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47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随机应变:“是……是啊!”
      
         “来!”经理拉起她的手,往钰慧家的楼上再爬上去。
      
         四楼没开灯黑漆漆的,经理作手势要她悄声,他们又轻手轻脚的爬上五楼,一到那里,她就听到隐隐的喘息声,她和经理伏在楼梯口,藉着供桌上的小灯向前堂看去,看见她的老公,和那女郎。
      
         那女郎是副总经理的秘书,平时就是**一个,她现在双手扶墙,两腿张开站着,屁股翘上半天,一条长裙掀起到腰际,三角裤褪挂在一边的膝盖上,他老公倒是服装整齐,站在那秘书的背後,不停的耸动屁股,不用说也知道那**是正插在那秘书的肉里。
      
         她看得又气又妒,脑海一团混乱,正想要跳出来发作,却感觉到有一只怪手在屁股上摸着,那当然是来自於她的经理。
      
         这经理平日道貌岸然,其实垂涎她已经很久,上班的时候,她前凸後翘的身材,老是在他的脑海中萦绕,无时不刻都在引诱他犯罪。今天宴会上的种种,他都看在眼里,当这年轻妻子进屋後不久,她老公也和那秘书相偕离席,他就偷偷的跟踪着,看他们上到钰慧家顶楼,在佛堂中搞三捻七,就急忙来找这妻子,好撞破奸情,他下到餐桌上找不到,又回到屋里才遇到她。
      
         现在他和她都埋伏在楼梯口偷看,她双脚跪在阶梯上,屁股当然翘在後面,那经理见她正在对丈夫恼怒,便趁机去吃她豆腐。
      
         她气没一处发,你要摸便让你摸个够,也不挣扎摆脱,只是狠狠的瞪着在zuoai的一对野鸳鸯。那经理越摸越过瘾,而且软土深掘,撩起她的裙摆,摸进里面去,他实在太色急了,一上来就直接捞在ru眼上,她真想回头就给她一巴掌,可是她正故意要对老公报复,於是随意让他去玩。
      
         她看着老公吃力的和那秘书站着ru,他要是也这样卖力对自己就好了,冷不防一支硬硬的东西钻进ru儿中,原来是那经理扯着三角裤脚,将**送进来了。
      
         老公和别的女人在zuoai,自己也和别的男人在zuoai,实在是很难说明的心情,背後在插着自己的经理怎麽说都讨人厌,可是这样菗餸不停还是令人逐渐舒服起来,她耳朵听见那秘书“嗯嗯唔唔”的低声**,自己一口大气都不敢喘,偏偏ru儿越来越畅快,只好低头咬住衣服,以免嘴巴忍受不了而发出响声。
      
         可惜那经理至为不济,他的耐力远不如色心的强,大概只插了四五百下,**就一阵乱跳,在她ru中洒出津液。
      
         她才刚刚开始起兴,他就报销了,虽然满腹委曲,但毕竟他是自己的主管,何况还要闪着不让丈夫看到,所以只是回头给他谴责的一瞪眼,他歉然的摊手表示失礼。她忽然想起钰慧的房间,便换成她拉起他的手,又偷偷的往楼下走,他边走边将**塞回裤子里,不一会儿来到钰慧的门口,她试着一转门钮,没锁,推开看看,果然空无一人,就和经理闪身进去,同时将门关好上锁。
      
         经理将她拦腰抱住,亲她的脸说:“小宝贝,想死我了!”
      
         她嗔道:“老不死,偷玩人家的老婆。”
      
         他把她用力一推,她摔倒在床上,他又将**从裤档拖出来,它一抖一抖的重新在涨硬着,他真的是很冲动,也不先解去她的裙子,直接伸手进去脱掉她的neiku,丢在地上,抓起她的双脚,大喇喇的拆开,**迎上去就插,幸好她也正盼望着,乾柴烈火又搅在一起。他一边**,一边看到她脚上还穿着两只雪白的高跟鞋,反而禾幺.处却**着让自己弄,**不由得更加充血僵直了。
      
         “哦……经理……”她说:“你比刚才更……厉害哦……”
      
         “**……爽不爽啊……你这骚底货……整天挺胸翘臀……终於被我干上了吧……穿你……”
      
         “哦……经理……舒服起来了……啊……对……穿我……啊……真好┅┅真好……好美啊……好经理……好哥哥……好老公……”
      
         “别叫我老公,”经理说:“你老公正在当乌龟呢!”
      
         她听他说老公在当乌龟,心里起了无穷的快感,快乐的帮忙摇动屁股,更浪个不停。
      
         “对……让他当……乌龟……啊……啊……当乌龟……哦……干我……干死我……好爽啊……啊……经理……”
      
         “真骚……看我ganni……”
      
         “啊……啊……”她严重的哼着:“我……我叫你乾爹……叫你亲爹……啊……好舒服啊……”
      
         “呵呵,”经理说:“乖女儿……乾爹ganni……”
      
         “喔……喔……爹爹……哥哥……我……我要浪死了……要泄了……啊┅┅啊……好爽啊……亲汉子……被乾爹干死了……啊……啊……我来了……我来了……”
      
         “好女儿……乾爹也要丢了……嗯……”
      
         他这次射得又浓又多,把她的ru儿灌得满满的,她报仇和肉欲同时得到满足,心中有了新的打算,她爬起来抱着经理吻,撒娇说:“好乾爹,你玩得女儿真舒服。”
      
         他见她真的认起乾爹来,更是得意不止,看来日後天天上班都要春意无限了。他们卿卿我我,呕心了一阵,才出房下楼。
      
         新郎新娘要送客了,阿宾他们一桌人才散散落落地回来,这次他们却是来取提包外套的,因为大家都要回家了,阿宾看见那年轻妻子远远的抛给他一个飞吻,他也隔空回了她一下,然後躜进人丛之中,去寻钰慧。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超速小说更新,请牢记
      
       第廿八章夜读
      
         期末考开始了,阿宾和钰慧每日都到图书馆k书k到关门。这天晚上,寒流来袭,天气特别冷,钰慧躲在宿舍懒得出来,阿宾只好也乖乖的守在公寓里准备隔天考试的课目。
      
         大约晚上七点半左右,有人来敲阿宾的门,他跑去开门一看,原来是敏霓。
      
         “学长弟弟,”她提著一个大包包:“你在家真好!”
      
         她脱掉鞋子走进房间,脱去外套,将包包放在书桌边打开来,取出三四册书本笔记,摊开在书桌上,搬过一块坐垫放在阿宾的座位左边,就自己坐下来看书。
      
         “敏霓……,”阿宾看著她做完所有动作,才问:“你作什么?”
      
         “来让你陪我念书,尽尽你学长的义务。”她头也不抬的说。
      
         阿宾耸耸肩,觉得没什么不可以,就回到位置上坐好,继续看他的书。
      
         敏霓读得很认真,有问题不时发问,阿宾一一的教她,果然蛮像学长学妹的那么一回事。读著读著,阿宾的左手和敏霓的右手不晓得怎么搞的就纠缠在一起了,他先是轻捏著她的指关节,一个换过一个,有时候敏霓些些吃痛,就会jiaoheng一声。接著他又去玩她的指肉,敏霓直说好痒,却不抽回手来。
      
         两人手上虽然热热闹闹,其他部分可都规矩得很,所以敏霓还可以读她的书。可是后来,阿宾又用脚趾头去搔她盘著的脚板,敏霓虽然穿著厚厚的小白袜,依旧觉得很痒,就“嘻嘻嘻”的笑个不停,阿宾突然发狠,捉住她一只脚,抽去白袜,在她的脚底乱抠一通,敏霓当然哈哈大笑,她将脚用力的缩回,恨声说:“干嘛,当我是赵敏啊?”
      
         阿宾故意装出色迷迷的表情,爬起身来,敏霓恐惧的往后缩了缩身体,阿宾欺近她身边,伸手到她背后摸索,却没接触到她身上,她正觉得奇怪,阿宾从她后面摸出两只咖啡杯,拿到她面前晃著说:“请你喝咖啡。”
      
         敏霓轻打了他一下,阿宾又找出咖啡炉,在桌上点火烧著酒精灯。水滚了之后,阿宾冲了两杯,他们边喝边再念书,空气中沉静无语。没隔多久,阿宾又使出怪招,他捧起书本,躺在地毯上面,拿敏霓的大腿当枕头靠著,敏霓看他没其他的不良企图,便顺著他没有反对。
      
         但是阿宾却无时得定,他一会儿仰躺,一会儿侧躺,一会儿又再仰躺,头发老是在敏霓的腿上磨擦,她的毛料短裙被他推挤得皱成一堆。
      
         其实敏霓也喜欢他这样像猫儿一般的撒骄,她放手下来到阿宾的头发上抚弄著,阿宾翻过头侧向她怀里,还将右手穿过她的右腿弯,挽揽著她的大腿。
      
         忽然敏霓发现新大陆的说:“别动!你有一根白头发。”
      
         阿宾果然不敢乱动,敏霓轻轻的将他的头发分开,想要去捏住那根白发,可是一时之间拿不准确,就不停的在他的头皮上找来找去。
      
         阿宾被她拨弄得很舒服,后来敏霓终于拔掉那一根白发,她递给阿宾看,阿宾接过来,说:“老了……”
      
         他把白发抛开,将脸都埋到敏霓的小腹,书本早就不知道丢在哪里了,敏霓让他去发癫,只管看自己的功课。阿宾的脸颊紧贴住她的大腿,她的毛裙又早被捋高上来,所以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白色的neiku,敏霓的视线被阿宾的头挡著,完全不知道自己春光外泄。
      
         敏霓的三角裤小小的,很可爱,细致软滑的半透明布料,穿著会很舒服的样子,在靠近中央的地方,有一朵盛开的花,阿宾爱死那花了,因为它是镂空的,所以就在网状的丝线底下铺出一片神秘而稀疏的草丛,若隐若现的,更像要诱人犯罪。在最狭窄的部位,是看起来十分柔软的质料,包裹住一坨饱实的软丘,很多女孩子的这个地方都会有黄黄的分泌,敏霓却是乾乾净净的,阿宾甚至怀疑,是不是鼻子有闻到从她那里传来清纯的少女体香。
      
         “敏霓……”阿宾叫她。
      
         “嗯?”她还在看著书。
      
         “你的毛好像很少欸!”他说。
      
         “咦?”敏霓突然被他莫名其妙的问一句,低头去看他,才知道阿宾正好整以暇睁大眼睛,近距离地在欣赏著自己的禾幺.处。
      
         “啊!要死了!”
      
         她惊慌的骂阿宾,急忙想将双腿并拢,阿宾早料到她会有害羞的反应,从容的将她的身体抓著不让她动。他本来就把头枕在敏霓的右腿上,现在只须将右手反按,便把她的左腿挡住,敏霓已经没法子合上腿,阿宾用乞求的方式说:“别动嘛,让我看看而已,好不好?”
      
         当然不好,敏霓用手压下裙摆去遮住要塞,阿宾死皮赖脸,又说:“只看一下子就好!”
      
         “只一下?”敏霓有点詏不过他。
      
         “一下子!”他纠正她。
      
         “一下子是多久?”敏霓问。
      
         “一下子嘛……不会很久。”
      
         他说著已经自动的去掀敏霓的裙子,敏霓羞得满脸通红,拿书本将俏脸掩蔽,阿宾这次可是有获得正式许可的,所以理直气状的死盯著看。看看倒还不打紧,可是他那只按著敏霓左腿的右手,却不安份的在她大腿内侧摸动不已,敏霓不知如何是好,她的腰无力的松懈下来,双手都抱夹住阿宾的头,难过的蹙著眉,只能无助地说:“不……不要了……”
      
         阿宾管她要不要,骚动的手往腿根处悄悄的移去,虽然很缓慢,但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