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41章_在线阅读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41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接近四十岁了,但是养尊处优,面貌姣美可人,皮肤白白净净,身材高朓,腰身如蛇,而最引人入胜的地方是,饱满的胸部并不因年龄增加而下垂,依然结实耸立。据说她已经有个念国小的女儿,还能拥有这样的体态的确不简单,所以阿宾才乐于为她服务。
      
         阿宾来到她家楼下,抱着那一大捆的文件搭上电梯,林老师的家在八楼,屋里面是挑高再隔一层夹层的那种,也就是所谓的楼中楼,还算是宽敞舒适。阿宾走出电梯按了门铃,没多久老师就来开门了。
      
         “唉哟,辛苦了!”老师说,声音非常娇媚。
      
         她穿一件毛绒绒的长袖套衫,和紧身的牛仔裤,烫得蓬蓬松松的头发,描得细细长长的弯月眉,配上鲜红的唇彩,全身都散发成熟的韵味。阿宾还闻到浓浓的香郁气息,那是她最喜欢搽的法国guerlainsamsara香水。
      
         阿宾每次看见她就心动不已,他走进客厅,直接往阁楼上爬,他知道所带来的文件是要放到书房里去的。老师的家,一楼是客厅、餐厅和厨房,二楼夹层是房间。二楼的部分因为还留着让一楼客厅形成挑空,所以面积比较小。阿宾进到书房,其实所谓书房只是用短栏杆在二楼围成的小空间,有两排大书柜,放著书和文件,他将带来的资料一部一部的放到靠墙壁的那只书柜上,老师也上来了,走到他背后说:“真谢谢你!”
      
         “哪里!”阿宾说。
      
         阿宾背对老师,专心的排着资料,老师指点他怎么去放,他可以感受到后面老师隐约传来的体温和香味,他好想将她搂在怀里,狠狠的爱她一番。
      
         他想着想着,手上就摆错了位置,老师靠上来纠正他正确的地方,然后却没有再退后,阿宾感觉背上被两团软肉压着,一双玉手环上了自己的腰,老师幽幽地说:“阿宾,你体格真强壮。”
      
         “老师……”
      
         阿宾回过头,老师就凑嘴上去吻他,她嘴唇又湿又软,阿宾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转身用力的将老师抱住,舌头伸入老师的嘴里面,和她的香舌相互问候着。
      
         他明白了。今天这是老师的故意安排,她要引诱她的学生,而他上钩了。
      
         阿宾的左手在老师的背上抚着,右手顺着腰摸到她的tunbu,她穿着的牛仔裤非常紧,所以摸起来觉得屁股十分结实。老师对于阿宾放肆的动作恍若不知,阿宾就再将左手移到她的胸前,摸她又大又软的**,以前他都只能在课堂上偷偷的看着,幻想着,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现在却是实实际际的握在手上,真正是美梦成真,而且老师的奶奶浑圆多肉,摸起来的感觉太过瘾了。
      
         阿宾将老师一步步推压靠到书柜上,继续吻着老师,双手全都来揉她的**,老师揽着他的颈,任他轻薄。阿宾隔着衣服又觉得不够,便将手从老师的腰际伸进套衫里面,贴肉的摸,后来更索性将那套衫撩起,老师顺从的举手等他脱去,他将上衣拉到老师的上臂时,就抛下衣服不管,捧着**亲起来了。
      
         老师的头还被套衫罩着,看不到外面,黑暗造成刺激的快感,她不禁发出急促的喘声。阿宾让她埋在衣服里浪哼,将老师的黑色xiongzhao扯开,那指头大小的**就跳出来颤动着,两颗**弹力十足,正不安地起伏摇摆。
      
         阿宾两手齐袭,拿住她的**用力捏,老师也没有呼痛,阿宾曲起中指弹在**上面,老师忍不住耸了耸肩膀,连带的使**更摆荡不已,阿宾将它们捧定下来,再用嘴轮流的去吃,只听见老师在衣服里发出闷闷的“唔唔”声。
      
         老师真不简单,三十七八岁的年龄还能将皮肤保持得这么细致,**光滑洁白,隐隐约约的浮现血管的痕迹。阿宾动手去解开她的牛仔裤,这牛仔裤是如此的紧,他使了半天力气,才脱卸到臀下,露出老师也是黑色的高腰三角裤,光看老师那窄小的骨盆,平滑性感的小腹,实在很难想像她是已经生过孩子的中年妇人。
      
         阿宾正想再脱,客厅门口忽然传来钥匙的开门声,他们吓了一跳,俩人连忙蹲下,阿宾将老师的套衫扯回来,老师慌张的将内衣裤子穿好,透过栏杆往厅口看,原来是她丈夫回来了。老师示意阿宾留在书房,自己奔下楼梯。
      
         “老公,”老师显露出妻子应有的温柔笑容:“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不,我换过衣服就要走,晚上有事不能回来吃饭了。”她丈夫说。
      
         老师故意生气的说:“又这样!”
      
         “没办法,工作嘛!”
      
         他们边走边上楼,就看见了阿宾。
      
         “师丈!”阿宾问候他。
      
         “我的学生,来帮我整理资料的。”老师说。
      
         师丈跟他点点头,和老师走进他们的卧房,并且关上门,将他丢在外面。
      
         老师抱住她老公,撒娇的说:“别去好不好?在家陪我。”
      
         师丈对这个又骚又浪的妻子是真的没辄,看见她的媚态不禁欲火中烧,可是偏偏晚上的事很重要,他抱起妻子丢到床上,说:“不行,今天一定要去,……不过,现在可以先疼疼你。”
      
         说着就来亲她,摸她的**。
      
         “啊呀!”老师说:“我学生还在外面啦!”
      
         “别理他!”师丈说,而且已经在脱她的衣服。
      
         老师假意的挣扎着,终于还是被丈夫剥光了衣服,师丈对于老师的**虽然司空见惯,却还是马上不自主的兴奋起来,两三下也将自己脱光,拖着长长**,伸手将老婆抱住。
      
         师丈和老师结婚近十年了,知道她**旺盛,需索无度,为了满足她,每天早晚必定要各zuoai一次,长久以来就逐渐欲振乏力了。
      
         他知道老婆漂亮,每次陪她上街总是有男人盯着她的脸蛋和胸部猛瞧,老婆偏偏越来越打扮得美艳动人,所以他就老是必须担心她不够爽快而去偷交男朋友。况且她也实在很saolang,当他一看到她那嗲嗲的娇样,就算再累都忍不住会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付她。可惜他的**虽然不小,但是体力却越来越差,像现在已经算是勃起的情形下,却只有半软不硬。
      
         师丈个性很猴急,一压上老婆的身体,就要来干。幸好老师方才和阿宾调了一阵情,ru儿正湿得很,他正好一插而入,他还以为是老婆对他的热情呢。
      
         虽然他**的状态并不够好,插在ru里菗餸不停,老师却也忍不住舒服的**。
      
         “好老公……真舒服……啊……爱死……老公了……啊……啊……”
      
         这时阿宾正在房间门口侧耳偷听着,老师樱声绵绵,他的**不免听得膨胀坚硬,兴奋不已。
      
         “啊……老公插死人了……哦……哦……”
      
         老师随口乱叫,师丈信以为真,插得更卖力,**也的确比较挺拔了一些。
      
         “好老公……亲亲老公……啊……我好舒服啊……哦……”
      
         “老婆……”师丈说:“你这么骚,会不会……背着我偷男人啊?”
      
         “死人……啊……我偷……偷什么……啊……男人……嗯……啊……我只对你……啊……一个人骚……啊……而已嘛……哦……哦……再用力……啊……啊……”
      
         “真的吗?会不会……你那个学生和你……趁我不在乱来啊?”师丈问。
      
         阿宾在门外听到这句话,**更是硬得发痛。
      
         “你疯了……啊……啊……我……当然不会啊……”老师免不了要否认。
      
         “是吗?”师丈故意说:“和年轻男人zuoai很舒服呢,试试嘛……”
      
         老师知道他乱讲,就也说:“好啊……我……去和他干……啊……让他将……啊……我操个够……啊……操个舒服……啊……”
      
         师丈听得刺激,**猛胀,插得更爽了。老师也尝到甜头,就更**不停。
      
         “啊……好美啊……哦……好老公……我要去让……啊……很多人干……啊……好了……啊……让他们插死我……算了……啊……啊……男人们……都来干我吧……啊……啊……”
      
         师丈被她叫得心里醋意横生,激荡不已,抱紧了她一阵急喘,就蛇精了。
      
         阿宾在门口听不见老师的叫声,赶紧回到书房整理那些资料,过了几分钟,师丈拎着西装外套走出房间,他向阿宾打了声招呼,穿起外套就下楼出门去了。
      
         阿宾等了半晌,没看见老师出来,他轻轻的扭开卧房门一看,老师大字形的趴在床上,两腿张的老开,高翘的屁股肉下面,是绯红潮湿的rouxue,这景像让阿宾看得按捺不住,反手关上房门,火速的脱去所有衣物,扑到老师背上,**在老师的屁股附近到处乱闯,终于找到通关口,挤进半个**。
      
         那粗心的师丈,丢下妻子自己离开,现在要付出代价了。
      
         “嗯……嗯……我还以为你不敢进来了呢……”老师回头媚着眼看他。
      
         “老师……”阿宾叫她。
      
         “别叫老师,叫我的名……”她说。
      
         “……”阿宾叫她:“茵姐。”
      
         “乖,”茵姐说:“好弟弟……再进来多一点……”
      
         茵姐将双腿大大的张开,原来她年轻时学过舞蹈,双腿居然能打成水平180度,然后翘高屁股,阿宾顺利的一吋吋插进去,直到**全部被她的rouxue吞噬净。
      
         “啊……啊……对……弟弟真好……真好……快……快帮我那臭老公干我……啊……啊……好爽啊……ru心美死了……啊……啊……”
      
         她老公要是知道她刚和他作完爱,真的又马上和学生干上了,不晓得会有什么反应。阿宾偷听过她和她老公的对话,则是觉得这次touhuan特别香艳大胆。
      
         “啊……啊……弟弟好硬啊……嗯……和我老公……啊……完全不同……啊……操我操我……哦……好美啊……啊……”
      
         “茵姐,”阿宾问:“师丈很不行吗?”
      
         “他……啊……他以前也干得我……嗯……很舒服……啊……”茵姐说:“后来……啊……哎呦……这一下爽到心里了……啊……后来我……生完小美……啊……他就越来越……差了……啊……对……这样用力……啊……”
      
         “茵姐有很多情人吗?”阿宾对这点很有兴趣。
      
         “啊……啊……”茵姐摇着头,不愿回答。
      
         “告诉我嘛……”阿宾故意插得飞快。
      
         “哦……美死了……”茵姐浪水四溢:“才……几个嘛……啊……别问了……专心……啊……干姐姐好吗……我要……啊……啊……”
      
         于是阿宾将她的ru儿插得炽热,阿宾和别的女孩也没试过这样趴着张腿的干法,觉得非常有味,**爽得发麻。
      
         “姐,你真美,”阿宾边插边在她耳边说:“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梦想要caoni,你知道吗?”
      
         “真的……?”茵姐shenyin着:“今天……啊……来干我……啊……喜不喜欢……爽不爽……?”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