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63章_在线阅读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63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讲,就也说:“好啊……我……去和他干……啊……让他将……啊……我操个够……啊……操个舒服……啊……”
      
         师丈听得刺激,**猛胀,插得更爽了。老师也尝到甜头,就更**不停。
      
         “啊……好美啊……哦……好老公……我要去让……啊……很多人干……啊……好了……啊……让他们插死我……算了……啊……啊……男人们……都来干我吧……啊……啊……”
      
         师丈被她叫得心里醋意横生,激荡不已,抱紧了她一阵急喘,就蛇精了。
      
         阿宾在门口听不见老师的叫声,赶紧回到书房整理那些资料,过了几分钟,师丈拎着西装外套走出房间,他向阿宾打了声招呼,穿起外套就下楼出门去了。
      
         阿宾等了半晌,没看见老师出来,他轻轻的扭开卧房门一看,老师大字形的趴在床上,两腿张的老开,高翘的屁股肉下面,是绯红潮湿的rouxue,这景像让阿宾看得按捺不住,反手关上房门,火速的脱去所有衣物,扑到老师背上,**在老师的屁股附近到处乱闯,终于找到通关口,挤进半个**。
      
         那粗心的师丈,丢下妻子自己离开,现在要付出代价了。
      
         “嗯……嗯……我还以为你不敢进来了呢……”老师回头媚着眼看他。
      
         “老师……”阿宾叫她。
      
         “别叫老师,叫我的名……”她说。
      
         “……”阿宾叫她:“茵姐。”
      
         “乖,”茵姐说:“好弟弟……再进来多一点……”
      
         茵姐将双腿大大的张开,原来她年轻时学过舞蹈,双腿居然能打成水平180度,然后翘高屁股,阿宾顺利的一吋吋插进去,直到**全部被她的rouxue吞噬净。
      
         “啊……啊……对……弟弟真好……真好……快……快帮我那臭老公干我……啊……啊……好爽啊……ru心美死了……啊……啊……”
      
         她老公要是知道她刚和他作完爱,真的又马上和学生干上了,不晓得会有什么反应。阿宾偷听过她和她老公的对话,则是觉得这次touhuan特别香艳大胆。
      
         “啊……啊……弟弟好硬啊……嗯……和我老公……啊……完全不同……啊……操我操我……哦……好美啊……啊……”
      
         “茵姐,”阿宾问:“师丈很不行吗?”
      
         “他……啊……他以前也干得我……嗯……很舒服……啊……”茵姐说:“后来……啊……哎呦……这一下爽到心里了……啊……后来我……生完小美……啊……他就越来越……差了……啊……对……这样用力……啊……”
      
         “茵姐有很多情人吗?”阿宾对这点很有兴趣。
      
         “啊……啊……”茵姐摇着头,不愿回答。
      
         “告诉我嘛……”阿宾故意插得飞快。
      
         “哦……美死了……”茵姐浪水四溢:“才……几个嘛……啊……别问了……专心……啊……干姐姐好吗……我要……啊……啊……”
      
         于是阿宾将她的ru儿插得炽热,阿宾和别的女孩也没试过这样趴着张腿的干法,觉得非常有味,**爽得发麻。
      
         “姐,你真美,”阿宾边插边在她耳边说:“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梦想要caoni,你知道吗?”
      
         “真的……?”茵姐shenyin着:“今天……啊……来干我……啊……喜不喜欢……爽不爽……?”
      
         “喜欢……爱死姐姐了!”
      
         “姐姐也爱你……啊……再快……啊……好弟弟……快……姐姐要……啊……不行了……啊……”
      
         阿宾没命的替她**,茵姐的浪水越喷越多,ru儿也不停地张合缩放,将**夹得肉杆子猛涨,就操的更爽快了。
      
         “啊……姐完了……爽上来了……啊……啊……”茵姐叫着。
      
         她**急冲而来,屁股抖个不停,阿宾差一点随她泄去,赶快屏气凝神,压住蛇精的冲动。
      
         茵姐伏在床上气喘嘘嘘,发现阿宾还**的挺在自己身体里面,不禁赞美说:“你真棒……嗯……姐姐美死了……嗯……人家说的没错……你真好……”
      
         “人家?”阿宾听出语病来:“谁……谁说?”
      
         茵姐突然羞红了脸,知道说溜了嘴,却不愿再说。
      
         阿宾拔出**,将她yuti扳正过来,重新再深深的插入,这次面对面,阿宾可以愉快的欣赏她美丽的脸庞,阿宾开始又抽动着,她的表情就妩媚的变幻不定。
      
         阿宾先是慢慢的拔出送进,问:“到底茵姐听谁说的?”
      
         “唔……唔……”茵姐闭着眼睛:“没……没有啊……我乱说……啊……啊……好舒服……”
      
         “告诉我!”阿宾逼着她,渐渐加快了动作。
      
         “啊……天哪……真的好……好爽啊……”她将双脚架到阿宾腰上:“你……再插……再插……我要……我要……啊……要很多很多……啊……啊……”
      
         阿宾不死心,一直逼问着:“快说,不然干死你!”
      
         “干死我……干死我好了……啊……我愿意让你……啊……干死……啊……我的天……啊……真的会死啊……啊……快……快……好弟弟……快快操……姐姐又要……又要飞了……啊……啊……好弟弟……好老公……你才是我的……啊……好老公……啊啊……”
      
         阿宾冲刺得快没命了,还问:“是谁……是谁……?”
      
         “我完了啦……完了啦……好美啊……完了……啊……”
      
         “说!是谁?”
      
         “死了……嗯……”
      
         “是谁?”
      
         “是……是……”茵姐没力气了,昏死的说:“是……廖依姈……”
      
         阿宾一听,是她!是她跟茵姐说的?她怎么会跟茵姐说这个?她和茵姐什么关系?好奇怪哦!阿宾想起上次在果园的野合,又看着美艳的导师,**跳了几跳,nongjing滚滚而出。
      
         茵姐被射出的津液烫活过来,手脚都紧紧的勾抱住阿宾,一直唤他老公。
      
         阿宾干脆趴在茵姐身上休息,俩人亲蜜的说着情话,阿宾磨着茵姐要她说她偷情的故事,茵姐白了一眼啐他,不肯说出来。
      
         “你老公都不知道吗?”阿宾问。
      
         “老公知道还叫偷情吗?”茵姐说:“当然要偷偷摸摸才会……哎呀!别问了,羞人答答的……该起来了……唔……我女儿快放学回来了。”
      
         阿宾笑着爬起来,和茵姐互相帮忙穿回衣服。
      
         “茵姐,”阿宾说:“黑色内衣裤好诱人啊!”
      
         “老公买的。”茵姐说:“阿宾,后天下午你也没课嘛,再来陪姐姐好吗?”
      
         “我如果不来的话,是不是这个学期的操行就会不及格?”
      
         “你和老师zuoai,”茵姐捏着他的颊:“操行本来就不及格了。”
      
         阿宾和她边谈笑边走下客厅,刚好她的女儿开门回来了。
      
         “妈!”
      
         “小美回来了,这是阿宾哥哥。”
      
         “阿宾哥哥。”她喊了一声,就跑上楼去了。
      
         “这孩子。”她和阿宾走出门外。
      
         “你女儿长得真可爱!”阿宾说,他按下电梯钮。
      
         “哦,”茵姐吻了他的脸,说:“那养大了也让你干……”
      
         “啊!”阿宾愣了一下。
      
         茵姐咭咭的笑着,捞了一下他的裤档,骂说:“呸!死人,还真的硬起来,你们这些男人……”
      
         电梯来了,阿宾走进去,茵姐在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故意撩起套衫,让他又看见她那迷人的黑色奶罩,和肥嫩雪白的胸肉,还骚媚的飞给他一个吻。
      
         阿宾知道那是在提醒他,后天还要再来。
      
         7232.html
      
         **iml
      
         **7234.html
      
         **
      
         /
      
       第卅六章园游会
      
         开学没多久,刚好学校举办校庆园游会,每班学生都被分配到一定额度的园游券必须推销出去,因此人人怨声载道,直呼**必亡。
      
         阿宾寒假中没能履行承诺,未找到机会让忆如约她的男朋友来台北,一直耿耿於怀,所以当他知道学校要办园游会之後,他和敏霓赶忙打电话到台中给忆如,请她和男朋友一块来玩。
      
         忆如起先一听很是高兴,事到临头却又犹豫起来,敏霓就骂她,若是俩个人都要这样扭扭捏捏不如放弃算了,她才硬着头皮答应去约他。
      
         阿宾和敏霓互相啄磨,要想办法在这回见面时,让忆如和那个人一次搞定,免得忆如日後又要来向他们诉苦,倒真是棘手的事,便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商议起来。
      
         园游会那一天,气温转为温暖,学校才大清早就热闹滚滚,各摊位都在准备该用的物品,匆忙来去的男生女生,人马杂沓,加上高分贝的广播音乐,和平时安静的校园大异其趣。十点钟左右,阿宾、钰慧和敏霓,在学校大门口等忆如,敏霓旁边还黏着一个男生,大概就是她两个男朋友之一,她也懒得跟阿宾他们介绍,只说他叫建丰,然後不管他,只顾和阿宾及钰慧说话。
      
         十几分钟後,忆如终於到了,带着她的男朋友,果然是忠厚木讷有馀,他自我介绍叫甘丹,阿宾说这名取得好,从没看人把姓倒过来写还能当名字用的,大家一听便都笑了。忆如也是初次见到钰慧,才知道原来阿宾有这样漂亮的女朋友,怪不得敏霓时常会有一种淡淡的哀怨感。
      
         寒喧已毕,他们六个人於是进到校区,在学校各处走着,敏霓和阿宾不停地介绍校内的草木堂舍,然後又到园游会场上,在众多摊位中吃喝玩乐着。忆如对於今天成员安排十分满意,这样很明显她和甘丹都会被视为一对,许多亲蜜的举动像拉拉手靠靠肩都理所当然起来。
      
         中午不到,他们都早就撑饱了,敏霓和建丰在会场遇到朋友,暂时和他们分开。经过钰慧她们科的摊位时,文强、淑华和cindy都在那里,大家不免又七嘴八舌相互问候。他们卖的是热汤圆,来光顾的客人不少,文强藉口人手不够,硬拖钰慧留下来,还问阿宾说:“借你女朋友用一下,没关系吧?”
      
         阿宾耸耸肩,笑着说没关系,文强等他们走远一点,偷偷地在钰慧的屁股上摸着,钰慧啐他,他就嘻皮笑脸说:“阿宾说没关系的。”
      
         阿宾陪着忆如她们继续逛。
      
         逐渐接近中午,很多人都躲到鹰凉的地方去,摊位间的人潮开始变稀了。他们来到一个冷清的摊位,有人在叫阿宾,却是依,原来这是阿宾自己科上的摊位。
      
         “阿宾,”依骂他:“你整个早上死哪里去了,都没来帮忙!”
      
         “我陪着朋友。”阿宾解释。
      
         “你的朋友?”依笑颜逐开:“真好!我们这儿今天都门可罗雀,过来惠顾一下吧!”
      
         “没问题!”阿宾掏出一叠园游券。
      
         “门票一人收园游券二张。”依说。
      
         “门票……?”忆如和甘丹望着依背後用帆布围得密不通风的棚子,有些迟疑:“里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