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35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张开,可以看见红红的ru肉,ru口都是黏黏的浪水。整个**丰饶肥沃,像一只肉色的包子。
      
         文强伸出舌头,首先在ru口舔了舔钰慧的浪水,骚骚腥腥的,钰慧猛震了一下,他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钰慧被他弄得舒服,但是教室里又不能让她躺下来享受,便将屁股往前挪,板凳坐三分之一,好给文强可以将她的**整个吃到。
      
         文强越吃越香,整条舌头几乎全钻进钰慧的身体里面,钰慧美得要命,ru儿肉紧紧的收缩,文强便将舌头充当起**不停的进出,只是无法像真**那样快速的抽动,纵然如此,钰慧浑身上下还是无处不酸麻,就想睡下来乐个过瘾,可是文强躲在自己的ru前舔得认真,她有义务要担负警戒掩护的任务,于是她双手托腮,媚惑着双眼,撑在桌上偷偷短喘大气。
      
         文强舔够了ru儿,又去欺负那小豆豆,舌尖忙碌的挑衅,害得那鹰蒂也充血得红润膨胀,亢奋颤栗不已。他舌上舔着,右手食指又蠢蠢欲动,在钰慧黏腻的门口扣着,然后便强行侵略,而且还快速的**不停。
      
         钰慧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然后便衰弱的全部闭上,放弃了侦防岗哨,管他被谁看见,爽够再说。
      
         文强的攻势猛烈,钰慧一波又一波的喷出**,最后她被搞得精疲力竭,连续被推上三次**,她捉著文强的头,发抖的说:“强……别……再……动……我真的……会叫……出声音……”
      
         文强才停止下来,爬回自己座位,钰慧已经脱力的瘫痪在课桌上,他也一起趴到课桌上,看着她那满足的脸。
      
         钰慧对他痴笑,说:“累死了……”
      
         文强问:“浪够了没?”
      
         钰慧软弱的打了他一下,闭上眼睛休息,文强细心的将她的裙子拨弄好,抚了抚她的头发,钰慧居然睡着了。
      
         一会儿之后,下课钟又响起,今天的课程全部结束,同学纷纷离开教室。钰慧听到钟声醒过来,发现文强正在看她,想到他带给自己的快乐,不免觉得羞喜交错,她拉着他的手说:“谢谢你。”
      
         文强问她愿不愿意去他的房间,他想真的ganta。钰慧为难的摇摇头,因为阿宾马上会来接她。
      
         她红着脸小声说:“文强……我也很想和你亲热,你这么温柔,zuoai一定会很快乐……,但是今天不行,另外找一天好吗?”
      
         文强不同意也没办法,只好点头。
      
         钰慧要文强先走,她又去上了洗手间,将自己再一次擦干净,穿回三角裤,往约定的地点去和阿宾会面。
      
         在后来的几天,虽然钰慧和文强时常有相同的课,却不见得能坐在一起,只好偶而交换一个会心的眼神。过了一个礼拜,又要上通史课,文强一进教室就见到钰慧在上次的位置对着他笑,他连忙坐过去,和钰慧偷偷的拉着手。
      
         那老教授来了,依样葫芦的上着他的课。
      
         文强问钰慧:“你今天还和男朋友有约会吗?”
      
         钰慧说:“没有!”
      
         文强喜出望外,说:“那……等一下去我那里!”
      
         钰慧浮起一个神秘的微笑,拉著文强的手进到裙里,摸在**上,说:“可是我有这个……”
      
         文强触手摸到一层厚厚的保护,他呆呆的看着钰慧,钰慧的月经来了。她抱歉的笑着,文强想了一会儿说:“没关系,就算只能抱抱你也好!”
      
         钰慧很感动,便依偎在他肩头,文强热情的在她身上到处下功夫,两节课下来,钰慧又被他挑逗得**高亢,saolang起来,幸好今天本来就垫着棉垫,否则还是要去洗手间擦干**了。
      
         她们好不容易捱到下课,文强兴奋的带着钰慧回到自己房间,才关上门,就拥吻着她一起翻倒在他的床上。钰慧恐怕是浪坏了,她着急的解起文强的衣服钮扣,文强更是心慌,三两下脱去长裤,将neiku往下一扯一挣,就浑身光溜溜了。
      
         他一脱光,转身向着钰慧,钰慧看到他的下身,不禁说:“哇!好可爱!”
      
         原来文强的是一根短**,现在挺得正硬也不过十一二公分,他无奈的说:“你这算是赞美我吗?”
      
         钰慧伸手去握,捉住了之后刚好露出红红的**,她毫不犹豫,俯身张口就xishun起来。文强低头见钰慧吃得认真,乐得让她去舔个够,钰慧跪在床上,嘴巴含着**,双手自动的脱起自己的衣服,直到只剩下浅橘色三角裤。
      
         文强将她拉起来睡成一头,侧过身去看着她的丰满**。上个礼拜他们虽然有亲蜜的动作,却不曾裸裎相见,文强想看个仔细。
      
         他伸手去又摸又揉,更用嘴巴去舔,钰慧快乐的轻叫着显然十分受用,后来,他打算去脱钰慧的neiku。
      
         “很脏的!”钰慧说。
      
         文强不理她,还是将它脱去,于是钰慧也全身**了,**处一片糢糊,都是血水也都是浪水。文强已经欲毒攻心,**硬得像铁条,他急忙俯趴到钰慧身上,**顶着ru口,一用力便全根尽没。
      
         “哦……”钰慧叫出来。
      
         文强努力的扭腰挺动,虽然他的**不像阿宾那样粗长,但是插起来的感觉也是非常强烈,钰慧满意的告诉他她的快乐。
      
         文强受到鼓励,更卖命的抽动,他双臂撑着上身,眼睛看到钰慧摇晃的**房,屁股飞快的抛着。钰慧看他尽力的样子,心里也很甜蜜,她稍稍抬起头,樱唇去含他的**,还用舌头逗弄起来,文强被她舔得发麻,低头也吃起钰慧的耳朵,伸舌去搔那耳孔。
      
         钰慧**被干,耳边听着男人粗重的喘息,无法再忍耐,四肢紧紧将文强锁住,在大叫声中,**了。
      
         文强被她叫得心急,狂抽几下,也在美丽的女同学身体里面射出了又浓又多的阳精。
      
         大战完毕,文强翻落在钰慧身边,还记得给她**后的爱抚,钰慧低头看见他**和鹰毛上的血迹,不禁心生歉意,她说:“我都说会脏的……”
      
         文强却吻着她说:“我喜欢。”
      
         她高兴的靠在他怀里,文强搂着她问:“我是不是太短?会不会不够舒服?”
      
         钰慧说她很舒服,文强又问:“你男朋友有多长?”
      
         钰慧告诉他,文强讶异的睁大眼睛。
      
         “真的啊!”钰慧说。
      
         “那是不是插得很深?”文强问。
      
         钰慧告诉他插起来的感觉,说的确很深很舒服。文强听着听着吃起醋来了。
      
         “啊呀!”钰慧惊奇的说:“你怎么又硬了?”
      
         原来他听钰慧叙述她和阿宾zuoai的过程,不觉得**又抬起头来。他翻上钰慧的**,说:“好,算他厉害,但是我要再ganni一次!”
      
         说完他就努力的插起钰慧,这一天从下午到晚上他们足足做了五次,要不是钰慧不肯再讲她和阿宾的事给他听,恐怕他会将钰慧干到天亮。钰慧千保证万保证他不会插得比阿宾差,他才满意的放钰慧回宿舍。
      
         72.html
      
         **iml
      
         **74.html
      
         **
      
         /
      
       第廿一章仲夏夜之梦
      
         九棚村和港仔村都在满州乡的东边,和恒春隔着一条山脉,面对太平洋,这是阿宾他们垦丁之旅的最后一站。
      
         早上,他们在九棚港边烤肉玩游戏,下午到港仔村体验砂漠风暴,晚上投宿在港仔的一间小庙里。那庙准备有十几间简单的客房,他们选了其中左右有两张大通铺的房间,男女分开各睡一边,也许是真的玩过头了,乡下又无比的寂静,shangchuang没多久就纷纷进入梦乡。
      
         阿宾和钰慧躲开众人,相偕到海边散步。广阔的沙滩上,洒满皎洁的月光,几里之内完全见不到人烟,阿宾搂着钰慧,两人将鞋提在手上,赤脚享受那碎浪涌漫上来时的清凉。
      
         这几天来他们一直没有机会独处,而明天就要回家了,不免都有点难过。俩人默默的沿着浪花走,夜深人静,星斗满天,这如诗如画的意境,使他们都陶醉在罗曼蒂克的气氛中。
      
         一直陶醉到他们看见那二条狗。
      
         那二条狗屁股相对,黏在一起站着不动。
      
         钰慧先看到的,藉着月光她怀疑的问:“宾,你看,那里有两条狗……,它们站在那里做什么?”
      
         “**,小姐。”阿宾说。
      
         “咦?真的吗?你乱说的。”钰慧不相信。
      
         “骗你干嘛!”
      
         “这样的姿势……”钰慧还是不相信。
      
         “这样的姿势我也可以做,”阿宾邪恶的说:“你要试试吗?”
      
         钰慧当然不要,搔了阿宾的胳肢窝一下,说:“要试你自己去试。”
      
         阿宾也回搔她,其实俩人都怕痒,嘻嘻哈哈互相躲闪笑成一团。钰慧往海里面逃,阿宾追上去,没多久就被海水拍湿了衣服,他们也不管,弯腰互相泼着水,淋成了两只落汤鸡。
      
         今晚海面平静,波短浪缓,他们不知不觉越玩越深,钰慧退,阿宾就追,当们走到水淹tunbu的深度时,阿宾不敢再前进,钰慧故意往水深处去,挑衅的向他勾指引诱,阿宾又追了几步,却不小心失去平衡,跌在海水里面。钰慧连忙赶过去将他捞起,阿宾已经喝了两口海水,咳着不停,钰慧心疼的埋怨他。
      
         “怕水就不要逞强嘛!”她拍着他的背。
      
         “就算会溺死,我也要追到你在一起。”阿宾说。
      
         “傻孩子。”钰慧替他拨走额前的头发,吻了他。
      
         阿宾也将她紧紧的搂住,钰慧说:“我们回沙滩上去。”
      
         阿宾求之不得,和她手拉手走上岸边,然后在浪花刚好打得到的地方,相拥而坐。海水带着泡沫淹上来,退下去的时候便将他们压着的细沙流走,让腿上有一种痒痒的舒服感觉。
      
         天上满满的全都是星星,阿宾跟钰慧说,如果没有月亮的话,星星会更多更亮,钰慧干脆躺下来望着,看得都痴了。
      
         “好美哦!”她说。
      
         钰慧站起来,脱掉t恤和短裤,又反手到背后要去解xiongzhao,阿宾见状也连忙起来将衣服三两下脱剩neiku。
      
         钰慧看他也脱了衣服,奇怪的问说:“我是想要下去游泳,你干什么?”
      
         “我……”阿宾才知道会错意,说:“我也去。”
      
         钰慧将xiongzhao解下,青春、浑圆而坚实的**在轻轻地摇动,那迷人的形状,从**到ru底,形成累垂的曲线,阿宾计算着它们的二阶微分,揣度那平面和空间不可思议的变化。阿宾怀疑她的**是不是有一条无形的丝线吊着,要不然怎么会恰好这样诱人的向上翘起,还能将**托成耸起的山峰。
      
         钰慧发现阿宾在看她,就瞪了他一眼,左手抱胸,右手脱去小巧的neiku,骂他说:“大selang。”
      
         她迎着月,背向阿宾,好像整个人都弥漫散发着月光,黑色瀑布一样的秀发泻落到柔细的腰间,tunbu仿佛细琢的白玉,最不应该的是还裂成美丽的嫩桃子,令人垂涎欲滴。
      
         她每一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