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57章_在线阅读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57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她的额,说:“别道歉,要道歉的应该是我,我太粗心,没考虑到你的心情。”
      
         “就像那次碰我的胸部一样?”
      
         阿宾听她旧事重提,大为尴尬,又道歉了一次。
      
         “不行,你撞得我不只胸部痛,心里也痛,我要报仇!”敏霓说。
      
         “报仇?”阿宾问:“怎么报?”
      
         敏霓伸手擒住阿宾的鹰囊,阿宾吓得心惊胆跳,连说:“姑奶奶,别下手,我下次不敢了。”
      
         敏霓狠狠的说:“不行!”
      
         阿宾绝望的闭上眼睛,结果鹰囊上却只是传来温柔的抚摸。
      
         “好了,”敏霓说:“报过了,以后两不相欠。”
      
         阿宾感激的快哭出来,搂着她吻个不停。忆如在旁边说:“你们别忙了,学长学妹的,来日方长哪……都没人可怜我,要一个人流浪到台中……”
      
         阿宾也吻她,她才嘻嘻的笑着。
      
         敏霓说:“好啦,可怜你,阿宾说今晚要和你好到天亮!”
      
         “那好,到时我一点都不分给你。”
      
         “**!”
      
         “不高兴你来抢嘛!”
      
         三人又吵闹成一片,阿宾给大家再斟了酒,为过去和未来同时干杯。
      
         7230.html
      
         **iml
      
         **7232.html
      
         **
      
         /
      
       第卅三章多事KTV
      
         钰慧寒假一回到高雄,便想找份临时的工读自己赚学费,因为大哥钰宪结婚後不久就和大嫂搬出去外面了,所以家里有点冷清,好不容意她放假回来了,她爸爸妈妈不愿意钰慧又跑太远去上班,刚好她爸爸的朋友王叔叔新开了一家ktv,於是替她找了柜台结帐的职位,让她就近上下工。
      
         这是个时髦的新行业,王叔叔第一天带她到店里,介绍那里的经理给她认识:“这是戴小姐,这是钰慧,戴小姐处理公司的所有事情,你多跟她学学。”
      
         “是!”钰慧答应着。
      
         “叫我diana好了。”戴小姐说。
      
         因为这样,钰慧这个冬天就在这边工作,她固定上早上十点到下午八点的班,晚上就会有另外一个会计小姐来替换。
      
         这家ktv中,外场组长是一个长得邪里邪气的男孩子,廿五六岁,叫作罗正凯。正凯的弟弟正熹还在读高职,也是寒假来工读,正熹看起来也不怎麽正经,他们兄弟俩整天老喜欢四处吃女孩子豆腐,店里都是一些小妹妹,偏偏又都欢迎他们,只有钰慧讨厌他们吊儿郎当的个性,因此对他们不言笑,碰了几次钉子之後,他们就不敢来惹她了。
      
         不过和正熹一起来上班,他的同学张宏铭就不一样了点,这人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所以反而没有他们兄弟讨女孩子喜欢。
      
         两个礼拜过去,钰慧发觉宏铭有事没事就会走到她身边,搭讪一两句话,或是问她一些芝麻豆大的问题。钰慧也曾听到其他服务生的rumor,说宏铭喜欢她,钰慧总是一笑置之。宏铭再来找她,她仍然佯作不知,毕竟她比他们都大几岁,成熟多了,应付这种场面绰绰有馀。
      
         春节那几天,店里生意好得不得了,钰慧除了上白天的班,晚上也要在外场帮忙,正凯故意把她和宏铭排在同一区,替他制造机会。正凯指点宏铭一句至理名言,他说“烈女怕缠”,要宏铭努力到底,杨过还叫小龙女姑姑呢。
      
         几个晚上下来,虽然钰慧和宏铭更熟悉了一些,却没有让宏铭有什麽斩获,甚至每天下班,她都请文强来接她,宏铭以为文强是她男朋友,心里既失望又吃味。新年才过完,钰慧向diana提起要辞了工作,因为阿宾要她提早上台北,他妈妈一直叼念着钰慧怎麽过了年还不来。
      
         宏铭听说钰慧要走了,心情down至谷底。钰慧上班的最後一天,晚上七点左右,夜班的会计小姐提早来交接,钰慧去向diana辞行,diana说了一些感谢慰勉的话,并且要她暑假一定要再来帮忙,钰慧答应了,说过bye-bye,退出办公室。
      
         她走向员工的休息室,想要换掉制服,在走廊中却遇见正熹和宏铭挡住去路,正熹说:“钰慧姐,你要走了?”
      
         钰慧笑笑说:“是啊!後会有期!”
      
         正熹说:“钰慧姐,宏铭有一些话想要对你说,你能不能给他一点时间?”
      
         钰慧犹豫的考虑一下,正熹说:“一下子就好!”
      
         说着便又推又拉的,将钰慧和宏铭挤进最角落的一间小厢房,自己退出来,留下她们俩人。
      
         “好吧!”钰慧无可奈何在沙发上坐下来,说:“你想说什麽呢?”
      
         宏铭嗫嗫的也坐到钰慧旁边,说:“慧姐,我……我……”
      
         “吞吞吐吐,一次说嘛!”钰慧一脸不高兴。
      
         “是,是,”宏铭低下头,又突然抬起头,凝视着钰慧说:“慧姐,我┅┅我喜欢你!”
      
         钰慧听了之後只是看着他,安详的问:“然後呢?”
      
         宏铭的出招遇上空荡荡的反击,一鼓作气的坚强斗志忽然溃不成军,不知道要再怎麽接话,瞠目结舌,傻在那里。钰慧看他可怜,说:“傻孩子,我有男朋友的。”
      
         “我知道!”宏铭难过的说,他想的是文强。
      
         “等你再长大一些吧,”她想早些脱身,便替他画一个大饼:“说不定我会喜欢你也不一定!”
      
         “真的吗?”宏铭果然觉得略为安慰。
      
         “嗯!”钰慧点了点头。
      
         “那……”宏铭问道:“我可不可以有一个要求?”
      
         “什麽要求?”钰慧谨慎的说。
      
         “可不可以……”他说:“让我握一握你的手?”
      
         钰慧微笑开来,她允许了,宏铭虔敬的扶起她的柔胰,小心的握揉着。
      
         正熹离开那厢房之後,今晚客人不多,便溜到厨房想偷懒一下,结果进去之後,厨房只有一个也是来工读的家商女生叫翠凤,正在切柳丁花,他来到她背後,合手一抱并且吻在她耳朵後面,轻声的叫唤她的名字。
      
         翠凤简直连骨子都软了,她和正熹这几天刚好打得火热,在店里算是公开的一对,初坠爱河的少女心思当然全系在男朋友身上,正熹不规矩的双手在她腰上搓来搓去,她的心里就一阵阵的甜蜜。
      
         翠凤平时喜欢简单的装扮,牛仔裤白球鞋,俏皮可爱,像个小男生一样。但是上班规定一定要穿制服,她们店里的女生制服一律是桃红色的背心外套,又紧又短的小窄裙,白色丝质衬衫,结着一只小红蝴蝶结,翠凤穿的这样,钰慧穿的也是这样。正熹的手现在就是从白衬衫的下方往上面挪,移到她小巧的胸脯上,翠凤丢下工作,警觉的抓住他,拒绝他的侵犯。
      
         最近几晚,他已经试过好几次想进一步和翠凤亲热,都被她抵挡下来,其实正熹在学校也有女朋友,他并不怎麽在乎和翠凤的结果,所以也就算了。但是今晚知道宏铭和钰慧在厢房里,而且刚才他还教过宏铭几个绝招,就算宏铭吃不起全餐,捞些沙拉浓汤总会有吧!想起钰慧丰满玲珑的身材,他自然涌起强烈的情绪,因此不顾翠凤的抗御,强横的用手掌占据了翠凤的shuangfeng。
      
         翠凤身材娇小,**刚好盈握,被正熹巧妙的搓揉过之後,糟糕的舒服起来,她从没被男人爱抚过,初次经历这种快感,当然没有馀力再想反对,她斜靠在正熹怀里,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而宏铭在厢房之中,正熹所教的秘技是一招都没用上,就被钰慧彻底化解掉了,他现在只是可怜的执着钰慧的手,利用最後的机会触摸个够。钰慧的手掌软细温柔,手指纤幼修长,正熹揉了一会儿,试探性的拿到脸上触着,钰慧看他渴望的样子,就不反对,还疼惜的抚着他的脸庞。
      
         宏铭受宠若惊,钰慧神圣的玉手摸在脸上,太感动了,他心情激荡,忍不住吻了钰慧的手,小鸡啄米一样的啜个不停。钰慧被他惹得吃吃轻笑,他见钰慧没有责怪的意思,胆子便又大了起来。
      
         “慧姐,”他巴望的说:“我可不可以再有一个要求?”
      
         “什麽?”
      
         “我……我……”他忐忑地问:“我可以亲一下你的脸颊吗?”
      
         “你有些过份哦!”钰慧瞪了他一眼。
      
         “求求你!”
      
         钰慧吃软不吃硬,拿他没有办法,就默许了。宏铭高兴的简直要翻起斗,他小心翼翼的靠近钰慧,钰慧甚至可以听见他狂乱的心跳,她也有些感动了,阿宾和文强都还没曾对她表现过这样强烈的悸动,可惜她还是无法喜欢宏铭,她侧抬起脸,等待宏铭来吻她。
      
         宏铭知道机会只有一次,忽然舍不得就这样亲下去,他把脸靠得很近很近,先用力的嗅着钰慧的香味,又将鼻尖磨在钰慧脸上,钰慧无奈的笑了笑,终於,宏铭将嘴巴贴上她的嫩颊,长长的吻着,钰慧礼貌的闭上眼睛,宏铭亲了将近一分钟,才依依不舍的将嘴移开。可是当场他就後悔了,他马上又吻回去,并且无理的上下吻个不停,钰慧不满的训斥他,骂说:“你不是说亲一下吗?”
      
         “唔……”他急中生智:“每次一下。”
      
         说完又想吻上来,钰慧要躲,他一家伙搂过来,让她躲也躲不掉,就摇着头闪避着,宏铭却了个空,准确的吻到她的唇上。钰慧配合公司的规定,上班时涂着口红,两三下就被他吃完了,宏铭猴急的伸出舌头,想度进钰慧的嘴里,钰慧不肯,他牢牢的捧着她的头,她只好不情愿的启开牙齿,放他入来。
      
         宏铭一钻进她的小嘴,立刻到处找她的香舌,慌张的挑来勾去,钰慧真是啼笑皆非,看他小孩子装大人,纰漏百出,一时好心,就温柔的缠住他的舌,阻挡他的骚动,让他体会真正接吻的甜蜜。宏铭孺子可教,没多久就明了了要领,也放慢动作,唇舌互用,和钰慧吻得又热又湿。
      
         很久很久,她们才分离开来,俩人都红透了脸,钰慧喘着问他说:“够了吧?”
      
         宏铭说:“我……我还想有一个要求……”
      
         “咦……?”
      
         厨房里,正熹的怪手已经有一只从翠凤被解开的衬衫扣缝中,探进去在她的半罩内衣上抚摸着,她穿着无肩带的内衣,正熹轻易的就将罩杯替剔开,指缝将她小小的**夹住,还不停的摇着。翠凤无处呼救,正熹吻在她耳上的嘴不断的呵气,她昏眩得几乎要不支倒地,连忙抓着正熹的手臂,指甲深掐入他的肌肉之中。
      
         正熹的指尖又绕着她的ru晕画圆,弄得她昏淘淘痒痕痕的,翠凤吐气如兰,转开被正熹吃着的耳朵,向後索吻,正熹沿着脸颊一直舔到她的唇上,她热情的小舌头早就等在那里,马上天雷地火,狠狠的彼此相互xishun。正熹贪得无餍,右手垂下到她的大腿上,然後不停的向上搔扰,摸进她的裙子里去。
      
         “正熹……”翠凤shenyin着:“会有人来……”
      
         “没关系的……别怕……”正熹随便敷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