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45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泣,阿宾连忙也将**上挺,原她来**了。
      
         阿宾不想让她休息,马上又动手将她捧着套起来,还恶劣的拿拇指在她肛门口按捺,那肛门收缩的排斥他,阿宾弄了一些**涂在上面,再一用力,半截拇指就插进肛门去了。
      
         “噢……”那女孩终于叫出声来。
      
         忽然另一头有一个乘客站起来倒水喝,俩人赶紧停下来,等那人又坐回去,阿宾才偷偷回复动作,女孩回头不满的瞪他一眼。
      
         阿宾见她感觉强烈,不敢再过份刺激她,但是插进去的一截拇指还是让她夹在那里,他挺动**,专心的操她的ru。
      
         那女孩很不济,才没多久又泄了第二次,同时失去体力,软豁得像鳝鱼一样,让阿宾没法再干。阿宾只好将她摆回她的座位,放低她的身体,替她脱去三角裤,她还是做作的假意抗拒,阿宾俯身到她上面,肩起她的两腿,**重新插进**,更快速的操起来。
      
         那女孩腿儿纤细,双膝可以弯曲到胸前,让阿宾插得又深又密,不断的顶在她子宫口,引起膣肉连带的收缩,夹得阿宾舒服透了,不免更卖力的**,让她不停的喷出浪水,浸湿了椅垫。
      
         那女孩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过,咬牙切齿,紧蹙眉头,阿宾看了不忍心,就又去吻她,她像荒漠遇甘霖一样,贪婪的吸着阿宾的唇,阿宾将**动得飞快,那女孩“唔……唔……”不停,ru儿连缩,又来一次**。
      
         这回她真的不行了,一直摇头告诉阿宾她投降,阿宾也不强人所难,拔出**躺回椅子上,那女孩虽然已经全身瘫痪,一双媚眼却睁得老大,在看阿宾的**。阿宾也慵懒的靠在椅背上休息,那女孩伸来左手在**上摸着,很讶异它的粗大,阿宾将她拥起,她幽幽的说:“你好棒哦。”
      
         阿宾抚着自己的脸颊说:“可是你刚才还打我。”
      
         “当然要打啊,你那么坏欺负我。”她说。
      
         这时候天色已渐渐亮起,阿宾贴着她的脸,温柔亲吻她的腮,她心满意足的闭起眼睛。一会儿之后,女孩休息够了,找来面纸擦干净身体,羞涩的扣上衣服穿回裤子,阿宾还是挺着**坐在那里。
      
         她看阿宾直立的**,笨笨的问:“你怎么办?”
      
         阿宾巴不得她有此一问,马上说:“你舔我好不好?”
      
         女孩摇头说她不会,阿宾就教导起她来。他要她伏下,右手握着**,用舌头去舔**,那女孩起先不敢,还连连作呕,阿宾说好说歹,她才轻轻尝了一下,发现也没什么太不好的味道,终于慢慢的吃起来。
      
         阿宾指导她怎么让男生舒服,她也用心的学着,阿宾猜她一定是有男朋友,练好了不晓得会便宜谁。
      
         她一边含着,还一边抬头来瞧阿宾的反应,阿宾也看着她妩媚吊起的眼珠,他现在相信了,三白眼果真是樱荡的象征。
      
         她又舔又套,阿宾虽然早晨总是坚硬而迟顿,毕竟不是铁人,终于连连悸动,射出精来,第一道津液shejin那女孩嘴里,她赶快吐出**,接下来的就都射在她脸上,她眨着眼精承受着,等阿宾射完。
      
         “噢……真舒服……”阿宾赞美她。
      
         她为阿宾拭去津液,温柔的替他穿好裤子。
      
         阿宾再将她搂起,想再吻她,她指指自己得嘴说:“有你的那个欸……”
      
         阿宾无所谓,还是吻上去。俩人在座位上紧紧的相拥,像情侣般的相互依恋,磨蹭不停。
      
         车到高雄了,进站之前,阿宾问她:“对了,我叫阿宾,你呢?”
      
         “小珠,潘瑞珠。”她说。
      
         原来她也是到高雄来找同学,阿宾一问,他和小珠居然同校,小珠笑的很开心,要了阿宾公寓的地址,阿宾告诉她。
      
         “不过……我……我有女朋友哦……”阿宾提醒她。
      
         “没关系,”她笑了,是那么的温柔灿烂,昨晚的骄傲盛气一点也看不见了:“我也有男朋友。”
      
         车厢广播传来进站的通知,火车停靠月台,他们提了行李下车,走出车站,她不舍的吻了阿宾,道别而去。
      
         76.html
      
         **iml
      
         **78.html
      
         **
      
         /
      
       第廿七章参加婚礼
      
         阿宾诚惶诚恐的端坐在沙发上,彷佛刚当选了副总统一样,腰杆打直,屁股只坐三分之一,这是因为,钰慧的父亲正在向他训话。钰慧甜蜜蜜的倚着妈妈,母女俩都微微的笑着。
      
         “你叫作阿宾?”她父亲开始审问。
      
         “是的,伯父。”阿宾回答。
      
         “嗯,”她父亲说:“你和我们家钰慧交往我不反对,但是我希望你们年轻人要规规举举的,知道吗?”
      
         “我们会的。”阿宾口是心非。
      
         钰慧的大哥钰志要在christmas结婚,钰慧赖着阿宾在前一天陪她回高雄参加婚礼,所以就发生了阿宾恭读圣训的场面。
      
         “好了,”终於钰慧的父亲说:“小慧,你带阿宾先上去休息吧,我们明天会很忙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雄天气温暖,阿宾觉得好像流了一头的汗。钰慧拖着他的手,爬上三楼,钰慧家是五层楼的透天厝,新娘房安排在二楼,顶楼则是佛堂。
      
         三楼有四五间房间,钰慧打开最里面的一间,带他走进去说:“给你睡这儿。”
      
         “这是……”阿宾看着里面的摆设,好奇的问。
      
         钰慧说:“我的房间啦。”
      
         阿宾喜出望外,钰慧泼他冷水说:“死相,高兴什麽?我要去和妈妈睡啦!”
      
         阿宾苦着眉头表示无辜,钰慧看了不忍心,就抱着他吻一下,阿宾张起双臂将她锁住不放,钰慧穿着一件宽t恤,阿宾就在她白玉般的肩膀上轻咬了一下。钰慧小小的“唉吆”一声,阿宾换成用舌头去舐,而且沿着脖子慢慢一小块一小块的挑动,一直舔到耳朵根上。
      
         “宾……”钰慧说:“这样我会糟糕……”
      
         阿宾就是要她糟糕,他的怪手已经摸在钰慧的fengru上,而且展开了搓揉宁压的作业,把钰慧抚弄得心绪迷乱,父亲的指示全抛到九宵云外。
      
         正当阿宾打算要再更进一步的时候,楼梯口传来钰慧母亲的叫唤声:“钰慧,下来帮忙。”
      
         钰慧突然惊醒,将阿宾用力推开,红着脸瞪他一眼,回覆母亲说:“噢!”,然後开门走出去了。
      
         钰慧既然跑掉,阿宾只好傻傻的坐shangchuang,已经挺直的**没了挑战的对象正在发愁。钰慧的房间是有个小浴室的,他索性脱去衣裤,光着身体进去洗了个澡,然後出来想要shangchuang睡觉。
      
         他东摸摸西摸摸,百般无聊,突然发现书架上有好几本相簿,他取下来翻了翻,原来是钰慧从小到大的照片,阿宾一下子又来了兴趣,他一张一张的仔细看着。钰慧自小就很可爱,国中时却是个胖妹妹,阿宾看得暗暗好笑,不过她那时却也已胸围惊人。然後高中时逐渐长成漂亮迷人的少女,阿宾心里很舒服,他觉得他在这时,好像赶上了钰慧的过去,如同和她一起长大一般。
      
         阿宾在最新的一本,看到自己的出现,他已经在她生命之中占了一席之地。他突发奇想,找出上次在垦丁,钰慧穿着泳装的半身特写照片,抓着**ziwei起来。
      
         照片中的钰慧,盈盈笑靥,明眸皓齿,曲线玲珑,尤其一痕趐透双蓓蕾,阿宾看得是**连连暴涨,套动的手腕舞得几乎脱臼,再加上回想起和钰慧相处的许多香艳镜头,快意横生,因而呼吸短促,太阳ru一阵晕眩,阳精喷泉般的飞射出来,落在钰慧的床单上。
      
         阿宾抽来两张面纸,将津液擦起,本来想顺手丢到垃圾筒,但是回头灵机一动,将面纸小心折叠整齐,变成半张扑克牌大小,然後夹进钰慧的相簿之中,放返书架里去。他打完手枪,就躺到床上,不久便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钰慧来摇他起床,因为他必须帮忙开车去捉新娘,阿宾穿着别扭的西装,钰慧斜眼瞄他还一直好笑。钰慧家向亲朋好友调来十二部大小不同的房车,阿宾坐上其中一部chrysler,随着车队浩浩荡荡的到屏东去迎亲。
      
         新娘子据说是钰志的公司同事,因为近水楼台,日久生情,变成一对情侣。车队经过蜿蜒曲折的田野小路之後,来到乡下的新娘家,经过繁复得惊人的程序,新郎才将新娘押解上车,新娘还真的是非常漂亮,身材一流,穿起圣洁的白纱更是将青春本钱都完全衬托出来。
      
         一霎时,小村庄里锣鼓鞭炮杀声震天,迎亲特遣队班师回朝。因为赶着时辰,结着婚彩的车队一路狂奔,连交通警察都让过路来,按着喇叭表示祝贺。好不容易仍然在午前,赴上了进门吉时。
      
         新娘被牵下礼车,进门前後,又是繁文缛节,手续奇多,阿宾真是开足了眼界。他在人群中找到钰慧,她打扮得清爽宜人,这时新人正在为祖先上香,阿宾偷偷告诉她说:“以後你就包袱收拾好,跟我走了便是,我们别唱这种整出的。”
      
         终於,新郎新娘送入洞房,可是日正当中,可还不能作什麽好事,只好让新娘像猴子一般的坐在新娘房供人参观比较。
      
         阿宾陪着钰慧招呼伴嫁的客人,喜宴虽然是在晚上,钰慧家门口已经搭起帆布棚,开始架设餐桌座椅,外烩厨娘急急如漏网之鱼,忙得一塌糊涂。
      
         阿宾和钰慧偷了个空,躲到房间里去亲热,钰慧在自己家中放不开,最多让阿宾隔着衣服消摩,阿宾无可奈何,过过乾瘾也是好的。
      
         捱到傍晚,宴会入席的时刻已经到来,因为台湾人的时间跟别的国家大概是不太一样的缘故,出席宾客都姗姗来迟,四十几桌的客人够大家等的。钰慧是新郎家属,有很多事要做,就将阿宾带到新郎新娘的同事桌,让他和大哥大嫂的同事们坐在一起,介绍他是“新郎的妹妹的朋友”,听起来算是蛮复杂的关系。
      
         阿宾观察同桌的客人,比较特别的是旁边一个一直愁眉苦脸的中年人,听说是钰志的经理。还有正对面有一对年轻夫妻,那妻子是钰志的助理,丈夫则是在另一个部门当课长,年纪不大,头顶却已经秃成一圈窟窿,相貌猥亵,他的妻子坐在他右手边,他却不断的对坐在他左手边的一位女郎大献殷勤,他的妻子脸色十分难看,他则是毫不在乎的样子。
      
         开席了,菜式一盘盘的端上来,阿宾客气的为大家斟酒倒茶。那秃头夹了一大块白切鸡给隔壁的女郎,才又夹了一块给自己的老婆,他老婆生气不领情,站起来弯下腰,伸长筷子来夹阿宾面前的鱼卵切片,阿宾就从她宽宽的领口看见她白bainen嫩的**,因为有xiongzhao撑着,那对肉球绷成两个碗形,相当饱满结实的样子,她将鱼卵切片在酱油碟里沾了两沾,**就随着她的动作轻轻的摆晃,阿宾心虚的看着,他注意到那经理也在看着。
      
         那年轻妻子当然不可能一直维持相同的姿势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