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33章_在线阅读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33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他骄傲的说。
      
         “好扎人啊……嗯……嗯……真硬……硬哥哥……哦……好舒服哦……唉呀……我快没……力气了……啊……”
      
         她懒洋洋的仰身倒下去,那男人就爬起来补位,他让淑华两腿大大的分开,淑华雪白的大腿和粉红的**都尽收眼底,他忍不住动手在那腿根处拂拭,淑华腿上痒,ru儿更痒,腰眼用力,屁股对空乱抬。
      
         “哎呦……你别偷懒啊……赶快嘛……快来……”
      
         那男人听她催促,将**跨放好位置,略微施点力气,整枝就都捣进去了。他知道淑华saolang,怕她难耐,遂一鼓作气,奔腾厮杀起来。
      
         她们俩人不断的相互对挺下体,传来漕漕的水声,那男人恨不得连鹰囊都一起塞进淑华的小**,淑华被插得是杏眼含春,痴痴的媚笑,这表情让那男人瞧在眼里,更是努力鞠躬尽瘁,甘愿死而后已了,把新婚妻子完全丢到脑后。
      
         她的妻子现在和阿宾的姿势,就如同他和淑华一样,阿宾刚刚从侧着操,改成正面短兵相接,毕竟这是男女jiaohe最密切的姿势。
      
         阿宾一直保持着慢速的抽动,他也明了这女人ru儿很紧,不能太刺激她。但是这女人终究还是血肉之躯,动作越慢感受到的挑逗越强,所以如此一来,她逐渐觉得全身都难过起来。
      
         “嗯……嗯……”
      
         女人挤出一点点声音,她虽然不像骚淑华会开口向男人要,脸上渴望的神色和身体热情的反应,却都明白的告诉阿宾她的需要。
      
         阿宾开始加快速度,那女人刚刚在缓慢进出的时候还勉强能忍受,阿宾一加快她马上就不行了,下颚向上抬,小嘴儿张开呵气,鼻音连绵,双手长长的指甲在阿宾的背上抓着。
      
         “嗯……嗯……哦……哦……”
      
         阿宾听她出声,便问:“舒服了吗?”
      
         她不肯回答,阿宾插得更快,又问了一次:“舒服了吗?嗯?”
      
         “舒……舒服了……”她终于屈打成招:“啊……好舒服……”
      
         阿宾保持这样的速度,让她欲死欲仙,他又低头去吃她的**,她身材矮,阿宾弯下腰就有一点吃力,可是还是含到了。多加了一重的性感,她不由得向前弓腰,将阿宾更用力的抱着。
      
         “嗯……啊……啊……好棒啊……吸得好美……插得也好美……嗯……嗯……我……太舒服了……啊呀……啊呀……”
      
         她已经不顾羞耻的叫起床来,这shuangsi人的快乐比较重要,管他丢不丢脸,管他老公在哪里。
      
         “噢……你……插得真好……真深……啊……真要命……啊……啊……奇怪……我……我……啊……要死了……快……我要死了……啊……啊……对……对……这样好……我……死了……死了……死了啊……啊……”
      
         她搂紧阿宾,**了一次,阿宾越战越勇,一根**进出得快速无比。
      
         “啊……天哪……不……啊……我已经到了……啊……你怎么还……还在弄我……哦……哦……不要了……啊……天哪……我真的要飞……上天……了……啊……你好好哦……我会飞……啊……又……又要来了……好……别停……别停……对……插穿我……啊……来了来了……啊……啊……爱死你……来了啊……啊……”
      
         阿宾觉得**断续几阵热,想来是她连连喷出浪水,他发现她的浪水似乎不比钰慧少,她已经第二次**了,躺在阿宾怀里,她软弱的求饶。
      
         “我……我不行了……你……停一停嘛……好不好……?”
      
         阿宾听她求得可怜,就停下来让她休息。
      
         淑华在这边也快泄身了,那男人不曾遇过像她这样fangdang的胭脂马,虽然驾御得东倒西歪,还是尽心尽力的讨她欢心,淑华本来就浪得凶,被男人狠插更是媚态百出,让俩个人同时都爬到最巅峰,眼看就要摔下来。
      
         “噢……噢……”淑华乱叫着:“好哥哥……妹妹美不美啊……啊……你真会……哦……对……好棒啊……我快要了……别让我……失望哦……对……真好……真好……你最好了……妹妹好喜欢……啊……哥啊……再快一点……快……我完了啦……噢……噢……”
      
         “妹妹真浪……”那男的也说:“干死你好不好……嘿唆……看我让你shuangsi……插穿你……”
      
         淑华真的被操上了**,她厉声尖叫,将男人牢牢搂死,那男人嘴上说得好听,但是被淑华这股浪劲迷得七零八落,随着淑华ru儿紧迫的收缩,也“卜卜”的蛇精在她子宫口。
      
         淑华喘着,撩一撩头发,脸上满是慵懒满足的笑容,她揽着那男人的颈子,吻他说:“好舒服……说真的……你是谁?”
      
         那男人告诉她他和妻子来垦丁旅行的事,说:“实在对不起,我大概是走错房间了吧!”
      
         他这时终于想到妻子,警觉到应该要回房了,于是爬起来要穿衣服。淑华趴在床上,抱着一只枕头,一脚伸直,一脚曲膝,将浑圆的小屁股和引人入胜的**朝向他,对他发嗲。
      
         “嗯……哥哥别走嘛……我还要你……你要丢我一个在这里吗……我还浪着呢……等你来疼我呦……”
      
         说着张开双臂要他来抱,可怜这男人几时遭遇过像淑华如此吃人的妖精,整个头晕晕陶陶,马上又掉进温柔的陷阱,那刚软掉的**当下直挺挺地竖起,同时涨得发痛,他跳shangchuang,粗鲁地将淑华双腿撑开,急吼吼莽撞撞的持棍就插,如今就算会精尽人亡,他也不在乎了。
      
         阿宾利用中场休息的时间,也和那女人彼此问通了搞糊涂的地方,本来干错人的事件已经够煽情了,他一听说她是人家的新婚妻子,心里更是万分刺激,还留在她ru儿里的**硬得直跳不停。
      
         那女人被他的**惹得难过,说:“喂,你的那个怎么会那么大?”
      
         阿宾问:“哪个?”
      
         “就是那个嘛……”
      
         “这个吗?”阿宾动起来。
      
         “啊……啊……对……对啦……轻一点……”
      
         “我也不知道啊,”阿宾说:“别人都很小吗?”
      
         “我更不知道了……我……又没见过别人……”
      
         “你老公呢?”阿宾问。
      
         “他这样!”她比给他看。
      
         “和老公做舒服吗?”
      
         “要你管……”她躲进他怀里。
      
         阿宾既然知道她有老公,而且还随时会回来,便无心恋战,潮起潮落,招招致命,插得那女人是吱吱大叫,而且灾情惨重,**几乎将半张床单都流湿了。到最后她神智不清,语音糢糊,阿宾将她推上最高的一点,自己也耗尽油料,同时发出战败的shenyin,浪水精水互喷,交融在一起。
      
         那女人同时失去了贞洁和全部的力气,躺在床上只是喘息,两只**起伏不定,很是好看。阿宾起床穿回衣服,帮她盖上被单,她软弱的笑了笑,阿宾问她要了在台北的电话,在她额上亲吻一下,说:“祝你好梦!”
      
         然后他贼头贼脑的开门伺察,见四下无人,才关门溜走。
      
         阿宾也不想再去找淑华的房间到底在哪里,直接回自己的房间休息算了。
      
         那男人则还在为淑华奉献,淑华乐得眉笑眼开,那男人今天已经射过多次,这回特别耐久,淑华更是满意。
      
         淑华跪趴着,胸前还揽着刚才那只枕头,屁股朝天翘起,那男人高跪着将**在**里插进拔出,淑华回头朝他媚笑,他伸手到她胸前揉着**,他想要是他老婆也有这样的一对美ru不知道会有多好。
      
         想到老婆,看着身前**的少女,偷情的异样快感自**逐渐蔓延全身,他不自主的越抽越激动,**就像快要吹爆的气球,马上会一触即发。
      
         淑华被操了一整个晚上,觉得也爽够了,她将**用腿肉夹紧,让那男人更再舒服一些。
      
         “哥哥……啊……和妹妹……zuoai……舒不舒服呢……妹妹美不美……啊……嗯……好深……啊……哥哥真好……哥哥喜不……喜欢我……”
      
         “喜欢……喜欢……你很漂亮……很美……”
      
         “啊……啊……哥啊……我……唉呀……会死啦……插到最里面了……啊……我……我……我……”
      
         她我了半天一口气回不上来,没多久一长声“啊……!”的吟叫,浪水哗哗而出,果然是**涌到了。
      
         那男人孤军深入,早已筋疲力尽,知道就要战死沙场。他赶快抽出**,跳到淑华面前,让津液点点喷在淑华脸上,他从日本a片学到这招,却不敢在妻子身上依样画葫芦,淑华反正又骚又浪,而且日后还不见得会再碰面,就在她娇嫩的脸庞试验起来。
      
         淑华猛不料他会这样,忽然脸上被喷满了nongjing,吓一大跳,生气的在他**上打了一下,他疼得爬下床哇哇叫,淑华反而坐在床上,嘻嘻的笑。
      
         俩人爽完又痛过,那男人再度记起房间里的老婆,赶紧穿着衣服,他想问淑华的连络方法,淑华不愿意告诉他,调皮的摇头催他回去。
      
         他吻过淑华出来,走到外面,发现原来是转错了一个角,怪不得会摸错房间。他方才是因为口渴出来的,但是现在却更渴了,他摸一摸口袋的硬币,又朝自动贩卖机走去。
      
         77.html
      
         **iml
      
         **79.html
      
         **
      
         /
      
       第二十章万里桐
      
         钰慧去将长发烫成了一个大波浪的形状,带了一点成熟的味道,每一个人都说她更漂亮了,阿宾尤其是赞不绝口。做完头发的第二天中午,钰慧正要去吃午饭,在校园里碰见她们班的班代表郭文强。
      
         “钰慧,去哪里?”他问。
      
         这郭文强也是南部来的学生,自己租房间在学校旁边,离阿宾的公寓并不远。
      
         “哇!头发不一样哦……”他又说。
      
         “吃午餐啊!你呢?”钰慧回答他的问题。
      
         “这么浪费,漂亮的女生竟然自己去吃午餐,你男朋友呢?”文强问。
      
         “他有事嘛!”
      
         “我陪你去吃好了!”那文强自告奋勇。
      
         “你还说我,你女朋友呢?”
      
         “她……也有事嘛,别提了,走!我请客好了。”
      
         “好啊。”钰慧答应着。
      
         其实文强对钰慧很有好感,美丽的女孩谁不喜欢呢?
      
         因为气候已经逐渐暖和起来,大家的穿着都开始变得单薄。钰慧这天穿了件无袖的小衫,和一条短圆裙,很简单的打扮,却也相当富青春气息。文强既然要请客就不敢寒酸,他带钰慧走进一家比较高级的餐厅,所谓高级也只不过是对学生而言,他们平时的午餐多半是自助餐就打发了,难得有机会吃餐厅。
      
         文强特意选了二楼有高档椅背的所谓“雅座”,他让钰慧先坐进去,自己坐在靠走道的这边。一位穿着紧身短裙的女侍来点餐,钰慧不好意思点太贵的东西,要了一份鸡腿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