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27章_在线阅读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27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家底下都挣扎的湿了……”
      
         这真是实话,钰慧底下果然又是水汪汪一片,阿宾更紧张了,**倏的全部挺直起来,顶着ru口。钰慧又说:“看……像男人这样来顶着人家,人家也没什么办法……啊……啊……你……干什么……啊……啊……”
      
         原来阿宾开始插进去了。钰慧还说:“啊……啊……像男人这……样子……插进来……我……全身都没有……哦……力气……哦……怎么办……啊……我……才不想……反抗呢……喔……喔……”
      
         阿宾越听**越硬,他插个不停,说:“不行!要反抗!”
      
         钰慧说:“哦……哦……怎么……反抗……啊……我……啊……好……我反抗……我反抗……啊……”
      
         钰慧反抗的方式是开始款摆腰枝配合他的**,大概全世界的采花贼都会很欢迎这种反抗。
      
         阿宾说:“不行啊!不是这样!”
      
         钰慧为难的说:“噢……呕……那……要怎样……啊……啊……”
      
         阿宾努力的动着:“你……可以求救啊!”
      
         “求……求救?”
      
         “是啊……你可以喊人来救你!”阿宾建议。
      
         “救……救命啊!”钰慧的呼声十分微弱。
      
         “这样没有用!”阿宾不满意。
      
         “救命哪……啊……”钰慧稍稍提高叫声:“谁来救我啊……”
      
         “这像样多了!”阿宾说。
      
         “谁来救我啊……”钰慧又说:“有人……在弓虽.暴我……啊……快来救我……嗯……嗯……有人在……chawo……啊……这人……啊……插得我……好……嗯……好舒服……啊……快来……啊……快来……啊……救我……来……chawo……啊……插死我好了……啊……好美啊……好……好深啊……救命啊……美死人了……啊……啊……樱贼插死人了……快……快……我要糟糕了……啊……来了……不行了……啊……啊……死了啦……哦……哦……完了……我完了……”
      
         钰慧胡言乱语,完全是在**,哪里是在求救?不过这样也好,赶快把男人哄出精来也是一种逃走的策略。譬如像阿宾就开始受不了了,身下的爱人被他蒙着双眼,浪吟连连,他不禁想像着钰慧真的被人弓虽.暴的样子,心理产生异样的快感,一阵激动,身体不受控制,射出滚滚阳精。
      
         阿宾无力了趴在钰慧身上,解去蒙眼的布条,钰慧还故意说:“被墙贱的感觉真好……”
      
         阿宾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射完精的**留在钰慧身体里面,本来已经在变软,这时候突突的抖了两下,又开始硬化起来。
      
         钰慧发现他竟然在变化,赶紧将他推开,笑骂着说:“你biantai啊?真的喜欢我被人墙贱?”
      
         阿宾被她推得仰躺在床上,一把搂过她,说:“我是爱你……你千万不能被别人墙贱哦……”
      
         钰慧又骂:“三八……”
      
         “我又硬了……”阿宾说。
      
         “把它剪掉好了!”钰慧说,而且爬起来找剪刀。
      
         “你真狠!”
      
         “谁叫你弓虽.暴我!”钰慧说。
      
         她真的找来剪刀,阿宾恐惧的看着她,**马上变软,她却蹲下来为他修起鹰毛来了。阿宾说:“我会被你吓得阳萎。”
      
         钰慧笑得开心,阿宾看着她灿烂的笑容,尤其笑起时那浅浅的梨窝,真是美丽莫名,便伸手在她脸庞抚摸着,钰慧也像猫儿一样的将脸在他手上磨擦。
      
         一会儿钰慧剪好了,阿宾低头一看“哇!”了一声,吃惊地说:“你将我剪成小平头!”
      
         钰慧笑得更开心了,说:“这样你出去作案的话,才会容易被指认出来啊!”
      
         阿宾一脸苦笑,将剪刀夺过,说:“好!看我也来剪你!”
      
         钰慧一声惊呼,转身要逃,房间就只有这么大,马上被阿宾捉住,她笑个不停,求饶起来……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超速小说更新,请牢记
      
       第十六章美人计
      
         接近暑假了,这天课间空堂的时候,钰慧和淑华,还有另一个女同学叫陈丽芳的在一起闲聊。这陈丽芳重考了几年才考上学校,所以年纪比钰慧她们都要大几岁,她们都当她老大姐。丽芳嫌自己的名字俗气,要大家叫她英文名字cindy。
      
         淑华这几天和阿辉吵着要分手,丽芳则是先前交过几个男朋友都没有结果,所以纷纷的指责起男生的不是。钰慧默默的没表示意见,淑华和cindy就不满意了。
      
         “钰慧啊!”丽芳说:“你可别对男人太大意哦!”
      
         “这你就不知道了,cindy姐,”淑华酸溜溜的说:“人家钰慧和他男朋友可是要好的很哪,那像我们这么可怜!”
      
         “没有啦!”钰慧不好意思的说:“不过,他真的很好。”
      
         “哎呦!”cindy说:“还替男人说话。”
      
         钰慧只是笑笑,不再说什么!后来就上课了,淑华和cindy坐到一起,偷偷的在交谈。
      
         “我们应该要让钰慧看清楚男人的真面目!”cindy说。
      
         “嗯,对!但是要怎么做呢?”淑华赞成,不过她是有私心的,如果钰慧和阿宾吵架,她正好可以乘虚而入。
      
         于是她们便计划着。首先,淑华是认识阿宾的,所以让她出面约他,但是淑华住在校舍,因此她们打算将阿宾约到cindy在学校旁租的房间,再由她们一起引诱他,他必然难以抗拒,然后钰慧刚好出现看到,那么她和阿宾铁定会翻脸,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一切安排妥当,便依计行事。
      
         第二天中午,淑华找到阿宾,跟他说晚上有事要他帮忙,阿宾对这个小浪货印象深刻,光和她谈几句话,想起上次的香艳镜头,当场就勃起了。他立时答应,并跟她约定傍晚六点见面,然后想了个借口推掉和钰慧的约会。
      
         cindy则是在下午上课的时候,跑去跟钰慧说有几本有趣的书要借她看,约钰慧晚上七点去她的房间拿。钰慧问她地点,原来她和文强住同一栋楼。
      
         六点的时候,阿宾和淑华在约定的地方会面,阿宾提议先去吃饭,淑华却说有事要先去见个朋友,阿宾为难起来。
      
         “或是……”淑华说:“我们买便当去她那里请她一起吃!”
      
         阿宾还是不愿意,淑华撒娇的说:“好嘛!吃完我可以陪你整个晚上。”
      
         阿宾也舍不得就这样离去,想了一下勉强答应了,她们在餐店随便包了些东西,往cindy住的地方去。cindy住在那栋的四楼,淑华在房间门口敲敲门,cindy就来开门,招呼她们进去房间。
      
         学生的房间都很小,阿宾将餐盒放在桌上,不知道要怎么办。
      
         “这是阿宾,这是cindy姐。”淑华为他们介绍,却没提cindy也和她同班,阿宾以为她是一位学姐。
      
         cindy显然经过刻意的打扮,嘴唇涂着粉红色的唇彩,唇线划得清晰明白,她的皮肤虽然比一般女孩子的颜色深,但是散发出健康的味道。她穿着一件贴身t恤,把她那并不大的胸部都衬托的很明显,下头是一条膝上的短裙,露出细细的腿。
      
         淑华就穿得更凉快了,薄衬衫领口大开,里头一件小可爱,又短又紧的茶色短裤将屁股包得绷绷的,连三角裤的痕迹都很明显。
      
         阿宾和cindy互相点头招呼,cindy说:“我冲杯咖啡,你们坐一下。”
      
         可是哪里有座位,阿宾和淑华就坐到cindy的床上,cindy冲的是三合一的随身包咖啡,马上就端来了。
      
         三人就都坐在床上说话,阿宾只是急着吃完了饭盒要走,淑华和cindy却聊天起来。这其实是她们的计策,后来丽芳假意说:“啊!你看我们只顾自己谈话,把阿宾都疏忽了!”
      
         阿宾干在心里口难开,连忙说不要紧,cindy就提议,为了大家热闹,不如来玩扑克牌,而且马上拿出牌来,嗟嗟的洗着牌。
      
         cindy问说:“三人桥都会吧?”
      
         说完也不管阿宾和淑华有没有回答,就发下牌了。阿宾无可奈何,看样子今天的艳遇大概泡汤了,想要编一个理由赶快逃走。
      
         他心里考量着,嘴上胡乱叫牌,结果牌被淑华喊走了,于是他和cindy变成对家。cindy移了移位置,盘起腿坐在阿宾对面,结果阿宾就看到不应该看的东西。
      
         丽芳大喇喇的张开腿,阿宾面对着她,自然会瞧见裙里的景像,cindy穿了一件肉色的neiku,洗得颜色有点褪了,肥肥的**处,有一点淡淡的污迹,一两根不听话的毛,从夹缝跑出来,阿宾眼尖,全看得清清楚楚的。
      
         虽然cindy长得并不娇美,却是刚健婀娜的那一型。阿宾少年气盛,看见穿梆的女性当然会有所反应,而且老是把视线移到丽芳的裙底,恨不得透视过去。丽芳和淑华相互会心一笑,第一招已经成功了。
      
         这局阿宾和淑华大输特输,便由淑华来洗牌,淑华收牌的时候故意弯下腰去,小可爱短短小小的,没办法包住她丰满的**,因此好大一片白肉跑出来,同时形成一道深深的rugou,阿宾看得简直目不转睛。
      
         发牌的时候,淑华又故技重施,阿宾只觉得**在裤档里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
      
         这次cindy叫到牌,所以淑华与阿宾对坐,她也一样盘起腿来,虽然她穿的裤子不像丽芳那样可以看见neiku,但是那bainen嫩的大腿和膨起的包子肉,还是很有吸引力,而且裤子上的车线还深深陷入成为一道桃缝,比没穿还要诱人。
      
         几局下来,阿宾老是输,两个女生都笑他,阿宾也不介意,反而觉得他赚到了。忽然cindy说要去上厕所,然后便开门出去,留下阿宾和淑华。
      
         这是她们的第二招。
      
         淑华扑到阿宾身上搂着他,要阿宾吻她,阿宾迟疑着这是别人的房间,淑华却主动吻上来了。阿宾当然不会客气,马上也将她拥住,热烈的吸着她,而且双手在她背上到处摸着,俩人滚倒在床上。
      
         cindy走回房间,他们正吻得忘我,她将房门虚掩,然后开口说:“哟……当我是木头人啊?”
      
         阿宾不好意思的立刻放开手,一脸尴尬。淑华却说:“cindy姐,要不然分你一点好了。”
      
         cindy走到床边,笑着说:“我可不稀罕!”
      
         淑华突然将她一拉,cindy失去重心倒在阿宾身上,阿宾呆呆的自然将她抱住,淑华吃吃的笑着,cindy惊慌失措,这一段并不在排演之中啊!
      
         起先她们只说由淑华“假装”和阿宾亲热,cindy负责将门打开,然后等钰慧来捉奸在床。可是淑华这小浪货岂肯自己一个当坏女人,不免连cindy也要拉下水。
      
         cindy一倒在阿宾怀里,阿宾原先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淑华在他耳边说:“吻她啊,笨蛋!我们是故意的你看不出来吗?”
      
         阿宾大喜过望,本来以为连骚淑华都吃不到了,现在却一箭双雕,毫不考虑便对着cindy吻下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