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21章_在线阅读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21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拾不住的感觉,他连忙加快速度:“我也要射了……”
      
         阿莉一听,连忙叫道:“好哥哥……好老公……shejin来……shejin妹妹的里面……好舒服啊……”
      
         她不晓得哪里学来的这些讨好男人的话,怪不得会这么早怀孕生子。阿宾被她哄得受不了,明知道她是故意叫来听的,还是忍不住将阳精点点的播撒在她ru儿深处。
      
         阿莉反正被人插了,就不再怕羞,转身让**脱离**,双臂攀在阿宾肩上,仰起头要男人亲她,阿宾自然不客气的吻着。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厮杀声太吵了,睡梦中的娃娃突然“哇!”的哭起来。阿莉赶紧放开阿宾跑过去,她看看钟,原来吃奶时间到了。这下可好,阿莉一身精光不用再多一次麻烦,抱起baby将奶头一塞,baby就安静的xishun起来。
      
         “你喂母ru啊?”阿宾有点意外。
      
         “嗯!”阿莉点点头。
      
         阿宾看着她喂孩子的样子,忽然发现那是另外一种很真很真的美。他扶着她坐下,让她可以喂得舒适一些,她对着阿宾笑,说:“你的头发还没理好呢!等我哦!”
      
         阿宾愉快的等她喂完,那孩子又沉沉睡去。阿莉牵着阿宾回到理发椅上,扶好椅背,把他最后的部份剪好,这时应该要冲头发了,俩人索性就这样光着身子进到阿莉家的浴室鸳鸯戏水起来。
      
         洗完澡,穿回衣服,已经中午了,阿莉找来两包泡面,一起冲着吃。
      
         吃饱以后,阿莉不肯放阿宾回去,要阿宾下午陪着她。阿宾也无所谓,就陪她说话看电视,没多久阿莉说她累了,阿宾也陪着她将小baby推回到房间,一起睡午觉。
      
         后来大约三点半钟的时候,俩人被开门声音吵醒,房间外面有人问着:“阿莉!怎么没开店啊?”
      
         “别出声,是我婆婆!”阿莉小声说。然后她走到房门口,隔着门说:“今天下雨没客人,就不开了!”
      
         外面没再问什么,只听到大门又锁上的声音,再过了一会儿,就听到隔壁房间传来隐约的说话声,应该是她公婆都进房了。阿宾把握机会,正想要溜,阿莉却跟他做了一个等一等的手势,问:“有好看的,看不看?”
      
         阿宾不明所以,阿莉走到木板墙角,掀开月历的一角,露出一个小洞来,阿宾好奇的走过去。
      
         “这是我丈夫挖的!”阿莉说。
      
         阿宾凑眼望上去,果然有好看的。
      
         他看到一个矮矮胖胖的秃头男人,大约五十来岁,和一个打扮艳丽的女人,大约四十岁,这女人珠光宝气,穿着高叉窄裙,露出一大截大腿,她们正搂在一起,男人的手在她的大腿上摸着。这是阿莉的公婆吗?阿宾原先听阿莉说他们去拜拜,这跟想像中的老公公老婆婆相差太远了!
      
         “小莉,”阿宾问:“你丈夫几岁?”
      
         “小我两岁,廿一。”阿莉说。
      
         这倒还像是,阿宾再看着,那俩人已经在互相脱衣服了。
      
         “小莉,”他又问:“你整天没事就看着个吗?”
      
         阿莉一听,笑骂着他:“要死了,乱说。”
      
         阿宾看见阿莉的公公脱下外衣后,肥挺挺的肚子长满体毛,neiku脱掉以后,一根软软的**垂在胯下。而阿莉的婆婆则还保持着相当丰盈的体态,只是胸部已经有些下垂,皮肤看起来松驰了点。阿莉的公公却是很满意看着她,而且**还开始举起。
      
         阿宾让过洞眼使阿莉也看看,手掌在她**上搓着。阿莉看了一下,啐着说:“那老不修,有时候会偷摸我的奶奶。”
      
         “那你怎么办?”
      
         “躲啊!”阿莉说:“我又不敢告诉我丈夫。”
      
         阿宾不再说什么,他相信依阿莉的个性,总有一天会被她公公干上的。他再凑眼去看,阿莉的婆婆正满脸樱笑含着丈夫的**,她老公则伸手扣着她的ru。
      
         阿宾看得**也翘起来,被阿莉摸到,她帮阿宾脱下裤子,低头去吸。
      
         而阿莉的公婆这边,他们已经插上了,阿宾这个方向没能看见太多,只是看到阿莉的婆婆张着嘴,哼哼唧唧的不停**。但是阿莉的公公却十分不济,插不到五分钟就全身颤个不停,然后趴在他老婆身上不动,显然泄了。
      
         阿莉的婆婆愤愤的将他推下身来,生气的背转身体不理他,他也无所谓,爬起来穿回衣服,从他老婆的皮包中找到几张钞票,转身离开房间,然后大门传来声响,想必是出去了。
      
         阿宾等他走了一会儿,好像没什么动静,再看看阿莉的婆婆,生气了一阵也睡着了,这真是个逃走的好机会,正要打开房间门,大门却又传来开门声,莫非是阿莉的公公去而复返?他和阿莉大气都不敢吭,安静的倾听外面的声响。
      
         “有人在吗?”看样子是客人上门。
      
         原来阿莉的公公出去后忘记上锁,有人要理发就推门进来了。阿宾和阿莉依然安静无声,那人倒也不像要走,半天都没听到离开的声音。
      
         过了几分钟,阿莉的公婆的房间却传来开门声,阿莉趴到洞眼上去看,细声说:“咦?!是住隔壁的阿青!”
      
         阿宾也凑过去,看见那阿青大概是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生,他鬼鬼祟祟的走进房里,眼睛瞪得像铜铃,一直盯着床上**裸的女人。他慢慢走近她,同时猛吞着口水,来到床边的时候,就坐shangchuang沿,四处探头去检视女人的身体。
      
         阿青对女人那肉呼呼的**显然很有兴趣,注视了老半天之后,终于伸出手来,试探性的去触摸,脸上露出无法形容的表情,他看阿莉的婆婆并没有什么反应,才缓缓的抓紧起来。
      
         他摸了几分钟,又转身去看女人的下体,而且还好奇的嗅着。显然他有点受不了眼前**的挑逗,自己不断的揉着裤档。再后来,他就拉开拉炼,伸手到里面摸索着,然后掏出一根**的**来。
      
         阿宾知道精彩的部份来了,让过洞眼给阿莉,阿莉一看果然被那边的好戏所吸引,专心的看着。阿宾便动手脱去她的束裤,也将自己的裤子一并脱掉。
      
         在这边阿青已经整个人爬shangchuang铺,配合阿莉的婆婆侧躺的姿式而跨跪着,将**对准**,慢慢的向前推进。大概是那**还很湿吧,他进行的非常顺利,没多久就整根都插进去了,然后他便抽动起来。
      
         阿莉的婆婆在睡梦中被插醒,还以为是丈夫,睁开眼一看却见到是阿青,很惊讶的说:“阿青……你……”
      
         阿青手足无措,硬**停在ru里不动,讷讷的说:“阿婶……我……我……”
      
         阿莉的婆婆感觉到阿青的坚硬强壮,便微微一笑,揽住她的腰,说:“你喜欢阿婶啊?来……阿婶教你……”
      
         年轻的**太好了,不像自己那老家伙那么不中用,害她一天到晚想偷人。但是想归想,偏偏一根都偷不到,而今日天堂有路你不走,却自己送上门来,非好好的吃他一个饱不成。于是她热情的教导阿青怎么chata,阿青不知厉害,也努力的干着,搞得她浪水四溅浪哼连连。
      
         另外这头阿莉仍然眯眼看着,阿宾正从她背后也chata插的不亦乐乎,她很辛苦,不敢出声呼叫,只能咬牙硬撑。
      
         两个房间四条肉虫打得火热,阿青毕竟没有经验,被阿莉的婆婆夹的神魂颠倒,无力的蛇精了,他抖了几下,趴在她的身体上喘气。阿莉的婆婆将他翻落,然后伏身去舔他的**,不一会儿他就又硬得直挺挺的,她赶紧跨身上去,将**套进ru里,不停的上下摆动,奸起男人来了。
      
         阿宾和阿莉则放弃了toukui,专心去作自己的爱,她们倒到床上,阿宾疯狂的插着,阿莉也热烈的回应,虽然俩人闭口不语,还是“啪啪”“吱吱”的响起操ru声。后来阿莉**了,阿宾连忙吻住她的嘴以免她叫出来,阿莉**越缩越紧,阿宾终于也忍受不住射了。
      
         休息了一下,他们起来穿衣服,再偷瞧那边阿莉的婆婆和阿青还在插着,看来她今天没那么容易放过阿青,阿宾摇摇头替他可怜。
      
         这次真的安全了,阿宾走到前厅,取回雨伞,阿莉抱着baby出来送别,她要他常来理发,阿宾自然答应,然后顶着细雨走回公寓。
      
         7216.html
      
         **iml
      
         **7218.html
      
         **
      
         /
      
       第十二章新母女关系
      
         新年过完,钰慧打电话来埋怨,说阿宾没有去高雄找她。她见不到阿宾,整天很烦燥,说着说着,在电话那头就要哽咽起来。
      
         阿宾连忙解释,并且建议说:“不如你提早来台北,我们就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可以都在一起,好不好?”
      
         钰慧迟疑着:“那……我怎么跟妈妈说?”
      
         “就说……学校有事嘛!”阿宾说。
      
         钰慧从没跟母亲撒过谎,可怜女孩子长大了,心里便向着心爱的人,她向母亲胡诌了一些理由,隔天便带了行李搭火车北上。
      
         阿宾到车站接她,这班自强号到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阿宾在出口处远远的就看见钰慧,并且向她招手,钰慧出了验票口,阿宾接过她的行李,钰慧的眼眶就红了。
      
         “你……怎么了?”阿宾急忙问。
      
         “人家好久没看到你了嘛!”钰慧说。
      
         阿宾将她搂起,一同出了车站,阿宾叫来一部计程车,回到家里。
      
         在路上,钰慧又紧张起来,因为等一下会见到阿宾的母亲。
      
         “你妈妈知道我吗?”钰慧问。
      
         “当然知到啊!”阿宾说:“她等着看你呢!”
      
         钰慧更紧张了。计程车开到门口,俩人下了车,钰慧又犹豫起来,阿宾还是硬拉她才肯进门。
      
         “妈!”阿宾喊:“我回来了!”
      
         阿宾的母亲闻言从厨房出来,看见钰慧就堆满了笑意,亲热的牵着她的手。
      
         “钰慧吗?”阿宾的母亲满意的验收着:“真漂亮!”
      
         “伯母!”钰慧叫她。
      
         “哎呀!”阿宾的母亲说:“叫伯母多见外,叫阿姨好了!”
      
         “叫妈妈比叫实在一点!”阿宾说。
      
         钰慧白了他一眼,说:“阿姨!”
      
         阿宾的母亲高兴的将钰慧的手揉来握去,又招呼着她在客厅坐下。
      
         “阿宾说你会住几天是吗?”阿宾的母亲说:“那一起住我的房间好了。”
      
         钰慧点头称好,三人聊了一会儿,阿宾的母亲回厨房继续去准备晚餐。这顿晚餐实在丰盛,她们边吃边谈笑,很快就有一家人的感觉。用过晚餐,又在客厅泡茶看电视,阿宾的母亲说了些他小时候的故事,钰慧听得也很有趣。
      
         聊到后来,夜渐深了,阿宾的母亲还有一些家事要作,钰慧自告奋勇要帮忙,阿宾的母亲却不肯,要阿宾陪着钰慧,自己进厨房去了。
      
         阿宾带着钰慧到自己的房间,俩人分离了两个礼拜,如今好不容易有独处的机会,马上吻得难分难舍。
      
         阿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