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56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忆如找来三只玻璃杯,阿宾各倒了半杯,敏霓也将碗筷都摆好了,忆如举杯说:“庆祝老同学相聚,干杯!”
      
         三人都喝了一大口,敏霓却呛起来,伸着舌说:“好辣!”
      
         阿宾和忆如都笑起来。他们边吃边喝,谈起小时候的趣事,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开心,又笑又闹,乐得东倒西歪。
      
         终于最后三人都吃饱了,酒也喝掉了大半瓶,敏霓本来就都眯眯的眼睛只剩下一条线,脸儿红得像苹果,忆如和阿宾比较好一点,却也是昏头转向。本来阿宾和敏霓都坐在长沙发上,敏霓在他的右边,忆如则是跪坐在地板上,后来她就爬上来,坐在阿宾的左边,阿宾双臂一伸大鹏展翅,将俩人都搂在怀里。
      
         忆如笑着说:“先生,请你尊重一点,我们敏霓是有男朋友的。”
      
         敏霓欺身过去打她说:“大嘴巴,你就没有吗?”
      
         俩人在阿宾身上戏吵起来,每人都有一边**贴在阿宾的胸膛上,把他磨得软软的很舒服。
      
         忆如攀住阿宾的肩膀,靠着他说:“至少我的不像你那个那么会吃醋。”
      
         “那又怎样?”敏霓不服的说。
      
         “所以我敢这样……”忆如说着吻了阿宾的脸一口:“啐,你敢吗?”
      
         敏霓可不敢说她早就吻过了,只是马上也亲了阿宾的另一边。忆如不服气,爬起来对着阿宾,跪坐在他的一条腿上,捧起他的头吻住他的嘴。
      
         忆如全身上下丰满肥嫩,赖在阿宾身上不肯起来,敏霓一直笑着打她,骂她是**,她将阿宾依得更紧了。
      
         “敏霓,怎么可以耻笑同学呢?”阿宾正色地说,然后又看看忆如:“即使那是真的!”
      
         敏霓哈哈大笑,忆如气得要咬阿宾,阿宾连说是开玩笑,搂着她也去吻她的唇,忆如伸出舌头回应,阿宾就开始认真的吸着。
      
         敏霓看得嫉妒,一直摇她们俩人,阿宾放开忆如,转头吻住她,忆如伏在阿宾肩上,瞧见阿宾和敏霓舌头打得甜蜜,就嘻嘻的笑起来。
      
         敏霓说:“笑什么?”
      
         忆如拉起敏霓的小手,按到阿宾的裤档,说:“笑这个!”
      
         敏霓摸到硬硬的**,吓得连忙缩手,忆如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她向阿宾说:“既然敏霓不怕她男朋友吃醋,你就拿出来让她疼疼你好了,硬在那里那么可怜。”
      
         敏霓偏头嘟嘴说:“你自己去疼!”
      
         “哦……可以吗?”忆如伸手在**上摸着:“那我可不客气了喔,真好,好硬啊,阿宾,舒不舒服?”
      
         “忆如……”阿宾虽然爽,但是有些犹豫。
      
         “敏霓放弃卫冕的权力,这是我的,”忆如看着敏霓说:“哈哈……你瞧,她在生气了。”
      
         阿宾搂过还翘着嘴的敏霓,再度吻她,而且吻得很深,敏霓先是静静的让他吻,后来双手绕过他的脖子,忘情的伸出舌头给阿宾吮,阿宾一时心动,不管忆如在旁边,就摸上她的**,敏霓这次没有拒绝,还将胸膛骄傲的挺起,让他更摸得方便。
      
         忆如还骑在阿宾的一条腿上,她看阿宾在摸敏霓,便说:“阿宾,我的更大欸……看看我……”
      
         她褪去背心,只剩下碎花的无肩带内衣,她轻轻一扯,两个**蹦的弹出来,果然比敏霓大上许多,阿宾一看,转头张嘴就含上一颗**。
      
         忆如立刻闭上眼深呼吸起来,揽住阿宾的头抱在胸前。阿宾的手仍然在敏霓的胸部揉着,他知道敏霓习惯被动,就去解她的衣扣,敏霓看着阿宾在吃忆如,忆如很享受的样子,她瞧得出神,任由阿宾去脱。
      
         阿宾将她上衣解开,伸进xiongzhao里面摸着**,敏霓的小**早就硬了,阿宾用食指和中指夹住,轻轻的拔起放下,敏霓舒服得双眼无神,小嘴儿直呢喃,阿宾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忆如被阿宾hangzhu一边的**,自己摸起另一边来,她不仅**大,**也比较大,ru晕周围还长有疏疏两三根细细的短毛,阿宾有时候用门牙很轻很轻的啃她,她就发出“噢噢”的哼声。
      
         阿宾斜着头吃得累了,放开忆如低头来吻敏霓的**,敏霓的小而尖,相当可爱。忆如跳下阿宾的腿,蹲下来解开他的长裤,阿宾合作的抬起屁股让她脱去,忆如隔着neiku再去摸阿宾,她这次测量出比较精确的数据,惊讶的说:“老天,你究竟有多大?!”
      
         说着就扯开阿宾的neiku裤头,小阿宾已经立正站好,向大家点头致意。
      
         敏霓听见忆如的惊呼,就睁开眼睛来看,也意外的说:“好大啊!”
      
         两个女孩都趴下腰伏在阿宾的腿上,对他的**啧啧称奇,阿宾觉得他好像突然间变成动物园的珍禽异兽,被她们指指点点的。
      
         忆如用指头轻触着**,却怂恿敏霓说:“喂,你舔他一下。”
      
         敏霓马上说:“我才不要,你不会自己舔!”
      
         忆如本来就是欲擒故纵,听得敏霓这样说,马上张嘴将阿宾hangzhu,敏霓见她全吃可真急了,连忙握住剩下的部份说:“留一点给我啦……”
      
         阿宾怕她们将自己分尸了,商量的问:“两位小姐,有话慢慢说好吗?”
      
         忆如不肯放嘴,自顾吮个不停,敏霓求了半天,她才勉强的吐出来,敏霓噘着嘴,用手掌将她的口水擦去,才也含上。
      
         阿宾既然无力解决她们的纷争,就干脆伸手在她们的屁股上摸着,忆如肉多,敏霓结实,真是各擅胜场,忆如因为**以被敏霓占去,反正没事,就起来将牛仔短裤也脱掉,再重新趴回去。阿宾左手满意的摸着只剩三角裤的大屁股,手掌穿进裤里,沿着臀缝往前摸,摸到一只奇怪的绒毛玩具,饱呼呼的,中间凹一条线,还**的,阿宾故意往线洞里钻,手指就更湿了。
      
         忆如被挖得难过,索性连neiku都脱掉,将屁股翘得半天高,好方便阿宾摸她。
      
         而敏霓是穿着裙子,虽然长了一些,阿宾撩了几撩,就也露出小巧的圆臀,阿宾右手想要如法泡制,敏霓屁股左摆右摆不肯就范,阿宾设法要再往前伸,她放掉**双手来捉住阿宾的手,爬起来抚好裙子才又坐回沙发。
      
         忆如见**有空了,此时不来更待何时,连忙跨身上去,扶正肉杆子就用力坐下来,好**,那**马上全根消失一点没剩,只是她没想到插满时会进到那么深,全身一阵酸软,居然就**了。
      
         但是阿宾并不知道她已经完蛋,原来忆如**时并不会大量出水,只是贴住阿宾不动,阿宾胸前抱着她,又去搂敏霓,着实十分繁忙。
      
         敏霓见忆如和阿宾干上了,心里有一点难过,幸好阿宾又来吻她,她才略略宽怀。忆如休息了一会儿,撑直腰枝,骑起阿宾来了。
      
         阿宾因为敏霓不让摸**,就将她稍为抱高,让她跪在沙发上,再去吃她的**,敏霓闭上眼睛承受,并没有反抗。
      
         忆如自己抛动屁股,享受阿宾的大**,她的ru儿不深,阿宾每次都觉得**绷得很紧,整只**被夹得很舒服。忆如更是美得不用说,她摇散了扎着的秀发,满面酒意和骚意,不停妩媚的笑着,动人极了。阿宾不由得也挺动起来,往上chata,她就浪浪的叫起来。
      
         “嗯呦……好舒服啊……啊……啊……阿宾……你真好……啊……好同学……插得好美……好舒服……啊……哥……天啊……啊……用力……我好……舒服……哦……啊……”
      
         敏霓被她叫得心痒如蚁啮,就放开阿宾的嘴抬头来,看着忆如的saolang样,阿宾的手偷偷摸到她的屁股,她也忘了躲,阿宾打铁趁热,就摸进腿间,触到湿答答的裤底,然后就在那里捏着按着,敏霓仰起头,默默的接受他的爱抚。
      
         忆如ru儿浅,味口也浅,才没多久就又要**了。
      
         “阿宾……快……啊……求求你……快一点……我又来了……啊……真好……你真好……哦……哦……我的天……啊……啊……来了啦……啊……啊……”
      
         忆如晕死了一样的伏到阿宾身上,阿宾将她放回沙发坐好,起身将长几踢远一些,转过来抱住敏霓。
      
         敏霓却抵抗起来,阿宾以为她作态,仍然脱去她的neiku,敏霓见他强来,又无力抵抗,于是眼角流下眼泪,轻轻的在抽噎。
      
         阿宾硬着**傻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忆如一把将他拉过,娇声说:“过来,我还要嘛!”
      
         然后向阿宾眨了眨眼睛,表示先别惹敏霓,阿宾会意,将忆如压在身下,再次插进她ru里,忆如不免又哼起来。
      
         阿宾边**着边担心敏霓,敏霓哭了一会儿,擦干眼泪抿嘴看着她们。
      
         “对不起,敏霓!”阿宾说。
      
         “是啊,坏男生,”忆如骂他说:“人家不要别硬上嘛,墙贱啊!?”
      
         她将敏霓拉过来,安慰说:“乖,别难过……”
      
         敏霓难为情的摇摇头,笑了笑,抬头吻了阿宾一下。
      
         “对了对了,好!没事了没事了,那么……”忆如说:“阿宾同学,你现在是插着我,请你专心一点好吗?”
      
         敏霓一听,更是“噗嗤”笑出声来,阿宾见真的没事,就用力的干起忆如,将忆如操得哇哇大叫。
      
         敏霓见忆如叫个不停,便伸手让她握着,忆如像溺了水一样的紧抓着她,忽然一阵颤抖,又**了。
      
         “啊……啊……我又来了……敏霓别看……啊……好丢脸啊……哦……哦……你好厉害……啊……喔……阿宾……阿宾……听我说……”
      
         阿宾听她在叫,问说:“什么事?”
      
         “等一下……你别……射在……啊……我里面……好吗……”她说:“我今天……啊……不安全……”
      
         阿宾点头表示知道,底下插得更猛烈,因为他也快不行了。
      
         忆如叫得可怜兮兮,气息紊乱,阿宾突然吩咐敏霓说:“敏霓……你帮忆如舔一舔**。”
      
         敏霓一下子听不懂,阿宾又说了一次,忆如连说:“不要……啊……不要……会弄死我……”
      
         敏霓不知如何是好,见忆如一双大奶因为被干而摇晃不停,心想:“舔就舔。”,低头将忆如的奶头hangzhu,xishun起来。
      
         忆如被上下夹攻,差点昏倒,直美的抽慉不停。
      
         “喔……亲哥哥……喔……好姐姐……你们……要……啊……浪死我吗……啊……我……死了算了……啊……啊……真会死……啊……天……来了呀……干死我算了……来了……啊……啊……”
      
         她第四次泄了,这时阿宾也爬到顶端,他赶紧拔出来,转身对空射击,津液在空中划出抛物线,落下来却刚好滴在吃剩的水饺上面。
      
         阿宾持续的捋着**,享受完最后一分美感,懒懒的坐回沙发上,将两个同学抱在怀里。
      
         忆如已经完全不能动了,敏霓望着他幽幽说:“你……别介意,我不能作是因为我……我还是处女。”
      
         阿宾吻了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