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60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宏铭初经人事,接连有钰慧和diana,岂能是金刚不坏之身,耳朵听着diana哄人的**,**大胀,肉柱子突长,一股又多又浓的阳精,深深的喷进diana缩张不定的子宫口内。
      
         她们相拥躺在沙发上,diana多情地吻着宏铭。宏铭想起他是来听训的,他问diana说:“经理小姐,我现再没事了吗?”
      
         “没事了,但是还不准你走!”diana闭着眼睛说。
      
         当然宏铭就不走了。
      
         真的没事了。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超速小说更新,请牢记
      
       第卅四章成长
      
         钰慧搭早上的班机,回到风雨霏霏的台北。钰慧本来想要搭火车或野鸡游览车,可是阿宾的妈妈说飞机比较快,她等不及要快点见到钰慧。阿宾像往常一样的来钰慧,而且连阿宾的妈妈也来了,远远的在关口就向钰慧招手,钰慧奔上前去,亲热的叫着:“妈!”
      
         妈妈抚着钰慧的手,很高兴地跟她嘘寒问暖,她们也不回家,开着妈妈的toyotacamary先一同到东区去逛百货公司,妈妈不停地替钰慧选买着衣服、饰件和化品,阿宾和钰慧老是说够了,但是她还是固执的一项一项交给柜台小姐包装结帐,她说这是补给钰慧的新年礼物。
      
         好不容易妈妈觉得满意了,才大包小包的由阿宾搬上後厢,开往家里回去。
      
         一进了家门,外面天气冷,家里空调却开得暖洋洋的,钰慧发觉原来有其他人在,阿宾介绍着这是姑姑、姑丈和表妹孟卉,钰慧一一叫了人。
      
         姑姑正在忙着作午饭,马上放下手边的事情跑过来,揽着钰慧的肩膀上下打量个不停,笑着说:“果然是个标致的大美人,怪不得嫂嫂一天到晚挂在嘴上。”
      
         “那当然!”阿宾的妈妈说。
      
         钰慧红了脸,不晓得要说什麽,只能轻轻的傻笑着。妈妈要阿宾把买回来的东西拿到房间里去,阿宾答应着,和钰慧分别拎了几袋,往房间里提,孟卉蹦蹦跳跳,跟着他们一同去了。
      
         进了阿宾房间,她们把纸袋都堆到床上,孟卉抽出了其中一件上衣,拿到身上比划着,说:“好可爱!”
      
         钰慧见她喜欢,便说:“那你穿穿看。”
      
         “真的?”孟慧很高兴,说:“我试试看,……哥哥出去!”
      
         就这样,阿宾被赶出自己房间,她们关上门,在里面嘻嘻哈哈的换起了新衣。阿宾只好回到客厅,妈妈和姑姑已经都到厨房里忙去了,他便陪着姑丈看电视。
      
         在房里,钰慧和梦卉在试着衣服,当她们都脱去外衣,仅剩贴身的内衣裤时,梦卉看着她丰盈的曲线说:“哇!姐姐身材好好哦!”
      
         钰慧说:“小卉也不错啊!”
      
         孟卉这一年来长高不少,胸涨腰细臀翘,小女人的模样儿已经很具体了,在学校里是不少男生追求的对象,但她还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脯说:“是吗?”
      
         钰慧将她搂过来,她只比钰慧矮半个头。
      
         “你看,我们不是差不多吗?”钰慧说。
      
         她们四颗**靠在一起,圆圆的xiongzhao顶端彼此轻触着,虽然钰慧的胸围确是大了一点点,老实说还不容易比较出来,而且ru肉同样的肥嫩浑圆,形状一般的坚挺结实,钰慧笑着说:“对不对?”
      
         孟卉红了脸,笑笑地点点头。
      
         孟卉还在发育中,穿的是没有钢丝的软杯内衣,钰慧用手掌在她肉堆底下托了托,说:“好饱满啊!你以後会不得了!”
      
         孟卉的脸更红了。钰慧坐到阿宾床上,从新衣中找出一个小袋子,那是今天刚买的一套内衣,钰慧取出来,美美的粉红色棉料,xiongzhao有蝴蝶翼的肩带,薄薄的杯布摺着可爱的景边,neiku小巧流线,新潮的高腰剪裁,重要的地方只有一点点宽度,孟卉羡慕的说:“好漂亮!”
      
         钰慧拉她过来,说:“来,你穿一定很好看。”
      
         孟卉站近床边,知道钰慧要把新内衣给她,兴奋的不得了,她的内衣都是妈妈替她买的,尽量都挑普通而舒服的型式,但是成长中的小女孩总是想试试成熟一些的味道,不过却不敢跟妈妈说。她接下内衣,拿在手上喜孜孜地翻看,钰慧已经在帮她打开原先穿着的白色xiongzhao。
      
         背扣一解掉,这件内衣好像是已经嫌小了点,立刻弹缩起来,孟卉感到**裸露,双手自然反射地揽胸,仓促之间,那粉红幼小的**仍然在肘弯上面探头出来,娇艳欲滴的样子楚楚动人。
      
         “怕什麽羞,再过来一些儿,姐姐瞧瞧。”钰慧笑着说。
      
         孟卉仍然抱着胸,钰慧将她轻轻的拉开,孟卉不再坚持,怯怯的赧笑着让钰慧看着她的**。
      
         孟卉的shuangfeng以美妙的丰满形态,颤巍巍挺在胸前,ru晕拱着**,圆小而可爱,同时向上吊翘起表示它青春的骄傲。钰慧惊奇地看着她,配上纤幼的蛮腰,扎实的校屁股,简直活脱是自己的翻版,她忍不住也将自己的xiongzhao脱下,搂过孟卉一起站在穿衣镜前面,果然镜中是一大一小两个性感美人,孟卉证实了自己和钰慧同样美丽,当然十分雀跃,高高兴兴的穿上那件新xiongzhao,一下子立刻成熟动人不少,钰慧帮她整理着罩杯的位置,说:“这是有集中效果的,现在嫌松了一点,不过你还会长大,平时穿轻松有弹性的是对的。”
      
         孟卉往镜中瞧去,那一对肉球被罩杯挤迫着往前往中间高高隆起,衬出圆滑的上半边**,钰慧在她耳边说:“穿上白衬衫,少扣一颗钮扣,会迷死男人。”
      
         “我……我不敢!”孟卉说。
      
         “没叫你穿出去招摇啊,”钰慧吃吃的笑着:“和男朋友约会的时候,偶而穿一次,保险让他晕个够。对了,你有要好的男朋友吗?”
      
         “有一个男同学……不知道算不算?”孟卉说,当然不能跟钰慧说其实跟表哥最要好。
      
         “不知道算不算?”钰慧重复她模糊的答案,她牵着孟卉的小手坐到床缘:“说给姐姐听听看。”
      
         孟卉支吾其词,扭捏了半天才说出这个男孩的故事。
      
         小毅是孟卉的同学,他们坐在教室最里面靠窗的同一排,小毅坐在孟卉前面,平时他们都会胡乱开玩笑,有一次午睡,孟卉趴在课桌上,左手无聊的伸在他的背上写字,每写一个字,他就小声的向後面对孟卉说出答案,不管对不对,俩人不免窃窃地语笑一番,玩得非常开心。
      
         第二天,坐孟卉後面的一个女生请假,小毅故意坐到那个空位,午睡的时候,他依样画葫芦,也在孟卉背上写着字,孟卉才知道,被男生在身体上用手指划来划去,是又酸又麻的奇怪感觉,她不停的暗打着寒噤,精神半点都不能集中,几乎是一个字也猜不着。
      
         说到这里,钰慧插嘴问:“那你当时作什麽反应?”
      
         “我……我……”孟卉脸红起来,低头说:“我闭着眼睛……”
      
         “然後呢?”钰慧还问。
      
         孟卉摇摇头,钰慧再逼问她,她声如细蚊,说:“湿湿的……”
      
         钰慧爱怜的将她搂在怀里,这小孟卉,不只体态和她相似,连敏感度也和她一模一样,将来有她好受的。
      
         小毅慢慢的写着,孟卉老是猜不到,其实她根本也没有在猜,到後来小毅写了一排英文字,孟卉突然脑海清明,认出来了,她回头对小毅说:“iloveyou!”
      
         “metoo.”小毅说。
      
         孟卉当然知道上当了,满脸发烫,埋首回到课桌上,任由小毅再怎麽写字都不理他,小毅写来写去得不到她的反应,有点失望,想向她解释解释,侧起掌心伸手拍拍她的腰,她不为所动,他又拍拍她的腋下,她忍住笑还是不理,小毅福至心灵,用手指在她腋ru茭接的地方搔起来,她果然吃吃的耸肩暗笑不止,小毅就再搔重一些,再往前一些,手上却是不一样的感觉,他好奇的反手一摸,马上知道已经侵犯到孟卉的身体了。
      
         他的手停在那里,想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搔下去,又想要应该要缩回来,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孟卉仍然趴在桌上,也不知道是生气了没有?手上摸着软软的肉,实在太棒了,他的脑子还没作成决定,那左手手掌却宣布脱离中央政府指挥,自主的在孟卉**上缓慢的按动起来。
      
         他这时其实只是摸在孟卉的侧面,孟卉并没有任何拒绝的表示,他按了一会儿,手指屈伸不定,想再往前进占一些,但是手就只有这麽长,他辛苦的挣扎着。
      
         “後来他摸到了吗?”钰慧听得入戏极了,忍不住问。
      
         “後来……後来……”孟卉把脸躲在钰慧的肩膀上:“我把身体向左边让了一下……”
      
         钰慧心想:“没用的小妮子……”
      
         孟卉其实被小毅摸得十分舒服,看他手指抓得那麽着急,就轻侧了身,让他顺利的握住了整只**。小毅再笨也懂得孟卉并没有生气,便温柔的捏来弄去,同学们都在午休,没有人发觉这香艳的情事,小毅就这样快乐地摸到午睡结束。
      
         後来,小毅和孟卉经常会在下课後,等同学都回家了,留在教室里谈心,拉拉小手,亲亲嘴。在午睡时,小毅也常常提议孟卉换位置,孟卉多半都肯答应,羞着享受小毅的特别服务。
      
         寒假前几天的午休,小毅除了如往常的抚摸之外,还藉着孟卉外套的遮掩,大胆地解开孟卉的上衣中间那颗扣子,伸进食指和中指,去玩弄孟卉的**。
      
         “会舒服吗?”钰慧问。
      
         “不知道!”孟卉拒答,那就是说很舒服。
      
         钰慧撩抚着孟卉的鬓发,问说:“那寒假你想不想他?”
      
         孟卉点点头,钰慧又问:“那怎麽办?”
      
         孟卉突然脸更红的像苹果一般,嚅嚅咀咀半天,钰慧知道其中必有怪异,就反复一直问,如果是阿宾大概就已经猜出她怎麽办,钰慧现下自然不知,孟卉被她逼问得紧,反正这麽多不敢跟妈妈说的事都说给钰慧听了,就乾脆全部坦白,她两手手指不停的互相勾来扯去,说:“我……我想他……然後……我……自己摸自己……”
      
         钰慧哑然失笑,她从来没试过ziwei,不免好奇的侧头去看孟卉,孟卉知道钰慧在羞她,便不依的在钰慧身上扭着,钰慧哈哈笑起,孟卉便反问她说:“姐姐在南部难道不会想我表哥吗?”
      
         钰慧承认说:“会啊!”
      
         “那……那你……你就不会……不会……”她吞吞吐吐的问着。
      
         “不会啊,真的不会。”钰慧说:“不然你教我。”
      
         “你……你又笑我。”孟卉呶起嘴。
      
         “不敢!不敢!”钰慧说:“我说真的。”
      
         “真的?”孟卉很怀疑。
      
         钰慧端正跪坐在床上,深深一鞠躬:“小卉老师在上,请受学生一拜。”
      
         孟卉反而别扭起来,这事……这事怎麽教呢?
      
         钰慧并肩盘坐到孟卉左侧,她本来就袒裸着胸,这时吸气一挺,问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