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43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说:“阿宾哥哥好大啊!”
      
         “是啊,我现在要罚你,像舔叔叔一样的舔他。”素茵说。
      
         “可是……他那么大……”小美说。
      
         “不管,shangchuang去!”
      
         小美只好乖乖的爬shangchuang,跪到阿宾身边,还不时回头看着妈妈,素茵作了个手势要她快吃,她只好弯下小小的身体,双手捧住阿宾的**,张嘴含着**。
      
         小美嘴儿小,只能刚好含到一半,其他的就进不去了。纵使如此,阿宾还是被爽醒过来,他睁眼看见素茵笑眯眯的站在床缘,在为自己舔**的,居然是她的女儿小美,阿宾一时糊涂了。
      
         “小美乖乖的吃,要舔到阿宾哥哥舒服为止。”素茵命令着。
      
         小美抬起头,问:“就是喷出白白的那个?”
      
         “对!”素茵说,然后她凑嘴到阿宾耳边告诉他:“让这丫头舔你,别让她出房间,等我回来,你也别欺负她,我女儿有什么差错唯你是问。”
      
         阿宾收到诡异的任务,奇怪的看着素茵,她却笑着开门出去了。
      
         素茵赤脚走下楼梯,叫了声:“庆泉。”
      
         庆泉因为小美被叫上去,就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反正他们都是多年的老朋友,就也不起身,看着素茵走过来,她踱到庆泉旁边坐下,两脚交叠,那睡袍免不了会向两旁滑开,于是露出雪白的大腿,光滑细致,浑圆修长,庆泉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巴不得能在上面摸一摸。
      
         “素茵,”他不安的说:“我以为你不在……小美呢?”
      
         “在楼上!”素茵说:“庆泉,我有事问你……”
      
         她说着,并且往前倾了倾身体,手肘架在椅背上,庆泉的眼睛就更不自主的往那睡袍的交叉领里面看进去。天啊!她一对又肥又大又白又嫩的**,吹弹得破,正晃攸攸的荡来荡去,他发现她没穿内衣,甚至可以看到一点点ru晕所透出来的颜色,红红黯黯的,两ru之间还有一道迷人的可爱rugou,往下不知道会伸沿到什么神秘的地方,他真要晕眩了。
      
         “什么事?”他干涩的吞着口水。
      
         “我想问你……,我们,认识多久了?”
      
         “唔?”庆泉没料到她有此一问,想了想说:“十……十四、五年了吧!”
      
         素茵望了他一会儿,突然问:“你喜欢我,对不对?”
      
         庆泉狼狈极了,一时间仓惶失措,无言以对。
      
         “你刚才在看我的胸部?”素茵挺起胸问。
      
         庆泉不敢否认,也不敢承认。
      
         素茵慢慢将领口打开,直到两颗**都完quanluo现,庆全看得都呆了。
      
         “好看吗?”素茵问。
      
         “好看!”庆全说。
      
         “好看你还在等什么?”素茵生气的说:“你这没用的男人,我都这样子了你还愣在那里,难道要等我来墙贱你吗?”
      
         庆泉一下子回神领悟过来了,恶虎扑羊的将素茵抓住,素茵“咯咯”的浪笑起来。他将素茵的睡袍用力一扯,才发现,原来素茵不只是没穿内衣,她是里面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穿。
      
         那睡袍掉落在地上,素茵大方的斜靠在沙发上,对庆泉说:“美吗?”
      
         庆泉点点头,素茵又说:“舔我!”
      
         庆泉伏过来要吃她奶头,她阻止说:“不是这里……”
      
         她指一指底下,说:“这里。”
      
         庆泉没想到她居然要得这么直接,不过他当然也很乐意。他曲膝一跪,将头埋在她的腿间,张嘴吻到她的**,为她舔舐起来了。素茵和阿宾作完爱之后并没有洗澡,所以那地方自然百味杂陈,庆泉不知道其中尚有典故,仍然像狗一样的吐长舌头,很兴奋很有趣的吃着。
      
         “嗯……嗯……真好……”素茵说:“死男人……偷爱人家……啊……啊……不敢说……用心点……哦……我要……啊……帮我女儿报仇……啊……舔用力一些,嗯……吃在小豆子上……哦……对……啊……”
      
         庆泉听她的浪语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她是看到也听到他和小美的事情,怪不得浪劲大发,跑来勾引自己。既然一切都明白了,彼此也无需再客套或假装,他便放胆的把舌头深深的穿进素茵的**,再狠狠的将浪水掏出来,他双手也伸上来摸她的**房,并且有规律的揉着。
      
         “啊……啊……上来……上来……”素茵忍不住了:“我要……”
      
         庆泉当然知道她要什么,马上站起来匆忙的脱去所有衣物,然后压到素茵身上,素茵伸手握住他的**,说:“哇!好硬啊!”
      
         她将**移正位置,庆泉感到**一阵温暖,知道已经就绪,屁股一沉,**顺利的滑进ru里,哇!这ru那么湿那么紧,果然是天生尤物,这一插可说是偿了十数年来的心愿。他立刻菗餸起来,素茵搂着他的腰,还挺动粉臀来帮忙迎凑,让他可以服务得更澈底一些。
      
         “天哪!我梦想这天已经梦想好久了!”他感叹说。
      
         “嗯……嗯……真的吗……真的是暗恋我吗……什么时候……啊……就……喜欢我……开始想要……干我啊……嗯……嗯……好舒服……”
      
         “从认识你的第一天……”
      
         “哦……哦……”她笑得好动人:“那为什么……哦……不敢来啊……啊……嗯……我也……对你不错啊……”
      
         “你……你有老公啊!”
      
         “我现在……啊……啊……仍然有老公啊……哦……”素茵说。
      
         “现在……不管了,**,不管了,……”庆泉蛮横的插着。
      
         “啊……啊……好庆泉……好深啊……很美啊……你……好硬啊……真舒服……啊……比我老公……啊……舒服……啊……我爱你……哦……哦……对……不要管……别管他……chawo……chawo……”
      
         庆泉听到她的赞美,真是心花怒放,更插得汗流浃背。
      
         “啊……庆泉……啊……我美不美啊……啊……”
      
         “很美,你很美!”他说。
      
         “嗯……比……丽香美吗……?”她问,丽香就是她的同学,庆泉的老婆。
      
         “美,美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他也很谄媚。
      
         “啊……啊……”素茵十分满意:“哥哥……爱死你了……啊……再插……哦……哦……我……啊……好舒服……啊……妹妹天天都陪你……和你好……啊……啊……真好啊……你真硬……啊……”
      
         庆泉低头咬住她的**,用力的吮着。
      
         “啊……啊……对……对……是这样……哦……哦……美死了……shuangsi了……啊……啊……不行……不行……要来了……庆泉……好哥哥……再快点……妹妹要来了……啊……快一点……”
      
         庆泉第一天当上她的哥哥,当然努力的要做好表现,几乎是拼了命在干。
      
         “啊……啊……对了……插那里……哎呀……哎呀……要飞了……要飞了……哥哥啊……哥……飞了……啊……啊……”
      
         素茵泄了,庆泉被她喊得心旌动摇,跟着就也喷出阳精了。他的阳精还是那么浓那么多,素茵将他搂得紧紧的,让他吻她的唇。
      
         俩人温存了一会儿,素茵说:“哥,……你真好,再跟我作一次。”
      
         “哇!小美说的是真的,”庆泉说:“难怪你老公填不饱你……”
      
         “快嘛……”素茵催他:“你说你爱我的……”
      
         庆泉打起精神,再次扑上她。
      
         后来她们足足干了三回,他将存货都射得半滴不剩,素茵才放他起来,庆泉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喘气。
      
         “幸好我娶的不是你,否则我也是搞不过你……”他说:“说不定还会死在你身上……”
      
         素茵躺在沙发上不动,浪浪的笑着说:“你就搞得过丽香吗?”
      
         他恶作剧的在她的**上又捞一把,说:“最少她没你骚。”
      
         素茵暗想:“是吗?”
      
         他开始穿回衣服,素茵将睡袍披回,问他:“下次来还要爱我哦……”
      
         他将她搂住,亲她说:“我的梦中情人,你肯给我,就算真的被你榨光榨死我都愿意。”
      
         她给他一个媚极的笑,骂说:“贫嘴。”
      
         素茵开门送他出去,返身回到楼上,打开卧室一看,阿宾仍然光溜溜,小美也依然服装整齐,阿宾搂着小美在床上,一起翻着一本书。
      
         他们看见素茵进来,小美就说:“妈,阿宾哥哥说罚一下就可以了,不用罚到喷那个白白的出来,他正在跟我讲故事。”
      
         素茵笑着和他们坐到一起,问阿宾说:“真的吗?”
      
         “真的,真的。”小美抢着说。
      
         “她这么小,”阿宾也笑着说:“别让她吓坏了,将来不敢交男朋友就糟糕。”
      
         “哗,”素茵说:“这么好心,好了,这学期的操性你及格了。”
      
         她又转同对小美说:“小美,今天就原谅你了,可是今天的事都不可以跟爸爸说哦,知道吗?”
      
         “知道!”
      
         “好,打勾勾。”素茵伸出小指。
      
         “打勾勾,”小美高兴的将两只手都伸出来:“还有阿宾哥哥。”
      
         阿宾也和她们勾着,然后一手抱她们一个,各亲吻一下说:“我该回去了。”
      
         他是该回去了,晚上和钰慧还有约会呢。
      
         7233.html
      
         **iml
      
         **7235.html
      
         **
      
         /
      
       第廿六章A=A+1
      
         晚上十一点半,台北发往高雄复兴号列车,阿宾坐在第十五厢的最后面,等待火车起动。
      
         暑假刚开始没多久,钰慧和她们班上的几个同学,约了要到垦丁去玩,钰慧打电话给阿宾,问他能不能来南部。阿宾正闲的不知如何是好,当然马上就答应了,他跟妈妈说过,获得她的同意,整理行李南下。
      
         阿宾之所以会选择这一班车,是它抵达高雄大约在清晨六点四十分,阿宾可以在车上睡,比较不会浪废时间。
      
         通常而言,复兴号只挂十节车厢,今天不晓得为什么挂到十五节,所以虽然乘客不算少,空位却也很多。阿宾上车依着号码找到座位,可惜是靠在走道边,虽然晚上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他还是盘算着,如果火车起动以后隔壁还空着的话,他就要坐过去右边靠窗的位置。
      
         列车刚开动不久,有一个女孩从另一头打开车厢门进来,还一直往这头走来,阿宾暗想:“不会吧!”
      
         结果她走到阿宾旁边说:“对不起!”
      
         原来旁边真是这个女孩的位子。阿宾挪了挪腿,让她坐到里面。
      
         这个女孩子瘦瘦高高的,短发俏丽,菱角嘴,秀挺的鼻子上架了一副细框眼镜,穿着蓝色衬衫,灰色ab裤剪裁得非常合身,她看人的时候微微吊着黑眼珠,阿宾记得杂志上说这叫三白眼,据说是樱荡的标帜。
      
         但是这女孩却非常冷酷,脸上一直没有任何表情,坐下来以后就从包包里拿出一本书来读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