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65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呀……哎呀……啊……”
      
         “安安学姐,舒服吗……?”阿宾问。
      
         “舒服……好舒服……太舒服了……啊……哦……宾……我的英雄……啊……美死姐姐……啊……我爱你……啊……爱你……啊……”
      
         “学姐,我也好舒服……”阿宾又在他耳边说:“安安,你真美……”
      
         几句话果然奏效,安安ru儿肉猛缩,夹得阿宾爽得不得了,**更直更硬,她自己因而也被插得更骚更浪。
      
         “哦……哦……天……我……好舒服啊……啊……哦……我好像……好像要到了……啊……啊……快点……快点……啊……天……好哥哥……我的哥┅┅啊……啊……我要到了……啊……啊……”
      
         就在这紧要关头,她们忽然听到帐外的依以很奇怪的高音说:“嗨!学长,你来了!”
      
         接着听到一个男声问:“依,看到安安吗?”
      
         “糟糕……”安安小声说:“我男朋友来了!”
      
         “怎麽办?”阿宾停下来,他显得很紧张。
      
         安安比他更紧张,不过紧张的是别的地方。她双脚将阿宾勾得死死的,说:“快动,不要离开我,我快来了……”
      
         阿宾立刻又菗餸起来,安安咬着牙根,不再放浪出声,但是表情却实在够荡的,她眼中蕴含着无数的言语,猛向阿宾放电。
      
         “学姐在换衣服,你等一下,”依说,还大声向里面示警:“学姐,学长来了,快一点!”
      
         安安当然知道要快一点,阿宾也正在拼命呢!
      
         “嗯……嗯……哟……哟……啊……来了……来了……哥啊……来了……啊……啊……shuangsi了……啊……啊……”
      
         安安**了,阿宾再努力的送了几回,让她过足了瘾,才抱着她让她休喘一下。
      
         然後阿宾光着屁股坐在课桌上,看安安一一将内衣裤和外衣裙穿回,当安安打点好衣服,过来和阿宾再吻在一起,小手又去捉阿宾的**,它还硬得很,安安不免套了几套,那**就跳动起来,她低下头,依恋的看着**,舍不得的吻在**上,忽然一股浪水又排出来,她心一横,撩起裙子跳上桌子坐着,手指勾开neiku裤脚,露出毛绒绒的**说:“好学弟,快,再来插姐姐几下!”
      
         阿宾没想到她居然这样欲求不满,男朋友在外面还要赖着男人chata,就提起**,照着刚才的姿势,顺利的一插而入,同时狠狠的起她来,管她叫不叫,她不怕他当然也不怕。
      
         “哎呦……哎……啊……好哥……我……好好哦……天……对……对……插那里……啊……啊……美死了……快一点……啊……插死我好了……啊……我的天……我怎麽这麽浪……啊……啊……我浪……我骚……啊……chawo……chawo……啊……啊……我最骚了……啊……弟弟喜欢我这麽骚吗……嗯……”
      
         “喜欢……干死你好不好……?”
      
         “好……好……我要……我要……啊……啊……”
      
         “男朋友怎麽办?”阿宾问。
      
         “让他等……啊……啊……好舒服……亲哥哥啊……我……哎……我又要……又要来了……啊……我好爱你啊……啊……啊……好酸……好酸……啊┅┅啊……来了……我来了……啊……啊……你真好……啊……啊……完蛋了┅┅哦……”
      
         安安声音沉下去,neiku湿得不像样,阿宾等她心情平复,才将**抽出来,安安无力的站起来,又伏在阿宾身上不肯出去。
      
         “快去,”阿宾拍在她屁股上,说:“人家在等呢!”
      
         安安抬起头,期待的说:“那……你今天晚上到我们那里去好不好?”
      
         “嗯?”阿宾迟疑着:“我看看,你知道我有朋友来嘛!”
      
         “晚一点也没关系,好不好?我们等你。”安安说。
      
         阿宾只得答应,安安又吻他一次,才往帐外出去。
      
         “姑奶奶,”她男朋友看她出来,埋怨说:“怎麽这样久?”
      
         “不高兴吗?”她瞪他。
      
         “不敢!不敢!”他陪笑着:“我们去吃午饭吧!”
      
         她们边说边走了,依看她们走远,才回到帐棚里,她进到最里面,阿宾还是光着屁股坐在桌子上摇脚,她气得一把打在**上,骂说:“你可爽了,让我在外面提心吊胆!”
      
         阿宾将她搂过,说:“真的?对不起,来,让我疼疼。”
      
         “少来了,还没出火是吗?想在本姑娘身上发泄?别作梦!找你女朋友去!”她嘴上不饶人,手儿可是握起了**,在**上逗玩着。
      
         阿宾只管让她说,手上将她的长裙翻起,伸到她禾幺.处掏着,刚才依自然也曾在外层toukui了一下他和安安的战局,所以裤底也不乾净,阿宾问说:“怎麽样?够不够胆来一下?可没人替我们把风哦!”
      
         依吃吃的笑起来,说:“荒郊野外都陪你作了,还怕这帆布帐吗?”
      
         依自己转身伏趴在课桌上,翘起屁股,阿宾掀起裙子,将她的宝蓝色neiku脱到脚踝,对着她圆圆的屁股,也没什麽好说的,上来向ru儿就是一刺,直抵洞底。
      
         “嗯……轻点……”依怪他。
      
         他刚经历了安安,兴致正高,哪里能轻点,马上深深浅浅,放力的去干,幸好依也够樱荡的,不久就大量出汁,摇着屁股舒服起来。
      
         “哦……还是你好……啊……啊……你真棒……”
      
         阿宾看着她美丽的粉臀,那白肉正扬起**浪花,他不由得插得更来劲,把桌子摇到吱吱直响。
      
         “好阿宾……啊……妹妹shuangsi了……啊……好同学……啊……认识你真好……啊……啊……好深啊……啊……只有你能到……啊……这麽深……啊……啊……好舒服……啊……啊……我一定……唉哟……流个不停了……啊……啊……”
      
         果然她的水正从大腿往脚根流,阿宾的**每一拔出,就带来一波洪峰,不久地上就出现了点点水迹。
      
         “哥哥……哥哥……啊……我……我……会死……”
      
         “乖妹妹,我也要来了。”阿宾说。
      
         “啊……坏哥哥……和别人爽到最後……啊……才找我……啊……我……啊……一次不够……啊……我不管……啊……我要多几次……嗯……”
      
         “哦……”阿宾说:“我答应了安安晚上去找你们,陪你到天亮,好吗┅┅?”
      
         “真的……?”依说:“好……好……这样好……那……妹妹先让你爽一爽……啊……啊……”
      
         她夹紧**,果然让阿宾绷紧了神经,一下子就要完了。
      
         “……我……要来了哦……”
      
         “哥……我也是……啊……啊……我们比赛……谁先到……啊……好不好……啊……啊……哦……”
      
         “我……我……我射了……嗯……”结果阿宾先到了,他一点一点的喷洒着,趁着**还没软,他还是卖力的做最後的抽动。
      
         “啊……啊……”依连着也**:“好阿宾……好亲亲……嗯……嗯┅┅”
      
         阿宾畅快的压在她背上,她顽皮的翘起小腿,锁住阿宾的脚弯,回头和他浅吻,帐棚因为温室效应十分暖和,加上满满的春意,成为俩人甜美的小世界,不管外面正急速的变着天,反正,那是外面人的事……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超速小说更新,请牢记
      
       第卅七章订情雨
      
         忆如和甘丹离开了阿宾科上的摊位之后,左右都没了认识的人,也乐得轻松,拿著那十张园游券东游西逛,几处走来就用得差不多了。俩人吃喝了一早上,现在虽过了中午也不觉得饿,可是忆如却嚷著说累了,甘丹便想找个地方休息。
      
         “甘丹,”忆如大著胆子提议说:“陪我回家好吗?我家只有我一个。”
      
         甘丹不知道忆如的家人都在国外,这才第一次听忆如提起,他自然很乐意,连忙没口的同意了。这时她们刚好逛到一个卖烧酒螺的摊位,忆如高兴的说:“哇!我要吃烧酒螺。”
      
         这摊上的烧酒螺已经卖得快没有了,甘丹掏出仅剩一张园游券,那摊上的学生乾脆也将最后的几勺螺都舀到一只袋子中全给了她们,忆如高兴极了,和甘丹走出学校门口,叫了计程车往她家里回去。
      
         来到忆如家,她已经出门多日,冰箱里不会有准备什么东西,便胡乱弄了一些饮料来给甘丹,让他先在客厅坐著,自己去换了一袭家居的宽松连身裙,让装扮舒服点。然后她拿出那一大袋烧酒螺,拉著甘丹上她家的天台。
      
         原来她家的天台还搭著一棚花架子,种著不浓不疏的九重葛,花架下藉著棚柱,拉起一条绳网吊床,旁边散放著几把白色塑胶制成的靠椅和一只小圆桌。
      
         忆如将圆桌搬到吊床边,把烧酒螺的袋子摊放在上面,挪过一把椅子示意甘丹坐,自己跳上吊床,快乐的一边摇晃一边捡起螺来吮著,甘丹正好坐在她脚旁的位置,看著她俏皮迷人的模样儿憨憨地笑。
      
         她们聊著天,忆如吃过就随手将螺壳往地上丢,那烧酒螺每只都有一片小小的圆瓣,忆如也故意左右乱吐,甘丹觉得她的举手投足都十分可爱,不由得看痴了。
      
         忆如吃著吃著,不经意的缩起两膝,侧弯到离甘丹的一边,她若无其事的既续挑著桌上的螺,明知道向著甘丹的小屁股一定会因此走光,她故意不去看他,甘丹则是小鹿乱跳不已。甘丹坐这样的位置,忆如的大腿就已经若隐若现,本来他还不好意思将视线停留在太不规矩的地方,多半是注视著她穿著短袜的一双脚,即使如此,甘丹还是认为光这双脚就非长动人的了。
      
         现在忆如曲过双腿,短短宽宽的灰白色裙子底下春意无限,他如何能视而不见?她白幼光滑的大腿和被鹅huangseneiku托著的tunbu,以美丽的角度呈现在他眼前,而且这么地靠近,他甚至看到了绳网在她的臀肉上陷入,造成某些地方特别突起,他好心疼啊,多想摸摸。她那肥肥的**被包在两腿之间,啊!太亵渎美人了,甘丹嘴乾舌燥,心跳如捣,连忙端起忆如给他的饮料,悚悚的喝下一口。
      
         忆如注意著他的反应,还是笑笑的在同他说话,假装不晓得裙子底下的穿梆,仍然吸著烧酒螺。
      
         “啊呀!”忆如突然说:“糟糕!你瞧我吃得满衣服都是!”
      
         原来她吐著螺瓣,那小东西随风乱飞,有一些没落到地上反而黏回她的上衣来了。她那件家居服并不太厚,几片小小的黑点明显的斑驳在丰满的**上,伴随她的呼吸在起伏著。忆如撒娇起来,她向甘丹说:“嗯,帮人家拨掉,我手脏。”
      
         甘丹难以相信能有这样的美差事,他挪位靠进忆如,举起发颤的右手,艰辛地伸到忆如上身前,忆如骄傲的挺起胸膛,甘丹笨手笨脚去拍那些螺瓣,完全不知轻重,一接触便觉得满手均是软绵绵的美肉,连忙退缩,再重新去拨,但是不管如何,终究是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