露出一抹善意的微笑。
       「走吧。」
       他伸过了手,拉住了我,往餐厅内走去。
      
       第六章
      
       当我一踏进饭店内,我立刻瞠口结舌,甚至有一种想要转身离去的感觉,这地方实在与我随便的穿着格格不入,我不禁感到羞耻。
       「佟伶,你要吃什麽自己点,不要跟我客气。」夏子陆笑道,我也回了他一个僵硬的笑容,便怯怯的翻开了菜单。
       「……」我两眼盯着菜单瞧,瞬间觉得胃有些胀,便立即关上了菜单,「夏先生,我、我还是喝白开水就可以了。」天杀的,菜单上随便一个开胃菜都可以让我吃好几个星期的泡面了。
       夏子陆愣了一会,便笑着说:「我帮你点吧。」
       我瞠口结舌,立即摇头,「真的没关系的。」
       夏子陆用手拓着下巴,便用一种挑衅似的眼神看着我,「佟伶……」
       「嗯?」我眨了眨眼,看向他。
       「听话。」夏子陆说道,而他那语气完全就像是在命令别人,对於别人的命令我一般来说都不会服从,但不知道为什麽当我看到夏子陆的眼神便感到有些害怕,只好默默的颔首。
       服务生走了过来,替我们两个点餐,而我则是任夏子陆宰割,他点什麽我就吃什麽。
       忽然,我叹了一口气。
       「怎麽了?」
       「我在想我弟的事情……」咬住了嘴唇,想起刚刚在电话那头佟哲庆的声音感觉不太高兴,我便开始担忧回家後要如何跟他相处。
       「你弟怎麽了吗?」夏子陆问道。
       而我愣了一下,便想起今天佟哲庆带我去ktv角落时,把我压在墙壁上的画面,莫名的脸红了起来。
       「他、他跟我吵架了。」我撒了一个小小的谎言,因为我总不能说我被我弟给吻了吧?用屁股想也知道两个大男人接吻是不对劲的事情,而、而且那家伙还是我弟……根本是雪上加霜。
       「我跟子洁也常常吵架。」夏子陆说道,便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我早上才在跟她争论要不要穿外套呢。」
       我忽然想起我跟佟哲庆小时候常常吵架的内容,虽然说都是一堆绿豆般大小的无聊事情,但其实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感到温暖。
       我和他甚至会为了抢遥控器而大打出手,为了今天谁要帮母亲倒垃圾而争论不休,为了……
       为了长大後两人要不要一起住而吵架……
       「啧,烦死了,我才不要跟你住!」
       「我不管!我就是要跟哥哥住,我不要离开哥哥!」
       「你看着好了,到时候你一定不会想跟我住的。」
       我差点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直到我国中毕业搬离家里那一天,他还在门口大喊:「哥哥,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那、那家伙果然是故意跟我考上同一所高中的!
       夏子陆忽然莞尔,并问:「你和你弟弟?什麽吵架呢?」我傻了一下,噢不,我实在不该说谎的,当你撒了一个谎言,就得再撒第二个去掩盖第一个谎言。
       我想了一会,便说:「因、因为我弟弟太黏我了。」其实这麽说好像也没什麽错。
       夏子陆忽然暧昧一笑,说:「我看的出来。」
       「咦?」我一怔,心想难道就如李沛宇所说表现得这麽明显吗?
       「你弟在我靠过去和你说话时一直瞪着我。」夏子陆说道。
       而我低下了头,心想这佟哲庆做、做得这麽明显,一定被夏子陆误会了!
       「这样很好,很少有弟弟到这年纪还黏哥哥的。」夏子陆露出笑靥,而我则是打了个寒颤,就是因为没有弟弟到这年纪还巴着哥哥不放而我弟则是如此,这点才令我头疼不已,而且也没有弟弟会扬言要吃掉自己哥哥的……
       「其实硬要说,他算是我的乾弟。」我说道,便露出有些苦恼的笑容,而夏子陆顿时也露出疑惑的眼神,我便赶紧接着说:「佟哲庆的父母在我国中时领养了我,我们出自於不同家庭。」
       忽然夏子陆的眼神有些悲伤,「你……的父母亲呢?」
       「是我自己不乖才被送走的,只是我妈最後都没来找我,我爸很早就不在了。」当我说起这些往事时,我却感到不痛不痒,心里平静如水,我虽然有些怨母亲竟如此狠心的甩开我的手,将我送走,但也反而很庆幸自己可以遇到哲庆的父母亲。
       所以我……说实在,一直觉得很快乐。
       「佟伶……你其实很疼你弟吧?」夏子陆说道,他这句话虽然加上了问号,感觉却像是个肯定句。
       我愣了一下,我、我疼我弟?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自己得照顾他,然後对他有点小小的,呃……该怎麽说……哥哥和弟弟之间的关心与爱吧。
       夏子陆笑了笑,便把手放到了我头上,像在KTV那时一样,温柔的搓揉了我的头,这时我反而觉得自己像被他当个弟弟对待,而我好像却不曾如此温柔的对待过佟哲庆。
       「夏、夏先生!」我有些难为情的唤住他,希望他停止这个动作。
       夏子陆得意的笑了,便把手抽回。
       ※ ※※
       「那、那个,夏先生载我到这就可以了。」我对着夏先生说道。
       夏先生便将车子停下,我和他道了个谢,便准备关上门。
       「佟伶,等一下。」忽然,他唤住了我,而我则是自然的回首看他。
       夏子陆莞尔,便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拉过我的手,便在我手上写字,笔间在我手上搔痒的感觉让我不禁闭上了眼,忍耐不笑出来。
       「以後有问题都可以找我。」他将笔收起,而我眨了眨眼,看着他在我手上留下的电话号码。
       「谢谢夏先生。」
       他露出了有点不满的神情,便说:「你叫我子陆哥就好。」
       这称呼感觉有些亲密,而我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小声的说:「谢谢子陆哥。」
       「路上小心。」
       我笑着,便关上了夏子陆的车门,一下车我便低首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刚刚吃完饭後和夏子陆聊了许久,总觉得他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这里距离我家只有五分钟,而在我一边放空一边行走时,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家门口。
       我有些害怕的将手放在家门的手把上,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我等下该怎麽面对佟哲庆呢?我应该笑着装做什麽事都没有,还是一语不发的去洗澡然後默默的shangchuang睡觉呢?
       算、算了,就顺其自然吧。
       我开启了门,便跨了进去,我环顾了四周,家里没有任何人。
       「佟哲庆……?」我关上了门,唤着他的名字,却没能得到任何答覆,心想他该不会真的是在生我的气,所以躲起来了?
       我拿起了手机,拨了佟哲庆的电话,等了几秒後,终於接通了。
       「你去哪了?」还没等到电话那头的人反应,我抢先问道,然而佟哲庆却迟迟没有回应,隔了许久才说:「我出门散散心。」那语气实在有些冰冷,让我不知道该怎麽接下去。
       忽然,我听见手机那头有便利商店进门的声音,我便知道他在哪了。
       「你、你等我,不准乱跑!」语落,我便挂上了电话,将刚刚丢在沙发上的白色外套穿起,回身穿起被乱踢在门口的布鞋,慌张的向外跑。
       跑了大约七分多钟,便看见一间便利商店。
       我忽然想起夏子陆和我说的话--「佟伶……你其实很疼你弟吧?」我不知道为什麽我要为了佟哲庆而跑出来找他,他自己跑出来的,他大可自己回家,然而我却放不下心,总觉得知道他在生气时,我感到十分着急,很想赶快冲回家问他为什麽在生我的气。
       我总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邪。
       一般来说,我都不管人家的死活,如今却这麽在意我这可恨的弟弟。
       莫非是天要降下红雨了?
       我隐隐约约看见一个男子的身子站在便利商店门口,而他身旁围绕着一两个女生,他们正有说有笑的谈天着。
       「佟、佟哲庆。」我踉跄的跑了过去,还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
       佟哲庆似乎愣了一下,但他迟迟没有开口,我便不耐的昂首看他,心想这兔崽子夜晚竟然跑出来把妹,害他哥哥跑得快要累死了。
       「学弟,他是你朋友吗?」佟哲庆旁边的女生用着疑惑的眼神打量着我,而我注意到那女生的手勾着佟哲庆不放。
       「不是。」佟哲庆用着冷漠的语气说着,摇了头,并转过头,不理会我,我当下傻住了,心想好啊!好个兔崽子!是、是打算不理你哥吗?看你哥「千里迢迢」的冲来找你,你是一点良心都没有吗?
       霎时,我瞧见佟哲庆露出了杀气腾腾的眼神瞪向那个紧勾住他手的女生,便说:「你可以放开了吗?」那女的有些吃惊的愣了一下,便不太好意思的放开他的手。
       「你们两个……可以滚了。」佟哲庆一脸厌恶的对着那两个女生说着,而那两个女生都露出了错愕的神情。
       「搞、搞什麽阿!你少自以为是了!」其中一个女生也毫不退缩的对着佟哲庆骂着,然而佟哲庆却一语不发的瞪着她们。
       「喂……」我凑了过去,轻拉着佟哲庆的衣服,叫他不要再说了,他回首看我,便莞尔。
       「哥,我们回家。」他的手贴上我的背,将我往前推,而我有些错愕的回首看着那两个女生,再看看佟哲庆的侧脸,说:「你不、不用管她们两个吗?」
       佟哲庆摇头,便不语,而我自然的走在他的後头。
       我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感到有些陌生。
       然而这样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甚至让我感到……不安。
       开始产生这个人真的是我弟吗?的错觉,以往他真的不曾露出如此凶恶的神情,说实在,在刚刚他瞪那两个女生时,我有些害怕。
       在走廊上也是……那眼神简直就要把我给吞了。
       我对於佟哲庆了解多少?
       我已经不敢再保证他是我认识的那个天真的弟弟了。
       「哥。」佟哲庆忽然回首,而原本低头沉思的我也因此抬起头正视他,「嗯?」我有些呆滞的回应着。
       他走了过来,刚好和我并肩走着。
       忽然,他的手搂了过来,一把围过了我的腰际,将我紧紧的往他的身子上靠,使我步伐有些不稳。
       就这样,他搂着我,走过了大街小巷,到了家门前,在这段路中,我几乎是屏着气的,甚至感到有些晕眩。
       我拿出了钥匙,打开了家门,一踏进去便感到放松,心想等下一定要好好泡个澡放松身子。
       不料,一关上门佟哲庆便从身後抱住了我。
       「喂,够了--!」我使劲抓住他环绕在我肩上的手,却无法将他的手抽离。
       「哥。」
       「我很生气……」他在我耳边细说着,而那温热的风贯进我耳朵,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双脚感觉有些软掉。
       「你生气什麽阿!」我不甘示弱的挣扎着。
       忽然,他咬住了我的耳朵,我的身子忍不住的颤抖了,「佟……哲庆,你给我适可而止。」这一咬,我脸的温度瞬间升了上来,甚至开始感到呼吸急促。
       「为什麽对那男的笑?」他问道,笑?只是一个笑你有必要咬我耳朵吗?
       「为什麽和那男的一起吃饭?」像是再惩罚我似的,佟哲庆用鼻尖划过了我的耳朵,便再次轻咬。
       「你……啧。」我有些站不住,便开始将身子往前倾,这一 倾,双脚没站好,便仆地。
       「哥,你喜欢那男的吗?」
       我的胸口被压在地上,而佟哲庆正撑住了手,压在我身後,这动作让我极度不适,转了个身,便正首着他。
       「你听好了,我、我和夏先生是第一次认识,我没有喜欢他!」看着佟哲庆的脸,我不禁将视线游移走。
       「是吗……」他半信半疑的说着,这令我有些恼火,正要瞪他时,他忽然说:「那哥现在吻我。」
       「啊?」佟哲庆小弟弟,你傻了吗?要我吻你?你知道我连我妈都不曾主动去亲过,不、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你是个男的。
       没等我反应,佟哲庆抓住了我的後脑杓,便将他的脸贴近,我知道他想要干麻,便立刻将脸别开。
       「你生什麽气阿,莫名其妙……自己还不是跟、跟女生亲亲我我的,凭什麽骂我!」
       「那是她们自己找上我的……」佟哲庆说道。
       什、什麽阿,那你也应该在当下就拒绝她们阿!
       等一下……我介意这个干麻阿,爱怎麽是他家的事,我才不想管。
       而我突然察觉佟哲庆噗哧的笑了出来,「莫非哥是在吃醋?」
       我愣住了。
       刚刚他说我吃醋--?
       吃醋?
       我吃醋?
      
       第七章
      
       「佟伶!」
       李沛宇大声的叫住了我,我这才回过神,有些痴呆的看着他,「干麻?」
       他啧啧的摇了头,「思春啦?看你神都不知飞到哪去了,一脸憨呆的盯着前面瞧。」语毕,他有些欠打的窃笑着,还说没想到佟伶也会有思春的一天。
       「思你个头,我只是在想事情。」
       「什麽事情?」李沛宇灌了口手中的饮料,便露出了满足的表情,我有些犹豫,毕竟我知道这家伙靠不住,把心中的问题告诉他也不见得有解答,或许还会反过来被他嘲笑。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便问:「吃醋的定义是什麽?」
       他噗哧的偷笑了,双眼弯成一个弧度,手掩着嘴巴像是很努力的在忍耐着不捧腹大笑,「所以我就说你思春了吧!还否认,这种事情再装就不像了,你还是老实点吧!」
       我白了他一眼,「我只是问问。」
       「吃醋啊,就是……我举的例子好了,就像是佟伶你今天交了一个女朋友。」
       「嗯。」我颔首。
       「然後有一天你发现你的女朋友跟别的男人处得还不错,这时候你就会觉得心里充满了怨恨,这就是吃醋!」这个例子绝对是李沛宇当时的心声,但是还挺浅显易懂的。
       我思考了一下,想起了昨天和佟哲庆的对话……
       「莫非哥是在吃醋?」
       我当时愣了大约五秒,才支支吾吾的说:「吃你个大头!你爱跟谁好是你家的事情!」现在想起来总觉得……怎麽有点小女孩在闹脾气的感觉。
       然而佟哲庆听到这句话应该会感到不愉快的,他反而噗哧一笑。
       「哥你就是不够坦率。」语落,他将头轻轻的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有些错愕,想要将身子挪开,却又无法动弹。
       「哥……」他有些温柔的唤住我。
       「干麻?」
       「我最近做了场恶梦。」
       恶梦吗……?以前,他晚上做恶梦总是会哭着跑来我房间,不过我怎麽把他踹下床,他都会再次爬上来,然後从我身後抱住我,嗓泣着。
       「这次就好,让我跟哥睡同张床一晚。」
       我顿时面红耳赤,睡、睡同一张床?如果你今天还是那个哭红了鼻子的小鬼,或许我会勉为其难的答应,但、但现在不一样了阿……
       「可以吗?」他恳求着我,而我感到为难,有些无奈的思考了一下,便说:「好、好吧,就一晚。」
       他将头抽离我的肩膀,正首着我,当时他笑很灿烂,「你不准从後面抱住我!」我警告着他,以前他从我身後抱我都让我一整晚难以入眠。
       「知道了,谢谢哥。」语毕,他双手绕到我背後,一把将我从地上抱了起来,我整个人就这样轻易的被他抬了起来,「喂──!放我下去!」我大声喊着,便捶打着他的背部。
       他完全没听进去,将我抱到了厕所前,「哥,快洗澡吧,衣服我都帮你放在厕所里了。」他轻轻的放下我,而我咬紧牙齿,用着愤怒的眼神看着他,转身便大力的甩上了厕所的门。
       那天我洗得特别久,彷佛在逃避佟哲庆……
       但是那逃避并不是害怕,而是当我一想到他说要和我睡同一张床时,便会紧张得难以喘息。
       果真,当我回到房间先睡时,隔了几十分钟,洗好澡的佟哲庆便走到了我床头,我紧张的屏住了气,一回首便看见佟哲庆躺了过来。
       这张单人床挤不下两人,我便可以感觉到他的胸口碰触到我背部。
       「佟、佟哲庆,你、你没穿上衣?」他的胸口意外的温暖,我回首偷瞄了一下,便发现他裸露着上半身。
       「哥哥会介意吗?」
       「才不介意……」我别过头,尝试阖眼入睡,但是我却可以感觉到身後的人有着温热的气息,而且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
       眼看就快要早上了,我才强迫自己将脑袋清空,阖上眼入睡,但是我实际上也只睡了两个半小时,当我起来时,床上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揉着眼睛,走到楼下便发现哲庆已经起床准备早、午餐了。
       「哥,早。」他笑着,便细心的揉着手上的饭团,我有些好奇的凑了过去。
       「昨天晚上没有做恶梦了吧?」我问道。
       他笑着说:「当然,哥那麽温暖,我怎麽还会做恶梦呢?」这句话,真像是在哄女朋友,唉,不过他没做恶梦就好了。
       「那……你之前是做了什麽恶梦?」我真好奇什麽样的恶梦可以让一个一百八十公分的大男生跑来跟他哥说想跟他哥睡同张床。
       他眼帘微微垂下,嘴边浮出一抹哀伤的笑靥,「我梦到哥你离开的那一天。」
       我错愕的看着他,我离开的那一天是指我毕业那阵子搬出去的时候吗?
       「哥不在我身边时,我觉得好难过,现在能够和你生活在一起,真的很幸福。」他再次对我展开笑容,我立即感到自责,当初我想着要如何脱离他,却没想到当我自私的离开时,留下他一个人在家,却令他如此的痛苦。
       虽然一开始搬到这我感到自在,但是少了一个爱黏人的弟弟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
       「抱歉……」我低声说着。
       「哥刚刚说什麽?」他似乎没听清楚。
       我立即摇头,说没什麽,便回到房间换衣服了。
       ※ ※ ※
       「我真的不相信你只试问问,你说啦,到底是在吃谁的醋,我绝对不会跟别人说的!」李沛宇死缠烂打的问着,而我则是别过头不理他。
       「噢对,该死的!」忽然,他没好气的说着,我睨了他一眼,看见他对我露出杀气腾腾的眼神,「你昨天是不是跟夏学妹他哥一起去吃晚餐?」
       「对阿,干麻?」
       「你、你该不会是想趁机讨好我大舅子吧!」他两手用力的捏上我的脸颊,痛得我直接用巴掌甩他。
       「靠,你要不要脸阿,八字都还没一撇就称呼人家为大舅子!」
       他得意的哼了一声,「迟早的!」眼前这个人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唉,到时候被学妹甩了,又哭得死去活来。
       「不如这样好了,你就嫁给夏先生吧,这麽一来我们就成家了呢!」他自个儿笑着,成家咧……你也要看夏先生收不收你做妹夫。
       不过,夏先生是个温柔的人,若我是女生大概也甘愿做他老婆吧?
       这时上课钟声打了,我才赶紧起身,「都是你,我扫具都还没放!」
       李沛宇一脸「怪我?」
       我赶紧飞奔到扫具间,放下手中的扫把,才回到教室,所幸老师还没到教室,我也安全上垒了。
       放学时,我将书包收好,想说在教室里等一下佟哲庆,平常都是他来我教室找我,今天应该也不例外。
       但是过了二十多分钟,我仍然没看见他的人影,有些生气的我走出了教室,正要关上门。
       「那个姓佟的。」我身後的人唤住了我,我不太开心的回首,那是李沛宇以前的猪狗朋友,曾经在我高一时跑到校门口堵我的那几个。
       「干麻?」
       「李沛宇有东西要我们交给你。」其中一个人说着,便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递给了我,我当下没有收,用着疑惑的眼光打量着他们。
       「那猴子不会自己拿来吗?」
       「真是的,人家现在热恋期,哪有时间啊!」听到这句话我真是气,见色忘友的家伙。
       我打量了那袋子,问:「这里面是什麽?」
       「是呃……」学长们感觉有些哽咽。
       「是我前阵子借给李沛宇的小说吗?」我问道,想起前些阵子李沛宇来我家便看上了几本小说,恳求着我借他,当时我的确也是用一个黑袋子装,只是有些忘记那外观了。
       「嗯,对,就是那个!差点忘了!」
       我叹了一口气,「那猴子给我借了三个月才想起来。」语毕,我将袋子收入书包中。
       「你们如果没事就可以走了。」我转身,即将离开教室,不知是我眼花还是怎样,我总觉得那些学长正窃笑着,正感到疑惑时,忽然听见身後有人叫了我的名字。
       我一回首便发现佟哲庆有些喘的站在我身後,「抱歉,刚刚留下来帮同学找东西,所以晚了点。」
       我告诉他我不介意,正要质疑那些学长时,忽然发现他们人早已不见踪影。
       我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那些李沛宇的猪狗朋友绝对不敢对我怎麽样的。
       但是因为一路上我都战战兢兢的,一回到我房间便立刻打开书包,将那黑色的袋子拿出来,忽然觉得不对劲,几本小说会这麽重吗?
       当我一拉开拉链时,我整个人都傻了。
       「tamade,李、李沛宇那家伙……」
       黑色的袋子里装满了男生都会喜欢的……这样就算了,里面还塞着奇怪的玩具,让我立刻涨红了脸将袋子拉起来,甩到一旁。
       明、明天我一定要修理那些家伙!
       难怪我看到他们在窃笑……该死。
      
       第八章
      
       「哥,你怎麽了?」佟哲庆放下筷子,手在我眼前挥了两下,示意要我回神,我愣了一会,便露出尴尬了笑容。
       「我只在想……事情。」我低下头,一想到那黑色的袋子还在我房间里,我就感到焦急,想要立刻冲回去,把那东西好好藏起来。
       「在想什麽事情?」他莞尔,便托着下巴看我。
       「呃……」我思考了一下,便立刻发觉不对劲,佟哲庆像是故意在套我的话,「我干麻告诉你啊!」
       他笑了,便说:「我放学去你班上接你时,和你说话的那几个是学长吧?」
       我睨了他一眼,这家伙转了一个弯,事实上就是想问这件事情吧?我立刻发觉危险,这个话题会延伸到……
       那该死的黑色袋子,如同潘躲拉的盒子,只要被别人打开下场就一发不可收拾!
       「是、是阿。」我僵硬的笑了,想赶快把这话题抛到九霄云外,再也不要提起。
       「为什麽学长要找你?」他问道,而脸上也出现了有些天真的笑靥。
       「学、学长找我,又关你什麽事情阿……」
       「我怕他们欺负你。」他一脸正经的说着,当我对上他的眼睛便立即心虚的别过头,乾笑了几声,「我才不会被欺负咧。」
       「那……」他开口,而我昂首看着他。
       「哥哥是不是有拿到一个黑色的袋子?」
       当下我的反应极大,身子忽然一绷,大力的颤抖了一下,手中的筷子便掉到了地上,「袋、袋子?」我发现自己的异常,赶紧装傻,想藉此将话题转移。
       佟哲庆没有说话,便用一种奸诈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是在逼我自首。
       「噢,对,袋子──有啊!怎麽了?」我知道自己的态度极为不自然,但我还能怎麽办呢?都、都被他看到了,再装下去也不像了。
       「没什麽。」佟哲庆莞尔,便起身收餐具,留下我一个人尴尬的坐在椅子上笑着,算了!至少他没有追问下去,我也默默的起身,收了桌上的餐具,便捡起刚刚用掉的筷子。
       当我端着餐具到厨房时,便看见佟哲庆正认真的洗着碗,「哥放着就好,我来洗。」他对着我说,而我走到他身边,将盘子放了下来。
       「你……真的有这麽爱我吗?」我突然问道,而佟哲庆顿时用着吃惊的眼神看向我,「我、我是说弟弟对哥哥的爱,你、你想些什麽阿──!」
       他噗哧一笑,让我不禁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尴尬。
       「怎麽突然这麽问?」
       「因为你……好像一直很怕我会受、受伤吧?然後明明洗碗这种事情我都可以自己来的……」
       他一笑,便说:「简单说是在意你吧。」
       我顿时耳根子发热,「你要这麽说,应该也可以,但是我可没这麽说,总、总之──」
       「因为我喜欢哥。」他斩钉截铁的说着,而那眼神直勾钩的盯着我看,我不禁将视线游移走。
       「喔、是唷……真是谢谢你。」我早就知道身为弟弟的他喜欢我,所以才会一直缠着我不放,对於他的这句话我更是没多想,只觉得那必然是弟弟对哥哥的关爱吧?
       我发觉他的表情不太开心,我便安静得不敢吭声。
       「那、那我先回房间罗。」语毕,我便转身离开,走了几步,便焦急的奔回了房间。
       一打开房间,我便拿起了手机,拨了那家伙的电话。
       「佟伶,你很烦耶,我在约会!」对方一接到我电话却不知道什麽叫做礼貌的问候语,口气极为不耐烦,像是恨不得把我电话给挂掉。
       「你、你他娘的死猴子,我上、上次虽然说得比较过分,但你也不用这样整我阿──!」我完全不想顾他面子,立即破口大骂,我以为他会不爽的飙我脏话,但是他先是一愣,便问:「我整你?」
       「对!你不要给我装傻!」
       「等等、等一下!你说清楚,我可不是记仇的人,再说我干麻整你,我不爽大不了直接问候你家一下气就消了,而且你知道我平常为人正直。」他说得理直气壮。
       「你屁!」光是那句「我可不是记仇的人」就让我嗤之以鼻了。
       「好,不然你说,我怎麽整你的?」
       我怔了一下,便压低嗓子,「这、这种事情……吼!你明明知道!」
       「林北就是不知道才问你阿!」
       我心想好阿,李沛宇你再装阿、再装啊!不要把人打死了才一脸无辜的说人不是你杀的!
       「nitama的叫你那群『猪朋友』给我了一个黑色的袋子,不是吗?」不雅的我参杂了几句脏话在句中。
       「嗯?对阿,我叫他们把你借我的小说还你阿。」
       咦?
       等下,李沛宇这个口气倒不像是在骗人。
       「里、里面装的不是小说阿──!」
       我们双方都僵了许久,李沛宇才忽然开口:「里面放了什麽?」
       我顿时面红耳赤,有些哽咽的说:「里面放着……会让、让你们这堆猴子站起来的东西啦!」
       他呜啊的惊叹了一声,便夸:「这麽刺激?」你赞叹个什麽劲阿!这件事情你应该要负责吧?
       「等等,你把那袋子拿出来看一下。」他说道。
       「干麻啊?」我立刻感到疑惑,便问道。
       「拿出来就对了。」
       看他这麽坚持,我便放下电话,左顾右看了一下,吞了口口水,便紧张的从床底下拿出了那令人感到羞耻的袋子。
       「拿出来了啦……」我再次拿起电话,说着。
       「那袋里面是不是都是片子?」他问道,而我嗯了一声。
       「把片子从盒子里拿出来,然後比对一下。」
       我照他的话做了,拿了好几片,十分仔细的观察了每一片,确怎麽看也看不出个名堂来。
       霎时,我发觉到其中一片片子上写着「林淳」的名字,立刻恍然大悟,「是你那该死的猪朋友掉包的吧?」好样的,给我来这招「乾坤大挪移」。
       李沛宇噗哧一笑,「这下就不要再怀疑我了,礼拜一我帮你去修理他。」
       「好啦,林北要约会,不要吵我!」语毕,他便不耐烦的挂了电话,我啧啧了两声,便把手机甩到了枕头边。
       忽然,我发觉我床上散布了各式各样的……Apian,立即跳了起来。
       顿时,走廊上传来佟哲庆的脚步声,我更是慌张,一个没踩?,便从床上摔了下去。
       「哥,你没事吧?」
       当我回过神时,便发现佟哲庆正站在我门外,房门也已被他打开,我回首,便发现刚刚来不及收拾的Apian也就这样摊在我床上。
       我赶紧起身,难为情的低下头,这、这种东西……虽然我是个男人没错,但是谁会希望Apian被自己的弟弟看到阿!
       只见佟哲庆温柔的笑了笑,并走了过来,「哥。」
       「呃……」我尴尬的笑着。
       他拎起其中一个片子,打量了一下,便说:「哥,这是什麽?」那眼神并不是天真,而是有些凶恶的瞪着我,我不禁别过头。
       然而我迟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是好,我要很坦率的说:「阿就是Apian阿」还是一脸难为情,支支吾吾的说:「那、那是Apian阿……」还是打死不承认的说:「那、那不是Apian啦!哈哈,是、是呃电影原声带!」
       忽然哲庆抿唇一笑,便将片子丢回了床上,一回身便用手推了我的背,那速度让我来不及反应,当我回过神自己的背部已经碰触到了床,压在那堆片子上。
       「哥哥,喜欢女人阿……」佟哲庆说着,便用手轻抚了我的脸。
       「你、你在说什麽阿……」我坐起身,想要把他推走,然而他身子一压,便把我压了回去。
       「哥哥看这种东西……会站起来吗?」
       突然我心头一急,想到了我自己是性无能的事情……
       「哥哥会ziwei吗?ziwei的时候都在想着什麽?」
       我脑子一片混乱,对於眼前的佟哲庆感到有些怪异,他到底在说什麽?ziwei……我的确是听过这个词,但是……
       「哥你怎麽一脸疑惑?」他奸诈的笑了,手便慢慢的移到了我的胸前,原本我不知道他想干麻,忽然发现他双手隔着衣服在我那两处上搓揉着。
       我、我是男人!那种地方,就算在怎麽努力的搓揉也是……没、没感觉的吧!
       霎时,我发现不对劲,身体好像哪里觉得怪怪的。
       「呜……」嗓子忍不住发出了细小的声音,察觉到这点的我赶紧吞了口水,想将那份难为情咽下。
       「佟哲庆……走开!」
       佟哲庆没有理会我,便蛮横的掐住了我的下颚,我忽然想起那次在KTV也是像这样……那嘴唇再次贴了上来,便深吻着,这次他的舌头竟然伸了进来,不断的缠上我的舌头。
       我第一个意识就是──我要被我弟吃掉了。
       等下,这──是正常的兄弟关系吗?
       正当我脑子一片混乱时,佟哲庆的手迅雷不及掩耳的伸到了我的裤子中,毫不给我反应机会的抓住了我的分身。
       「喂……手、手放开!」
       他灿烂一笑,
       「不要。」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不要?哥的话他竟敢说不要?正当我要对他怒吼时,他的手忽然上下抽动了起来,我的背弓了起来,双手立刻伸到了下面抓住他的手,想要把他的手扳离。
       「佟……你、啊,给我……住手。」
       「为什麽?哥不喜欢吗,可是你的身体好像很舒服。」语毕,他变本加厉,手更快速的抽动着。
       「哈啊……你等下死、死定了。」
       顿时,我身子一颤,分身好像射出了什麽东西,忽然一看便发现佟哲庆手上都是白色的液体,我立即难为情的掩住脸。
       刹那间,我听见他翻东西的声音,慌张一看才发现自己黑色的袋子还摆放在地上,而佟哲庆正从那袋子里拿出一样东西……
       「哥真不害臊。」
       危险的──玩具。
      
       第九章
      
       「佟……哲庆,你、你想干麻!」我看着他按下玩具的开关,那玩具发出震动的声响。
       「哥哥不都知道吗?这种色色的事情以前都是你告诉我的呢……」那、那是这家伙自己一脸天真的跑来问我,即使我告诉他,也没有叫他把那些色色的事情活用在我身上啊!
       我看着那强烈震动的玩具……等、等下,无论我怎麽想,也只想的到那个「洞」,他该不会是想把手上这支巨物放到我那个「洞」里吧?
       想到这里,我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光是想到那里……那麽窄,要进去就、就觉得疼痛。
       「可、可是……你看清楚,我是男人!」我缓缓的向後移,想要逃离眼前这危险的家伙。
       他将身子向前倾向我,一瞬间就把我的双腿扳开,「我从以前就喜欢哥哥了,我才不在乎你是男的还女的……」话不是这样说阿,你不在乎,我、我在乎啊!
       「佟哲庆……你敢给我塞、塞进来!」我挣扎着脚,想要将他踢开。
       忽然他的脸上浮出一种「为什麽我不敢?」的表情。
       正当我这麽想的时候,下方忽然传来一阵疼痛的撕裂感,好像有什麽东西顶在那里,正试图侵入。
       「喂……拿开!」
       他不莞尔,一个使劲,便把那玩具推了进来,我倒抽了一口气,身子像是触电般的大力跳动了一下,而身体彷佛像是被贯穿似的疼痛。
       「啊……住、住手。」喉咙不断发出令我感到为难的声音。
       「哥……」佟哲庆的脸靠了过来,低声喊着我的名字。
       我紧闭上了双眼,无法适应下方传来的酥麻及疼痛感,痛得我快流出泪来,但我紧咬着下唇,尽可能的忍下来。
       但那巨物不断更使劲的塞了进来,我稍微睁开了眼,便瞧见佟着庆一脸兴致勃勃的拓下巴看着我的反应,我立刻感到愤怒。
       「你……这个混帐。」我低声骂着,而佟哲庆的脸忽然露出一丝不满,便将玩具的震撼调得更大,像是在惩罚我。
       「唔……啊……」
       像是恶作剧一般,从天下掉下来的弟弟,砸得我眼冒金星,晕头乱向,也不知道上天送来的这礼物是好是坏……
       小时候,弟他老爱牵着我的手和我一起走回家,总是一脸天真的对着我微笑,叫我哥,我一直以为我的弟弟会永远的这麽单纯……
       或许打从一开始就错了。
       我有一个弟弟,他到底是天真无邪的,还是按藏心机的,我已经搞不清楚了。
       身子一紧,我瞧见自己的xingqi竟然再次射出白色的液体,这次我羞愧的想要哭出来,甚至不敢再正视佟哲庆的脸。
       下面的玩具被抽了出来,那一抽,彷佛要把我的内脏都抽出来似的。
       「哥一定想不到自己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佟哲庆笑着说道,便再次把脸凑了过来,吻上了我的脸颊,将我眼眶旁的眼泪给舔去。
       「为什麽……?」为什麽我要忍受这种羞辱?而我也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对我做……这种事情。
       「因为我爱你。」他不假思索的说着。
       我将脸别开,他却蛮横的将我的脸转过去,硬要我在他面前流下眼泪。
       我咬住了嘴唇,说:「我……讨厌你。」
       他的表情忽然垮了下来,一脸杀气腾腾的看着我,忽然一个莞尔,便说:「只有你不准讨厌我。」他用了「准」这个字,令我感到不满。
       「……凭什麽!」我使劲想要坐起身子和他对峙,但是下方还隐隐阵痛着,一坐起身便感觉到一阵灼热感,痛得我全身无力。
       忽然,一的脸露出一丝寂寞,说:「哥……又会想要离开我吗?」
       我一愣,心想这人的反差怎麽这麽大?
       我不语,有些戒心的看着他。
       倏的,他张开了双手,将我搂进他的怀中,我一瞬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怔了一会,便想要扭出他的怀中。
       「每次……你都在逃避我,都不理我,直到最後你就这样离开了,你永远不知道我多麽希望你可以多看我一眼。」他说道,便将下巴放在我肩上。
       我停止了挣扎,睁大了双眼,「多看你一眼?」他的解释就像情人一样,彼此相爱彼此关怀,忽然我想起他刚刚说的那句「我爱你」便懂了。
       「佟哲庆,你对我该不会是……?」我有些脸红的问道。
       他不语,但我可以感觉到他的脸也有些红了。
       「我说过很多次,我喜欢你、很爱你,但那不是兄弟之间的爱,是像男生对女生的爱。」我不知道我该说什麽……我一直以为他是弟弟对哥哥的爱。
       为什麽他会喜欢我?
       我是一个……男生,而且我……
       烦死了!我不知道啦,为什麽我知道他喜欢我的时候会觉得如此惊慌失措?
       他的手按着我的肩膀,并正首着我,一脸在等我的答覆的样子,而我感到别扭,甚至不敢看向他的眼睛,试图要逃避他。
       忽然,他有些讽刺的笑了,便松开了我的肩膀,起了身就离去。
       留下我一个人呆坐在床上,床铺上还残留着白色的wūhuì物,和散落在床上的Apian。
       那个笑,意味着什麽?
       ※ ※ ※
       「喂!你这家伙,是死在家里了啊?」
       一听见李沛宇的声音,我便不耐的将手机甩到一旁,光是这三天李沛宇就疯狂的传了三十几则语音信息给我。
       已经三天了……这三天我都没去上学。
       这三天我都赖在床上,除了上厕所、洗澡和拿东西吃以外,我几乎都没踏出房门。
       学校那边我也没请假,放任一切了……
       我不知道……我只觉得很疲倦,甚至是不敢面对佟哲庆,所以把自己锁在房间内,选择了逃避。
       佟哲庆这三天都会将晚餐放在我的门外,便敲我的门,等到我出去拿晚餐时,他人已经不见了,我也不敢去找他……就这样,我们三天没对话,也没见到对方。
       这三天之中,有十几个小时我都慵懒的睡在床上。
       我踢掉了被子,一个人呆楞楞的望着天花板,轻叹了一口气,便把刚刚甩出去的手机捡了回来,便将手机的通讯录从头到尾看了一次……
       我一向不知道心事要找谁说,所以通讯录里的人实在不多。
       正当我感到无奈时,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夏先生吗……」夏先生他善解人意,如果我把我的烦恼告诉他,或许他会……安慰我吧?
       可是我该怎麽告诉他?
       不、不管了,即使是出去散个步也好,不一定要讲心事阿……夏先生他不会介意的吧?
       我吞了口口水,紧张的按下「拨出」的按钮,不久之後,对方接起了电话。
       「请、请问是夏子陆先生吗?」我问道,对方似乎有些惊讶,愣了一下,便回:「佟伶,你没去学校吗?」
       我感到有些尴尬,乾应了一声。
       「你身体不舒服吗?」他关心的语气让我有些鼻酸。
       「我的身体没事……但是我有些……烦恼想要跟夏先生说,请问你有空吗?」
       他顿了一下,便说:「你等我二十分,我等下过去接你。」
       嗯?等、等下……这、这有太唐突了吧?虽然是我主动找夏先生出去的,但我还是怕会给他添麻烦。
       「那、那个子陆先生,如、如果很忙就不麻烦,不要勉强唷!」
       他轻笑了一声,便用温柔的语气说没关系,让我不禁感到脸红。
       挂断了电话後,我便钻进了被窝中,冷静了一会,夏先生……他人真好。
       大约过了五分钟,我便从床上爬起,换了件衣服,便到浴室去刷了牙和洗脸,顺便整理了头发。
       佟哲庆去上学了,所以我不用蹑手蹑脚。
       我背了个黑色的侧背包,将钱包和手机都塞了进去,将一切都打理好之後我便来到家门口,有些紧张的低下头,等待着夏先生。
       果然,十几分快要二十分时,夏先生的车子出现在我面前。
       「夏、夏先生!」我僵硬的笑着,便对夏先生挥手,他回我一个笑,便替我开了车门。
       一坐上车,系好了安全带後,夏先生便笑着问:「佟伶想去哪呢?」我低下头,怎、怎麽问我阿……这样子好像在、在约会。
       我低头,说:「都、都可以阿……夏先生说哪就哪吧。」每次和夏先生相处我就变得像个小女人,这让我有些苦恼。
       「那来我家可以吧?」
       「啊?」我撑大眼,有些错愕的看向夏先生,去、去他家?
       他则一脸「有什麽问题吗?」的看着我,我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人家只是把我当个小屁孩,去、去他家应该……没有别的意思。
       「好阿……」我僵硬的笑了,却不知道自己的脸现在有多红。
       一路上,我都低着头,心想自己到底在干麻!怎麽变得这麽支吾其词。
       忽然我想到了佟哲庆,他……如果知道了我去夏先生家会有什麽感觉?
       我紧张的咬住了嘴唇,心想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正当我在胡思乱想时,夏先生已经停下了车,替好开好了车门,我一脸尴尬,说了声谢谢便下车了。
       坐在警卫室的警卫一看见夏先生便莞尔,将手中的报纸放了下来,替我们把铁门给打了开来。
       「夏先生,今天不用上班吗?」警卫问道,夏先生摇头说:「带朋友回来坐坐。」
       警卫看向了我,我点了下头,打了个招呼。
       夏先生住在一个看起来还挺豪华的社区中,一路上我左顾右盼,心想跟我那租来不到十坪的房子有着天壤地别的不同,或许这里的一间厕所都比我的房子还大!
       夏先生停了下来,便掏出了钥匙,开启了门。
       「打扰了。」我轻声说着,便跟着他走了进去。
       夏先生坐了下来,便拍了旁边的位置示意要我坐在他旁边,我颔首便走了过去。
       「发生了什麽事情?」他关心的问道,我愣了一下,稍微思考了一下便说:「夏先生,其实这、这应该算是感情上的烦、烦恼吧……」我有些害羞的低下头,我还是第一次会烦恼这种问题。
       夏先生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便说:「你可以说来听听。」
       我点头,便说:「就是,如果自己被一个不能爱上自己的人爱上了……该怎麽办?」一想起佟哲庆一脸正经的说喜欢我,我便觉得难以喘息。
       「你应该不讨厌他吧?」夏先生问道。
       我身子忽然一颤,这个问题我……
       「我不讨厌……」
       「那你也喜欢他吗?」
       这问题来得直接,令我有些不知所措,昂首看了看天花板,又低首看了地板,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思考了许久,我终於开口:「我不知道……但是我对他的喜欢是……不一样的。」哪里不一样?其实我也说不清楚,我自己也觉得自己矛盾,对於他一直坚持是哥哥疼爱弟弟的心情,可是每当佟哲庆靠了过来,我又会觉得脸红心跳,简直像个小少女。
       夏先生笑了笑,便说:「没有不一样,你喜欢他,我看的出来。」
       我瞠口结舌的望着他,「你知道是谁?」
       他摇头,说:「因为你脸很红。」
       我一惊,触上了自己的脸颊才发现自己的脸颊正滚烫着,我害羞的抿了嘴唇,希望自己脸上的温度赶紧降下来。
       「其实你什麽事情都写在脸上呢。」他指着我的脸说道。
       难怪别人都说我是个很容易明白的人。
       我喜欢佟哲庆?
       我喜欢我弟?
       怎麽想也觉得……不太可能,我或、或许只是被调戏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吧?可是夏先生刚刚那麽一说,我却会感到害羞。
       「怎、怎麽样才可以不喜欢上一个人啊?」这问题或许听起来很笨,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
       夏先生的脸也有些疑惑,耸了耸肩膀便说:「既然喜欢上就很难不喜欢了吧?更何况喜欢别人也不全然是件坏事。」
       不是坏事?我倒不这麽认为,是不是坏事也要看对象吧!
       夏先生忽然莞尔,便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身子一瞬间僵硬了起来,有些错愕的看着他。
       「要不喜欢上一个人倒是有一个方法……」他笑道。
       我愣了一下,心想真的有办法吗?
       一瞬间,夏先生的脸靠了过来,吻上了我的脸颊。
       「那就是喜欢上别人。」
      
       第十章
      
       瞬间,我整个人的神思是被抽空,一脸痴呆的看着夏先生的脸,刚、刚刚──他、他吻了我的脸?
       「夏、夏先生,你、刚刚……为什麽亲、亲我脸颊?」我不禁害羞了起来,连讲话都跟着打结。
       夏先生故作思考,然後耸了耸肩膀,说:「不知道,看到你那可爱的表情就情不自禁。」
       我低下头,问:「夏先生是在戏弄我吗?」
       夏先生将手撑在沙发背上,并不断的靠过来,「不知道……但佟伶觉得我是在戏弄你吗?」
       我眨了眨眼,努力的要想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他如果真是戏弄我,又何必问我是不是在戏弄我?这点他自己应该最清楚,而他这麽一问我也尴尬的不知该如何应答。
       还是说,问我这个问题其实也是想戏弄我……
       我偷偷瞄了夏先生一眼,并看着他那「以戏弄我而乐在其中」的表情。
       我轻叹了口气,便笑说:「既、既然真是戏弄,那我也不跟你计较。」虽然我总觉得他可能不是在戏弄我,但为了化解尴尬,我便觉得装傻是最好的方法。
       「那如果不是呢?」他忽然说道,而我脑袋忽然一空,隔了许久才回过神。
       「不、不是吗……夏先生这句话是什麽意思?」说要喜欢上别人,然後又突然吻了我的脸颊,这不就是戏弄?
       「就是要你喜欢上我。」他说得斩钉截铁,我完全来不及反应。
       我努力静下心,冷笑了一下,便说:「我怎麽可能喜欢上夏先生阿,哈哈……」
       夏先生忽然一笑,说:「我当然知道。」
       「因为你喜欢你弟弟吧?」
       我愣了三秒,心想夏先生说话真是……快、狠、准,令人感到措手不及。
       我故作镇静,尝试露出灿烂的笑容,问:「夏、夏先生怎麽会这麽想啊?」
       「就说你什麽事情都写在脸上,」他指着我的脸说道。
       他看着我那呆滞的反应後,便接着说:「傻子,你身边那个所谓『不可以爱上你的人』不就只有你弟?」
       我立即恍然大悟,原来不知不觉间我以将那答案模模糊糊的告诉了夏、夏先生!佟伶你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笨蛋,我打死都要把这白痴的个性给改掉!
       「佟伶。」夏先生忽然唤住了我,而我昂首看向他,却见他眉头深锁,欲言又止。
       「我应该说过我在子洁的相本里看到你照片的事情……」他提起那天在车上说到的「女仆装」,而我想到这里不禁感到别扭。
       「一开始子洁的照片里偶尔会拍到你的背影,甚至是一些不起眼的镜头,常常都是你跟李沛宇吵架或是打斗的画面,看着看着我好像……每次看到你那张逗趣的脸都会偷笑,甚至希望可以看到更多你的表情。」
       我睁大了眼,愣了许久。
       怎麽……好像在告白。
       不对,这怎麽听都像是在告白……而糟糕的是我此刻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回应。
       「那天在联谊意外的看到你,我真的很开心。」语落,夏先生的手抚上了我的脸,我错愕的看着他,他的双眸正深情的看着我,这时回避不是,正首也不是。
       「夏、夏先生……」
       他扬起一边眉头,「嗯?」
       「为什麽突然和我说这、这些……」
       他若有所思的低下头,瞑目,便问:「怎麽?现在说这个让你感到不自在吗?」
       我立即摇头否认,「不、不是!我只是在想……夏先生对我到、到底是……」
       夏先生张开了嘴,正要回答。
       我的心脏跳空了两秒,整个人无法思考,脑子一片乱,正当我想着怎麽办时,手机忽然响了,我慌张的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歉意的对着夏先生说抱歉,便跑到外面去接了电话。
       其实跑出去只不过是化解尴尬罢了……我大可在夏先生面前将电话接起的,但是我没那勇气继续面对他。
       我看了一下来电显示,但对於那号码毫无印象,犹豫了一下便将手机放在耳边。
       「喂?」
       对方呆滞了一会,才开口问:「请问是唐浩龄吗?」当我听到这个名字时,我整个人的脑袋瞬间被抽空。
       我依稀记得……曾经有人这麽唤我,曾经有人叫过我「唐浩龄……」而那个名字早已从我人生中消失,现在它再次出现,使我感到莫名的旁徨。
       想了许久,我终於认出对方的声音。
       「你……」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毕竟我自认为自己和她早已毫无关系。
       「不好意思,请问我打错了吗?」对方的声音比前好几年前来的温柔,让我有些不习惯。
       「不,我是唐浩龄没错,请问这支电话你是从哪里得知的?」我不记得我告诉过她我的手机号码,对於她突然打来更是让我起疑。
       「你不认得我了?我是妈妈阿,这支电话是你养母给我的。」我眉头深锁,妈妈……?或许称为唐阿姨会比较妥当,毕竟我不认为一个无法忍受孩子便将他丢弃的母亲还可以理直气壮的要孩子称自己为「母亲」。
       我叹了一口气,问:「你有什麽事吗?」
       这几年来,我不曾听到她的声音,也不想听到,虽然别人说孩子从小到大都要懂得「孝」这个字,但是我总是觉得为了一个男人而不相信自己孩子,最後甚至把孩子给送走的女人……实在不值得我再……唉。
       或许我有错,但是既然把我丢了出去,就让我好好的待在外面,不要等到後悔了再来找我。
       「妈妈只是……突然很想见见你,看你最近过得好不好。」她说得十分有诚意,让我不禁对於自己原本的想法感到有些罪恶。
       我再次叹气,说:「如果你真的这麽觉得,那这几年你就不应该连通电话都不打,对我不闻不问。」
       她的语气带了点欲哭的感觉,并说:「不是我不打……你的养母希望我到高中之前都不要和你有任何联系。」
       我不禁感到错愕,养母……?
       但这不是她的错,当时我的确也不希望自己见到母亲。
       「所以你现在打这通电话是想要干麻?我就老实跟你说……不可能回去了,也不想再回去忍受那些生活了!」我想起她的男朋友曾对我拳打脚踢的过程,甚至有次他喝醉了,趁着母亲加班时,疯狂的拿着酒瓶碎片说要把我眼睛刺瞎。
       还说我是我父亲的种,必然也是个垃圾。
       那种男人……为什麽母亲会信任他?
       「浩龄我知道我做错……但是他也说他想跟你道歉,希望你可以回来跟我们吃个饭、聊个天也好。」
       说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气愤。
       道歉?很多人,等到做错事情後才发觉,那又如何?发觉了後并道歉,那又如何?对我造成的阴影难道会就此消失?
       为什麽你们总认为一句道歉就可以将一切给掩盖、弥补掉?
       「我……不想见到那男人。」我说道。
       她静了一会,接着说:「那就当作是为了妈妈我……回来吃个饭,好不好?」那声音彷佛快要哭了出来,虽然对她有些怨忿,但还是感到有些心疼。
       我考虑了许久,叹了许多个气,终於痛下决定。
       「嗯……」这声答得无奈。
       而电话那头的她似乎有些喜悦,笑着说谢谢。
       「这星期六可以吗?」她问道。
       我揉了揉太阳ru,有些头疼的说好,并挂上了电话。
       一答应完她我便反悔了,我是有权利拒绝的,但是我却做不到……或许我打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胆小鬼。
       我蹲下身子,一个人有些苦恼的看着地板,不断叹着气。
       真的是傻瓜至极……
       忽然,身後有人搭上了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便起身回首看向身後的人。
       出现在眼前的正是夏先生,一看到我的脸他便蹙紧眉头,「佟伶,你脸色……」我知道我的脸色颇难堪的,但我并不想将刚刚那件事情告诉夏先生,於是摇了头说:「有吗?哈哈……我没事,只是头有点晕。」
       夏先生手搭上我的肩膀,将我往他的怀里靠,我立刻屏住了气,害羞的低下头。
       「夏、夏先生……我想我该回去了。」我看了看手表,心想佟哲庆应该快要放学了。
       夏先生颔首,说:「我送你回去。」
       ※ ※※
       我站在门前,看了手表,确定佟哲庆应该还没回家,松了口气便打开了门。
       一回到家我便脱掉外套,正想走回房间时,忽然发现沙发上不知何时躺着一个人,我全身绷紧,心想佟哲庆该、该不会已经回来了吧?
       带着害怕的心情,我悄悄的走到沙发边,仔细一看果然没错,佟哲庆正瞑目躺在沙发上,而我忽然发觉不对劲,总觉得他面色……有些苍白。
       「哲庆,你怎麽了?」我蹲下身子,看着他有些难受的喘息着,手一触上他的额头才发觉他的脸完全是冰的。
       佟哲庆微微睁开了眼,吃力的开口,「我没事……」
       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些事情……以前佟哲庆就常常不舒服请假,而我好像也不曾去多关心。
       我有些心急,看着佟哲庆不断的咳嗽,并露出难受的表情,我立刻拿起电话,心急的拨了110,并告诉了医院地址。
       我心急如焚的奔回佟哲庆身边,不知所措,佟哲庆忽然将手伸了过来,我愣了一下便懂他的意思,握住了他冰冷的手,而他的脸色逐渐发绀,而他的呼吸次数也明显的增加着。
       我不禁揪紧了眉头,并说:「对、对不起……我会陪着你。」
       但佟哲庆得情况依然没有好转,我甚至觉得他快要昏了过去。
       霎时,外面传来鸣笛声,而我立即开了门,见医护人员推着担架奔了进来,并将佟哲庆抬上了担架,我忧心忡忡的看着他的状况,而医护人员走了过来。
       「请问你是他的家人吗?」
       我卖力的颔首。
       「那麻烦你跟我们到医院一趟。」
      
       第十一章
      
       我揉了揉眼,睡眼惺忪的爬了起来,才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而佟哲庆依然紧闭着眼,躺在病床上。
       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依然心有余悸。
       当时我跟着救护人员上了车,看着佟哲庆被送到医院,推到急诊室里的样子,而我当时在手术房外等了许久,最後医生和我说佟哲庆需要住院一阵子。
       我叹了一口气,便静静坐着,望向佟哲庆,不知不觉开始仔细看着他侧脸的轮廓,甚至为此感到害臊,脸红之下我别过头,看向窗外那挂在苍穹上白净的月亮。
       忽然,走廊上传来脚步声,接着门被人敲了,发出「叩叩」的声响,我随之回首,轻喃着:「请进。」
       走进来的是穿着白袍的医师,他对我招了招手,而我转头看了熟睡的佟哲庆,犹豫了一会便起身来到医师身旁。
       医师轻关上病房的门,眉头深锁的看向我,并问:「咳,你是佟哲庆先生的家属吧?」
       我颔首。
       他接着问:「那请问你之前就知道佟先生有气喘的问题吗?」
       我当下怔了一会,便错愕的摇头,是的,我从未听闻他有气喘方面的问题,也或许是我之前很少关心他,所以对他的了解不透彻。
       医生看我一脸错愕,赶紧摇手说:「你可以放心,佟先生的气喘好像有改善过,所以可能是因为这次感冒而复发的。」
       「倒是……我看他这次引发的气喘挺严重的,以後可能要十分注意他的身子。」
       我脑子感到有些昏,视线甚至有些模糊,一天之内忽然发生如此多的事情令我有些难以喘息,甚至是不知所措。
       我低下头,和医生道了个谢,医生便说这几天可能都先暂时住院观察,我点了点头说好。
       医生转身而去,我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黑暗的走廊上,低头思考着许多事情。
       霎时,我的手机开始震动,我慌忙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放在耳边。
       「喂,佟伶,哲庆他没事吧?」电话那头是养母的声音,或许她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急促,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内心感到有些罪恶,愣了许久,才说:「他……没事。」
       养母感觉有些放心了,而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那个……妈,佟哲庆他以前有气喘吗?」
       养母静了一下,便轻声说:「是阿……我以为他好些了,没想到这次感冒又会复发。」
       我自责的摀住嘴,手握紧了手机,心理有些难过。
       「嗯……对不起。」
       「傻子,这又不是你的错,我才要麻烦你替我好好照顾那孩子呢。」
       照顾……我总觉得我不是一个好哥哥,事到如今才对自己的弟弟投入更多的关怀,如果今天事情不是紧迫在眉间,那我岂不是一辈子都对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