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25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搂来,俩人就贴在一起了。
      
         佩如将头靠在阿宾肩上,可是嘴里依然在唱着。阿宾腾出左手,从那一片裙的开口摸进去,首先接触到细嫩而发烫的大腿,他不忍释手的爱抚着,佩如又咯咯的笑起来,而且推着他想要逃走,阿宾赶快要拉她,结果俩人都跌倒在地上,佩如先爬起来,坐回到沙发上吃吃的笑个不停。
      
         她几乎是半躺着的,双腿却大喇喇的张开,那一片裙遮掩不住,也左右完全敞开,阿宾爬过去跪在她脚边,她仍然在笑着,脸蛋儿更红了。
      
         阿宾将头趴在她的粉腿上,看着她诱人的下半身,那裙子敞开之后,她等于只剩neiku遮掩了。她穿着一条ru白色的小三角裤,布面上有一些直条的浮纹,将她的禾幺.处衬托得又胀又鼓,阿宾伸出右手食指,在上面轻轻按了一下,她那肥嫩的地方就随着指尖凹下一点,阿宾觉得有趣,就到处不停的按着,直到最后按着了很重要的一点。
      
         “啊呀!轻点!”佩如星眸半闭,脸上堆着迷糊的微笑:“嗯……嗯……”
      
         阿宾改成用食指揉着,佩如仰起头,“啊……啊……”的浪哼。阿宾越揉越快,佩如的身体就直发抖,而且整个裤底都湿黏黏的,透出到布料外面。阿宾停止指头的攻击,双手执住她的三角裤,慢慢的往下拉,佩如的鹰毛就跑出来了,她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便任由阿宾脱下她的裤子。脱下之后,她也不害臊,依然将双腿张得大大的,好让阿宾看得清楚。
      
         阿宾眼瞪得发直,面对着佩如美丽的**,越看越喜爱,就吻上去了。
      
         佩如意外的“啊!”了一声,然后就“嗯……嗯……哎……哎……”起来,还一直将**朝阿宾的嘴上挺,阿宾一个发狠,便尽往那颗小豆豆上舐。
      
         “哎哟……啊……啊……你……停一停……这……我会受不了……啊……嗯……不要了……哦……不要了……”
      
         阿宾弄了她一阵,才停下来,可是自己也满嘴浪水,狼狈不堪。佩如看到他好笑的样子,用手背捂着嘴乐个不停,阿宾不满的瞪着她,一面作出邪恶的表情,一面脱去自己的衣服。佩如充满兴趣的看着,当阿宾脱下neiku时,她看见那挺直粗大的**,不禁“喔!”的一声,讶异它的雄伟。
      
         她坐起身来,伸手拿住那**,一边看着一边套着,还将它翻上翻下瞧个究竟。阿宾被套得忍受不了,将她推倒回去沙发上,提着**就要插。
      
         “等等嘛……”佩如说:“我先脱掉裙子嘛……”
      
         她解开裙头一抽,那裙子就掉到地上了。阿宾将**对好,轻轻一用力就滑进了一大半,佩如双眉紧锁,担心的说:“好深啊……”
      
         阿宾还有一截在外面,并不管她,仍然一挺,便全部插进去了。佩如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快乐,头往后直仰,张大嘴巴,吐出一长声“哦……”,看样子是满意的成份居多。
      
         阿宾将**很慢很慢的抽出来,她“啊……啊……”的抗议着那难忍的空虚,等抽到没有退路,阿宾又很慢很慢的一截截插进去,她则是“嗯……嗯……”的急着要他赶快。他就这样折磨着她,让她的浪水不停的流出,等到她痛苦的几乎要啜泣的时候,他才满意的快速**起**来,狠狠的干着她。
      
         “啊……啊……对……嗯……chawo……不要停……啊……好舒服哦……插死了……美死我了……啊……好哥……好深哪……嗯……嗯……”
      
         她越叫越大声,把胡太太吵醒了,她虽然睁开眼,仍然醉意盎然。
      
         “哦……”她洞烛其奸的指着俩人,羞着她们说:“你们……”
      
         她挣扎的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走回自己房间。
      
         佩如奸情被撞破,心里一急,而底下被阿宾插得正美,ru心儿一酸,“啊……啊……”的尖叫起来,**了。
      
         她刚完蛋,还在阿宾身下喘着,便催阿宾:“去chata……”
      
         “咦……?”阿宾不解。
      
         “去啊……否则她说出去怎么办?”
      
         这女人,原来要杀人灭口,将嫂子也拖下水。阿宾心里一阵好笑,她已经爬起身来,拉着阿宾要进胡太太的房间。胡太太房门没关,阿宾看见她趴在床上好像又睡着了。佩如一进去就七手八脚的去脱她的衣服,胡太太哪里曾睡着,她任由佩如将她脱光,才假意醒来说:“你……你作什么?”
      
         阿宾知道她在演戏,便笑吟吟的坐在床沿,佩如则紧张的执住她嫂嫂的双手,不让她再乱动,又叫着阿宾:“快啊……快上啊……”
      
         阿宾作势扑上胡太太,让**对准**,进去了一个**。胡太太扭着身体说:“不要啊……”
      
         佩如居然哄起胡太太来了:“乖……嫂嫂乖……马上就舒服了哦……不动……”
      
         阿宾终于进去了,而且立刻就快速的**不停,胡太太的戏就根本演不下去了。她刚才在客厅听着阿宾和小姑的香艳大戏,已经兴奋的汤汁直流,现在阿宾插得凶,她便搂起阿宾的腰,享受起来。
      
         佩如哪会知道嫂嫂和这男孩早有一腿,怕嫂嫂不满意,还谄媚的低头帮她吸**。胡太太上下受到夹攻,怎么能受得了,“哇……哇……”的**几声,竟然丢了。
      
         阿宾扔下胡太太,又朝佩如扑来,这时佩如早已将上身也脱光,一对35c的奶奶到处摇动,阿宾也没空去摸它们,将佩如按倒下来,“吱!”的一声,**又插进ru里。佩如的头晃荡在床外,心想嫂嫂也被干了,便放心的叫起床来,整间房都是她的**声。
      
         “啊……啊……插死了……啊……唉呦……再深一点……啊……好爽哪……好哥哥……我要死了……嗯……哼……哼……啊呀……嫂嫂……你……作什么……啊……啊……”
      
         原来胡太太坐起身来,凑和着佩如的**,用手指扣着她的肛门。佩如简直疯了,叫得更凶。
      
         “啊……好哥哥……啊……好嫂嫂……救命啊……我要死了啦……哼……哼……我……我……啊……死了……死了……”
      
         她不停的抽慉,浪水洒得满床都是,终于再次**了。阿宾连战俩人,无力再撑,腰眼一麻一抖,就“卜卜”的将津液shejin佩如的身体里。
      
         佩如知道他泄了,只是无力的说:“完蛋了……我会怀孕……”
      
         阿宾爬起身来,也不理她,转身和胡太太吻起来,将她抱在怀里。
      
         过了一会儿,他轻声的说:“姐,我要回去了,开学前再来。”
      
         胡太太点点头,阿宾起身到客厅去穿回衣服,再看看佩如,她已经睡着了。
      
         阿宾又和胡太太再次吻别,上楼拿过行李,回家了。
      
         傍晚六点多,佩如的老公来到胡家,一进客厅,看到小几上杯盘狼籍,佩如的裙子又丢在沙发旁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关上门,着急的跑进里面,却在胡太太的房间门口看见不可思议的景象。
      
         他看见佩如和她嫂子俩人光溜溜的相拥而睡,这真是奇怪了,难道,这姑嫂俩人……刚才是在玩着磨镜的勾当。
      
         反正俩人都是**的,他便大著胆子走近去看,自然,他是去看胡太太。他看见胡太太一身细皮白肉,小巧的**,结实的屁股,忍不住伸手偷偷摸了几下。老实说,佩如的身材比胡太太好得多了,不过,老婆是别人的好,胡太太对他而言,是比较新鲜的。
      
         他忽然把心一横,将全身的衣服全部脱光,那**早就被刺激得又直又硬,他躺到胡太太后面,将**从背后慢慢凑到**口,在那里钻着。
      
         胡太太在睡梦中感觉被插,ru儿很舒服,以为是老公回来,便saolang的“嗯……”了一声,回头去看,却是佩如的老公。
      
         她这次真的吓一大跳,说:“建成,你……”
      
         建成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又指了指睡在旁边的佩如,胡太太便安静的瞪着他,他却**起来了。胡太太的一双眼睛从杏眼圆瞪被插成媚眼半闭,鼻子轻轻的哼着不敢发出浪声,真是肉紧极了。
      
         建成插了几百下,胡太太的ru儿“噗”的喷出一股水来,她**了。建成继续要插,胡太太阻止他,说:“别在这里……我们去小孩的房间……”
      
         她们轻轻起身,溜到隔闭房间,将门关上,也不开灯。建成将她抱起,撂起她一条腿,站着又干上了。
      
         “你……啊……胆子真大……”胡太太说。
      
         “嫂嫂不喜欢吗……”他一轮猛挺。
      
         “哦……喜欢……喜欢……哦……我老公呢……他不是和你……啊……一起吗……啊……啊……”
      
         “他去接小孩,给我钥匙要我先回来,”他说:“嫂嫂一边偷情……一边还会想着老公……”
      
         “哎呀……哎呀……那你要赶快……啊……啊……他……随时会回来……啊……好舒服……”
      
         “我不是正在快吗?”
      
         建成疯狂的插着,胡太太很快的又**了,她搂紧他在他耳边叫,建成一个不忍,跟着喷出阳精来。
      
         她们在黑暗中温存了一会儿,又捏手捏脚的回到主卧房,穿回衣服。胡太太到客厅将佩如的裙子取来,说:“你在这里陪佩如,我去收拾东西。我老公就快回来了,顾好你老婆,你不想便宜他吧?”
      
         说完,她带上房门出来。才到客厅,就听到门铃声,她开门一看,胡先生带着孩子回来了。
      
         她扑到老公怀里,撒娇说:“老公……想死你了……”
      
         胡先生满足的搂着妻子,走进家门。
      
         7218.html
      
         **iml
      
         **70.html
      
         **
      
         /
      
       第十五章浴室春嬉
      
         学校停水了,宿舍门口贴出公告,说因为管路修护必须停止供应一天。
      
         钰慧爱干净,不能一天没洗澡,于是傍晚的时候她就带着换洗衣物来阿宾的公寓,想借他们的浴室,阿宾则要求和她一起洗。
      
         “不要啦!被人看见怎么办?”钰慧不愿意。
      
         “不会……现在又没有其他人。”阿宾死皮赖脸,就是想和她洗。
      
         钰慧詏他不过,只好跟他贼一样的躲躲藏藏进到浴室,阿宾自己作过坏事,所以晓得要先关好门窗保密防谍,才开始互相宽衣解带。
      
         钰慧脱完衣服,双手抱胸还背着身,故意不让阿宾看她的身体,但是她光是背部和屁股就已经够美了,阿宾当场举枪致敬。他三下五除二,赶紧也把自己剥得一干二净,钰慧自然也看到阿宾的生理反应,说实话她也很满意。
      
         阿宾打开洒水莲蓬,试了试温度,然后将俩人身体都先打湿,钰慧说她想要洗头,阿宾自告奋勇,提议要帮她洗,钰慧也同意,接受他的体贴。
      
         因为浴室空间有限,阿宾自己坐在浴盆边缘,要钰慧坐在浴盆内,钰慧怕脏,只肯蹲着。阿宾先将她的头发淋了些水,然后取过洗发精为钰慧搓揉起来,钰慧头发又长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