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40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早就和阿宾有一腿,否则哪会这样驾轻就熟,她看着淑华贪婪的仿佛要把阿宾吃掉,不禁自丹田升起一股热流,她已经快一年没见过男人的**,阿宾那雄壮威武的模样,让她觉得胸口都要窒息了。
      
         阿宾根本不知道cindy心里面一下子有这么多事情想着,反正她呆呆的坐在那儿正好让他为所欲为,他往cindy的大腿往上直摸,摸到一小片潮湿温暖的布料,布料底下按一按是柔软有弹性的小丘。阿宾有趣的在上面搽来搽去,水份就渗的更多出来了,阿宾找到一小块突出的地方,突出的下面低一些马上还有一处凹陷,阿宾都好奇的在两地搔着,cindy要害尽落人手,舒服得无法言语,眼睛失魂地盯着大**看,无奈的叹起气来。
      
         “啊……钰慧快来啊!我快撑不住了!”她心里面喊。
      
         其实钰慧真的已经来到她们这栋楼,沿着扶梯往上爬,走到三楼却遇见文强,文强高兴的拉着她说:“钰慧,你来找我吗?”
      
         钰慧说不是,是来找cindy,文强对cindy的印象不好,告诉钰慧别跟那种太世故的女人来往,钰慧笑着说已经跟她约好了,文强却说:“别管她!”,然后拉着钰慧到他房里。
      
         不用说,文强不会乖到只和钰慧聊聊天,他将钰慧拥吻着,为她爱抚起来,钰慧喜欢他的爱抚,也不打算去找cindy了。但是文强这几天与女朋友已经和好,万一突然来找他,而钰慧正在房里那恐怕要糟,于是他就邀钰慧同去外面吃晚饭。钰慧点头答应,文强便带她到上次的餐厅去,当然他记得要到二楼坐“雅座”。
      
         cindy在楼上左等右等,不知道钰慧不会来了,淑华则根本都不在乎,她只是专心的去含心爱的**。cindy燥热难熬,阿宾的手指早就穿过neiku裤脚,钻进她的肉里,有力没力的掏着,她全身就像重感冒一样的发烧出汗,现在就算她真的想阻止阿宾,也生不出半点力气。
      
         阿宾误以为cindy已经就范,趁她又晕又浪,将三角裤一把扒掉,自己的裤子则双腿连蹬带踢,踹下床去。他将淑华拉到一边,翻身骑上cindy的身体,就要插下。
      
         淑华急得大叫,那是她辛辛苦苦努力的成果,现在竟然要被别人抢走,阿宾的**已经抵到cindy的门口,她赶忙抓着杆子不放,害得阿宾只能勉强塞了一点点的前端进去,他回头对淑华说:“小华乖!放开哥哥,让我先操操这个浪cindy!”
      
         淑华不依,连声哀求说:“先chawo……先chawo嘛……”
      
         阿宾压进半个**之后进不来,cindy就像被人吊到半空中抓不着东西一样,已经骚得摆起屁股,小洞口浪水连绵,管不得身上的男人是谁,只盼望**赶快来止痒。她听到淑华要求改变次序,也连忙说:“不!……我先……我先的……”
      
         阿宾向淑华说尽好话,答应只插cindy几下就来和她要好,淑华见阿宾今天如果没有先吃了cindy大概也不成,只好悻然的放开小手。阿宾的**刚一获得自由,立刻挥军挺进,cindy早就流得又黏又滑,**长驱直入,全根尽底。
      
         “啊……哦……”cindy美得不像样,大**果然好用,深深的插到ru眼儿的最尽头,从来都没有人拜访过那里,真的太充实了,她喔喔的啼叫起来。
      
         阿宾从huaxin撤退,拔到仅留下**,才又突然狠插进来,那粗大的**磨擦在ru肉上,将浪水挤得吱吱作响,cindy张开小嘴要叫,阿宾却吻了上来,而且飞快的扭动,让**像活塞一样的作起惯性运动。
      
         淑华在一旁痒得不可遏抑,赶快将全身都脱光,下床把房门关好上锁,无论如何,就算钰慧来了也不开门,今日非和阿宾插到不可。
      
         阿宾见淑华慌得可怜,就招呼她过来,要她趴跪在cindy旁边,自己也跪着挺起身体,**一边仍然抽着cindy,一边伸手去掏淑华的ru,淑华骚得都已经大涨潮,到处都是亮亮的水痕,阿宾一摸进肉里,她就开始**,cindy现在没有阿宾封住嘴,也呼应起来,俩人叫声此起彼落。
      
         阿宾一次同时与两个女生zuoai,相当兴奋,他将cindy的脚踝架到肩上,然后操得深深的,享受她小而紧凑的rouxue,cindy觉得从身体深处发出源源的美感,散播到四肢百骸,双腿不自主的夹紧阿宾,脚趾抽筋一样的曲起,每当阿宾插一下huaxin,她便“哦……”一声呼唤,满脸都是春意,受惠无穷的样子。
      
         淑华就伏在她身边,发现她被男人插得这样骚媚,便悄声的在她耳朵旁取笑的问:“cindy姐,好美哦?”
      
         cindy只是“嗯……嗯……”的继续叫着,也没回答她。淑华见她不理人,又低声说:“好爽哦……cindy姐……真好哦……啊!钰慧来了……!”
      
         cindy一惊,忙说:“不能来……不能来……”
      
         阿宾听她叫着,以为她要**了,马上尽起男人的义务,不再理会淑华的ru,双背撑直身体,飞快的、专心的来插cindy,cindy雪雪呼美,双手环抱阿宾的腰,脸儿往后直仰,真的被他插到快**。
      
         “啊……啊……好阿宾……好哥……好男人……哦……真美……哦……我好久……没曾……这样了……这么好……好深哪……唉呀……哎……啊……”
      
         阿宾**动得更卖力,cindy又叫:“插死了……插死了……哎……好哥……好弟弟……你真棒……啊……噢……噢……真好啊……啊……淑华……淑……华……”
      
         她突然叫起淑华,淑华被阿宾冷落在一旁,正闲的发愁,便没好气的回答道:“干嘛!”
      
         cindy说:“好舒服……他……他……弄得……啊……好舒服……啊……”
      
         淑华说:“谢谢你!这不用你来告诉我。”
      
         阿宾不停的干,插得cindy腰杆猛曲,ru儿肉将**咬得死紧,阿宾知道她这回绝对挺不过了,遂大起大落,用力的点在她huaxin上,她果然完蛋了。
      
         “啊……啊……到了……要到了……啊……啊……”
      
         cindy全身发抖,叫声高亢,然后突然一软,脱力的昏死过去。阿宾看她**的模样吓人,正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办,淑华谨慎的问:“阿宾你射了没?”
      
         阿宾摇摇头,淑华欢呼起来:“哇!该我了!”
      
         她一把将阿宾拉翻下来躺到她的身上,她双腿张成m形,欢迎阿宾的光临。阿宾原来就沾满了cindy的**,像热刀切牛油一般,毫不吃力就穿进淑华体内。
      
         “嗯……”淑华哼出满意的声音,她浪了一晚,总算如愿以偿。
      
         其实淑华和cindy比起来,还是淑华漂亮的多,她年轻,身材好,又够骚。阿宾边插边不停的哄她,说和她zuoai真舒服,但是和cindy今天第一次见面,所以应该要礼让她才是。
      
         “啊……啊……你……”淑华不高兴的说:“你……这是什么……啊……狗屁理由……啊……再深点……啊……对……哦……坏东西……放我在……旁边不管……哦……浪坏我了……啊……啊……我不管啦……你要……啊……和我……嗯……作到我满意……哦……为止……啊……啊……”
      
         阿宾不知道要怎样她才会满意。
      
         “要和我……哎呦……哎呦……再作……十次……啊……啊……”淑华说。
      
         “十次?我会死的!”阿宾说。
      
         淑华将两腿都缠到阿宾腰上,让他插得更深入,阿宾每刺一下,就被她浑身浪肉弹回来,可真舒服得难以形容。
      
         “shuangsi你……还不好……?”淑华说。
      
         阿宾低头在她腮上吻着,她美得闭起眼睛。阿宾说:“三次可不可以?”
      
         “唔……”她摇摇头,差太多了,她不同意。
      
         阿宾更勤奋的为她服务,又说:“五次?”
      
         “嗯……嗯……再用力点……哦……哦……好美……哎……”
      
         “六次?”阿宾再问。
      
         “啊……啊……好舒服啊……”淑华说:“八……八次……”
      
         她们在床上讨价还价起来,阿宾说:“八次我怎么作得完?”
      
         “啊……唉呦……啊……让……让你欠……”淑华说:“啊呀……死人了……要死人了……哥哥……再快点……我好像……不好了……啊……啊……”
      
         既然可以欠,阿宾就不再啰嗦,趁着淑华正浪的机会kuangcha不停,淑华的**口像紧箍圈一样,紧紧的捋着阿宾的**根处,他的卵蛋拍打在淑华的粉嫩屁股,受到美妙的反弹。
      
         “啊……啊……哥啊……好哥哥……好好哦……嗯……嗯……我……我……啊……出来了呀……啊……啊……”
      
         淑华头儿猛摇,秀发四散,全身禁不住连抖,浪水“噗!”的喷在阿宾的鹰囊上,阿宾被她ru口箍得舒服,又几十下深插,然后直挺挺的抵在huaxin上,有一阵没一阵的喷出津液。
      
         她们搞完,软在床上休息,才看见cindy躺在一边傻傻的看着她们,阿宾好意的跟她打个招呼说:“cindy姐!”
      
         cindy却眼泪簌簌的哭了,阿宾无辜的爬起身来,过去想要安慰她,cindy只是掩脸一直摇头,淑华一把将阿宾推开,抱着cindy温言相劝。阿宾喃喃的说:“过河拆桥……”
      
         后来,淑华这骚妮子不知道在cindy耳边嘀咕了什么,cindy才破涕为笑,阿宾只是讪讪的也在一旁陪着笑。
      
         “好了,没事了,”淑华说:“我们来吃饭吧!”
      
         阿宾忙不迭的将餐盒捧过来,cindy在床上铺了旧报纸,就摆在报纸上一同吃起来。她们一面吃着,cindy看她们两女一男赤身露体的一起吃饭,忽然噗嗤笑了起来,淑华知道cindy笑什么,就说:“来,cindy姐,请你吃香肠!”
      
         说着就要用筷子来夹阿宾,阿宾吓得连连后退,两个saonv人是笑得前仰后合,阿宾只恨得牙痒痒的。
      
         吃完了饭,cindy娴慧的收拾起残肴,淑华忽然跟阿宾说:“哥,您吃饱了吗?”
      
         阿宾对于她的殷勤大为担心,呐呐的说:“吃饱了……”
      
         淑华笑着说:“那……来还帐吧!”
      
         阿宾吃惊的说:“没有人逼债这么紧的!”
      
         “呵呵,”淑华说:“债主有两个,先讨先赢。”
      
         “两个?”
      
         “我分了四次给cindy姐。”淑华嘻嘻的笑着。
      
         阿宾无助的苦着脸,淑华已经慢慢逼近,而且cindy也在一边笑着。
      
         74.html
      
         **iml
      
         **76.html
      
         **
      
         /
      
       第廿四章吾爱吾师
      
         阿宾载了一大叠讲义资料,捆在机车后座,在往班导师林素茵家的路上骑着,这是他今天所跑的第四趟了。
      
         早上在科办公室,阿宾被班导师叫住,问他“帮忙送一点点东西”好不好,结果一点点东西居然有这么多。
      
         只是阿宾也不抱怨,因为林素茵是个大美人。
      
         她虽然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