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51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因为嘴巴没空,所以她只能发出满足的鼻音。
      
         “啊,小姐……”那连长覤了个空,摆脱她的嘴说:“我可以射吗?”
      
         “唔……唔……”cindy急忙吻回他,闭着眼睛点头,嘴巴不肯放开。
      
         连长射了,津液机关炮一样的射向cindy子宫口,射得她头皮发麻,她才张开小嘴,叹着说:“射得……真好……哦……哦……”
      
         连长抱住他,转身坐在藤椅上,让cindy伏在他怀中,cindy摸着他的胸毛,满足的露出微笑。他们歇息了半天,连长才突然记起:“你不是要冲水吗?”
      
         cindy也记来了,她嘟嘴说:“可是和你抱着真好。”
      
         连长拍拍她的屁股,她不情愿的起来穿回泳装,连长也着好服装,又帮她整理过头发,才带她走出办公室。
      
         淑华和两个兵已经干完回来了,她和他们各插过两三遍,三个人都shuangsi了。她早已换好衣服,和他们站在大门口谈笑,连长看见陈明宪全身湿透,问了声:“干什么弄的?”
      
         陈明宪不敢回答,淑华则是偷偷的笑着。连长自己领着cindy去浴室,然后回到门口。
      
         等cindy冲好换过便服走出来,营门外闹哄哄的,好像菜市场一样,原来是来了一车摊贩,自己的同学都已经集合过来,和营区的官兵,全都围在那里吃东西,只有连长和两个卫兵还站在门口没动。
      
         cindy要走向连长,淑华却跑过来拉她说:“cindy,来吃。”
      
         cindy看着摊贩车上的招牌问:“黑轮?什么是黑轮?”
      
         她探头一看,恍然大误说:“原来是甜不辣嘛!”
      
         淑华递给她一根,直说很好吃,cindy看见那黑轮就想起连长,她摇摇头,说:“谢谢,我吃过了。”
      
         她还是走到连长身边,连长问:“你叫cindy?”
      
         cindy红着脸告诉他全名,她也跟连长要了姓名和部队的邮箱号码。这时同学都已经回到路那头的车上,大声催促她要走了。她有点舍不得,忽然垫起脚尖,搂着连长吻他一下。
      
         “哇……!”全连官兵和她的同学都一起鼓噪起来。
      
         cindy转身跑向过马路,虽然天气还很热,那紽红的脸蛋儿却明白的表示,她的春天又回来了。
      
         78.html
      
         **iml
      
         **7230.html
      
         **
      
         /
      
       第三十章三人行
      
         敏霓拨电话给阿宾,说忆如放寒假回台北来了,约了他们再去她家吃晚饭。阿宾骑了车去接敏霓,一起上忆如的家去。
      
         天气很冷,敏霓和忆如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阿宾帮不上手,又无所事事,就在忆如家到处逛来逛去,最后还是转回来厨房门口,看着两个女孩在调理烹煮。
      
         “忆如,”他问:“你们家后面弄了个大浴盆作什么?”
      
         “那是三温暖浴室啊!”忆如头也没抬的说。
      
         “哇!”敏霓说:“那等会非享受一下不可,三温暖?我都只听说过而已。”
      
         “好啊,”忆如说:“洗到你脱层皮也没关系。”
      
         阿宾走进厨房,站在她们中间,假意探头查看她们所作的菜肴,却伸手分别在她们的tunbu上抚摸着,敏霓和忆如都穿着长裤,他就从屁股往腿缝里摸,两个女孩哪里还能做事,便将他赶出厨房,阿宾只好又踱回客厅,无聊的打开电视机看着。
      
         晚餐终于准备好了,她们炒了几样菜,敏霓先将它们端到客厅,接着忆如捧出一锅大火锅,阿宾说:“我的天!你一定是打算撑死我们。”
      
         “你们吃不完我可以留着慢慢吃,”忆如攀着阿宾的肩说:“亲爱的,今晚还想喝酒吗?”
      
         阿宾想起上回的绮旎春光,不免怦然心动,敏霓却阻止说:“不准,一滴都不准喝。”
      
         阿宾只好作罢,三人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火锅。忆如小嘴除了嚼着菜之外,老是缠着阿宾一下子要吻吻脸颊,一下子要亲亲嘴唇,不理会敏霓的抗议,看来就算没有酒,她还是很容易发作的。
      
         但是阿宾可不敢冷落了学妹,偶而转过头来想香香她,敏霓却不领情的将他推回忆如那边,笑着躲他。
      
         吃过了火锅,敏霓惦记着要洗三温暖,跟忆如问明白了开关操作,跑进屋后面的浴室里去,随即传来哗啦哗啦的放水声。
      
         忆如窝在阿宾怀里,俩人一同看电视,忆如偷偷告诉阿宾,她在台中有一个新男朋友,可惜是只呆头鹅,和她以前交往的对象完全不一样。
      
         她在补习班时,男生一旦和她出游两三次就想上她,现在这个男孩子却老是只约她上图书馆,听音乐会,连她的手都不敢牵,她问阿宾怎样才能确定并抓住他的心。
      
         “墙贱他!”阿宾一脸正经。
      
         “去你的,我是说真的。”她嘟起嘴来。
      
         “这我可就不晓得了。你看,你这样漂亮,我随时都会被你迷倒,居然有人会跟你规规矩矩的约会,真是奇怪……”阿宾说着就向她嘟起的红唇上贴去。
      
         阿宾说的一点没错,忆如越来越漂亮,她人够高,曲线标准,一头长发梳得又直又亮,前额在眉前剪齐,脸蛋儿皮肤细又嫩,活脱像日本的古典娃娃,相信在学校里必然有很多人追,没想到她喜欢上的竟是个木头人。
      
         “但是……但是他好好哦,”忆如挣脱阿宾的吻,说:“他很斯文,眼睛很迷人,每天晚上都会送我回宿舍,我……一天没见到他就……我就会好想他……就会哭……”
      
         “那可真是好极了,”阿宾说:“现在寒假有三个礼拜见不到怎么办?”
      
         结果忆如真的撇扁着嘴,泪水在眼眶堆积起来。
      
         “好了好了,”阿宾吓死了,忙说:“改天我们找他来台北玩,好不好?”
      
         忆如才靦腆的笑着擦去泪水,阿宾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就说:“我们也去洗三温暖!”
      
         他拖着忆如站起来,俩人来到浴室门口,阿宾试了试门把,打不开。
      
         “算了,”忆如说:“她锁上了。”
      
         阿宾掏出一个铜板,合上门把的安全扣,一扭就将门打开了,里面马上传来敏霓的尖叫,忆如望着他好奇地说:“你原来是当贼的吗?”
      
         她们俩人走进浴室,这里面空间很大,约有四五坪,但是现在雾气茫茫的,敏霓本来坐在一只小矮凳上面搽着身体,门被打开之后急忙将四肢缩起,背对着她们,等看清楚是阿宾和忆如,就生气的骂着,然后站起来很快的跑着跳进大浴缸里,只在水上露出一颗头。
      
         阿宾走过去要看她,她就笑着拨水不让他靠近。阿宾没几下将衣服裤子都脱光,远远的丢到门口的长椅上,这样就算敏霓泼的水再多他也不怕了,他饿狼般的向她逼近,敏霓无计可施,阿宾坐上浴缸边缘,正打算跨进水里,这个紧要的时候,敏霓突然安静下来,指着阿宾的后面说:“唔,你看!”
      
         阿宾回头看去,忆如正在脱衣服。
      
         忆如将上衣自腰部往上捋起,她蛇那样的腰身,然后洁皙的背部,最后丰满的胸部是被托在粉红的胸衣上,一一呈现出来。忆如又去脱她的紧身长裤,解开裤扣及拉炼之后,将裤头往下推,先是娇小而高翘的tunbu,她所穿的三角裤是时髦的高腰剪裁,曲线夸张,将两片屁股肉都放纵无遗。接着阿宾看见她修长浑圆的大腿,等平滑迷人的小腿也裸露出来的时候,她将长裤一踢,转身面对阿宾和敏霓,双手小叉腰,侧曲起一边膝盖,摇了摇头发,以专业model的姿势站在那里。
      
         阿宾和敏霓目瞪口呆,敏霓更是目不暇给,因为她除了看着忆如之外,阿宾的**就在她的眼前,以近距离的方式表演勃起,她看着**由软垂的状态,逐渐抬头,一直到坚硬的指着她的脸,可是这却是因为另一个女孩所造成的,她捉狭的将那**hangzhu,然后轻轻一咬。
      
         阿宾欣赏着忆如的脱衣show,当然一股火就从下身开始燃烧,忽然**上传来温柔的感触,**不禁舒服的跳了两跳,可是马上又被啮痛了一下,他吃惊的回过头来,看见敏霓两排白森森的牙齿正咬在**上,对着他似笑非笑,那**马上又乖乖的痿下,不敢妄动。
      
         等他再转头去看忆如时,她已经将内衣裤也都脱去,罩了一副发帽,坐在矮凳上冲着水。
      
         “去去去,你也去将身体冲干净再来!”敏霓推着他说。
      
         阿宾走向忆如,取了另一只小矮凳坐在忆如背后,忆如回头对他笑了一下,他抓起旁边的香皂,替她抹着背,忆如闭上眼睛,享受阿宾的服务。阿宾的大手打满泡泡,在忆如的背上涂来涂去,果然是滑不溜丢的,他同时替她作按摩,忆如更“嗯哼”的松弛了肩背的肌肉。
      
         当然阿宾不会只是谨守礼节,他帮她擦了一阵之后,魔手开始蠢蠢欲动,穿过忆如的胳肢窝,刚好跑到她的两颗肉球上揉着。阿宾将屁股一挪,小矮凳“匡啷”一声,随着往前移动,他和忆如已经贴在一起。
      
         “阿宾,”忆如仰起头向后面看,说:“这里我自己洗得到。”
      
         阿宾坚持完美的服务品质,继续搓着忆如的胸脯,忆如的**不由得硬硬的站立起来。当阿宾的手掌轻轻滑过那**的时候,掌心总是痕痕的发痒,忆如更糟糕,她软靠在阿宾怀里,连话都懒得说。
      
         忆如略略转头,发现敏霓趴在浴缸边缘上,笑看着她们在**,就问说:“敏霓,来不来?”
      
         敏霓摇摇头,还是趴在那里。
      
         阿宾继续帮忆如涂抹到她的腰腹,忆如则怕痒的“咯咯”笑着,阿宾的手慢慢接近她的神秘区域,她就渐渐笑不出来了,脸上僵着诡谲的表情。可是阿宾却放过那多毛的小丘,直接滑向她的大腿,温柔的双掌环起腿肉抡挽着。
      
         阿宾忽然推她坐正,然后爬到她面前席地盘腿坐着,提起她的两只脚掌,放到他的大腿上,替她搓着小腿。这样忆如虽然舒服,不过阿宾面对面正好饱览了小saoxue的风光,她也知道阿宾正专心的看着她,因为他的**又逐渐的抖着挺起。忆如顽皮地用脚趾去碰那**,阿宾假装不知,任她去逗弄,忆如后来干脆用脚掌夹住那肉杆子,上下的套动起来,当然动作生疏无力,不能像双手那样灵活有劲。
      
         阿宾将她全身都洗好了,忆如拉来莲蓬头,将泡沫冲去。阿宾为自己抹上香皂,忆如冲好身体之后,抛给阿宾一个微笑,也跑进浴缸里和敏霓一同泡着热水。
      
         阿宾不甘寂寞,匆匆将身体洗过,然后摇着大**,向浴缸那边走去。当他也浸进水里的时候,浴缸中的水因为阿基米得原理而漫出缸外,想来当年阿基米得要是也有阿宾相同的遭遇的话,大概也没甚么空暇去想那劳什子定理。
      
         他们三人靠到一块,阿宾左右将两个女孩的腰轻轻揽住,谈起她们到新学校去了以后的生活趣事,这浴室的排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