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55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住颤栗一下,随着溢出一些浪水,并且哼出一声短叹。
      
         阿宾得到她身体的鼓励,知道要更加努力,舌头和两指动的飞快,嘉佩的热潮就源源不断,阿宾差点来不及吃,有的沿着嘴角流失掉,和刚才若有似无的小水流真判若两人。嘉佩突然震动加剧,ru儿肉紧缩,她想抬起屁股躲闪,阿宾的左手急忙将她抱的死紧,舌头和右手一下都不敢停,要将她逼上梁山,嘉佩要命的大叫,可怜的出声哀求,阿宾恍若不闻,终於她长长的一声“啊┅┅啊……”,浪水喷满阿宾的脸,呛得他鼻酸涕流,他还是尽责的陪着她享受完馀韵,才停止动作,环抱着嘉佩的屁股休息。
      
         嘉佩喘完了气,转过身来,感激的在阿宾脸上乱吻,其实吃的都是自己的**,然後伏在阿宾的胸膛上,说:“谢谢你……”
      
         阿宾不知道她谢的是什麽,可不敢乱搭腔。他的**还在底下靠着她的大腿,朝天立正待命,嘉佩明白他的需要,她慢慢撑起身体,双眼深情的望着阿宾,右手抓着**,屁股蹲抬起来,把**对正ru儿,再轻轻的压坐下来。这一段嘉佩相当熟练,没想到的是阿宾过人的规模,她一下子把他坐塞进来就有点儿吃不消,阿宾连忙扶着她的腰,她才能继续容纳他。
      
         嘉佩这回合倒是才一开始,就有美好的感觉,所以几个摆动,就将阿宾都吞食进去,她双手往後撑在阿宾大腿上,tunbu上下的套动,从缓慢规律的挑逗,到快步进行曲节奏,最後荒腔走板,两人迎凑成一团,嘉佩没有力气再撑住身体,秀发杂乱飞散,阿宾拉她趴在他身上,自己向上挺动起来。嘉佩没料到阿宾耐力超强,她刚刚**过一次,马上又被推向顶峰,而且不住的攀高。
      
         “唔……唔……啊……啊……”嘉佩的浪语很简捷:“啊……啊……来了……啊……啊……”
      
         果然阿宾下身一阵温暖,想必是热骚水又流了一床。
      
         阿宾要她略抬起上身,他缩短脖子,hangzhu她的**,刺激得嘉佩又来了活力,她再度有力的夹晃着圆臀,让大**从头到尾一次又一次的清楚受到套动,阿宾果然也受用,**更形坚硬,快感持续累积。
      
         嘉佩又用尽力量了,她软软的停下来,阿宾立刻接手,硬棍子向上袭击着她,俩人贴肉搏斗,都快要不支倒地了。
      
         “啊……弟弟……啊……阿宾……啊……好人……我……我……又要完了……啊……啊……我从来没……没有这样过……啊……啊……来……来了……啊……啊……啊……天……没有停……啊……一直来……我的天……会死啦┅┅啊……啊……丢死了……啊……啊……”
      
         嘉佩连番的经历**,阿宾被她收缩得无比的敏感,终於也一阵颤抖,喷出热热的津液,他们搂在一起,停滞成冻格的画面。
      
         “谢谢你……”嘉佩第二次说,她依偎在阿宾的胸膛上。
      
         阿宾拉过棉被,将俩人一起盖住,嘉佩带着满足的笑容,这次真的沉沉睡去。
      
         7239.html
      
         **iml
      
         **7241.html
      
         **
      
         /
      
       第卅二章机车行
      
         阿宾的学校依照新生的县市,分配给二年生每人一位直属学弟妹,并且要他们在开学前与学弟妹见面,以便协助菜鸟们各项琐碎的事情。
      
         “以前怎么没有对我这么好?”阿宾埋怨着。
      
         他拨电话给这个叫做柳敏霓的学妹,从电话号码看来,她和阿宾是住在同一个区,阿宾在电话中自我介绍,问她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我想到学校去看看。”那学妹说:“学长有空带我去吗?”
      
         “现在吗?”阿宾问,他看了看表,早上十点钟刚过。
      
         “可以啊!”学妹说。
      
         他们就约在附近的麦当劳门口,阿宾去接她。当阿宾骑车到那里,学妹还没到,他就撑起脚架,坐在车上等。
      
         “嗨!”背后有人跟他招呼。
      
         阿宾转头去看,一位笑盈盈的女孩,双手交握拎着一只小提包,梳着整齐的浏海,很俏皮的模样站在那里。
      
         “学妹吗?”阿宾小心的问。
      
         “嘻嘻,”那女孩笑着说:“你真的不认得我了?”
      
         阿宾张口结舌,女孩会这么说自然是认识他,他努力回想,看她那轮廓好像有点眼熟,实际上却是没有半丝印象。
      
         那女孩看他愣了半天,显然真得认不出来,不情愿的骂他说:“死人头,我是柳月娥啦。”
      
         “柳月娥……!”
      
         阿宾一下子都记起来了。
      
         柳月娥是国小五六年级时,和他坐同一张课桌的同学。那时凡是男女同桌,必然桌面上会刻出一条楚河汉界,划得分明,谁人越界都会吵上半天。
      
         月娥在六年级开始发育,而且还成长得特别快,就成为男生取笑的焦点,阿宾很恶劣,有一次在众人面前故意用力去碰她的**,月娥痛得大哭,并且怀恨在心,一直到毕业都不肯和阿宾说话。小学毕业之后,阿宾没再见过她,再后来,阿宾就将这个人这件事都忘了。
      
         这一切都还好,小孩子懵懂无知,倒算是常有的故事。
      
         但是,糟糕的一点是,月娥却是阿宾初吻的对象。
      
         小学五年级有一天,他们当值日生,放学后同学都走了,他们作完整理就在教室说话,阿宾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突然抱住月娥吻,月娥只轻轻的挣扎,然后乖乖的让他亲个够。
      
         真的就只有那么一次,以后他们还是吵吵闹闹,不过有时候四下没人,阿宾就会去拉拉她的手,她也不反对,小小的情愫便这样滋长着。所以后来当阿宾在同学面前欺负她,她自然十分委曲和生气,只是阿宾想不通,她为什么要气那么久?
      
         现在阿宾自然想通了。
      
         他回想起过去的所有事情,一张脸涨得通红,结巴的说:“柳……月娥……?”
      
         那女孩笑靥迷人,露出洁白可爱的牙齿,看着阿宾不说话。
      
         “那……,”阿宾说:“柳敏霓又是谁?”
      
         “哎呀,”她说:“月娥很俗气嘛,就改叫敏霓了。”
      
         弄了半天,原来学妹是同学,敏霓告诉阿宾,他打电话给她的时候,一说名字她就知道是他了,阿宾听了只能蠢蠢的笑。
      
         “好了!”敏霓说:“我们走吧!”
      
         “走去哪里?”
      
         “去哪里?”敏霓说:“去学校啊!学长弟弟。”
      
         敏霓还记得她大阿宾两个月。
      
         阿宾发动机车,敏霓揽住他的腰侧坐上来,她穿了白色的丝质衬衫和白色百褶短裙,要小心坐才不会穿梆。
      
         路上敏霓告诉阿宾,她重考了一年,所以才变成他的学妹。阿宾载着她进到学校停车场,放好摩托车,带她到校园四处参观,跟她介绍这是某某馆那是某某堂,因为还没开学,所以校园中没有什么人。
      
         今天天气不大好,鹰鹰的,远处传来闷闷的雷声,忽然豆大的雨点倾盆的下下来了。阿宾和敏霓慌张的走避,冲到附近的教室中,衣衫已然湿了一半。
      
         两人拍动着身上的水珠,敏霓的上衣变成了透明,贴在丰满的**上,底下一半是肉色的内衣罩杯,上面一半是浑圆的球面,还因为她的动作波动不已。
      
         阿宾盯着她,敏霓注意到他在看,慢慢停下手来,两人面对面的站着,忽然阿宾将她一拉,拥进怀里,捧起她的脸吻起来。敏霓闭上眼睛,接受他的热情,她微微张开香唇,阿宾的舌头马上趁虚儿入,到处搅动着。
      
         时空霎时凝结了,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年前,两个未经人事的小孩子躲在教室里面,展开生命中第一次对异性的探索。敏霓淋了雨本来有些冷,现在却燥热起来,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开始冒烟。
      
         阿宾张着眼睛,端详敏霓的脸。小时候敏霓并不很漂亮,而现在女大十八变,淡淡的眉,仍旧眯眯蒙蒙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他伸手抚着她的脸,皮肤细致粉嫩,现在的敏霓却是个大美人了。
      
         雨突然又停了,四周都静悄悄的。
      
         阿宾的手从她脸上滑下来,经过脖子和肩膀,停留在敏霓的胸膛上,轻轻的按着,这却是小学时没做过的事了。敏霓心头乱跳,一把推开他,转身低头整理着衣服。
      
         “月娥……”
      
         “敏霓!”她纠正他。
      
         阿宾环手将她拥住,说:“敏霓,我们走吧,我请你吃午饭。”
      
         “好,”敏霓说:“但我们得回家先换套衣服。”
      
         这是当然的,阿宾牵着她去驾车,回家的途中,阿宾问她有没有和哪个同学还在连络,敏霓说只有一位叫王忆如的,和她一起上补习班,也住在附近,今年考上台中一所大学。敏霓提议不如找她一起来吃饭,阿宾听了就说好,他先送敏霓回到她家,敏霓要去通知王忆如,阿宾和她约了中午十二点来接她,然后也回家去换掉湿衣服。
      
         阿宾刚换好衣服,敏霓拨来了电话,说王忆如不想出去,邀他们到她家去吃饭,敏霓已经替他答应了。阿宾无所谓,他还是到敏霓家去接她,敏霓换过一件圆领镶边的榇衫,一条比方才长一点点的直裙,坐上阿宾的摩托车,她告诉阿宾忆如家的地点,阿宾寻着去了。
      
         忆如全家移民,留她一个在台湾读补习班,空荡荡的房子平时只有她一个人。阿宾和敏霓不一会儿就骑到了,阿宾找地方停车,敏霓去按门铃,阿宾停好车到门口,忆如刚好来开门,她和敏霓天天见面,自然没什么稀罕,阿宾则是许久不见了,不免客气的多寒喧了几句,互相问候一番。
      
         要说敏霓变化大,忆如变得更多,在路上即使见面也认不出来。敏霓至少还是娇巧的体格,忆如却高朓健美又肉感,头发扎到脑袋后,夹着一支梭型大红发夹,因为是在自己家里随便点,她只穿着露出肚脐的黑色背心,小小的牛仔短裤,一双腿又白又长,还光着脚丫子。
      
         敏霓一看她得打扮,就说:“哎呀!你卖肉啊。”
      
         忆如伸手来要捏她,骂说:“阿宾在这里你也乱讲。”
      
         阿宾和敏霓脱了鞋子,忆如让她们坐在客厅里,她家的客厅很大。忆如说:“家里没什么东西,我煮了些冷冻水饺,将就些吃吧!”
      
         “啊!”敏霓说:“不是说有鱼刺龙虾和鲍鱼吗?”
      
         “是啊,晚上你请客就有,”忆如说:“别啰嗦,来帮忙。”
      
         俩个女孩子跑进厨房,没多久捧出两大盘热腾腾的水饺,放在沙发前的长几上,忆如又开了一些罐头,摆起来还真满满一桌。敏霓调着沾酱,忆如跑到酒柜前打开柜窗,取出一瓶hennessyvsop,敏霓睥睨看着她说:“我来你家这么多次,怎么你从没让我喝过这种东西?”
      
         “现在不是要喝了吗!”忆如将酒递给阿宾:“麻烦你打开。”
      
         阿宾将软木塞拔开,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