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36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个轻缓的动作都在挑逗阿宾的神经,所以当他也将neiku脱掉时,钰慧就看见阿宾那惊人的强硬,这显然是对自己的美丽在作见证,她甩了一下头发笑说:“游泳不须要带着舵。”
      
         “唔,这不是舵,”阿宾从背后揽住她,硬得像棍子的地方就贴在钰慧的臀缝上,阿宾说:“这是罗盘针。”
      
         钰慧觉得**卡在那里很痒,就踮起脚尖,将腿儿分开又重新合拢,阿宾就被她夹在大腿中间,紧傍着温暖的蜜地,没想到还能有剩的伸出一粒油亮的光头来,在前面呼吸新鲜空气。
      
         钰慧探身去看,发现自己禾幺.处居然长出来的**,觉得好玩,她用手指捏着说:“罗盘针?你骗人!这……分明是个和尚。”
      
         “阿弥陀佛!”阿宾说:“施主言重了。”
      
         钰慧听了有趣,笑得花枝乱颤,阿宾将手摸到她的**下缘,轻轻托在大肉球的底部,同时挺动屁股,让**磨擦钰慧的小嫩芽。
      
         “嗯……不要……”钰慧红了脸,说:“我要去游泳嘛……”
      
         阿宾咬住她的耳朵,故意喘气给她听,钰慧嘴上说不要,却举臂反手抚抱着阿宾的头,一点也没有要拒绝的打算,只是缩着脖子略尽闪躲之意。
      
         阿宾将舌尖探进她的耳朵里,她眯起眼睛讨饶,阿宾离开耳朵,顺着脖子向下滑行,啄木鸟一样的去啜她的肩膀。
      
         钰慧才些些觉得没刚刚那么肉麻,正想要乘机逃开,忽然双手抓空,腿缝中的和尚也不见了,原来阿宾矮身半蹲,吻着她的脊椎末稍,并且伸出舌头,沿着脊柱凹往上舔,舔得钰慧浑身发毛,手脚僵直动也不敢动,心脏差点都停了,小嘴儿张开却只出气不入气,鸡皮疙瘩一阵接一阵,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
      
         阿宾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钰慧反应这么强烈,他顽皮的来回多舔了几趟,钰慧忽然一个寒噤,气咻咻的短喘不停。
      
         他又趁势往钰慧高翘的屁股舔,当舔到最高处的时候,钰慧一直在喉头滚着的一声“啊……”终于叫出来了。阿宾满意的换边继续舔,钰慧仰头吁不成声,两腿不自主的抖着。
      
         阿宾爬下臀峰,看见屁股和大腿的交界处有一弯可爱的折线,他随着线朝里面吻,钰慧乖觉的将粉臀往后挺,阿宾却吃到一大堆黏黏的水,奇怪,不应该有这么多啊!他才知道,原来当他舔着钰慧背脊的时候,她就浪丢了一次。
      
         钰慧对阿宾的发现羞愧难当,阿宾却趁火打劫,一条舌头伸的老长,不停的往里面钻去,可惜在这个角度让他抓不到重点。阿宾就教钰慧双手扶膝,弯腰张腿,好让他的舌头长驱直入,无所阻拦的舔在钰慧的**上。
      
         钰慧像功夫女侠般架起马步,圆呼呼的tunbu尽量抬高后翘,让阿宾吃个仔细。阿宾看她**丰满的浮起在腿间,柔柔绒绒的鹰毛敷在上面,肉包子上面已经难耐的裂出缝来,阿宾舔在又嫩又湿的馅肉上,碱碱骚骚的**不停地流出,阿宾照单全收,还吃得滋滋有声。
      
         钰慧半蹲仰起头,阿宾则是跪着仰起头,埋在钰慧的屁股里,月光下,俩人就像在进行着快乐的膜拜仪式。
      
         钰慧回头看见阿宾的姿势,“嗤”的笑出来,说:“你好像大青蛙哦……”
      
         阿宾听她居然还有空来取笑自己,就将右手食指穿到她鹰蒂上,适力的揉动起来,钰慧不免“啊……啊……”的浪吟,阿宾就说:“你才像狼女……啊……今天刚好月圆……”
      
         也许真的是刚好月圆,但更多是因为阿宾的舌头和手指,所以狼女就叫得更蛊惑人心了。
      
         “喔……喔……啊呀……”
      
         钰慧被玩得很难受,她摇动屁股想摆脱阿宾的手指,阿宾一不作二不休,左手中指挖进她的ru儿中,缓缓的进出,舌头则移动战线,去舔她的piyan。
      
         钰慧真的尖声叫了,阿宾自然不会去阻止她,到后来她嘶哑的喊着,同时海风强劲,所以听起来也很微弱。
      
         钰慧没被人舔过piyan,阿宾也没舔过人piyan,他舌头在皱皱粗粗的小圈上滑动,钰慧既搔痒又舒美,小piyan儿直收缩,好像在说话一般。阿宾同时也加快两手手指的动作,把个saoxue整治得痛快不已,鹰蒂红肿颤动,膣腔夹得又小又紧,他决心要钰慧溃决,三个要点不停的猛攻,钰慧哆嗦了两三回突然长声娇呼:“啊……啊……”,浪水向后猛喷,阿宾前胸尽湿,她第二次**了。
      
         钰慧再也无力站定,眼看就要软倒下来,阿宾停止所有令她敏感的动作,扶着她结实的屁股,让她顺势蹲坐下来。
      
         钰慧以为阿宾好心放过她,要让她歇息,等坐到他腿上时,却发现原来**正在那里等候着她,而且很方便的刚好一插而入,才知到中了阿宾的连环奸计,可惜已经后悔莫及了。
      
         阿宾的**自始至终都硬着,钰慧下来的时候双腿张分,防御尽失,而他正好指天站立,顺理成章的就和心爱的人作成了完美的结合。钰慧泄过两次的ru儿又湿又暖,**头进去之后藉着她的体重直达子宫口,钰慧原本已经爽够浪够,大**没预警地插进来让她再度紧张莫名,阿宾捧着他的臀腿,慢慢的摇动,她咬着牙,ru儿不受控制的阵阵收缩,又开始美起来。
      
         阿宾托着她起落,没多久就发现钰慧自动自发,已经抛着臀儿在上下地套动,他就将双手移到前胸,玩起她的**。钰慧蹙紧眉头,好像很痛苦,嘴儿却是在荡荡的浪笑着,两个小酒窝浮现出来,她一下子抬头一下子低头,秀发四散,发出没有意义的喉音。
      
         阿宾问她:“舒服吗?”
      
         她不说话一直点头,阿宾用力去捏她的**,她根本不觉得痛了,只是努力的将屁股抬放抬放,阿宾见她浪得难过,便也挺动着腰来帮她,钰慧一发现阿宾也配合抽动,马上叮咛说:“不要停哦……哥……”
      
         阿宾爽都来不及了,哪里会停,钰慧显然是多虑了。
      
         阿宾逐渐用力,每一次都完美的进入到她底部,然后很快的退出,又很快的再闯进来。钰慧的头支撑不住,懒散的仰靠到他肩上,阿宾丢下那一对美ru不顾,在她周身到处爱抚着,钰慧笑意更浓,酒窝儿也陷得更深。
      
         钰慧一旦被操得舒服,**就不断的抽慉夹紧,阿宾插在里面也觉的舒服,**涨得再加粗加硬,于是钰慧又被操得更是舒服。钰慧迎着海风尖叫,反正寻常时候也没什么好环境可已叫得这样过瘾的,索性叫个够。她用高低不定的shenyin诉说,让阿宾知道她的感受,也让阿宾听了之后有足够的后劲再ganta。
      
         终于钰慧得第三次**来了,她大力的颤抖着,呼吸变得微弱。
      
         钰慧的头依然仰在阿宾肩上,双手掩面啜泣,接着大哭起来,阿宾看她明明是在快乐的高点,而且汨汨的**一**流出,沿着他的鹰囊滴到沙滩上,钰慧怎么反倒却伤心起来了呢?
      
         阿宾停下来,担心的问:“亲爱的,你不舒服吗?”
      
         “很舒服……”钰慧呜咽着。
      
         “那你哭什么?”
      
         “因为很舒服嘛!”钰慧说。
      
         阿宾可没辄了,不敢再动,仍然跪在沙滩上,抱着钰慧让她休息。
      
         钰慧侧头过来吻阿宾,说:“嗯……哥哥别再弄哦……,我够了。”
      
         阿宾也吻她,这夜里纵然清凉,俩人仍旧满身大汗,他们搂着温存了一会儿,阿宾实在跪得累了,一不小心坐倒在沙上,害钰慧也慌倾了一下,她拍拍屁股站起来,阿宾看她拍动屁股时,臀肉晃动的样子,马上又心悸不已,他拉拉钰慧的手,说:“慧,你看……”
      
         他指了指跃跃欲试的**,钰慧连忙退后两步,摇手说:“不关我的事……我才不管……!”
      
         阿宾想要上前捉她,她知道他的弱点,转身向海里逃去,阿宾跳起来追赶着,在浅水处抓到她。钰慧咯咯的笑着,不肯让阿宾亲近她,俩人同时跌倒在水中,阿宾慌忙的站起来。
      
         钰慧坐在水里,拉着他的手说:“别担心嘛,海一点都不可怕。”
      
         “海那么大……”阿宾说。
      
         钰慧玩起他的**,呵呵的笑说:“你有罗盘针啊。”
      
         阿宾提议回去洗澡,钰慧却拖着他往深水走,阿宾不肯,钰慧拿着**问:“你不要了吗?”
      
         阿宾当然要,只好跟她走,钰慧走到海水大约淹漫到腰部时,才停下来,她说要教阿宾仰漂,阿宾哪里肯,钰慧便说:“很简单,我做一次你看。”
      
         她便在水上躺下来,放开四肢,轻松的浮在上海面。阿宾难以置信的看着她,钰慧如同躺在床上一样惬意,她说:“看,一点都不难。”
      
         然后她站起来,又说:“我会扶着你,你慢慢躺下来。”
      
         钰慧双手撑在阿宾的屁股和背上,让他躺在水中。阿宾觉得很滑稽,向来只有他放倒女人,如今让钰慧将他放倒,仅管好笑,他还是很紧张。
      
         “你别僵手僵脚的,张开点,放轻松,”钰慧斥喝他:“再放松……一点力都不要出……对……再松……乖……对了……头也放松……后仰……眼睛别看我……看星星……嗯……很好……很好……这不是……漂起来了吗……”
      
         钰慧偷偷的收走了扶着阿宾的双手,阿宾真的漂起来了,他抓到诀窍,知道肌肉都不能用力。忽然他有一些担心,钰慧只教他漂,没教他怎样站起来。
      
         钰慧笑眯眯的贴着他的脸,还吻他,他怕失去平衡都不敢乱动。
      
         过没多久,钰慧不见了,阿宾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感觉**有人在抚摸,原来钰慧跑到那里去玩他。
      
         阿宾半软的**马上又重新硬起,罗盘针现在看起来像根船桅,高高的竖成与海平面垂直。这真是新奇的感受,他全身轻飘飘一点都不着力,耳朵浸在水里有一种诡谲的宁静感,而钰慧正在套动爱抚他的**,不断的畅快感受传来,如同梦游幻境,他有点晓得为什么钰慧刚才会哭的原因了。
      
         钰慧看他闭眼睡在海面上,一副飘飘欲仙的样子,知道情人正十分舒服,她送佛送到西,轻启朱唇,吻上了**。
      
         可是她马上又吐出来,舐着舌头说:“好碱!”
      
         原来是海水的味道,她吐了一些口水,在**上抹了抹,才张嘴重新hangzhu,觉得淡多了。
      
         阿宾任她玩弄,无限的快感在体内流窜,好像飘荡在云端,乘着风飞翔一样。钰慧留意着他脸上的表情,知道情郎正在享受,心中也甜蜜的很。有时她太过出力,阿宾会微微下沉,但她只要含着**向上吸,他马上就浮起来,他们都注意到这个特别的乐趣,海果然并不可怕,甚至是太可爱了。
      
         只是光一直xishun着**,阿宾固然会舒服,却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会蛇精满足,钰慧求好心切,就用手同时也为他捋着炮管,果然阿宾马上更硬涨肥大,显然更痛快了。钰慧舌尖绕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