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59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潮,正熹舌头灵巧地在大小**间**,钰慧就用不停的浪水报答他,虽然嘴巴上还是虚伪的直说不要,身体却诚恳的供出了实情。
      
         正熹见钰慧浪态渐露,就放开她被他挽抱着的大腿,钰慧果然并不逃跑,他又舐了一会儿,钰慧开始“嗯……嗯……”的哼起,他故意停下来不动,钰慧就轻摇着屁股表示难耐,正熹不理会她,钰慧心里头着急,却不敢要他来舔,屁股越摇越用力,正熹依然不动如山,她终於不顾脸皮了,出声请求他。
      
         “嗯……嗯……舔……再舔我嘛……”
      
         正熹不理。
      
         “正熹……好弟弟……舔舔我啦……好不好……”
      
         正熹听她称呼得亲热,才满意的再伸舌头替她舔上去。
      
         “哦……哦……正熹……正熹……对……对……好舒服……姐姐喜欢你┅┅啊……啊……深一点……深……对……像这样……啊……啊……舒服死人了……啊……啊……好情人……好爽啊……啊……天啊……天啊……我……我┅┅正熹……啊……我要……我要……啊……我要你……”
      
         钰慧放浪形骸,纵声高叫,幸好ktv的隔间防音效果都很好,传不到外面。正熹知道她骚极了,就爬起身来,将她也扶起,要她站直双腿,再把腰身弯伏到沙发上面,那沙发矮矮的,因此钰慧的屁股就变成十分樱荡的角度翘着,正熹解开裤带,这一次他将下身都脱光,那弯弯硬硬的**摇摆不定,他将**对准钰慧的ru口,俩人都已经准备充份,他向前一突,就亲蜜的接合在一起,茭欢开来。
      
         “啊……啊……好……真好……啊……正……正熹……亲弟弟……美死姐姐了……你真会……哦……对……用力插……哦……姐姐不怕……啊……越用力越爽……啊……啊……”
      
         钰慧也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麽saolang,这一切要怪阿宾,整个寒假钰慧都芳心寂寞,眼看就可以相见了,却被别人轮流地把**挑逗得无法收拾,现在插都插了,还管什麽,爽够了再说。
      
         “噢……噢……我好美……好美……啊……啊……咦?……正熹……你再插啊……不要停嘛……”
      
         “不要!”正熹说:“我要你自己动。”
      
         钰慧快被他整死了,只好自己前後摇动着身体,让**进进出出,可是她还是骚得难过,她再次柔声地恳求正熹说:“好弟弟……你chawo嘛……”
      
         其实正熹是因为觉得快要射出来,所以才突然煞车,然而她的媚态实在让他忍不了,他猛的捧住钰慧的屁股,疯狂的**不停,钰慧乐得两腿发抖,尿尿一般的浪水顺着大小腿流到地板上。
      
         “哦……哦……好弟弟……真勇猛……啊……姐姐真的浪透了……啊……我要丢了……快……再多chawo几下……让我飞上去……啊……啊……”
      
         “好姐姐,”正熹也快完蛋了,他喘着说:“shejin你里面可不可以?”
      
         “可以……可以……啊……啊……我……我来了……啊……啊……”
      
         同一时间,正熹的**突突的跳了跳,一口一口的吐着浓痰,蛇精了。
      
         而正凯的**还插在翠凤的小saoxue动个不停,翠凤实在觉的很受用,可是不敢叫也不会叫,她只觉得下面无比臊热,正凯的菗餸使她全身都很痛快,她好像坐云宵飞车一样的一下又一下的高低起伏,也好像陷进了一个无底深坑一样的没有终止地疾速跌入,她只能“啊……啊……”的呼唤着,面临着未知结局的神秘之境。
      
         但是终点还是来了,正凯轻哮了一声,然後就不动了,只是这样,翠凤心中不免有些失望,只是这样?
      
         正凯拔出软化了的**,又对翠凤说了一些肉麻的话,翠凤变得很冷静,并不理会他说什麽,只是自己擦拭身体穿好衣服,正凯罗嗦了半天,就离开厨房了,翠凤继续去切她还没切完的柳丁,心中忽然一阵酸,两行热泪滑过了她红的脸蛋儿,滴在手背上面。
      
         正熹陪钰慧出来到大堂,钰慧不可能再留下来等宏铭了,否则场面恐怕难以收拾,正好文强到了要来接她,她急忙的跑过去挽在文强臂上,头也不回的出门而去。
      
         没事了吗?
      
         不!宏铭进到办公室,事情还多着呢!
      
         宏铭心不甘情不愿,将硬**藏在裤中,踏进办公室里,diana见他进来,要他先坐在旁边的沙发上。diana把手上的事情稍微close一下,然後也坐到他的旁边,训起话来了。她责备他最近工作粗心,有好几件客人的投诉,虽然寒假就要结束,她要他在工作期间还是要专心做事,不要时常犯错。
      
         宏铭一心只牵挂钰慧,不晓得这时候钰慧已经在正熹的玩弄下婉转娇啼着,diana却越念越多,他左耳进右耳出,根本听不进去,只是一颗头机械式的点着点着,突然注意到,diana的前襟敞着二颗钮扣,其实她的上衣平时就都是这麽穿,宏铭却第一次如此靠近的看着她,发现她因为双肘压在膝盖上和自己说话,只看到肥孜孜的胸部没有保留的曝光出来,diana卅馀岁,娃娃脸妈妈身,其实她就是钰慧那王叔叔的情妇,身上也有一种掩不住的风骚气质。
      
         宏铭目不转睛,看见白肉周围有xiongzhao的蕾丝边,但只是罩住了丰满**的下半,那泛红而满涨的白皙嫩肉,以及鲜红微露的奶头,全部清晰地、活色生香地呈现在宏铭眼前,他原来就硬着的大**因此更加亢奋。
      
         diana说话间发现宏铭表情凝滞,直愣愣的双眼正猛盯着她因弯腰前倾的饱实胸部。她俏美白晰的脸儿,顿时浮起两朵红云,心头也卜卜乱跳不停,被年轻的男孩看见自己傲人的本钱,不禁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
      
         她当然知道自己胸部丰满,一直都会引得男人注目,但是被这样子近距离的眼光的侵犯,倒是比较少有,让她起了一种意外感受,她觉得宏铭的目光彷佛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正在揉握自己的**一样。心理阵阵悸动,**不禁坚挺起来,一股热流自丹田而起,禾幺.处竟然已经湿润。
      
         她粉脸娇羞,不自在地娇嗔道:“宏铭……你……你眼睛在看哪里?”
      
         宏铭猛的回过神来,说:“对不起,diana,我……你……你实在很好看。”
      
         diana身上飘散着成熟少妇清淡幽香,令人陶然欲醉,宏铭有了对钰慧的经验,他大胆的凝视着她,鼓起勇气说:“diana,你的**bainen嫩的,又饱饱满满的,好可爱。”
      
         diana被他说得一脸煞红,觉的下体更湿了。她本想斥责他,却不自主的说:“**可爱是我的事,你……你又想怎麽样呢?”
      
         宏铭说:“我……我好想摸摸它一把!”
      
         diana听完一怔,宏铭的轻佻言语,令她呼吸急促,浑身起了个冷颤。没想到,只因为这个打工男孩的逾矩挑逗,引动了她内心深处的骚劲,脑海中想像起被男人搓揉**的情形,好像宏铭的双手真的已经在自己的胸前游走,快感涌上心头,两眼轻轻一翻白,激动的造成子宫强烈收缩,突的一阵**,居然什麽事都还没发生,就已经先丢了,三角裤里湿得一塌糊涂。
      
         “宏铭……你……你……”她抚压着喘气而起伏不定的shuangfeng,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宏铭当然不知道眼前的成熟美人,已经saolang成这种程度,还以为她在发怒,他心想一不作二不休,猛地双手抱住diana,吻上她的芳唇,她被他这一突如其来的拥吻,更刺激得如触电般发抖,不禁失声叫道:“不要……唔……唔┅┅”
      
         她全身发直,而且连打着寒噤,当宏铭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和她搅成一团的时候,没用的diana,鼻子轻哼一声,又第二次的丢了。
      
         diana终於想起当经理的尊严,便要推拒宏铭的搂抱,但经过两次秘密**之後,哪里还有半分力气?宏铭将左手搂着她并不纤细的腰身,右手伸入半露的胸口衣领内,沿着光滑柔嫩肌肤向下滑,终於握住了她**。
      
         他感到diana浑圆尖挺有弹性,摸起来非常舒服,他的手又捏又揉,玩弄着diana,那亢奋硬翘的大**躲在裤子里是不停的跳动点头。
      
         diana心火如焚,慌乱如麻,娇躯不停的闪躲抗拒,没想到一挣扎,和宏铭肌肤相亲,更引起快感连连,差点又令得她来了第三次**,她jiaochuan嘘嘘,哼道:“唉……不行……你……你疯了……不要这样……不能乱来……快放了手……呀……”
      
         宏铭充耳不闻,原本搂着她腰的那只手,突然改向diana裙子里撩去,行动迅速,立刻触及丝质三角裤,才发现diana早已湿答答、水汪汪一片。
      
         “喔……不……不行……把手拿出来……哎哟……不要这样……太……太过分了……我不……不要……”
      
         diana被他上下夹攻,浑身难受,已经快要失去理智。她双腿张张合合,宏铭乘虚而入,食指中指迅速的拨开三角裤边缝,放肆的指头未受抵抗的一直伸入到湿润的**之内,diana已无力制止,也不愿制止,一阵急喘之後,轻叹一声:“啊……”,刚才强忍住的**,还是来了。
      
         diana全身一酸软,身躯便往後倾,宏铭趁势将她压在沙发上,快速脱掉她那丝质neiku,兴奋和刺激冲击着他们俩人的每一个细胞。
      
         宏铭凝视着她高隆肥满的**上,一大片柔软乌黑的鹰毛,细长的肉缝隐然可见,他强分开diana的大腿,那激动的鹰蒂还在一突一突,轻轻的抖动。
      
         他慌张的把硬得发痛的**解放出来,顺手拿了沙发上的靠枕垫在她的tunbu底下,将她的一双大腿举抬至他的肩上,好让diana的**更形凸起,他存心逗弄她,握住机巴将抵在她的ru口上,利用湿润的**在**四周那鲜嫩的肉上轻轻擦磨着,男女**jiaohe的前奏曲,其所引动的快感迅速传遍diana全身。
      
         diana春情洋溢,她闭上媚眼,苦苦地说:“宏铭……别……别再磨了……我……我受不了……我……好痒……快……快插进来……人家受不了啦……哼……”
      
         宏铭热血贲张,**更加坚硬,他用力往前一干,“唧”的一声,**应声而没。diana双眉紧蹙,明显十分受用。她的两片**紧紧的包夹他的**,这直使宏铭舒服透顶,忘记了钰慧的存在。
      
         他经过曲折的心情起伏,一进就不客气的猛抽mengcha,让diana**不已。
      
         “哦……哦……chawo……chawo……我很浪……啊……再插……别放过我┅┅啊……宏铭……你真好……啊……啊……**最骚了……快把我干死吧……啊……啊……好舒服啊……”
      
         宏铭几时曾听过这麽langdang的**,不免卖命kuangcha,把个tunbu抛动得紧凑无比。
      
         “唉呀……我完了……我会死……我完了……哥哥插坏我了……我要到了……到了……啊……啊……”
      
         还没停下声音,diana真的又**了,今天确实shuangsi她了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