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58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衍她,同时拇指已经突击到她的三角洲,碰到了一块又软又有弹性的丘陵地。
      
         “啊!不要!”翠凤说。
      
         “啊!不要!”钰慧说。
      
         钰慧现在被宏铭推倒在沙发上,宏铭正在强行剥开她的白衬衫,他一步一步的提出要求,陷钰慧於难以招架之地,他也没料到正熹教他的绝招跟本没有用,反而他自己的哀兵政策奏效了。他解除了钰慧的几颗上衣钮扣,拉开她的衣襟,钰慧雪白而峰峦起伏的趐胸裸露在他面前。
      
         “啊!不要!”钰慧又说。
      
         不要也没有用,宏铭一头往她怀里钻,同时在她胸膛到处吻着。钰慧用手去推他,可是一点都推不动,宏铭意志坚定,双手合力一扑,将两只半球都压在手掌心里,钰慧是那麽饱满,他只能掌握到每边的三分之二,他感觉触感好极了,尤其是手指的部份,因为是抓在xiongzhao所没包覆到的美肉上,更是令人隽永难忘,。
      
         宏铭无师自通,十指拢拗不定,将钰慧捏得也躁乱如麻,他更用指尖将钰慧的xiongzhao布端勾下,钰慧心里头又慌又急,可是也无法阻止**弹跳出来,那对**浑圆坚实,细腻无瑕,粉红的**半挺半软的嵌在小巧的ru晕之中,宏铭看得裤子里头的**急急地冲动涨硬,无名火在胸口熊熊焚烧着,他已经没空去慢慢的提出要求,不再问过钰慧的同意,便迳行张嘴将她的左侧**含进嘴里,不停的吸啖着。
      
         就在这时,正熹已经将翠凤的上衣大喇喇的敞开,年轻诱人的少女胸膛展露出骄傲的隆挺,翠凤果然是没有经验,甚至连挣扎的动作她都很生疏,她只是哀恳的说:“会被人看见……”
      
         正熹索性左掌将她的双眼遮覆住,说:“看不见了!”
      
         这简直掩耳盗铃,可是翠凤陷入黑暗之後,反而真的不再挣扎,乖乖的让正熹上下其手,正熹右手技巧的穿过翠凤的三角裤跟的松紧带,摸到她的茵茵草原。翠凤年纪虽小,毛发却异常旺盛,整片密密麻麻,正熹虽然还没看到,也想像得出那苍苍郁郁的样子。翠凤最丢脸的秘密被人发觉,浑身热烫,正熹还步步相逼,接触到草丛底下潮湿的软肉。
      
         “啊……”翠凤忍不住叫出来。
      
         正熹的指头是魔鬼,他在翠凤的两腿间熟稔的抹划不停,翠凤只觉得心情一**的起荡攀高,下身好像有一股暖流在到处游窜,她自己不知道浪水已经滂沱而出,只是怯怯地紧掠着身体的快感,唯恐它一闪而逝。
      
         正熹探在翠凤**上的两指早已黏稠答答,他藉着她的分泌,轻松的分开她裂缝的前端,翠凤立刻产生一种忡忡的紧张感,正熹两指又一夹,她差点没当场昏死过去,因为他正捏在她娇嫩的鹰蒂上,她双腿觫觫发抖,水流泛滥得连她自己都有发现了,她怎麽还站得住脚,软棉棉的就要向下瘫倒,正熹急忙揽住她的腰,将她放趴在流理台上,她失魂落魄任人摆布,正熹将她的紧身短裙向上提摒而起,她圆圆丰丰的tunbu,绷着一条小小的三角裤,上面还有可爱的卡通印花,正熹没空欣赏,一把就将它扯到她的膝盖弯……。
      
         钰慧的一对**被宏铭舔得高高站起,她的水份比翠凤还丰沛,不同的是她自己知道身体必然的反应,她一直想起身逃走,却生不出足够的力气,宏铭对两只蓓蕾左右轮番的噬食,并用身体将钰慧的双腿隔开让她无法并拢,以他坚硬勃起的裤档去压迫她的禾幺.处,钰慧仅管一百个不愿意,终究还是产生应有的美妙,她“噢……”的呼出感叹,宏铭再蠢也懂得她在动情,就磨得更努力了。
      
         宏铭放开钰慧的**,抱紧钰慧,又一次和她湿吻起来,钰慧也不自主的回抱着他,俩人下身相互挪蹭,宏铭感到钰慧那里透过来温暖的热气,烘得他的**直挺挺的发颤,他心里一阵栗怅,周身的欲火非得要发泄不可,他着急的要去脱钰慧的neiku,钰慧自然地扭动抗拒,他失去对女性应有的柔情,双眼涨红,手上粗鲁暴戾,将钰慧的neiku左右一扯,“嘶”地撕裂开来。
      
         钰慧“唉哟”一声,两手赶紧护住失去屏障的**,宏铭弃掉她残破的neiku,跪在地上,冲动的在解去自己的裤头,用力一褪,连neiku都一起脱下,他抓住钰慧的双手一分,钰慧便无险可守,他把那烘烘烫烫的**凑在她的**上,俩人又都同时起了鸡皮疙瘩,他冒然的往里一送,却是窒碍难行,弄得钰慧痛苦的皱起眉头。原来钰慧虽然里外湿透,他却乾燥无比,宏铭几次总是插不进去,但总算把前半截都弄得够润滑了,最後一次攻坚,终於畅通无阻,整根**没留空隙的进钰慧身体内。
      
         宏铭和钰慧同时舒服的喘了口气,特别是宏铭第一次尝到男女间绝佳美味,对象又是深深单恋着的钰慧,从心理到身理,全都痛快万分,他将**紧紧的抵实在钰慧的**儿中,享受那一生难得的经验。
      
         钰慧被小男孩半暴力的迫使就范,也产生一种微妙的快感,男生的**都已经进到体内,多说无益,便由他去吧!
      
         翠凤光着屁股被架伏在流理台上,正熹已经从裤炼缝中掏出**,他的**弯翘得异於常人,弧度十分夸张。他就显然比宏铭有经验多了,他将**先触在翠凤的洞口,磨来磨去让翠凤难过不已,当他觉得时机够成熟了,就把**逐渐的推进她肉里,他睁大眼睛,看着翠凤的**将红红亮亮的**吞没,实在太过瘾了,他稍稍退出,正准备一举夺走她的处女身,偏偏墙上的对讲机在这时刺耳的“铃铃”响起。
      
         “喂……”正熹恨恨的将话筒抓过来,应答着。
      
         “宏铭在那里吗?”是守柜台的小姐。
      
         “没有!”他没好气的回她。
      
         “没有……?戴小姐在找他,”对讲机那一头说:“那……我到厢房去找找看好了。”
      
         这怎麽可以!宏铭上班时间和钰慧躲在厢房,如果被发现那就糟了,正熹立刻说:“不……不用,我替你去找他好了!”
      
         他挂上话筒,不得已的把**和**分开,扶好翠凤,告诉她等他一会马上回来,穿好裤子,就匆匆的往宏铭在的那房间去了。
      
         翠凤在紧要关头被弃而不顾,一脸愕然还不知道发生什麽事,只好可怜兮兮的自个儿转背着门口,弯下腰来,想要将neiku穿好。忽然一阵晃动,又被人从後面抱住,正熹怎麽真的快去快回?她回过头想要问他,却吓了一大跳,那人不是正熹,是他哥哥正凯。
      
         翠凤急忙挣动,正凯却拎小鸡一样的把她提抱到流理台上,回复刚才等候的姿势,并且一手压制着她的背,让她不能起来,另一手在裤档中找到**拿出来,真是有其兄必有其弟,正凯的**也是滑稽的转着大弯。
      
         当然翠凤看不到那景像,她只觉得正凯也和正熹一样,将一根**子的前端在她敏感的鹰门上逗来逗去,惹得她十分舒服,恍忽之间,她竟然分不出正熹和正凯的差别了,快乐的感觉一步步的漫延全身,她禁不住热切的期待着,期待下一刻还会有什麽意外的畅美。
      
         突然一阵剧烈的刺穿,翠凤痛楚难忍,“哇……”的大叫起来,正凯已经突破了她那一层膜,正式的占有了她。
      
         正凯一直沉默不语,直到当**全部都插满她的ru儿时,才放开压着她背的手,抚在她的脸颊上,抹走她的泪水,温柔的说:“乖,一会就不痛了。”
      
         翠凤真的是很好哄的女孩,正凯不停的对她轻声说一些贴心话,她就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而且正凯也不停的偷偷抽动**,让它缓缓地在她紧凑的膣腔中来回拔出送入,说也奇怪,方才她还疼得死去活来,一转眼却马上就没有了苦涩感,取而代之的是新奇而充实的满胀舒坦,她为此犹豫的回头看着正凯,正凯正也看着她,她脸儿突然羞得通红,立时又转头回去,脖子压得低低的,不敢抬起。
      
         宏铭压在钰慧身上,**歇都不歇的在她**中快速的抽动着,钰慧想要压抑那恼人的舒服感觉,却反而越来越难忍,他的每一刺进退出都让她酸麻十足,更何况他干得那麽凶,终於她防线全面崩溃,欢愉的叫出声来。
      
         “啊……啊……宏铭……啊……啊……”
      
         “舒服吗?慧姐。”
      
         “哦……哦……舒服……很舒服……宏铭很棒……啊……”
      
         宏铭得到赞美,更是拼命的埋头苦干,插得钰慧水花四溅,ru儿不停的收缩抽。
      
         “啊……啊……很好……很好……啊……宏铭……好弟弟……太美了……啊……啊……姐姐……姐姐……不妙了……啊……啊……”
      
         钰慧一直就是这样脆弱,没几回合,已经**了一次。
      
         “咚咚咚!!”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宏铭!宏铭!”是正熹在外面叫他。
      
         宏铭和钰慧都吃了一惊,他连忙回答:“什……什麽?”
      
         “diana在找你,你先出来一下吧!”正熹说。
      
         宏铭**还硬得厉害,如何能半途而废,钰慧趁机会将他推走开来,拍了拍他的脸,温柔的说:“快去吧!”
      
         他只好站起来整理过衣服,告诉钰慧说:“姐姐,一定要等我回来!”
      
         然後他推门出去,正熹等在那里:“在她办公室,不知道什麽事!”
      
         宏铭一脸不高兴,往办公室走去。正熹等他走过转弯处之後,就开门进到厢房,钰慧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在整里头发,看见他进来免不了脸红了一下,故做镇定的跟他随口问候一声。
      
         正熹看着钰慧,他当然也喜欢钰慧,只是钰慧根本从来不理他,他当然更知道钰慧和宏铭几分钟前在搞什麽鬼,他刚才和翠凤的亲热也是活生生被打断,火儿还没退呢,瞧着钰慧红润的双颊,前凸後翘的体态,他不免想入非非。
      
         钰慧见他色眯眯的望着自己,心底有点发毛,便站起来想走出厢房,突然发现刚才被宏铭撕破的neiku,正该死的躺在地上还没收,正熹也看见了,这小东西让他产生无比的冲动,他向钰慧扑去,俩人都跌倒到地毯上面,正熹三两下找到她短裙的扣头,不礼貌的强解开来,在钰慧的反抗中,硬将它脱去。
      
         於是钰慧便**了下身,她像熟虾一样的卷曲身体,不愿让正熹看见,正熹却搂住她,从她的屁股後面向前摸到**,真是防不胜防,她那儿还湿着呢,正熹的中指要命的准准抠在她鹰蒂上,没多久前刚泄过的ru儿马上又活络了起来。
      
         “不要……”她作垂死讨饶。
      
         正熹岂会心软,他还是利用中指,快速的插进钰慧的**里,狠狠的掏了几十下,将钰慧挖的哇哇大叫,然後他将那中指举到鼻头嗅了嗅,没有津液的味道,看来宏铭并没有完事,便放心的掉头侧卧朝着钰慧的屁股,手臂撑穿开她的大腿,一口就往她的**吃去。
      
         钰慧最怕男人的这招,ru儿已经不听话的泛起汹涌春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