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26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又多,平常自己洗恐怕相当吃力。
      
         起先钰慧是背对着阿宾,后来阿宾要洗她的头发尾端不方便,便要她转身过来,她干脆趴在阿宾的大腿上,阿宾十分小心,不让泡沫去沾到她的头发眼睛。钰慧看见阿宾认真服务的表情,不禁笑了笑,因为他的大**正挺硬在她的眼前。
      
         阿宾知道钰慧在笑他的硬**,可是他还是一脸正经,专心的为她洗头。
      
         钰慧看着那**,它还在一颤一颤的抖着,便用右手食指,顽皮的在马眼上逗了一下,那**立刻撑的笔直,她吃吃的笑着。接着,她沿着**菱子,用指尖慢慢的划了一圈,让**胀得发亮,没有一丝皱纹。
      
         钰慧对自己的成绩很满意,她又将掌心抵住**,五指合拢包住**,再缓缓抽起,阿宾美得浑身发抖,钰慧更开心了。她继续她的挑逗,重复的作了几次,那马眼就有一两滴泪水挤出来了,钰慧将那泪水在**上涂散,又去玩**背上的肉索,上上下下来回的轻摸着,阿宾这次帮她洗头发已经算是值回代价了。
      
         钰慧很温柔的去捧动他的鹰囊,然后作一个邪恶的眼神假装要用力去捏,阿宾马上恐怖的摇摇头,也作出投降的表情,钰慧非常得意,为了表示她善待战俘起见,她张开小嘴,在**前端吻起来。
      
         阿宾的马眼上又流出几滴分泌,她用舌尖将它们拨掉,抚散在周围,然后轻轻的吮起来。钰慧嘴小,分了几次才将**整个hangzhu,而阿宾还在帮她洗着头,她不能动作太大,以免咬了他,于是尽量鼓起香舌,在**上到处舔动。
      
         “慧……我……我要帮你冲水了……”阿宾支吾的说。
      
         “你冲啊!”钰慧嘴里有东西,说话含糊。
      
         阿宾取来莲蓬,先从发稍冲起,当他逐渐冲到她后脑勺时,钰慧仍然不肯放开**,他便直接淋在她头上,她居然还是含着任他冲,阿宾细心的帮她洗干净每一丝泡沫,撩直她滑顺的秀发,等全部冲完了,她还在吸着。
      
         阿宾捧起她的脸,说:“乖!来洗澡。”
      
         她才依依不舍的放开,阿宾扶她起来,他们都站到浴盆外面,钰慧拿起她带来的沐浴ru,挤了一些帮阿宾搽着,阿宾也帮她搽着。
      
         她将阿宾的胸膛打满了泡沫之后,上前再抱着他,伸手到他背后去抹,阿宾拥着一副又软又滑的**,底下的硬**便顶在钰慧的小腹上。他将钰慧反转过身来,也从后面伸手到她胸前揉着,钰慧闭上眼睛让他充份的搽动,但是他的手却老在**上流连。
      
         他先是在ru底搓着,同时帮她按摩,然后慢慢占有整个**。钰慧丰满肥嫩的胸肉让他爱不释手,加上沐浴ru液的润滑,不只钰慧舒服,阿宾的手上更觉得过瘾。他又去捏着**,那两颗小红豆早就原本就骄傲的向上指着,经过抚弄之后也变的胀硬。阿宾贪心不足,左手掌握着钰慧的右ru,左手小臂在她左**上磨动,右手抽调出来,往钰慧的腹部摸去。
      
         钰慧不晓得是舒服还是痒,不自主的扭动身体,阿宾的**正好搁在她的屁股缝上,被她扭得舒服,又一跳一跳的抖起来。
      
         他手掌在钰慧的肚子上滑动,还去挖她的肚脐眼儿,钰慧笑得花枝乱颤。这时候,他左手也放弃了在**上的据点,往下侵略,越过小腹,摸到了钰慧的鹰毛。
      
         “你这里还有一些头发没洗到。”他说。
      
         “那是你的责任啊!”钰慧说。
      
         “哦,”阿宾说:“这要加钱的,小姐。”
      
         钰慧则认为她应该得到完整的服务,阿宾接受她的意见,就在上面也搓起来。偶而,阿宾的手超过了毛发的范围,沾到一些黏黏腻腻的东西。
      
         “啊!”他说:“小姐,你自己也带洗发精来?”
      
         钰慧没好气的回手打了他一下。
      
         “这是不可以的,”他又说:“我必须将它们擦掉。”
      
         既然他认为有这种规矩,钰慧就只好听从。阿宾的手指温柔的在那黏腻的范围中擦拭着,钰慧双手回抱着他,仰头搁在他的肩上,阿宾就低头去吻她的颈子,她“啊……”的低声吐气。
      
         阿宾虽然很努力,可是工作绩效不好,那粘腻的东西越擦越多。
      
         “小姐,你这是什么牌子的洗发精?”他不禁怀疑起来:“我都擦不掉欸!”
      
         “我不管!”钰慧闭着眼睛说:“反正是你说要把我擦干净的。”
      
         阿宾这才发现掉进了自己挖的陷阱里面,只好狼狈的继续工作,为了保险起见,他另一只手也前来支援。钰慧已经开始在发抖,阿宾的一只手负责她敏感的小嫩芽,一只手在更低的缺口处摸哨,她想要发出一点声音表示鼓励,却又被他将小嘴吻封住,只得伸出舌头和他对战起来。
      
         钰慧在这场对抗中越来越屈居下风,阿宾发现她的喉头一直有声音要发出来,便放开她的嘴,改吻她的脸颊,钰慧终于满足的轻轻“哦……”出来。阿宾恶劣的加重指上的动作,钰慧越抖越厉害,下体忽然一喷,**了。
      
         要不是阿宾搂着她,钰慧一定会跌到地上,她已经双腿无力,站立得很辛苦。
      
         阿宾怕她太过激动,放开她将她扶着,她坐到浴盆边上喘气。他让她休息,蹲下身来,为她洗脚。钰慧颓靡的坐在那里,看见情郎细心的在帮自己搓揉脚掌,不免心满意足,幸福的微笑起来。
      
         阿宾顺着小腿洗上来,钰慧已经自己在冲水,显然她的方法比较好,原先阿宾一直洗不完妥的地方,她已经冲得相当干净,虽然同样都是水份,现在则是一点也不黏滑,而是很清爽的感觉。
      
         阿宾接过莲蓬,为她冲去腿上的沐浴ru,他只是不服气自己作不好,于是要钰慧再张开双腿,他转动水柱去冲那粉红的肉缝,并且用手指轻轻拨开,看是否能探出它的秘密。
      
         钰慧又想要叫了,阿宾这次一边洗一边仔细观看,有些夹在大小嫩肉间的残余也被他擦得干净。钰慧不愿意一下子太过刺激,执着他的手要他停止,提醒他他自己都还没洗好。
      
         阿宾站起身来,钰慧依然坐着,又挤了一些沐浴ru,帮他涂在身上。刚才阿宾的胸膛她已经抹过了,她将阿宾拉转过来,为他擦背,阿宾的肩背宽厚,让她有一种可以依赖的安全感。她搽着搽着抹到阿宾的屁股,阿宾竟然嘻嘻笑起来,原来他这里怕痒,钰慧这可抓到报仇的机会,东抓西揉,还伸到他的屁股缝搔着,阿宾连忙低声求饶,钰慧手再一伸,穿到前面,柔情的为他抚着鹰囊。
      
         阿宾的**立刻又重新抬头高举,他转回身体,钰慧满手泡沫的和上去,在坚硬的**上洗起来。钰慧被沐浴ru润滑了的双手,上下来回的为他搓洗,那和平常他自己弄的自然大不相同,他被洗得更胀更硬,连钰慧摸着都红了脸笑起来。
      
         钰慧知道他很舒服,她想去舔他却又满是泡沫,就两手合掌,替他套起来。钰慧有时也会帮阿宾玩**,那是用手掌去抓住然后套动,但是现在阿宾滑不溜丢的跟本抓不住,所以手掌就会直接摩擦在杆子和**上,把他的末稍神经抽的浑身发麻,忍不住便“呃……”的叫起来。
      
         阿宾和钰慧亲热的时候,一向只会逗她,让她满床发浪,钰慧第一次发现阿宾也会叫,乐得连连加重手上的动作。她抽了一会儿,又有了新的主意,她让阿宾继续站着,自己则爬起来到他的背后,右手伸在前面依然套着**,左手抚在他胸前摸索,然后用**在阿宾的背上磨着。阿宾如何受得了,回手揽住她的两片小屁股,更满意的轻叹起来。
      
         阿宾一边吊着眼一边说:“你自己已经……洗好了……这样会……会把你……再弄脏的……”
      
         钰慧套个不停,说:“不要紧,再洗就是嘛。”
      
         阿宾就算再强悍,也抵挡不了温柔的侵蚀,一阵阵酸麻从身体各处集中到坚硬的棒子上,突然**更形粗涨,马眼一张,nongjing疾射而出。
      
         钰慧在他身后虽然看不见,但是从他的呼吸和身体的颤抖也知道他完蛋了。她放慢手上的动作,缓缓的将他的余精都套挤出来,阿宾吐了一口长气,转过身将她抱住狠狠的吻,钰慧嘤咛一声,也将他抱得死紧。
      
         良久良久他们才分开来,阿宾再取来连蓬头,将俩人身上都冲干净。
      
         这澡洗得太长了,他们不晓得会不会有舍友在外面等着。阿宾倾耳听了听外面,发现没什么动静,他将门打开一条缝,再探头出去,外面安安静静,没有人。
      
         阿宾突发奇想,问钰慧敢不敢就这样**走回房间。
      
         “要死了!”钰慧骂他:“我才不要!”
      
         阿宾算了算,估计从浴室到自己房间跑步约三四秒钟,他揽起衣服,打开房门,拉着钰慧往外就冲。钰慧惊声尖叫,一下子来到门口,“碰!”的撞进房间里,阿宾马上将门关好,这时就算有人听见声音出来看,也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滚倒在床上,阿宾哈哈大笑着,钰慧生气的一直打他,还偏头作势不理他,阿宾将她的头捧回来,一脸正经的说:“我告诉你一件事。”
      
         钰慧好奇的看着他,结果阿宾说:“来zuoai!”
      
         “作你个头!”钰慧娇嗔起来:“我不要!”
      
         “那我墙贱你!”
      
         阿宾强抱着她吻,她挣扎了几下不愿屈服,阿宾一不小心被她逃走,她蹲在地上双手抱膝,嘻嘻笑着,意思是看你怎么办。
      
         阿宾跳下床来,一弯腰将她整个人活生生捧起,钰慧吓得哇哇叫,他将她放回床上,张臂抱围住她,说:“你再逃啊!”
      
         钰慧装出可怜的样子,哀声着:“求求你……放过我……”
      
         “不行!”阿宾笑着说:“煮熟的鸭子怎么可以让它飞了,你认命吧!”
      
         钰慧双手捂脸,摇头说:“我好怕啊……”
      
         阿宾将她身体扯直,一腿插进她的胯间,他又怕弄痛她,七手八脚的还是钰慧故意放行才完成准备动作,本来一个恶虎扑羊的姿式变成两蛇相缠,阿宾还逞强说:“看吧!挣扎是没有用的!乖乖听话吧!”
      
         钰慧仍然假意抗拒着,阿宾不晓得哪里抓来一条布带子,将钰慧的眼睛蒙起,钰慧顿时陷入黑暗,还真的有一点恐惧感。
      
         阿宾看钰慧果然安静下来,便抓住她的手,和她四掌交握,低头在她肩上颈上乱吻乱咬,搞得钰慧又阵阵笑起来。
      
         “哎哟!”钰慧说:“你这个樱贼这么厉害,我都没办法挣扎了,怎么办呢?算了!你来吧!”
      
         阿宾得意起来,刚才他和钰慧又扭又钻,**已然硬了一半,他伏好位置,箭在弦上,突然觉得不妥,问道:“亲爱的,真有男人来墙贱你,你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吧?”
      
         钰慧眼睛被蒙着,嘴巴无辜的嘟起,说:“有什么办法,你们男生力气都那么大,我挣也挣不掉,况且,你看,人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