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61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说:“从哪里开始?”
      
         孟卉见她真的要学,好哇,谁怕谁,豁出去了,心想:“来吧!”,便将新xiongzhao脱了,双手捂着**,告诉钰慧说:“起先都是这样,先在奶奶的周围揉一揉。”
      
         说着便轻轻缓缓地压磨起来,钰慧有样学样,也揉起自己的趐胸。孟卉的确是很有经验,抚弄的动作纯熟而富有节奏,没多久就眯着眼,红着颊,显然已经开始产生反应。钰慧就不行了,荒腔走板,一点感觉也没有,她束手无策,便向孟卉求教。
      
         孟卉的鼻息略略有些粗重,她建议说:“你……你就心里想着表哥嘛……想表哥跟你亲热……”
      
         钰慧心想言之有理,便试试看,不过摸了半晌,还是无动於衷。
      
         说也奇怪,钰慧明明十分容易动情,阿宾稍微给她挑逗,她用不了多久便无法收拾,春情dangyang,对文强也是,连其他男人,甚至那次淑华摸她都一样,才几下就能令她人仰马翻,saolang不堪,但是偏偏对自己的疼爱没有感觉。再看看孟卉已经开始撑不住了,腰杆儿逐渐软下,散散的仰躺在床上,两只小腿却反勾着被压在大腿下面,那小**当然因此而贲起如丘,大腿也难以靠拢,钰慧看见她白色蓝点的三角裤底,有一些潮湿的渍迹。
      
         钰慧既然徒劳无功,想来是缺乏天份,不学也罢。孟卉正开始有好的成绩,便再坐靠近她一点儿去观看,孟卉正好托出**用拇指食指在捏着,钰慧顽皮,用手心去在她左边被夹出的奶头上磨着,孟卉怎能忍受,“嗯……嗯……”的小声**着。
      
         钰慧觉得她的**在手心底下软中带硬,弄得手掌也痒痒的,不如将孟卉的小手移开,替她整只都按摩roucuo,果然孟卉更快乐了,她媚眼惺忪,水汪汪迷蒙蒙的直勾着钰慧,嘴里叫着:“姐姐……”,钰慧都被她瞧得怦然心动,她想:“乖乖,这孟卉再过几年非迷死男人不可。”
      
         她低头凑到孟卉脸旁,想起和男人亲热时最渴望对方做的事情,便在孟卉耳边说:“小卉,你真美……”
      
         孟卉当场shenyin起来,钰慧又在她的耳垂上亲个不停,还伸舌进去孟卉的耳朵,完全把男人用来对付她的方法泡制在孟卉身上,孟卉更是叫个不停。
      
         “哦……哦……好姐姐……好奇怪……啊……好舒服……啊……慧姐……你真好……哦……好温柔……好美啊……啊……小卉……真快乐……啊……”
      
         钰慧的手在孟卉的两团肉球上游动拈拨,不禁奇怪孟卉自己的手哪里去了,她移眼一看,原来孟卉不知道什麽时候早就自己双手捂着禾幺.处,手指在那里蠢蠢而动了。
      
         钰慧直起身来,好心的要帮她脱掉neiku,孟卉害羞的拉扯了一阵,终究是让钰慧脱去。孟卉原先稀疏的草地,已经变得丰饶绒绒,浅浅的一层褐褐的细毛,散布着喲喲的水珠。钰慧知她怕羞,先不理她,转头先去吃孟卉的**,然後偷偷用眼角观察她手上的活动。
      
         “喔……姐……你真会弄我……呜……呜……”孟卉一边泣诉着,同时两手在禾幺.处不停的骚动,下身也一**的向上轻抛,哪里还有女孩的端庄样。
      
         钰慧纤手从她的肚脐处向下滑行,越过圆巧的小腹,扫过短柔的鹰毛,钻进孟卉的掌底,触到她一颗软软突突的小肉芽,就停在那里,并且恶意的绕着按圈,孟卉如坐针毡,浑身直抖,小嘴胡言乱语,已不搞不清东南西北。
      
         “姐姐啊……会死啦……小卉……小卉会……会死掉……啊……啊……好快乐啊……哦……哦……”
      
         孟卉花枝乱颤,但是双手还是交错掩住小**,钰慧在替她揉着要命的那一点,她自己则不断的抚摸**和ru儿口,那骚水源源不断,洒得她双手满是汤汁。
      
         “姐姐……救我……我会……啊……啊……完蛋……啊……救救我……啊……啊……飞起来了……啊……”
      
         钰慧不知道要怎麽救她,只好再加一指,捏住她的鹰蒂,轻快的捻动,孟卉的屁股因此激动的向上弓起,剧烈的抽着。
      
         “姐姐……啊……姐姐……小卉……小卉死了……啊……我完了……啊┅┅啊……姐啊……啊……”
      
         孟卉越挺越高,钰慧难以置信的看见一小股一小股的浪水,从孟卉的股间喷出,洒在床上地板上,她怀疑地想:“难道我**也是这样的吗?”
      
         孟卉的叫声嘎然而止,身体侧倒在床上大口的喘着气,钰慧的手自然脱离她的身体,抚到她的屁股上,温柔的摸上摸下。
      
         “姐姐骗人,”孟卉无力的说:“你根本没有在学……”
      
         “有什麽关系?”钰慧说:“改天你再教我。”
      
         “才不要!”孟卉说。
      
         俩人亲热嬉闹不已,将内衣裤穿回身上。孟卉又向钰慧倾诉了一些少女的心事,钰慧尽量想办法给她满意的指导。
      
         “如果,”孟卉问:“如果他要跟我亲热,我怎麽办?”
      
         “你不愿意给他?”钰慧问。孟卉迟疑着。
      
         “是了,你还可以再等长大一些,那麽……,”钰慧说:“你可以用其他的方法代替啊!”
      
         “代替?”
      
         “是啊!”钰慧说:“用手,用小嘴儿……”
      
         孟卉记起上次替阿宾含**的事,她摇摇头说:“我……我不会,姐姐教我。”
      
         教?这会儿换成钰慧头痛了,怎麽教?
      
         “叩叩!”有人敲门。
      
         “钰慧,小卉。”是阿宾的声音。
      
         有了!钰慧拉着孟卉的手,小声说:“别出声,姐姐教你。”
      
         她要孟卉赶快穿件上衣,然後牵着孟卉让她躲进落地窗帘後面,拉了拉那绒布角掩护妥当,才跑去打开一条门缝,门外只有阿宾一个,就开门放他进来。
      
         “孟卉呢?……哇!”阿宾见她只穿内衣裤,不免睁大了眼珠子。
      
         “孟卉出去了,你没瞧见吗?”钰慧撒谎。
      
         阿宾摇摇头,不过他是根本没在听钰慧说什麽,一把就将她抱进怀里,共同跌摔在床上,他迫不及待的吻上她的唇,怪手在她身上四处乱摸。
      
         “这没好样的死鬼!”钰慧心里骂,她可是要来作示范教学的,不能这样让阿宾缠住,否则如何进行下一步?
      
         “别这样嘛!好哥哥!”她靠在阿宾耳边,娇娇地细声说,阿宾骨头差点儿没全趐掉:“等会儿就要吃饭了,别弄乱我,会被人笑的。”
      
         “不行,我忍不住!”阿宾蛮横的说。
      
         “那……”钰慧故作沉吟,提议说:“我用手帮你摸摸。”
      
         “不行,那不够!”阿宾讨价还价:“至少也得用嘴!”
      
         “好吧!”钰慧无奈的说:“谁教你是我的亲亲哥哥呢?”
      
         这温言软语,阿宾一根**早翘得半天高,又硬又酸,他连忙脱去长裤,neiku头一扯,大**顶天立地,迎风孤峙着。钰慧侧撑着头,一手轻轻的挽住肉杆子,试套了两下,那**不免再直楞愣的多抖了抖,钰慧便开始一上一下的捋动起来。
      
         “舔我舔我,你说舔我的。”阿宾催她。
      
         钰慧却慢条斯理的,坐直身体来,右手仍旧帮阿宾套动不停,左手掌心贴在马眼上若即若离的轻触轻触,阿宾几乎要把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那**顶端,涨得是又大又亮,钰慧快速的晃动手掌,她很满意自己的成绩。
      
         “舔我!”阿宾又说。
      
         钰慧我行我素,只顾套着**,要是能直接套出精来那就最好了。阿宾岂会不知她的计划,见她不肯来舔,想起围魏救赵的妙策,便伸手穿进她的两腿之间,隔着neiku去搔她的**。
      
         “嗯,别这样!”她虽是嘴上不同意,可没有来阻止。
      
         阿宾用指尖顺着凹缝来回划动,钰慧当然不能忍,没几下就泌出了潮湿的粘液。阿宾暗暗偷笑,钰慧天生的反应他了如指掌,看谁撑得住。
      
         果然钰慧皱起了秀眉,呼吸紊乱,他这才又催她:“舔我啊!”
      
         这次钰慧就乖乖的俯下腰,小嘴一张,将**一吞而入。孟卉从布缝看见这一幕,不知不觉又裤子又湿了一大滩。
      
         钰慧的舌头像尝到了甜美的棒棒糖一样,在**上往复的翻滚与撩勾,同时一双媚眼不停的用眼角向阿宾飘送着风情万千,阿宾忍不住**向上挺动,迫使钰慧吃进更多,但是钰慧的嘴儿就这麽大,最多只能含进他的一半便已经顶到喉咙,钰慧开始摆头上下xishun,用嘴唇努力的圈着**套动,阿宾又爽又乐,愉快的继续挖钰慧的ru,钰慧这时又已经摆成跪趴的姿势,猫儿般的蹲踞在阿宾身旁,屁股翘在後面,阿宾更方便去爱抚她潮湿的**,她则是摇着圆臀回应。
      
         阿宾在享受的同时,却发现一些异样,他注意到窗帘在不正常的抖着,突然,他看见孟卉的小半张脸露出了一下,她痴痴的大眼睛正专心地看着钰慧在舔他。原来这两个浪蹄子在变他的把戏,他心中一片雪亮,猜出她们的心机,大丈夫岂能让女人玩弄於股掌之中,他略一盘算,已经想好对策。
      
         阿宾先不动声色,继而慢慢脱下钰慧的neiku,钰慧又不能拒绝,只好继续舔他,他将neiku脱去之後,将她双腿一掠,让钰慧趴到他身上,那自然是头尾相对的姿势,钰慧已知要糟,却来不及相救,阿宾把握第一时间,舌头滑过大**,收回来再舔第二次,当他舔第三次的时候,钰慧免不了“唔……唔……”的叫起来,而且**往阿宾嘴上压,表示要他用力一点儿。
      
         钰慧本来是要表演舔**给孟卉看,却高估了自己得抵抗力,现下和阿宾互相吮在一起,勉强还可说是没失去原意。但是阿宾既已洞悉她们的玩意儿,当然还有别的打算,他多吃了几下,更特意在鹰蒂上逗弄,钰慧shenyin不止,ru儿口一塌糊涂,阿宾见时机成熟,轻易的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转过头来,提着被钰慧吃得**的**,跪下来对准**磨了两磨,就要刺入。
      
         “不要!”钰慧着急的说。
      
         如何能不要,“唧!”的一小声,**和**儿久别重逢,深深密合拥抱在一起,钰慧“哦……哦……”不停,双手自然的缠绕住阿宾的脖子。
      
         “慧,我好想你。”阿宾在她耳边说,这倒是实话。
      
         “我也是!”钰慧说。
      
         阿宾开始大力抽动,并且将钰慧的双脚高高的提到他背上,要她夹紧,他起落猛烈,钰慧自然叫得动人心魄,他还不停的床上翻滚,改变角度,目的是为了让孟卉看得更清楚一些。钰慧却受不了了,她什麽都不去管,失神的发浪起来。
      
         “哦……哥……真好……真美……啊……妹妹好舒服……啊……我……我每天都在想你……想哥哥……啊……想得好苦啊……啊……好美啊……啊……好……我……唉呀……好舒服……啊……啊……”
      
         阿宾百忙之中还变换体位,他让钰慧坐上他的腰,女上男下的让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