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28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去。
      
         cindy突然被阿宾吻到,全身痉挛,忘记了反应。原来她已经许久没有再交男朋友,生疏了有关男人的一切,临时之间理智全失,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要反抗。
      
         阿宾哪里还容得她怀疑犹豫,舌头马上撬开她的牙齿,并且深入敌境,四处扫荡,cindy被吻得发晕,双手不自主的勾住阿宾的颈子,回吻起来。阿宾看她有所反应,更确定是两个浪蹄子设计他,想要来个双凤戏龙,便不再客气,伸手在cindy的**上乱摸。
      
         cindy真着急起来了,再离谱她也不会第一次见面就让男人爱抚到这里,可是阿宾以为她和淑华一般的风骚,所以就直接的灌下猛药。
      
         反而淑华大吃其醋,她摇着阿宾说:“你别放着我不管啊!”
      
         阿宾嘴上放开cindy,回头和淑华吻着,两手却仍然留在cindy身上,同时在各地要塞游走。cindy被奸所害,有口难言,阿宾又把她摸得到处骚痒不堪,要死要活的,她想要出言制止,只是说出来的却是:“嗯……嗯……”的樱荡声音。
      
         阿宾的手隔着t恤按揉着cindy的可爱胸部,cindy伸手来抓,却没有力气将他推开,还是被摸了个够本。
      
         淑华不甘心cindy受到比较好的待遇,挺起胸脯在阿宾上臂磨着,要他也摸摸,阿宾这边正忙,没时间管她。
      
         cindy闭眼呵气,莫名其妙被卷进激情的漩涡,她猜想已经逃不出去了,也不想逃出去,半推半就的体验阿宾带给她的快感。阿宾从衣服外的侵犯已经挑起她深层的渴望,她觉得胸前的一对蓓蕾被他弄圆弄扁的,有无限的舒畅,脸上烧得又红又烫,心里告诉自己不要,但是身体却一直要。
      
         阿宾心想,淑华反正是一定尝得到,还是新鲜的cindy先上手比较要紧,所以又回头过来吻cindy,而且这次下足了功夫,温柔的吻着她的颊、耳、颈,到处都照料到了,才再印回到唇上。他考虑着,既然她们俩人花这么多心思来诱惑自己,应该要给人家足够的回馈才是。
      
         cindy也立刻伸出舌头和他搅和在一起,她想反正吻都吻了,摸也摸了,不如顺水推舟享受一下,只愿他不要再过份就好。而且,钰慧马上就会来了,在此之前他也做不了多少事。
      
         阿宾见cindy媚眼如丝,整个人都娇软在他怀里,眼看是全任凭他摆布的样子,他唯恐自己作得不够,辜负了cindy的期望,于是左手枕着cindy,将右手从她的腰身潜进t恤之中,摸到xiongzhao外面,而且迅速的将罩杯剥开,直接掌握那不大不小的**,还捏住**,逗弄个不停。
      
         cindy作样的抗拒几下,心里又拿“钰慧就会来了”来安慰自己,并且眯着眼睛和他对吻,一对手掌也在阿宾的胸膛抚弄起来。
      
         这显然是对阿宾的鼓励,阿宾发现他的手在衣服内孤苦无援,干脆撩起t恤,让cindy的一对**都显露出来,cindy因为皮肤颜色深,**ru晕都是深褐色,阿宾吻住右ru,手掌捂住左ru,双管齐下,忙得不可开交。
      
         cindy被舔虽然知道不对,但是仍然在欺骗自己,想说只要再享受一下就好,阿宾则是吃得津津有味,把cindy对小**舔得直直站立,cindy舒服起来,身下就不免水患频传了,阿宾辛苦半天,想要验收成果,魔掌一伸,就朝cindy的裙底摸去,cindy被摸得紧张的哇哇大叫。
      
         cindy心里茅盾极了,她不愿再深陷下去,于是挣扎着要爬起来,阿宾老和她纠缠不清,等她终于坐直身子,却看见一幅离奇的画面,她看见……看见淑华居然在舔阿宾的**!
      
         她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的确没错,阿宾一条又粗又大的**直截了当的矗立在那里,淑华正在**上又吸又含。
      
         原来淑华见他们初见面就打得火热,反而冷落她,她撒娇了几次都得不到效果,索性另辟战场,俯身摸起阿宾的**。那**本来就硬着,被她一摸更是悸动不已,淑华得寸进尺,解开阿宾的裤带裤炼,扯下neiku头,让**翘出来,玉手轻套了几下,就舔舐起来。阿宾被上下夹攻,自然爽得不亦乐乎。
      
         cindy发现淑华在舔阿宾,忽然恍然大悟,这该死的丫头怕不早就和阿宾有一腿,否则哪会这样驾轻就熟,她看着淑华贪婪的仿佛要把阿宾吃掉,不禁自丹田升起一股热流,她已经快一年没见过男人的**,阿宾那雄壮威武的模样,让她觉得胸口都要窒息了。
      
         阿宾根本不知道cindy心里面一下子有这么多事情想着,反正她呆呆的坐在那儿正好让他为所欲为,他往cindy的大腿往上直摸,摸到一小片潮湿温暖的布料,布料底下按一按是柔软有弹性的小丘。阿宾有趣的在上面搽来搽去,水份就渗的更多出来了,阿宾找到一小块突出的地方,突出的下面低一些马上还有一处凹陷,阿宾都好奇的在两地搔着,cindy要害尽落人手,舒服得无法言语,眼睛失魂地盯着大**看,无奈的叹起气来。
      
         “啊……钰慧快来啊!我快撑不住了!”她心里面喊。
      
         其实钰慧真的已经来到她们这栋楼,沿着扶梯往上爬,走到三楼却遇见文强,文强高兴的拉着她说:“钰慧,你来找我吗?”
      
         钰慧说不是,是来找cindy,文强对cindy的印象不好,告诉钰慧别跟那种太世故的女人来往,钰慧笑着说已经跟她约好了,文强却说:“别管她!”,然后拉着钰慧到他房里。
      
         不用说,文强不会乖到只和钰慧聊聊天,他将钰慧拥吻着,为她爱抚起来,钰慧喜欢他的爱抚,也不打算去找cindy了。但是文强这几天与女朋友已经和好,万一突然来找他,而钰慧正在房里那恐怕要糟,于是他就邀钰慧同去外面吃晚饭。钰慧点头答应,文强便带她到上次的餐厅去,当然他记得要到二楼坐“雅座”。
      
         cindy在楼上左等右等,不知道钰慧不会来了,淑华则根本都不在乎,她只是专心的去含心爱的**。cindy燥热难熬,阿宾的手指早就穿过neiku裤脚,钻进她的肉里,有力没力的掏着,她全身就像重感冒一样的发烧出汗,现在就算她真的想阻止阿宾,也生不出半点力气。
      
         阿宾误以为cindy已经就范,趁她又晕又浪,将三角裤一把扒掉,自己的裤子则双腿连蹬带踢,踹下床去。他将淑华拉到一边,翻身骑上cindy的身体,就要插下。
      
         淑华急得大叫,那是她辛辛苦苦努力的成果,现在竟然要被别人抢走,阿宾的**已经抵到cindy的门口,她赶忙抓着杆子不放,害得阿宾只能勉强塞了一点点的前端进去,他回头对淑华说:“小华乖!放开哥哥,让我先操操这个浪cindy!”
      
         淑华不依,连声哀求说:“先chawo……先chawo嘛……”
      
         阿宾压进半个**之后进不来,cindy就像被人吊到半空中抓不着东西一样,已经骚得摆起屁股,小洞口浪水连绵,管不得身上的男人是谁,只盼望**赶快来止痒。她听到淑华要求改变次序,也连忙说:“不!……我先……我先的……”
      
         阿宾向淑华说尽好话,答应只插cindy几下就来和她要好,淑华见阿宾今天如果没有先吃了cindy大概也不成,只好悻然的放开小手。阿宾的**刚一获得自由,立刻挥军挺进,cindy早就流得又黏又滑,**长驱直入,全根尽底。
      
         “啊……哦……”cindy美得不像样,大**果然好用,深深的插到ru眼儿的最尽头,从来都没有人拜访过那里,真的太充实了,她喔喔的啼叫起来。
      
         阿宾从huaxin撤退,拔到仅留下**,才又突然狠插进来,那粗大的**磨擦在ru肉上,将浪水挤得吱吱作响,cindy张开小嘴要叫,阿宾却吻了上来,而且飞快的扭动,让**像活塞一样的作起惯性运动。
      
         淑华在一旁痒得不可遏抑,赶快将全身都脱光,下床把房门关好上锁,无论如何,就算钰慧来了也不开门,今日非和阿宾插到不可。
      
         阿宾见淑华慌得可怜,就招呼她过来,要她趴跪在cindy旁边,自己也跪着挺起身体,**一边仍然抽着cindy,一边伸手去掏淑华的ru,淑华骚得都已经大涨潮,到处都是亮亮的水痕,阿宾一摸进肉里,她就开始**,cindy现在没有阿宾封住嘴,也呼应起来,俩人叫声此起彼落。
      
         阿宾一次同时与两个女生zuoai,相当兴奋,他将cindy的脚踝架到肩上,然后操得深深的,享受她小而紧凑的rouxue,cindy觉得从身体深处发出源源的美感,散播到四肢百骸,双腿不自主的夹紧阿宾,脚趾抽筋一样的曲起,每当阿宾插一下huaxin,她便“哦……”一声呼唤,满脸都是春意,受惠无穷的样子。
      
         淑华就伏在她身边,发现她被男人插得这样骚媚,便悄声的在她耳朵旁取笑的问:“cindy姐,好美哦?”
      
         cindy只是“嗯……嗯……”的继续叫着,也没回答她。淑华见她不理人,又低声说:“好爽哦……cindy姐……真好哦……啊!钰慧来了……!”
      
         cindy一惊,忙说:“不能来……不能来……”
      
         阿宾听她叫着,以为她要**了,马上尽起男人的义务,不再理会淑华的ru,双背撑直身体,飞快的、专心的来插cindy,cindy雪雪呼美,双手环抱阿宾的腰,脸儿往后直仰,真的被他插到快**。
      
         “啊……啊……好阿宾……好哥……好男人……哦……真美……哦……我好久……没曾……这样了……这么好……好深哪……唉呀……哎……啊……”
      
         阿宾**动得更卖力,cindy又叫:“插死了……插死了……哎……好哥……好弟弟……你真棒……啊……噢……噢……真好啊……啊……淑华……淑……华……”
      
         她突然叫起淑华,淑华被阿宾冷落在一旁,正闲的发愁,便没好气的回答道:“干嘛!”
      
         cindy说:“好舒服……他……他……弄得……啊……好舒服……啊……”
      
         淑华说:“谢谢你!这不用你来告诉我。”
      
         阿宾不停的干,插得cindy腰杆猛曲,ru儿肉将**咬得死紧,阿宾知道她这回绝对挺不过了,遂大起大落,用力的点在她huaxin上,她果然完蛋了。
      
         “啊……啊……到了……要到了……啊……啊……”
      
         cindy全身发抖,叫声高亢,然后突然一软,脱力的昏死过去。阿宾看她**的模样吓人,正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办,淑华谨慎的问:“阿宾你射了没?”
      
         阿宾摇摇头,淑华欢呼起来:“哇!该我了!”
      
         她一把将阿宾拉翻下来躺到她的身上,她双腿张成m形,欢迎阿宾的光临。阿宾原来就沾满了cindy的**,像热刀切牛油一般,毫不吃力就穿进淑华体内。
      
         “嗯……”淑华哼出满意的声音,她浪了一晚,总算如愿以偿。
      
         其实淑华和cindy比起来,还是淑华漂亮的多,她年轻,身材好,又够骚。阿宾边插边不停的哄她,说和她zuoai真舒服,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