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50章_在线阅读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50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离太远,就摸近了一些,他越套越舒服,也越移越近,最后来到隔间口。
      
         淑华的一身白肉就在眼前,陈明宪把根**都快搓破皮了,淑华正好转身向外面,突然才发现这兵正对着自己在ziwei,吓了她一大跳。陈明宪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抱住淑华的双腿,觫觫的不住发抖。
      
         淑华猜想他应该是已经toukui了许久,好像是对自己的美色很着迷,看他跪在地上,全身衣服都被淋湿了,一副可怜样,不禁俯腰蹲下,轻抚着他的脸庞。
      
         在办公室里,连长正在强吻cindy,她软弱的抵抗着,双掌推在连长壮阔的胸膛,连长威武的男子气概令她窒息,她最后屈服的张开小嘴,回吻起他来了。
      
         连长将她搂进怀里,一手在她的颊上摸着,同时撩弄她的秀发,果然是依照标准的分解动作来,并不猴急。cindy被他的温柔所迷惑,推在他胸前的小手变成在他结实的胸肌上探索,他将cindy再搂得更紧,吻了她的耳朵。
      
         cindy软绵绵的倒在连长身上,连长的手又在她的纤腰上抚动,良久良久才往上推进,慢慢的攻占山头,这山虽然不高,连长却爬了很长一段时间,连cindy都为他着急起来,终于他登上顶端,而且掌控了局势,忽强忽弱的为cindyrounie推拿。cindy被他这样子摸,**自然而然的突立出来,在泳装上跑出小小可爱的两点,连长用掌心在那两点上抹来抹去,cindy将头靠上连长的胸膛,小声的“嗯”着。
      
         连长不让cindy的嘴儿太闲,抬起她的下巴,再吻上去,手上已经偷偷地在卸她的泳装肩带,cindy贪图美感,任他摆布,只是满脸飘红,急急的喘着。连长将肩带扯脱,分分寸寸的下拉,最后一阵弹动,跑出来cindy一双可爱的**,cindy赶快曲肘遮掩,连长使开擒拿术,将她双臂丢到他颈上搂着,免得碍手碍脚,然后双掌齐袭,将两颗小肉球握在手心。cindy重点被击破,身子更软了,也“嗯”得更理直气壮。
      
         浴室之中,龙头的水仍旧在流,淑华和陈明宪一蹲一跪也都还在地上,她捧着他的脸吻着,还伸手帮他套套**,乖乖,这**儿硬成这样,她疼惜的揉着**,要陈明宪站起来,他听话的和她相扶着站起,傻傻的愣在那里。
      
         淑华已经知道这阿兵哥是只呆头鹅,笑着说:“把衣服脱掉啊,哪有小姐光着身子,男生穿着衣服的道理?”
      
         陈明宪才恍然大悟,飞快的脱去衣服,部队在这方面的训练还算很有效。
      
         淑华让他站着,自己蹲下来,轻撩着那根**,她抬头望去,陈明宪紧张的看着她,她给他一个媚笑,慢慢张开嘴巴,将**逐渐含进嘴里,淑华正想用舌尖来逗它时,陈明宪屁股猛抽慉,一大股nongjing已经喷进淑华嘴里。
      
         淑华“哇”的吐掉,笑骂说:“人家还没开始啦……这么没用……”
      
         忽然背后有人哈哈笑着说:“他是恒春有名的第一快枪手,没办法。”
      
         淑华连忙熟虾一样的蹲身抱膝,回头一看,是刚才门口的另一名卫兵,他这时也脱得精光,一根翘上半天的**在下体摇晃着。
      
         原来他看陈明宪久去不回,料想必然是在偷看小姐洗澡所以流连忘返,好东西竟然不跟好朋友分享,他恨得牙痒痒的,把心一横,私自丢了门哨也溜到浴室来了。一进来没想到陈明宪居然跟小姐光溜溜的在亲热,连忙也脱去了衣服,想要分一杯羹。
      
         淑华一看,好家伙!这人比陈明宪还长还粗,她就伸收一抓,咦,还更硬!就轻轻套起来,说:“那么……你呢?”
      
         那人说:“试试看嘛!”
      
         这边在办公室里,连长已经脱去了军鞋、外裤和背心,只留下neiku还穿着,他一身结实的肌肉长满了绒绒的体毛,cindy的泳装早被抛在藤椅上,一丝不挂的被连长抱坐在腿上,连长正在吃她的**,她用下颚磨着连长耳下刚刚长出的短胡子,连长探手进到她的腿间,她难为情的用力合紧,但是没多久就又分开,而且分得很开,好让连长可以把她弄得更舒服一些。
      
         连长摸着她水汪汪的**,故意在鹰核上用力,害cindy不停颤声求饶,连长又将中指穿进她的ru中,进行障碍扫荡,可怜cindy是欲哭无泪,美得“啊啊”乱叫,浪声短促无力,连长的手指沾满樱液,cindy大腿在隐隐发抖,膣肉猛缩,将连长的手指紧紧地hangzhu。
      
         “哦……哦……不要再弄……了……我会……受不了……啊……不要了嘛……啊……快停……啊……我受不了了……快停……快……啊……快……啊……啊……糟了……糟了啦……啊……啊……”
      
         cindy叫声凝结,全身僵直,浪水已经喷满连长的手掌还滴到地上,她**了。
      
         连长人粗心细,先将她扶睡在藤椅上,她半闭着眼睛看他,失魂落魄,自言自语的说:“好舒服。”
      
         连长站起来脱去neiku,挺出直直的炮管,不但乌黑圆粗,还长度过人,cindy吃了一惊,摇摇头说:“我完了……你们是最大的人就当连长是吗?”
      
         连长得意的大笑,他的确是个超人,小弟弟和他的身材一样雄壮威武,还不断的向cindy点头致意,cindy娇媚的对连长招招手说:“你过来。”
      
         连长站过去,cindy努力坐起来,将**拿在手里把玩,抬头对连长细声说:“你这么大……等一下要疼我喔……别弄痛我……”
      
         连长弯下腰去吻她小嘴。
      
         回头又来看浴室里面,水龙头已经关掉了,淑华翘着屁股,双腿张开站着,那后来的卫兵已经从背后将**插在她的**中,抽得十分高兴,她扶着隔板低下身,替无辜的陈明宪舔舐他射过精的**。陈明宪只是没有经验,他不久就又精神百倍起来,又直又硬,淑华称赞他:“对嘛,这才乖!”
      
         那后来的卫兵兴味盎然的挺动屁股,把淑华搞得雪雪呼爽,就用力去夹他的**,他受到鼓励,干得更狂野。
      
         “噢……噢……真好……”淑华叫着:“你很会插啊……我好喜欢……啊……哦……哦……再用力……阿兵哥……用力……啊……唔……唔……”
      
         后来她叫声中断,是因为陈明宪将**塞进她的小嘴,让她说不出话来。
      
         那后来的卫兵虽然耻笑陈明宪,自己也好不到哪里,眼看淑华又浪又美,**儿又将**夹得痛快,丹田一阵热意,他知道糟糕,要停下来却已经太晚了,赶快使劲捧紧淑华的屁股,能插多深便插多深,随即马眼一张,嘴巴发出满意的“噢”声,阳精滚滚而出。
      
         淑华从他疾速的动作就知道他也被解决,等他射完,马上转身将屁股朝向陈明宪,骚樱樱地说:“快,快进来!”
      
         陈明宪看着她那**,正慢慢流出男人的津液,他将**对准那还没来得及闭上的肉缝,很容易就一挺而入。他这辈子第一次操女人,万分紧张,三魂七魄怕不跑掉了一半,**在淑华里面抖很得严重,连**都忘记了。
      
         “你倒是动一动啊!”淑华催他,他才忽然清醒,死命的像唧筒般狠插不停。
      
         “啊呀……你轻一点……喔……喔……嗯……对……像这样……啊……你很棒啊……插得我……啊……好舒服呢……哦……哦……”淑华鼓励他。
      
         他经淑华称赞,更落力的插进抽出,淑华的水不停的喷在他鹰毛上,他更加兴奋,狠狠的深入到底,淑华每当他碰到huaxin的时候,就收缩ru儿口去箍他的根处,让他感受多一点紧缩的美感。
      
         “啊……真好……好爽啊……**ru好美……呦……嗯……唔……唔?”
      
         她又被堵住嘴了。另外那个兵看着她们在插,**不听话的再次硬起来,他跑到淑华前面,将**塞进她口中,淑华呜咽的吞食着,她想,我又不是三合一敌人,为什么要受到**弟兄的围剿,不过这围剿也蛮舒服的就是。
      
         陈明宪虽然这回表现比较良好,但总是处男第一次,淑华将他夹得很爽,他稍微不小心,就又射出来了,**边吐出白浆,身子也边打起寒颤。
      
         另外那个兵拳脚敏捷,他将陈明宪用力推开,把淑华抱站起来压到隔板上,架起她的腿,从正面再度插进她满是津液的洞里。
      
         连长办公室的藤椅上,cindy张开双腿坐在那里,连长撑在她前面,巨型的**在她小小的ru中徐徐进出,他是那么强大,所以不敢对cindy太过粗暴,怕摧残了她。虽然是这样缓慢的移动,cindy还是很辛苦,但是当连长插到huaxin眼儿上的时候,那舒美的感觉却也是难以形容的。
      
         她乖乖的让连长自己去动,不敢saolang地招惹他,免得他性起难耐,狂抽mengcha的话,难过的还是自己。
      
         “好哥哥……啊……轻轻插哦……妹妹怕……啊……很舒服……像这样就好……哦……很美……很美……啊……你插深……没关系……哦……但……别太……用力哦……啊……好好哦……嗯……好哥……好大的哥……嗯……”
      
         她慢慢累积感觉,ru儿也习惯连长的壮大,浪水沛然而出,好让连长更容易插动。连长的大**将她的**塞得满满没有空隙,当他往里插时,连**都要陷进去,当他往外拔时,会翻出一大片粉红的膣肉,而当他退到最外面时,那被阻挡在ru里的水份就“窣……”的往外喷,藤椅底下就如同被她撒过尿一般。
      
         连长插在她里面也舒服极了,她那羊肠小径又狭窄又紧迫,将**包裹住不放,ru心儿还会阵阵收敛,就像在xishun着**,所以虽然只是慢慢的挺进退出,也让俩人都如痴如醉,扩大了愉快的感觉与需求,cindy难耐起来。
      
         “唔……唔……哥……你快一点点好吗……只要一点点……就好了……啊……对……啊……好棒哦……嗯……嗯……”
      
         连长加快速度,cindy开始也敢挺动配合了,俩人越晃越有力,连藤椅都“吱吱”的声援他们。
      
         “哎……弄死人……啊……怎么这样好……我的爱人……我的……情人……啊……啊……再快一点……对……啊……啊……今天……我一定……会死掉……天啊……我会坏掉……啊……插死算了……啊……噢……”
      
         连长听她叫得肉麻,忍不住越插越狂放,cindy双眼无神,香汗淋漓,两条腿蛇一样地勾着连长的腰,随着连长的屁股在扭晃。
      
         “啊……我快……了……哥哥抱紧我……我要你……我要……啊……好舒服啊……哦……哦……哥……哥……吻我……”
      
         连长马上吻着她,她贪嘴的猛吸连长的舌,吸到连长也觉得充满快感,一条**勇猛奔腾,而cindy已经开始**,一波接一波的浪峰袭着她,真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为强烈深刻,她四肢都缠绕在连长身上,上下两张嘴也都与连长亲蜜吻合,恨不得和他真的融为一体,用不着再分开。
      
         “唔……唔……”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